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要是都進去了,那秘境還有什麼意思啊!估計都被人站滿了吧……

「每一次秘境開啟都是隨機的,有時候是限制年齡,有時候是限制實力!所以,這麼多人在,卻不一定能都進去!」帝溟寒解釋道。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這些人都能進去呢,那可真是太嚇人了!」冷汐夜鬆了口氣道。

墨九狸等人選擇了幾顆大樹,分別落在了大樹的上面,並沒有直接往人群裡面湊……

按照說的,這秘境開啟似乎是在明天,所以他們也沒有著急,就在樹上待著,而墨九狸等人在人群中不斷的搜索著,卻沒有發現墨九琪的身影……

不由得讓墨九狸有些失望……

倒是在人群中看到了上官澈兄弟兩人,不過墨九狸並沒有過去打招呼!她來這秘境,完全是為了墨九琪而來……

並不想身邊跟著太多人,免得到時候被牽連……

其餘的人,有些她也見過,都是大陸上有名的勢力,煉丹盟,煉器盟,馴獸盟等等……

還有君雪的傳音閣等人,不過君雪之前剛好要突破,便沒有來秘境,直接回去閉關了……

這時,風護法帶著三人來到了帝溟寒的身邊:「主子!」

「嗯。」

風護法看了眼,只看到熟悉的冷汐夜和冷殘淚,並沒有看到墨九狸,還在想著夫人怎麼沒來,不過卻沒有問出來,直接站到了花護法的身邊……

墨九狸看到跟隨風護法過來的,還有一男兩女,其中男的想來就是花護法時常說起的暗護法,至於哪兩個女人,其中一人應該也是寒園的雪護法,另外一人就不知道是誰了……

不過看到一襲藍衣的雪顏,眼神一直盯著帝溟寒,墨九狸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容,這個女人應該是天師的愛慕者了…… 我拍了他一下,這亂說什麼呢,如果是好好的,誰想惹麻煩?

“開玩笑,逗你玩的。”郭勇佳哈哈大笑了兩聲。

無奈,只好繼續等着,希望徐鳳年把人帶回來,問個清楚,這樣我心裏也踏實點。

可這一等,就是一晚上,半夜的時候,我們幾個見他還沒回來,就都先去睡覺了,直到早上醒來,我把昨晚的事順了一遍,發現徐鳳年還沒回來,急匆匆的叫醒了郭勇佳,他一聽徐鳳年沒回來,也急了,說肯定是出啥事了。

於是我們兩也顧不上別的,直截了當的開車朝胖女人家趕去。

她自己的住所是在一個高檔的小區裏,進出都要寫筆錄,裏面有花園和游泳池,一看就知道在這裏住肯定價值不菲。我們上樓敲了門,門開了,卻是一個二十多歲,穿着睡袍的男人,很疑惑的問我們兩找誰?

我笑了下,說找一個女人。

他仔細的看了我們兩,有些警惕的問:“叫什麼名字?”

我張了張嘴,說不出話,胖女人本名叫啥,我倒是一直都不知道。郭勇佳笑了一聲:“名字不知道,就是找一個就是看起來有兩百斤胖,又非常醜的女人。”

年輕人面色不好看,罵了句神經病就把門關了,郭勇佳反應快,用腳卡住了,隨手一掰開了門,抓住他的衣領子舉了起來,兇狠道:“我是搶劫的,你讓不我讓進來?!”

小夥子立即就開始反抗,郭勇佳隨手一丟把他仍在了地上,趁他沒起來踢了一腳,非常暴力,我連忙拉住他,對着地上的人說:“我們就是來找人的。”

小夥子只是在哀嚎,沒有管我們,郭勇佳隨手關了門,看了幾眼房子,朝一間大開的門走了進去,引出了一個女人的尖叫聲。我連忙跑進去,一個長髮的女人正縮在被子裏,單單露出一個頭,神色慌張的看着我們。

我心裏一咯噔,搞錯了?郭勇佳給我一個納悶的眼光,大廳外的小夥子也跑了進去,衝我們大喊:“你們不走我要報警了!”

甜蜜的冤家 郭勇佳一手攬住了他的脖子,說哥們別緊張,我們就是想問問,這家之前不是住着一個胖女人麼?你啥時候換口味了?

小夥子面色通紅,奮力掙扎,可依舊出不來,最後只好無奈喘着粗氣問:“什麼胖女人,我聽不懂。”

郭勇佳拍了他幾下腦袋,惡狠狠道:“我現在正在那女人麻煩,你要不說,我先剁了你們兩個,別給自己找不痛快。”

小夥子怒氣衝衝的跟郭勇佳對視了幾眼,說:“我不知道,這房子是我新買的,聽說以前是個胖子。”

新買的?我急了,問什麼時候買了?

他說:“就前兩天,你們找錯人了!”

郭勇佳惺惺的放開了手,說了幾句抱歉,然後帶着我灰溜溜的逃之大吉。

回到車上,郭勇佳罵道:“給信息的女人太不靠譜了,這房子都賣了她也不知道,你趕緊打個電話問清楚。”

我心不在焉,但還是照做了,秦佳麗回我說,她也不知道,之前胖女人一直都是單獨住在那。我心想壞了,胖女人難不成是做了壞事跑了?那徐鳳年跑哪去了?

郭勇佳神色凝重,想了一會說:“看剛纔那對情侶的樣子,明顯是在造小孩,徐鳳年昨晚過來,八成是看見了投胎的希望,就鑽那女人肚子裏去了。”

我氣的拍了他一下,說別貧了,還是去另外一個地方看看,指不定就在那邊。

他乾笑兩聲,驅車趕了過去,另外一棟是別墅,就在市區外,起初我覺得有錢人住別墅沒什麼,可到了地方我就愣住了,這已經不能用別墅來形容了,這房子是在太大了,就好像是國外有錢人住的那種莊園。

按郭勇佳的話來說:“院子大的都可以開車進去兜風了!”

停在大門口,我看着四五米高的大鐵門,眼睛自然而然的眯了起來,郭勇佳敲了幾下大鐵門,等了半響,也沒人過來開門。

“你站旁邊去,我開車直接撞開這破門。”郭勇佳說着就往車上跑,我拉住他,說不要亂來,實在不行,以他的身手,看能不能翻進去。

他沒拖泥帶水,小跑幾下,就翻到了門上,朝裏面看了一會,回頭對我說:“奇怪,這裏面好像真的一個人都沒有…”

我不知道他爲什麼這麼說,連忙也向上爬,他在上面拉了我一把,兩個人都蹲在了旁邊的牆上。

空蕩的草地上,一片綠色,而大別墅…應該說是城堡,這個更像是歐洲的城堡,城堡門口貼着一張特別大的封條,刺眼的黃色,上面寫着一個若隱若現的封字。

我疑惑,這種封條我見過幾次,都是在一些破產公司門口,被公務人員封上去的,這裏怎麼也有?

郭勇佳說他也不清楚,不過看來這事越來越好玩了。他一馬當先跳了下去,又接住了我,慢慢朝大門口走去。

“你別亂碰。”走到門口的時候,郭勇佳毫不在意的伸手去撕封條,被我阻止了,生怕鬧出什麼麻煩,畢竟這裏有沒有人我們不清楚,要是被暗算了可不太好。

郭勇佳說沒事,這只是一張普通的紙條,一般都用來封鎖一些不能讓人隨意闖進的場所。他輕而易舉的撕下了符紙,隨即我們兩都愣住了。

封條下,居然還有一張符紙,這符紙和剛纔那張一模一樣大,剛纔被覆蓋住了沒看見。

郭勇佳伸手想去撕,它好像有靈性一般,閃出一陣金光,我的心本來就緊繃着,見狀連忙退後。郭勇佳無懼金光,用手抓了半響,才疑惑道:“咦,不對啊,這紙好像是貼在裏面的?”

我小心翼翼上前,金光已經慢慢消散了,露出了剛纔的樣子,仔細一看,這哪裏是什麼貼在裏面,而是畫的,畫在鐵門上!密密麻麻全是我看不懂的小字,還用油漆刷了一層金黃色上去,所以乍一看像是符紙!

郭勇佳也意識到了不對勁,讓我先別亂動,我瞪了他一眼,明明是他一直在亂動。

隨即,他打了一個電話問楊塵情況,楊塵讓他拍了發彩信看看,他照做以後,楊塵說馬上趕到。

等人是最無聊的一件事,我蹲坐在門口,而郭勇佳一直在打量鐵門上的‘符紙’。我腦子突發奇想,好奇的問他,爲什麼他用的那些符紙可以驅鬼什麼的,原理是什麼?

他怔了怔神,說是法力。

我讓他說仔細點,他只好坐在我身邊,點上一根菸說:“法力就是法力,就好比人有特意功能一樣,只不過特異功能一般是天生的,法力是要修煉的。”頓了下:“你覺得我們畫符的黃紙像什麼?”

我琢磨了下,說:“好像是燒給死人的那種黃紙?”在我印象裏,就這樣這個。

他點了一下頭,說你倒是挺聰明的,差不多意思。我納悶:“字呢?爲什麼黃紙上面寫字就能有那麼多作用?”

郭勇佳沒說話,直到煙快抽完的時候,才說:“字是一種能量,按現在話來說,就是正能量。越有知識的人,心裏的正能量就越多,他們往往不怕鬼,除了自身行得端坐得正,更因爲字正腔圓,自古以來邪不勝正。簡單點說,就是字也是一種法力。”

我半知不解的點頭,他又說:“比如你屋子裏堆滿了書,那些小鬼就不敢進去,可以起到一定的驅鬼作用,還有圖書館,除了那些騙人的傳言,在圖書館裏是根本不會存在鬼的,那地方鬼壓根不敢進。”

我長哦了一聲,就聽見遠處傳來的撲通一聲,下意識扭頭看了過去… 那眼珠子再大一點,都能飛出來了!而且,看到她如此看著帝溟寒,墨九狸的心裡劃過一抹不悅……

卻被她很好的掩飾過去了……

「夫人呢?怎麼沒看到夫人啊?」風護法傳音給花護法問道。

「紅衣的就是,夫人擔心那墨九琪看到她跑了,所以換了男裝打扮!」花護法回道。

風護法這才看向一身男裝的墨九狸,暗自感嘆,果然是自家夫人啊,這扮成男人也是十分搶眼……

察覺到風護法的目光,墨九狸眼神閃了閃,卻沒說什麼……

而雪顏自從被寶寶下藥之後,回去便讓人查了風雲城墨府的事情,在得知墨府被人滅了時,她還開心了好一陣子……

但是,她知道那個叫做墨九狸的女人,絕對沒死,不然那個給自己下毒的丫頭,還能那麼開心嗎……

這一次秘境她的主要目的,就是殺了墨九狸和她的女兒,可是現在一看,並沒有發現那個女娃和她娘親的身影……

不過在看到冷汐夜和冷殘淚,發現兩人容貌不俗時,雪顏眼中依舊閃過冷意,在她的認知中,主子身邊從來不會讓任何女人跟著的……

可是,現在倒好,隨便什麼人都能跟在主子身邊了!這讓她覺得,都是墨九狸那個狐狸精害的……

冷汐夜和冷殘淚察覺到雪顏不善的目光時,皺起了眉頭,不明白這個女人是誰,她們似乎不認識她吧,幹嘛一副睡了她男人的樣子,莫名的讓人不爽……

而且,不管是雪顏還是一邊充當隱形人的心沭,冷汐夜兩人都沒有什麼好感!她們兩人本來就不是隨和的人,能接受的女人也就墨九狸身邊的幾人,其餘的還是算了……

而一邊的心沭,在看到墨九狸一群人時,先是微微一愣,隨即目光若有似無的落在墨九狸身上,眼神閃了閃,似乎想到了什麼……

墨九狸察覺到心沭的目光,轉頭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眼神……

心裡則確定那個黑衣女子,可比那個藍衣女子危險的多,心裡暗暗警惕著……

看著天色暗了下來,帝溟寒拿出一個軟墊遞給墨九狸道:「坐下休息一會兒!」

墨九狸嘴角抽了抽,她現在是男裝好么!天師大人你這樣真的合適么……

不過看到帝溟寒那帶笑的眼神,她只好無奈的接過來,找了個樹枝一放,盤膝坐上去閉目養神,這麼多外人在,她也懶得弄吃的了……

雪顏在看到帝溟寒的動作時,眼神一縮,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幕,什麼時候冰冷無情的主子,這麼會關心人了?還有,那個男人到底是誰?

「主子,這位公子是?」雪顏忍不住問道。

帝溟寒聞言冷冷掃了她一眼,只是一眼就讓她渾身如墜冰窟,低著頭不敢再說話,雙手緊緊的握著,眼底滿是不甘心……

分明主子撤銷她的懲罰,就是心裡有她的,可是卻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讓她難堪,一定是因為那個女人,該死的,不要被她見到那個女人,不然的話,她一定要讓她們母女生不如死,雪顏在心裡狠狠的想著……

心沭看到雪顏的樣子,唇角露出一抹笑意,低下頭掩飾眼裡的光芒,傳音給雪顏道:「那個紅衣男子就是主子孩子的娘親,叫做墨九狸!如果你不想被主子發現,我勸你不要在外面露出任何破綻,不然沒等你殺了她,主子就會先殺了你!」

雪顏聞言渾身一震,卻也知道主子在,她不能露出任何的馬腳!於是強忍著用眼神殺死墨九狸的衝動……

心裡盤算著,進入秘境以後,讓墨九狸怎麼個死法……

「你怎麼知道的?」不過雪顏還是有些疑惑的傳音問心沭,之前她既然調查墨九狸了,自然知道墨九狸長得什麼樣子。

她還記得在看到墨九狸的畫像,見到畫中她美的不似人間所有時,心裡就泛起無邊的嫉妒,一氣之下毀了畫像……

越發覺得墨九狸就是一個狐狸精,靠著絕美的容貌迷惑了主子……

「你調查過她,應該清楚她是一個厲害的煉丹師,易容丹對她來說太容易了!而且,傳聞她喜穿紅衣!」心沭回道。

果然,雪顏抬頭看到穿著一襲紅衣的墨九狸,跟自家主子一樣,他們竟然都喜歡穿紅衣! 御靈之神妃醫絕天下 這讓雪顏更加堅定,必須除掉墨九狸,主子只能是她的……

墨家四個老祖沒什麼意思,四處走了一圈,回來之後便在樹下休息!而冷汐夜和冷殘淚則守在墨九狸的身邊……

至於雪封和沉香三人,則去四處搜索墨九琪的下落! 邪王私寵小狂妃 只是他們完全沒有想到,墨九琪此刻也改變了容貌……

因為墨九琪和血落在路上聽說凌天秘境之後,便決定先進入秘境。第一,說不定在秘境開啟時,能夠遇到天師大人……

第二,則是他們想著或許在秘境中,能得到什麼寶貝,或許可以從秘境中找到離開的辦法呢……

可是當兩人發現很多人拿著墨九琪的畫像,尋找她時!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血落和墨九琪便改變的容貌……

兩人也是服用了易容丹,改成了兩個長相不俗的男女,血落依舊是一襲黑衣,墨九琪則換上了一身白色長裙……

站在人群中,墨九琪一襲白衣,精緻的面孔,雖然不及她本來容貌那般美顏,卻也十分的搶眼,不少人都露出驚艷的目光,讓墨九琪十分的享受!

而雪封幾人雖然都看到過墨九琪,卻因為她的容貌變了,幾人又不懂煉丹,根本就沒有發現……

一夜無話

翌日,天色微微亮。

嗡,嗡,嗡……

就在這時,伴隨著一陣陣突兀響起的聲響,在眾人頭頂的虛空之上,雲霧盪散開,露出了一個真空區域……

而在這真空區域裡面,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漩渦。 跟班別鬧 隨著聲響不斷變大,那個小小的漩渦,也不斷的變大……

一股吸力,自漩渦裡面席捲而出,籠罩在眾人的身上,彷彿要將所有人都吸進裡面一般…… 「開啟了!」

「是凌天秘境的入口!」

「凌天秘境開啟了!」

……

眾人紛紛激動的喊道,注意力全部轉移到凌天秘境的『入口』之上!

「這就是凌天秘境的入口?」

墨九狸抬頭望著高空之上的漩渦,其中延伸出來的吸力,彷彿要將他們都吸進裡面。不過,這股吸力雖然不小,卻還無法在她不允許的情況下,將他吸進去……

而其他人,也是一樣……

「有關凌天秘境的一些事,想必你們早就有所耳聞……在秘境裡面,可怕的不是秘境中人的危險,而最危險的則是秘境中的人!進去秘境之後,落地的位置都是隨機的!所以到時候並非能在一起,安全就要靠自己了!」帝溟寒看著墨九狸眾人說道。

「你進去嗎?」墨九狸看著帝溟寒問道,據說他是凌天大陸的天師,不知道他進去這秘境不。

「我無法進去這秘境!所以,在裡面你要多加小心!」帝溟寒說著伸手摸了摸墨九狸的頭。

墨九狸剛想拍開他的手,卻感覺到有什麼東西進入了她的識海,她微微一看竟然是一道靈魂印記……

墨九狸有些驚訝的微張著嘴,想要說些什麼,卻礙於周圍人多,最終沒有說出口……

帝溟寒看著她小嘴微張的樣子,覺得可愛無比,眼神微微一暗移開了,他怕再看下去自己會忍不住去吻她……

而這時秘境的門上出現一行紅色的大字:「百歲之下,可以進入秘境!」

眾人一看有人眼睛亮了,也有人眼神暗淡下來……

「走吧,可以進去了,只要百歲以下的都可以進入!」

「快走吧,晚了好東西都沒了!」

「是啊,快點走吧。」

隨著眾人的話語,不少人都飛身進入秘境,身體沒入秘境的門中,便消失不見了……

「你們三個進去之後,以保護好夫為主!」

花護法,風護法,和暗護法的耳中同時傳來帝溟寒的聲音。

「是,主子!」

三人同時回道,他們三人是一直跟在帝溟寒身邊的,對於裡面的東西他們並不喜歡!也知道主子之所以讓三人進去,就是為了保護夫人的……

「都進去吧!」看著能進去的都進去了之後,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九狸,我跟你一起!」雪封想了想在心裡說道。他擔心墨九狸在裡面有危險,而且對這個低級大陸的秘境,他也沒有什麼興趣。

「一起進去吧!我不會有事的!別忘記了,我現在也是神玄的高手了!多一個人進去,也就多一分找到墨九琪的機會!」墨九狸在心裡說道。

「好,你要小心!」 綁匪總裁:追回前妻生寶寶 雪封想了想道。

「嗯。」墨九狸點頭道。

「我們走吧!」花護法看了眼自家主子,招呼雪顏等人說道。

雪顏看到沒有走的墨九狸,雖然有些不甘心,但是害怕帝溟寒怪罪,只能跟著花護法等人一起離開……

在進入秘境時,雪顏和心沭紛紛回頭看了眼墨九狸幾人……

「我們也走吧!」見留在外面的都是些老者,墨九狸對著身邊的人道。

「好。」冷汐夜等人點頭,紛紛飛身掠向秘境入口。

墨九狸剛想離開,卻被帝溟寒一把拉進了懷裡,墨九狸沒有防備直接撞進了他微涼的懷抱,心中一跳,耳根不自然的泛紅……

掙扎著想要掙脫出來,帝溟寒卻抱的更加緊了,聲音低沉的說道:「別動,讓我抱一下!」

聞言,墨九狸一愣,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他的聲音,讓她心底一顫,似有什麼輕輕改變了……

感覺到懷裡的人不再掙扎,帝溟寒的唇角露出一抹笑意!天知道他早就想這麼做了,可是她最近一直都很少出現在他眼前,讓他什麼都做不了……

想想半個月都看不到她,就讓他心裡難受的要命!

空間裡面的寶寶,看到抱在一起的爹娘,臉上揚起一個大大的笑容,對著身邊的小書和球球說道:「你們看,爹娘抱抱了!太好了,等到娘親再次撲到爹爹,我就會有小妹妹和小弟弟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