這樣的畫面就在秦義的腦海中出現了,毫無徵兆,甚至找不到任何痕迹。

就如同,是秦義自己憑空想象出來的一般。

一股自上而下冷到腳底的感覺瞬間傳遍了秦義的身體,他沒想到,稱為修行者之後,他竟然還能夠找到恐懼的感覺。

迷霧之中,究竟有什麼神秘,又隱藏著什麼大恐怖?

秦義的神情越來越凝重,臉上已經出現了淡淡的蒼白。 紫霞仙子向內望著彌羅宮,兩隻玉手糾纏在一起,似是有些躊躇。

也在這時,江楓洪亮的聲音傳出,「紫霞仙子,什麼風把你吹到我彌羅宮了?」

轉動嬌軀,看到江楓,紫霞仙子頓時笑靨如花,「江天神,我是特地來感謝你的。」

「請仙子移步殿內說話。」江楓做出邀請的手勢。

紫霞仙子點了點臻首,隨後跟著江楓,蓮步款款地走進彌羅宮。

「江天神,多謝你當日的出手相助,要是沒有你,我,我真不知怎麼辦才好。」

回想當日巨靈神醉酒闖入紫霞宮的場景,紫霞仙子仍舊一陣心有餘悸。

若非江楓及時趕至,那巨靈神變本加厲,真要發生點什麼,憑她小小一個仙娥,也只能是任由欺辱了。

「仙子客氣了,職責所在,義不容辭。」江楓淡淡笑了笑。

「哦,對了,」突然似想起了什麼,紫霞仙子不由道,「我準備了一些紫蘭花,感謝天神的大恩,希望你不要嫌棄!」

話音落下,紫霞仙子玉手一揮,瑩瑩的紫色光點灑落而下。

登時,地面上,出現了成百上千朵的紫蘭花,聚集在一起,香氣撲鼻,紫意盈盈,別有一番滋味。

以江楓如今的境界與地位,紫霞仙子也送不出什麼貴重的禮品,這算是她的一份心意了。

「怎麼會?多謝紫霞仙子!」江楓禮貌回謝。

紫霞仙子內心不由樂開了花,江天神位高權重,卻恪盡職守,還如此地謙遜有禮,這樣的英才真是不多見。

停頓了片刻,紫霞仙子忽然道,「江天神,我要去瑤池侍奉王母娘娘,先行告辭了。」

「等等,」江楓立刻叫住了紫霞仙子,然後迎上去一臉認真的問道,「紫霞仙子,今晚可否留下來過夜?」

「啊?」紫霞仙子美目圓瞪,陡然僵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除卻那可惡的巨靈神外,在天庭,還從未有人對她說過如此無禮的話。

然而更奇怪的是,不知為何,她卻一點也生不起氣來。

一旁,趙小五等人驚掉一地下巴,不愧是老大,這表白方式直截了當,簡單粗暴,真乃我輩豪傑。

好半晌,紫霞仙子陡然反應過來,神色很是慌亂,不敢看江楓的眼神。

「江天神,說什麼呢你?」

丟下一句話,紫霞仙子當即以生平最快的速度逃離了彌羅宮。

「恭喜宿主,成功被紫霞仙子拒絕,獲得青銅級寶箱,是否開啟?」

系統的提示音傳出,江楓不由眉頭一皺,「啥?怎麼是青銅級獎勵,不應該啊!」

江楓很是迷惑,紫霞仙子雖然只是一名仙娥,但因侍奉王母娘娘,深得其歡心,平日里被獎賞了不少好處,故而早就突破到了玄仙境界。

按理來說,應該是白銀級寶箱啊。

江楓皺著眉頭,但很快,他便想明白了。

被拒絕所獲得的獎勵等級是根據目標的境界高深和情緒波動來劃分的,也就是說,江楓雖然被拒絕了,但紫霞仙子的情緒並沒有太過劇烈的波動。

換句話來說,紫霞仙子拒絕的意願不是很強烈。

「我的天吶!難道說,紫霞仙子她,她喜歡上我了。」

「錯不了,一定是之前在紫霞宮,我從天而降,不畏強權,英雄救美的事迹感動了紫霞仙子,使她對我一見鍾情。」

江楓很是自戀的想道。

「若真如此,我再加把勁,拿下紫霞仙子應該問題不大。」

江楓眼神閃爍,不知在內心謀划著什麼。

「想不到系統還有這功能,可幫我辨明他人心思。這往後若是遇見什麼仙女,我二話不說先表明心跡,要是被拒絕,那正合我意。若是對方破天荒的同意了,那也不吃虧嘛,收穫一個仙女老婆也是蠻不錯的,妙,妙啊!」

江楓心裡美滋滋的想到,而後便溝通系統,打開了青銅級寶箱。

雖然對於現如今的他來說,估計也沒什麼大用處,但蒼蠅腿再小,也是肉啊。

「恭喜宿主,開啟青銅級寶箱,獲得十萬枚仙元丹,十尊中品先天靈寶!」

果然不出江楓所料,不過這些獎勵也並非派不上用場,可以賞賜給趙小五等人,提升手下實力境界。

「江天神真是好福氣呀,才剛上任沒幾天,就有美女來送花,賄賂你這個司法天神?」

也在這時,一道婉轉悅耳的聲音傳出,多多少少帶著些許的醋意。

江楓轉頭看去,居然是龍吉公主蹦蹦跳跳著走來。

江楓趕忙迎上前去,「公主說笑了,是紫霞仙子為了答謝我送的一點小小心意,不算賄賂吧!」

「不算不算,本公主此番前來,是突然想起一件事,要向你問個明白。」龍吉公主突然正色起來,神情嚴肅。

「公主請問,江楓知道的,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江楓拱手道。

「好,」龍吉公主點了點頭,然後緊緊盯著江楓的眼睛問道,「那日在天兵營,本公主念在你我有些交情的份上,替你撒了個謊。不過今天,你老實告訴我,那蟠桃從何而來?」

「這……」江楓眉頭深皺,一時犯了難,支吾著不說話。

系統之事,是他最為隱私的秘密,任何人都不能透露。

而且,就算說出去,龍吉公主也未必相信,這簡直似天方夜譚般離譜。

「秘密!」最終,江楓小聲地吐出兩個字。

龍吉公主不由黛眉深蹙,隨即又道,「好,本公主可以不追問,不過,你必須得答應我三個條件。」

「啥?這就過去了。」

江楓一陣驚愕,他原本一個頭兩個大,生怕龍吉公主追根問底,尋個究竟,沒想到這麼輕描淡寫的就揭過了。

「公主,別說三個條件,三百個條件我都答應。」江楓想也不想地道。

當日若非龍吉公主,他必會被定上一個偷吃蟠桃的罪名,金吒也會毫不留情的殺了他,哪裡還會有他現如今的輝煌。

龍吉公主只是輕輕一個點頭,卻救了他一命,現如今提幾個條件,那不是理所應當,江楓豈敢不從?南縣環城小區,看著屋內兩室一廳的布局,唐青不可思議道:「你們局裡給你配的宿舍不錯呀。」

「什麼呀,這可是我自己租下來的。」

聞鈺薇說完,跑去卧室換了睡衣說道:「你先看會電視,我去洗個澡。」

……

《我的財神老婆》60、聞鈺薇被綁架林寒此時將死神之眼在自己的儲物靈戒中,然後朝着山洞外走去。

很快他便是重新來到了山洞外的山谷之中。

這個時候,林寒看到了,龍一、龍葵一群好幾個龍魂部落的族人,已經差不多將整個山谷中的療傷藥材採摘的差不多了。

此時看到了林寒從山洞中走了出來,龍葵這個美麗乾淨的丫頭,立

《龍血神帝尊》第1008章突破難題 吐槽歸吐槽,趙儒儒還是認認真真完成了撿灰的任務,順便跑到最近的安全的屋子裡薅了塊比較乾淨的布。

她麻溜地擦乾淨了石桌,收集來的灰白牆粉堆在一起,被趙一酒捏了一點過去。

虞幸指指大門:「就從這裡開始畫吧。」

事實上這個要求有些強人所難,只走過一遍的路,能記得就不錯了,還要記住周圍環境,那基本上沒有多少人能做到。

但是既然趙一酒自己說可以,那虞幸使喚起他來就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了——酒哥不是一般人,酒哥是大曆害!

或許是異於常人的戰鬥天賦和對黑暗環境的敏感,讓趙一酒在任何地方都能迅速適應環境,從而保證自己處在安全的位置,所以此刻畫起地圖來,除了……

除了線條有點丑,但就精確度來看,應該是很不錯的。

漸漸的,一個大體框架為長方形的宅院平面圖就呈現在石桌上,灰白的粉末均勻貼合,也幸虧現在風不大,不會將線條吹散。

「看起來,這是個五進五齣的大宅院啊。」虞幸讚歎道。

他對這個可熟悉了,雖然當初他留學回國后,基本是在家裡新建的小洋樓里住,但是偶爾還是會去虞家曾經的大院子里看看。

那個院子……嗯,比五進五齣的還要更大一點。

在古代,院子大小和官員品階有關,越到後來,有些人家沒落了,宅子還在,一代一代傳了下去。

到了民國,經過戰亂,這種規矩更是越來越寬鬆,早已沒了一開始的嚴謹。

虞家是經商的大家族,早早建起了當時有錢人家會建的洋樓,院子就荒廢了,留了家裡的幾個下人在打理。

「嗯。」趙一酒應了一聲,手裡動作加快,趙儒儒在一旁解說。

「看,我們現在所在的是第一進院子,這裡本來應該有個影壁,但是現在已經腐朽到什麼也看不出來了。過了那個小圓拱門,就是第二進院子,我就是在那裡找到酒……酒哥的。」她指著被畫好的部分,又指著後面的地方。

「第二進院子後面是第三進,右邊有個門通往陰宅里的花園,那邊白衣人少,我從花園的廊道走過,雖然沒遇到危險,但也沒拿到什麼線索。」趙儒儒又指了指趙一酒隨手弄的代表著假山的一團,「井在假山邊,算盤鬼一開始就在那裡,可是將線索給我們之後它就不見了。」

趙一酒撒完了全部的灰粉,也畫的差不多了。

一個完整的院子呈現出來,彈幕一陣驚嘆。

[冷酒可以啊,記憶力這麼強?]

[羨慕了,這三個人都好靠譜,我也想要這樣的隊友]

[畫的還挺好,有一種幼稚園小朋友的塗鴉的感覺]

[靠哈哈哈哈,用刀的人不會畫畫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又佩服又好笑]

趙一酒點點第三進院子里靠西的房間:「這裡就是管家房,周圍是下人房,第四進那邊是柴房、廚房之類的地方。」

「每一進院子都有那種哭喪的白衣人,他們把自己關在屋子裡,所以,有好幾個屋子我們都進不去。」趙儒儒將組成進不去的屋子的灰粉戳了個洞,清晰明了。

「這樣啊……」虞幸對陰宅的情況大致了解了,關於劇情,也有了一個合理脈絡。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這個階段的任務不長,在三個推演者集合的時候就已經來到後半段進程了,過不了多久就能結束。

只需要再確認幾個細節,他就能開始布置後續行動了。

大概是他面上的輕鬆被看了出來,趙一酒和趙儒儒也鬆了口氣,趙儒儒問道:「還有什麼需要知道的嗎?」

虞幸還記得酒哥剛才說的,在床上摸到了花生和棗子,想來是誤入了囍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