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你身體恢復一些後,就和木羽一起回去看看吧。”

堯風開口:“你們暫時不適合動武,回去陪陪家人也挺好的,”

“到時我如果有時間,也會去你家看看的。”

“真的?!”

話音一落,紫荊立馬面露驚喜之色。

隨即,她又面色一黯,低聲道:“還是算了吧,我家裏很窮的,先生還是不要去了。”

“窮?”

堯風挑眉:“在你心中我是在乎貧富的人嗎?”

“啊不是不是!”

紫荊一慌,連忙解釋:“我就是……”

“好了,只要你不介意我去,我就會去的。”

堯風笑着拍了拍對方肩膀,道:“你幫了我那麼多,我總得去感謝感謝你父母生出這麼漂亮聰明的女兒。”

說完,堯風由衷笑了笑,隨即揮了揮手,轉身離開。

看着對方那個高大的背影,紫荊神色怔怔,內心不禁微微盪漾…… 剛下樓,堯風便看到大廳裏站着一個高大身影。


對方見到堯風,面色微變,立馬趕來。

“大人。”

李巨石神色恭敬,連忙走近低頭道。

見狀,堯風微微詫異,想來應是紫荊提前通知了對方。

他發現其衣領內隱約露出的白色紗布,蹙眉道:“你受傷也不輕,不多修養幾天嗎?”

“嘿……這點小傷沒事兒!”

李巨石撓了撓頭,咧嘴笑道:“大人,我別的不行,但就是從小不怕疼。”

“我這傷和紫荊木羽兩位大人相比,差遠了。”

聞言,堯風把手按在對方肩膀上,輸入了自己的力量:“不怕疼不代表傷口恢復了。”

說着,他檢查對方體內傷勢時,不禁微驚:“你恢復得倒挺快。”

“可能我皮糙肉厚吧……”

李巨石憨厚笑了笑,隨即低頭恭敬道:“大人,這段日子巨石就幫您做事了。”

“嗯。”

見對方傷勢恢復較快,堯風也不再多說,尤其是在發現對方已經突破至內勁巔峯後,更是暗暗點頭。

李巨石是典型的在危機關頭能爆發潛力突破的武者。

之前在魏大龍設局騙王聖時,李巨石便在衆人圍攻中突破內勁大成。

如今在龍家的偷襲下不僅是士兵中唯一的倖存者,還突破至內勁巔峯。

看着身形與自己相差無幾的李巨石,堯風微微點頭,隨即大步往醫院外走去。

……

“誒誒誒?!你怎麼插隊啊?我先來的!”

“我哪插隊了?!沒看到我的號在你前面嗎?!”

“你這號早就叫過了!現在輪到我了!”

還未出醫院,堯風便聽到一陣爭吵聲。

見堯風蹙眉,李巨石立馬湊近低聲道:“大人,最近來醫院看皮膚科的人特別多,您離遠點,小心被傳染。”

“皮膚?”

堯風掃視了眼附近那羣患者,只見每個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黑斑。

而除了黑斑之外,堯風還發現,這些人明顯精神不佳,時不時咳嗽。

“竟然還有一名內勁武者?”

堯風暗中打量了眼患者中那名武者,蹙眉道:“武者雖不能抵抗所有疾病,但普通傳染病也難以感染武者吧。”

“大人,這病我倒是聽別人說過。”

李巨石認真解釋道:“這病是近半個月才傳開的,以前從未見過。”

“不僅武者,就連皮膚科的醫生都有被患者傳染的。”

說着,他下意識看向那些患者:“據說患上此病,普通人會體弱無力,而武者更會感覺力量變弱,所以這病也被他們稱爲‘無力病’。”

“無力病?”

堯風眉頭緊蹙,深深看了眼那羣患者,微微思索後,道:“巨石,你平時記得多注意一下這個病,有什麼情況及時告訴我。”

聞言,李巨石詫異,雖不解對方爲何會在意一個傳染病,但仍是恭敬道:“是。”

……

……

當堯風正從醫院離開時,一輛黑色汽車從醫院會員通道開進。


只見一名西裝革履的男子,面色蒼白,神色微沉,從車上慢慢走下。

而其身後跟着一名略顯兇惡痞氣的混混模樣男子。

“王總,這病太難受了,您找的這專家能治好嗎?”

魏大龍微微咳嗽,跟在西裝男子身後。

“專家說他也沒把握,只能先試試……咳咳咳……”

王聖用白手帕捂嘴,嫌棄地看了眼醫院中的路人,微微蹙眉:“這無力病實在是麻煩,最近還有大事要做,偏偏染上這破病。”

聞言,魏大龍也沒安慰的心思,而是無奈道:“要是別的病還好,偏偏這病讓我感覺力量都弱了,王總您的事,我都有心無力了……”

瞥了眼對方蒼白的臉色,王聖也不禁有些煩悶,淡淡道:“放心,我會想辦法找人看好我倆的病……咳咳……”

“如果實在不行,我就只能問問賀少,看他認不認識什麼厲害的醫生了。”

“王聖,你沒事吧?!”

這時,一名身穿女式西裝的女子踩着高跟鞋快速趕來。

看到面色發白的王聖,她面露擔憂,關切道:“要不要我問問我爸,看他能不能幫忙。”

“玲玲,伯父本就不喜歡我,你還是別在他面前提起我比較好。”

王聖看着擔心自己的張玲玲,心中不由生出一絲成就感,隨即道:“你還是別呆在這,小心也別傳染了。”

“可是你現在這樣我怎麼能不管?!”

張玲玲蹙眉道:“我爸就算再不喜歡你,你也是我男友,我一定要跟他說!”

“玲玲,算了吧。”


王聖搖了搖頭無奈道:“伯父連我們的訂婚宴都不願參加,我的事還是別去煩他了。”

“他就是個老古董!”

張玲玲氣憤道:“是我訂婚,又不是他,他這麼在意我選誰幹嘛?!”

“你比那堯風好一萬倍,他怎麼就看不出呢!”

一旁,魏大龍聞得王聖和張玲玲兩人對話,忍不住暗中翻了個白眼……

王聖比風爺好一萬倍?

這張玲玲恐怕是瞎了眼。

我家系統是蘿莉

“好了玲玲,你也不能全怪伯父,只能說那堯風太會裝了,騙過了伯父的雙眼……”

說着,王聖幽幽嘆口氣:“哎,哪像我,不會說話也不會表現,伯父自然不會喜歡我。”

“別!王聖你千萬別這麼說!”

見狀,張玲玲一驚,連忙道:“我最討厭的就是那些虛情假意的人!你的真誠纔是我看重的!”

聞言,王聖微露感動之色,深情望着對方輕聲道:“玲玲,謝謝你。”

臥.槽!

這張玲玲不僅是瞎,而且還蠢啊!

魏大龍在身後看得都快吐了,恨不得一腳踹在王聖屁.股上。

他孃的!

這王聖要是也算真誠,那他麼老子就是純真可愛了!!

嗎的,呸呸呸,這場面看不下去了,老子還是閃遠點,免得把早飯都吐出來了……

這般想着,魏大龍轉身往旁走去……

來到廳門外,他剛拿出一根菸,便雙眼猛然一瞪,驚得差點把香菸掉在地上,不由驚呼道:“風爺?!” 見那道魁梧背影,魏大龍剛想過去打聲招呼,便立馬腳步一頓。

雖說王聖還沒見過風爺的真面目,但卻見過李巨石,更是把李巨石當成了堯風。

不行不行,若是他倆碰見,肯定被揭穿,得趕緊讓風爺離開,免得被撞見。

“嗯?”

這時,感受到身後目光的堯風,回頭一看,正好看見了滿臉糾結的魏大龍。

見堯風看來,魏大龍一驚,剛想說話,便聽到大廳裏的王聖喊道:“魏大龍,幫我去排個號!”

“啊、啊好、好好!”

魏大龍隨意迴應了一句後,連忙回頭對廳外的堯風使眼色,示意對方離開。

“這傢伙擠眉弄眼的在幹嘛?”

李巨石認識對方,不由蹙眉道:“我過去問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