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算的上是男人心目中最好的媳婦,要是放在現代,非被一些女權給噴死不可。

“我,這,好,今天能來這裏,也是我日夜叩拜天地求來的機遇,芭蕉扇再此,我願意當掉芭蕉扇,換取我孩子出生的機會……”

鐵扇公主本來很是猶豫,但是聽到張凡說她命中只有一子的時候,也是恍然大悟。


難怪這麼多年,她只是生下紅孩子後,再無半點的動靜,原來是命中無子。

既然天地當鋪的主人能答應她,讓她再生一個孩子,就等於是改變她和牛魔王的命運,讓他們有二子,這已經涉及到改變改命改運。

這天地間,除掉天地當鋪敢答應,估計也沒幾個人敢答應她。

畢竟她和夫君都是修煉之人,第一個孩子來的都是異常的艱難,就更不要說命中本來沒有的第二個孩子。

“多謝仙尊了!”

想通這些的鐵扇公主,毫不猶豫的從口中吐出一面小小的芭蕉扇,那芭蕉扇呈現碧綠色,這會只有拇指大小但是金光閃閃,一看就不是凡物!

一邊的花月影眉開眼笑的看着這天地至寶芭蕉扇。

嘻嘻,這可是好寶貝噢,有了這樣東西,天地當鋪就能呼風喚雨,而這樣一件寶貝,鐵扇公主居然只是換了一個孩子出生的機會?

“等一下,你還有一件事情沒辦……”

張凡接過芭蕉扇, 我願溫柔時光以待你 。 “仙尊還有什麼吩咐?”

“把這芭蕉扇變大變小的咒語也默寫下來,然後在簽字按下血手印!”


張凡一提到這芭蕉扇的咒語,鐵扇公主就更加恭敬了,心底對於張凡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心底想着天地間傳說天地當鋪的主人,無所不知無所不能,果然是真的!

這芭蕉扇有變大變小的咒語,除了她夫君,天下再無第三個人知曉。

但是沒想到天地當鋪的主人,一口就喊破了。

“仙尊勿怪,是我情急之下差點忘記了,還請恕罪!”

說到這裏,鐵扇公主慌忙站起來,態度異常的虔誠。

她這會真是忘記,因爲心底在想着,自己和牛魔王生育艱難,剛纔仙尊隨口就答應了,看起來有些敷衍,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但是在聽張凡說到咒語一事,鐵扇公主猛然就醒悟了,這天地當鋪的主人,那真的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這樣的人又怎麼會哄騙敷衍自己?

所以她跪下請罪。

“無妨,簽字吧!”

張凡示意一邊的花月影趕緊拿羊皮捲來,而那邊的鐵扇公主則在默唸芭蕉扇的咒語,並且把它寫下來。

張凡的目光掃了一遍後,就瞬間記住了所有的咒語,這也是他超強的記憶力帶來的好處,任何東西只要看過一邊就能過目不忘。

真是有這項能力,他才能在那麼多賬本中,記住了宋萬華多年前,曾經在天地當鋪借走的財神爺。

其實已經逾期了。

鐵扇公主交出了芭蕉扇,然後簽字按下血手印。

張凡蓋下了天地當鋪的印章後,那契約泛出一道金光,這道契約就算是成了,而花月影則交給鐵扇公主一個瓶子,讓她放在牀頭即可。

拿到東西的鐵扇公主這會歡喜不已,對着張凡和花月影不住的作揖,異常的感謝。

“只要我生下麟兒,一定會給天地當鋪章一炷香感謝叩拜,到時候我和夫君都會感激不盡……”

鐵扇公主這會是滿心的歡喜,手拿着那瓶子急急的離開了,她與世無爭,有沒有鐵扇問題都不大,但是如果有一個孩子,漫漫歲月那就不一樣了。

“主人,你太厲害了,居然拿到了芭蕉扇,這可是開天闢地的寶物,是崑崙山後自混沌開闢以來,天地產成的一個靈寶,乃太陰之精葉,故能滅火氣,扇出的陰風能使人飄八萬四千裏方能止住。”

“而且這隻扇子至陰,至陰的寶扇能扇出水氣,水能克火,故而能熄滅八百里火焰山,咱們換到寶貝了,天地當鋪中終於又有一件像樣的寶貝了……”

花月影也是識貨的,自然是知道這芭蕉扇的珍貴。

當初一副劣質的容顏,換到了楊麗穎的子孫還有十個億,然後這東西又換到了芭蕉扇,以後天地當鋪用芭蕉扇完全可以呼風喚雨,不費吹風之力!

主人做生意實在是太有眼光了。

偏偏也能吃定來的所有客人,什麼都可以要到。

“嗯,好生收着,以後這樣寶物會越來越多的,對了,回頭有空我們去找宋萬華,把天地當鋪借出去的財神爺收回,那財神爺都逾期了,這會也該物歸原主了……”

天地當鋪的財神爺,讓宋萬華成爲國內的首富。

說明這財神爺的效果非常好。

就算是收回來,估計來求財的人也特別的多,到時候也可以換到一些好東西。

“是,到時候我陪主人去吧,感覺我的在冥府受的傷勢已經好了,能力也恢復了一些……”

這段時間天地當鋪的生意變好了許多,隨着交易增加,寶貝也變得多起來,花月影的能力也變強了,她也想幫主人多幹一點事情。

“嗯!”

張凡點點頭, 看着花月影笑眯眯的像藏寶一樣,把那芭蕉扇送到了倉庫去。

而他則離開了天地當鋪,再一次出現在餐廳邊,沒事的時候刷刷手機。

那邊的鐵扇公主,心滿意足的帶着張凡給她的東西回到了積翠山。

這積翠山也是千年古蹟,萬載仙蹤,而且碧梧鳴綵鳳,活水隱蒼龍,整個山上更是仙氣繚繞,景色非凡。

武道神化

鐵扇公主按照張凡指點,把那瓶子放在牀頭,並且藏好,這才寫信一封讓送去給牛魔王。

因爲這個牛魔王一直呆在愛妾玉面公主的住處,其實那玉面公主因爲是隻得道的狐狸,容顏異常美貌,牛魔王因爲紅孩兒的事情,常常和鐵扇公主置氣。

兩人住在一起的機會並不是很多。

但只要鐵扇公主寫信召喚,牛魔王倒是從不推辭,馬上回家,爲這個事情,玉面公主每次都氣個半死,故意在牛魔王面前撒嬌。

這一日又接到鐵扇公主的書信,他正在和玉面狐狸飲酒,看到妻子身邊的丫鬟手持書信,倒是直接讓送上來,這讓玉面狐狸臉色一變。

狠狠的盯了一眼在外面巡山的那些小嘍嘍,這些人都是大王的人,什麼時候全部換成自己的人就好,以後那個老女人的信使想見大王,可就沒那麼容易。

“大王,聽說現在神界都有手機,那東西聯繫非常的方便,不但能打接電話,還能視頻語音,算的上是一件寶貝,售價不菲,這馬上就要到臣妾生日了,大王什麼時候打算送我一部手機?”

玉面狐狸的嘴裏說笑着,眼睛一直盯着那書信。

這老女人還沒有手機,只能書信來往,自己要纏着大王給弄一部手機來,這樣想給誰打電話都行。

還不羨慕死別人?

“手機,我好像也聽說說過,只是會用的並不多,且看看我這娘子寫信給我說了些什麼……”

牛魔王此時維持着人形,看着是一個三四十歲體型健壯肩膀寬闊的中年男人,他隨意打開了一下書信,那玉面狐狸裝作給他倒酒的模樣。

也半斜着身子,趁機偷看書信的內容。 等她隨意掃了二眼書信,臉上就露出厭惡的表情。

這個死女人長得醜,還醜人多作怪?

居然和什麼天地當鋪交易,甚至說什麼想生一個孩子?

呵呵呵,想生孩子?

又豈是那麼容易,自己二八年華,大王也正當壯年,兩人日日在一起這麼多年,都沒有個一男半女。

她也十分想有一個孩子,因爲只有這樣,纔算是徹底的拴住了大王的心。

那老女人不就是因爲生了一個紅孩兒,纔會讓大王如此敬重?

要是就她長的那平凡普通的模樣,顏色那裏比的上自己的萬分之一?

“大王,姐姐年紀已經大了,真想要孩子,臣妾給你生一個就是了,而且臣妾年紀貌美,生的孩子,到時候肯定也聰明帥氣,也能像大王一樣威風凜凜……”

玉面狐狸說着這話,媚眼橫斜端着酒杯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後又依偎在牛魔王身邊,打算用口喂他喝酒,只是她人剛依偎過去。

就看到牛魔王推了她一把,臉色很凝重。

“天地當鋪?那個傳說居然是真的,這麼多年了都沒聽到關於它的傳聞了,我還以爲銷聲匿跡了,沒想到吾妻聰慧,居然找到了天地當鋪?真是難得,不行,我得去一趟積翠山……”

“大王,什麼天地當鋪?你有大王威名赫赫嗎?我眼中只有大王,沒有什麼天地當鋪……”


那玉面狐狸衝着牛魔王撒嬌,她是狐媚的女人,可是最懂男人的心思,只要對牛魔王充滿麼仰慕,處處把他放在第一位。

牛魔王就會心花怒放高興不已。

十有八九說着說着,就忘記鐵扇公主說的事情。

這招她幾乎百試百靈。

“噓,這樣的話,以後千萬不要再提起了,你只是一個小妖,又懂得什麼?這天地當鋪可是這天地間最大祕密,相傳那裏不但能當掉一切東西,而且還能滿足你一切的願望,只要你能進入天地當鋪……”

“我以前在師傅那邊學藝的時候,就聽人說起過天地當鋪,而偶爾去仙庭的時候,好像聽說過,仙庭那邊不少神仙都曾經去過天地當鋪……”

“只是天地當鋪的入口十分難找,並不是誰都可以進去的,我倒是要去問問公主……”

牛魔王此時也無心飲酒,呼的一聲就站起來,因爲動作幅度太大了,差點把玉面狐狸擠到地上去了。

“大王,大王……”

玉面狐狸還想留住牛魔王,但是看他腳下生風,人已經不見了,氣的她一看桌子上的美酒佳餚,一下子都給砸爛了。

原本以前看着牛魔王有本事,威風八面,就想着給找一個靠山,所以也不嫌棄牛魔王有妻子,招了牛魔王上門,日夜都是好酒好菜的伺候着。

可是沒想到這個牛魔王是個絕情之人,每次那個老女人一召喚,他就跑了,這一次甚至說出什麼天地當鋪?

還說這個天地當鋪能滿足人一切的願望?

她不信,不過大王既然離開,她倒是想去找一下族中的長老,細細問一下,到底有沒有這會事?

天地當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牛魔王是不是騙他的?

牛魔王速度很快,急急趕路,特意喚出自己的坐騎避水金睛獸,直接往積翠山趕來。

而來到積翠山,直接從雲頭上落下,落到了芭蕉洞前面,一應丫鬟看到牛魔王,都慌忙的行禮,並且告訴鐵扇公主。

“大王回來了,大王來了……”

芭蕉洞中的鐵扇公主,聽到聲音已經高興的走出來,眉眼間滿是笑容,她雖然容貌端莊,比不上玉面狐狸的嬌媚,但是也只有幾分道骨仙風!

“大王,你終於回來了!”

“你書信中說的可是屬實?你真的去了天地當鋪,那裏面又是什麼模樣?”

牛魔王一手攙扶着妻子,語氣中說起天地當鋪更是無比的驚訝,滿心的嚮往,那個地方可是非常的神祕,真不知道妻子是怎麼去的?

“你也知道,自從咱們的孩兒被菩薩帶走後,我也是日夜思念無果,就想着在和你生一個,爲此我是日夜焚香祈禱,一直想求一個孩兒,誰知道今天就突然出現在天地當鋪之中……”

“我進去後看到一個如同神坻的男人,那個男人雖然沒有露出真面目,但是我可以肯定,他的實力一定在大羅金仙之上,是我平生僅見,我一個地仙到了那裏,見到他只有膜拜的份,絲毫不敢生出任何反抗的心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