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感覺真的很奇妙,程川輕輕抿了一口熱茶,突然長嘯一聲,手中出現了長刀非豔,躍入場中,跟着洛雪的節奏,揮刀向天。

程川剛剛得到了地球星源的授權,隱隱間可以跟地球星源互相呼應,跟這天地法則產生一種共鳴。

想到即將來臨的星源爭奪大戰,程川心中突然豪氣萬千,手中的長刀瞬間如同活了過來一般,每一刀都能夠幻化出百丈刀光,化作黑紅長龍,在洛雪白璧無瑕的劍光中穿梭,一時間,竟然把藍布魯看呆了。

程川的剛中帶柔,洛雪的柔中帶剛,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程川也在這種狀態下,徹底進入了頓悟,一時間,立在了懸崖邊上,手持長刀非豔,一招又一招,創造着屬於他自己的刀法。

洛雪此時卻是收了長劍,坐到了藍布魯的身旁,繼續跟藍布魯煮茶觀刀。

“不知道能否賞杯茶喝?”

就在此時,程長生的身影突然出現在洛雪和藍布魯身邊,施施然的坐下,壓低了聲音問道。 洛雪沒有說話,只是做了個請的手勢,程長生是除了吳子超之外,她稍微有點興趣之人。

程長生坐下之後,端起了自己面前的熱茶,美美的喝上了一口,望向了還沉浸在頓悟中的程川。

“程川真是個天才。”程長生壓低了聲音緩緩說道,洛雪依舊沒有說話,只是微微一笑。

“洛雪姑娘有沒有程川的生辰八字?借我一觀?”程長生絲毫沒有認爲自己的要求很突兀,就這麼直截了當的問道。

“什麼是生辰八字?”不過註定程長生要鬱悶,洛雪並非地球人,自然不知道生辰八字是什麼。

“生辰八字就是指程川的出生年月日和時辰。”藍布魯作爲文明觀察者,倒是對華夏的文明瞭解甚多。

“哦,你稍等,我讓牧月妹子查一下。”洛雪倒沒有拒絕,直接連通了牧月的程序分身,很快拿到了數據。

“寅虎年七月初七,時辰不祥。”洛雪把數據告訴了程長生。

“寅虎年七月初七?時間很接近啊。”程長生眼中突然閃過一絲精芒,目光炯爍的盯着程川。

“謝謝洛雪姑娘,就此別過,後會有期。”片刻之後,程長生喝乾杯中的茶,站了起來,跟洛雪說了一聲,瞬間消失在崑崙山之巔。

“洛雪姑娘,你爲何不問問程長生,詢問程川的生辰八字所謂何事?”藍布魯看着洛雪一直在打啞謎,不由得好奇的問道。

“問也不會說,要說不用問。”洛雪卻沒有正面回到藍布魯的問題。

她的這個回答就非常的華夏,藍布魯,一時間還是轉不過彎來。

不過,既然想不明白,那就喝茶。

藍布魯發現自己喜歡上了華夏的茶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崑山之巔的問題,這茶竟然別有風味。

兩人品茶觀刀暫且不說,且說程川這邊,此刻似乎站在了一片無邊無際的荒漠之上。

而且這批荒漠還有點眼熟,程川仔細觀察了一番,發現跟之前他進入的窮奇的腹中世界有點相似。

他手中的長刀非豔,無時無刻不在冒着黑紅色的火焰,而他的手臂,也好想在跟隨這一衆莫名其妙的節奏揮舞着。

“這是什麼情況?我的身體爲什麼會自己在動,我的長刀爲何有如此威力。”

程川看着一道道的刀光砸落在荒漠上,砸出百里深坑,一時間被自己的破壞力驚呆了。

而起程川發現,每一道砸落在那荒漠之中是,總有一股土黃色的氣息沒入長刀之中,最終傳入自己的身體,自己的身體在這股土黃色的氣息滋養下,竟然變得更加沉重。

“這刀法竟然能吞噬被擊中者的精華?”程川大喜,如果真是這樣,那可是真是他到目前爲止最強悍的殺招了。

噬星指雖然也很強,但受限於程川的實力,無法在現在這種情勢下,幫助程川更多。

但這個刀法就不一樣了,長刀非豔本來就是神兵利器,加上程川的實力輔助,竟然讓程川此刻有了可以挑戰真人境巔峯的戰力。

要知道,他此刻不過是神武境高階的存在,真人境可是跨越了兩個大境界。

當然,比起那些遠古隱世家族的老一輩強者來說,這種實力還是太弱了,但是相對於那些年輕一代來說,已經足夠。

而且這種刀法最大的價值就是,他可以以戰養戰,在戰鬥中不斷吸收對手的精華和靈力來輔助自己突破,簡直就是單挑神技。

“以後,就叫你噬星刀吧。”程川對噬星兩字算是情有獨鍾,徹底把這套刀法的名字給定了下來。

頓悟終於結束,程川緩緩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正站在懸崖邊上。

心念一動,回到了洛雪和藍布魯身邊,端起了自己那杯尚溫的茶,一飲而盡。

“剛剛程長生來過,拿了你的生辰八字走。”洛雪繼續給程川倒上了一杯熱茶。

“不用管他,神神叨叨的一個人。”程川想起之前程長生跟他的一些對話,感覺到一陣莫名其妙

“藍布魯先生,我有事要想你請教一些,你說如果我們把地球星源修復完畢之後,你所說的那個地球只有十八年的壽命之事,是不是就會改變。”

程川虛心請教道。

“應該不會,即使你修復了星源,但文明觀察日記上出現的提示不會因此改變的,肯定是有其他的事情,讓地球在十八年後,繼續走向覆滅。”

藍布魯搖了搖頭,這種星球的覆滅命運,極難改變。

“這樣嗎?”程川頓時陷入了深思,看來自己還是想簡單了,看來接下來的八大文明母星降臨地球的事情,恐怕還有不少的變數。

“不過你也要有點相像,以前沒有出現過特例,或許在你身上可能會有特例出來呢。”

藍布魯卻是鼓勵道。

“何出此言?”程川可不是一個經得住誇獎之人,藍布魯這麼一說,他開始有點飄飄然。


“你身上的命運極其複雜,足以影響一片宇宙,一個星空,一個星球,一羣人。”


藍布魯的說法很有深意,事實上他並不想這麼說。

程川在他的眼中,充滿了神祕。

要知道,作爲那麼多文明興亡的觀察者來說,實在是侮辱。

他見過的人太多,天驕,強者,無上王者,因有盡有。

可以說沒幾個人,能逃過他的法眼的了。

唯獨這程川,包括他身邊的一切,實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哈哈哈,藍布魯先生就是藍布魯先生,講話砸這麼好聽。”

程川大笑,一時間飄飄欲仙,洛雪見狀,直接在程川腰間一扭,程川瞬冷靜了下來。

“低調低調,我們要腳踏實地,先發展我們自己的實力再說。”

程川算了算,距離八星來地球,也只有十四天的世界了,他必須抓緊時間,在那之前,增強自己的勢力。

洛雪跟藍布魯微微點頭,就在此時,芙拉的電話突然打了過來,程川連忙接通。

“程川,速來血月基地一趟,我發現了八星降臨的祕密。”芙拉語出驚人道。 芙拉在大戰之前就被程川安排會血月基地坐鎮,幻月和血月基地是程川除星際堡壘外的第二個隱藏勢力,他必須確保萬無一失。

牧月的程序分身雖然能控制基地,但是羅柴德爾斯家族在地球佈局已久,不是一個程序分身就能控制得動的,需要芙拉坐鎮。

程川心念一動,身形已經到了米國羅柴德爾斯家族的駐地,進入了通往血月基地的傳送陣,下一秒,已經出現在了血月基地。

再次見到程川,芙拉直接飛撲了過來,程川被米盧抓入時空隧道的時候,她心都碎了,還好程川這麼快便王者歸來,否則芙拉真的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對不起,芙拉,讓你擔心了。”程川緊緊的抱住了芙拉,安撫着她顫抖的身軀,良久之後,芙拉才徹底平靜了下來。

“我沒事,親愛的,倒是難爲你了。”芙拉擡起頭,直接獻上了熱吻。

纏綿許久後,兩人終於鬆開了擁抱,芙拉已是滿眼春情。

“咳咳咳,芙拉,來日方長,先談正事,先談正事……”望着芙拉嬌豔如滴的樣子,程川嚥了咽口水,強行壓制了心中的衝動。


“嗯,親愛的,你跟我來。”芙拉拉着程川的手,走到了血月基地的主控室,調出了一段視頻。

視頻中先是出現了一個畫面,太空中觀察到的地球上九道散溢紫氣氣旋。

隨着畫面的推進,很快視野進入了其中一道紫氣氣旋的中央,一路往下,發現竟然是一座白雪皚皚的巍峨山脈。

程川一看,這地方很眼熟,不正是地球星源所在的崑崙山脈嗎?

不過他沒有說話,因爲大屏幕的畫面還在繼續。

視野又回到了太空,這一次視野進入的是另外一道紫氣氣旋的中央,一路往下,是一片黃沙,其下有好多尖銳的像是金字塔般的建築,再往前,竟然是獅身人面像,卻是在埃及。

第三道紫氣氣旋的最底部,位置在島國富士山。

第四道地面位置在米國自由女神像,第五道在亞馬遜熱帶雨林最深處,一座失落的古城之中,第六道在龐貝古城遺址,第七道在南極洲大陸,第八道在北極洲大陸。

最後的第九道紫氣的地面位置最詭異,卻是在鵬城,程川的第一間次元愛侶體驗館所在。

程川望着最後的畫面,感覺有點懵圈,如果說前面八個位置,他都能理解。

但最後這個位置,到底是什麼意思,第九道的位置如果出現在京都飯店,他也能理解。

“這是說明,地球的這次天地大劫,跟你有密切的關係。”

程川正在愣神之際,藍布魯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他跟芙拉的身後,一片肯定道。


“藍兄,你怎麼這裏也能來?”程川驚訝道,這裏可不是地球,爲何藍布魯還能自由來往。

“我觀察的是地球文明,這裏也在觀察範圍內,自然可以自由穿梭。”

藍布魯白了程川一眼,關注的焦點不應該是這件事吧。

“哦,好吧,你說的話有何依據。”程川其實從心裏已經接受了藍布魯的說法。

或許,這個地球的天地大劫,真跟自己有密切的關係,要知道,自己可是穿越而來到這個平行的地球的,這或許就是蝴蝶效應。

“你心裏不是有答案了嗎?”藍布魯似乎能看穿程川的想法,微微笑道。

“那看來這天地大劫的確因我而起,想必也會因我而終吧。”程川無奈的點了點頭。

“現在看來,很有可能,你不是已經拿到了星球意志的授權嗎?這在你們地球文明之中,代表了天道的意志,你是天選之子,應該可以終止這場天地大劫。”

藍布魯肯定了程川的想法。

“那也就是說每一個位置,對應的都會有一個關鍵人,比如我,我現在代表的是召喚過來的魯球星,九星之一。”


“那是不是如果我們能找到這個位置對應的關鍵人,把他們控制起來,或收服,就能對應收服隨之而來的另外八顆文明母星,或者對這些母星形成一定的制約?”

程川突然靈光一閃,異想天開,他把眼光投向了藍布魯,藍布魯沒有理會他的眼光,眼神望天。

“藍兄,你這就不對了,你肯定知道答案是不是,但不能說,來來來,給點提示啊,我不僅有好茶,還有好酒。”

程川身形一動,出現在藍布魯的頭頂,跟他的四目對視。

“不可說不可說……”誰料這一次,藍布魯的頭像個撥浪鼓一般,拼命的搖頭。

“好吧,你不說就說明我肯定猜到點子上了,是不是啊藍兄。”程川不死心道,藍布魯只是擡頭望天。

“好了,芙拉,有個任務要交給你安排人去做,我要那八個位置,這三個月來的出現的一些特殊事件的資料,只要是你們認爲不合理的事情,全部給我查出來。”

程川見藍布魯不願意透露更多,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

他猜測另外八個地方,其實也有可以跟地球星源溝通的媒介,這樣,才能爲另外八個文明母星提供氣息牽引。

不得不說,程川這個猜測已經非常接近事情的真相了。

芙拉點了點頭,轉身離開,馬上去安排人手,調查這些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