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勢,讓中年人一幫嚇了一跳,警惕的四處張望。中年人綳著臉色,周身力量順勢迸發,大聲怒喝:「放肆!我萬寶靈說話,什麼時候輪得到他人插嘴?」

強大的威壓擴散,周遭人群頓時被壓得喘不過氣,好多人面色發白,紛紛往後退開。

唐宋也跟著放出威壓,撇嘴道:「這裡可不是你們萬寶靈,我打聽過了,這裡是公家之地。他們可都是我的客人,我不喜歡見到我的客人被欺負!」

感受到唐宋的威壓,中年人一驚,帶著隊伍往後退。咬著牙盯著唐宋,火氣十足:「這麼說,你是鐵了心要跟我們萬寶靈作對?你可想清楚,免得日後後悔!」

唐宋不以為然聳肩:「不好意思,我並沒有想跟你們作對。我說了,我只是想提升自己的煉丹本領,僅此而已。如果你們看不慣,我換個地方就是了。你們家大業大,高手如雲,我可惹不起。」

中年人臉色更是發黑,陰沉怒喝:「年輕人,休要猖狂!不要以為能煉製五品丹藥了不起,你雖是靈王,但在高手面前,不過是螻蟻!」

唐宋毫不畏懼攤著手:「對啊,我一直覺得我很弱,所以才努力提升,不然我煉丹幹什麼? 大明混世王 你要是覺得我很強,我也沒辦法。反正我覺得我弱爆了,你一拳就能打死我,對不對?」

「你……」中年人氣得不輕,傻子都看得出來,他根本打不過唐宋。

「楊主事到!」

恰在此時,人群後邊傳來嘹亮的叫喊,眾人頓時又讓出一條路。

中年人喜上眉梢,冷哼著:「哼,我們主事來了,你走著瞧!」

唐宋面色平靜的望去,又有幾個人走來,最前邊是個銀髮老人,不過也就六十齣頭的樣子。走得很慢,氣若神閑的樣子,步伐很是就輕盈。

高手,應該是靈尊!

唐宋暗暗吃驚,表面則是保持著平靜,不動聲色的凝望。還就不信,對方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對自己下手。

很快楊主事走到跟前,中年人立即拱手作揖,解釋著:「楊主事,此人在我萬寶靈前邊擅自煉丹,分明就是不把我們萬寶靈放在眼裡……」

話都沒等說完,楊主事慵懶的斜眼:「人家壞了規矩?」

中年人一嗆,嘴角不自然抽搐:「楊主事,他雖沒壞了規矩,可此番大大影響我萬寶靈的生意……」

「那是你沒本事。」楊主事的語氣更加犀利,還充滿了嫌棄,「你有本事你也在這煉丹,沒本事就閉嘴。」

「我……」中年人竟然無言以對,臉色黑得跟死豬似的。

楊主事依舊帶著濃濃的諷刺:「人家一沒壞了規矩,二沒跟你搶生意,你著什麼急?我們萬寶靈什麼時候為了這等小事情丟臉面?呵,說句不好聽,我想抽你,你沒腦子。」

中年人身後一個青年憋不住插過話:「不是,楊主事,管事也是想……」

嘭!

都還沒等多說,人已經倒飛出去,鮮血在空中噴洒,很是迷人。

楊主事慵懶的斜眼:「我說話,什麼時候輪得到你插嘴?無能就是無能,還給自己找借口,那是真無能!」

眾人不由倒吸了口涼氣,中年人緊咬著牙關不敢吭聲了,背後滲透著冷意。

沉了口氣,楊主事將目光落到唐宋身上,微笑道:「小夥子,你很有本事。能將這等煉丹之術發揮到這般,實屬罕見。雖然只是煉製五品丹藥,但你對力量的控制極為熟練,比青華宗那些丹師還要驚人。」

唐宋微微拱手:「楊主事過獎,在下只是自行摸索,不過是小菜一碟罷了。」

楊主事搖著頭:「不,以你的本事,只要進了那青華宗幾年,自當也是個頂級煉丹師。」說著回頭看了一眼萬寶靈,「至於入不入萬寶靈,那是你的自由。你想入就入,不想也行,隨你。不過提醒一句,帝都繁雜混亂,小心為妙,總會有不良之人想要利用你的丹藥。」

唐宋有些意外,沒想到對方這般和氣,不由拱手作揖:「多謝楊主事教誨,小子必定銘記在心。」

楊主事很是滿意,點著頭:「日後若是再有萬寶靈之人找你麻煩,能打死你就打死,打不死你告訴我,我會幫你打死……」 “這也怪我,要是上次在松陽村沒讓她逃走的話,現在也不會有這麼多麻煩事了。”陳柏皺着眉頭說道,對女厲鬼的所作所爲也感到很頭疼,現在再加上她又和天羽閣的人勾結在一起,還真不知道接下來他們會做什麼更可怕的事情。

我說這也不能怪陳柏,只怪那個女厲鬼實在是太狡猾了,總之不管是我們還是陳雅琪那邊都注意一點就行了。

說完了後,陳柏這時候打開了那個養鬼老怪帶來的木雕盒子,從裏面拿出一個土罐遞給我。“這是一罐新的蠱蟲卵,是特地爲你準備的,你拿去用吧,好好的練習,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沒想到上次陳柏給養鬼老怪開的條件裏還有準備爲了我準備的蠱蟲卵,我心裏大喜趕緊接過土罐,說了一句自己會努力的,就拿着土罐往樓上走去,準備回房間繼續修煉。

上樓的時候我打開土罐蓋子往裏面看了一眼,裏面的蠱蟲卵數量和上次那罐裏面的差不多,這次這一罐一定要好好的用,不能只是孵化出兩隻小蟲蠱了。對了,那兩隻孵化出來的小蟲蠱,我都忘了看了,現在就趕緊去看看它倆的情況。

剛到二樓,就看到小黑貓醒了,在我房間門口那伸了一個懶腰。“你醒了,休息的怎麼樣?”我走過去問道。

見到我小黑貓乖巧的朝我叫了一聲,似乎在回答我剛剛問題,說自己休息的不錯。它在我腳邊蹭了蹭,就跑到樓下去了,正好她走了我可以一個人在房間裏好好的修煉一下。

走進房間,我先是把裝有新蠱蟲卵的土罐放在一個比較保險,相對安全的地方,然後又拿出了裝有那兩隻孵化成功的小蟲蠱的土罐。罐子蓋上的蠱符還好好的貼着,不知道里面的兩隻小蟲蠱怎麼樣了。

撕開蠱符,把土罐的蓋子打開,心情忐忑的往罐子裏看去,畢竟是第一次飼養蠱蟲,難免會緊張,就怕出什麼意外,好不容易孵化成功的兩隻蟲蠱也沒能活下來。

不過情況還好,兩隻蟲蠱看上去都相安無事,只是還沉睡着,明天兩隻蟲蠱應該就會醒過來。“糟了,我怎麼把這是給忘了。”一想起這事,我暗叫一聲糟糕。

因爲陳雅琪的事情我還沒去抓蟲子,明天要是兩隻小蟲蠱醒過來,卻沒有蠱食吃那可怎麼辦,這可是兩隻小蟲蠱孵化成功後的第一次進食,十分的重要,沒有蠱食它倆必死無疑。

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就趕緊把土罐蓋子蓋好,貼上蠱符放回原處,我收拾一下,今天就去郊外捕蟲子,爲兩隻小蟲蠱的蠱食做準備。

弄好之後,我就揹着包急匆匆的下樓去了,小黑貓和陳柏在樓下的客廳裏談話,見我急匆匆的下樓,都疑惑的看着我。

“老三急匆匆的這是要去哪?”陳柏開口問道。

我說明天兩隻小蟲蠱就要第一次進食了,但我卻連蠱食都沒準備好,打算現在就去郊外捉些蟲子回來,不然來不及了。陳柏哦了一聲,讓我趕緊去,別耽誤了時間。

我跑出門的時候小黑貓跟着我跑了出來,打了一輛車,剛打開車門小黑貓就鑽了進去。沒辦法,只能是讓它跟着我了。我告訴司機去郊外,他問我郊外什麼地方,我說隨便在郊外找個樹林子多的地方把我放下來就行了。

半個小時後,司機把我放在了郊外的一個林子外,我和小黑貓下了車直接往林子裏面走了進去。一走進樹林子裏我就開始注意路上看到的所有蟲子,這裏人煙稀少蟲子挺多的,但是能當做蠱食的蟲子不多,我要一邊按照蠱書上說的內容挑選蟲子,一邊抓蟲子,我一個人還真有些忙不過來。小黑貓見狀也化成人身秦筱筱,幫我一起抓樹林裏的蟲子。

抓了兩個多小時,我和秦筱筱在樹林子裏找了半天,也沒抓到多少能當蠱食的蟲子。天氣太熱,我倆坐在樹蔭下休息了一會,吃了點東西喝了點水,休息了好了之後,繼續往樹林子深處走,爭取在天黑之前再找抓一些能當蠱食的蟲子回去。

不知不覺時間過得很快,太陽就快要落山了,再等一會天色就要暗下來,繼續往樹林子深處走有些不安全。看了一眼我倆抓到的蟲子,感覺也有不少了,應該夠那兩隻小蟲蠱吃一段時間了,於是叫住還在找的秦筱筱。

“筱筱,差不多了,我們休息一下,準備回去吧。”

被我叫住後,秦筱筱走了回來,臉上出了不少汗,我有些擔心,畢竟要是化成人身的時間過長,對她的身體不太好,昨天就是一個例子。我說一會回去不用抓蟲子了,讓她趕緊化成小黑貓的形態。

她點了點頭,然後化成了小黑貓。在原地休息了幾分鐘,就開始往樹林外走去。往回走的時候並不是很順利,我倆竟然有些找不到出去的路了,在樹林子裏轉了大半天,不過還好最後在天色暗下來的時候,我倆還是走出了樹林回到了公路上。

說實話這裏不太好打車回去,周圍都是樹林子沒什麼人煙,幾輛路過的車也不願意停下來帶我們回市區裏。等了十幾分鍾,電話響了,是劉宇打過來的。

“師弟,師父讓我問你們倆蟲子抓得怎麼樣了,怎麼還不回來?”一接起電話,劉宇就開口問道。我告訴他蟲子抓了不少,正準備回去,就是打不到車。他說了現在這個時間郊外基本上打不到車了,讓我把位置告訴他,他開車過來接我和小黑貓。我把大概的位置告訴了他,就掛掉了電話。

等劉宇開車來到的時候,天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回到家裏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李慕顏做了不少菜,她和陳柏坐在飯桌前等我們回來。

“你們可回來了,再不回來菜就要涼了。”我們一進門,李慕顏就開口說道,催促我們趕緊洗手吃飯。

李慕顏的手藝不錯,我吃得很香。吃飯的時候陳柏問劉宇公司往後的一段時間忙不忙,可能之後李慕顏他倆去公司的時間要減少不少了,根據各派人士打探,最近天羽閣的動作又有所活躍了,說不定哪天我們就要交上手,他讓劉宇和李慕顏也趁這段時間好好的修煉一下,爲後面的交手做準備。

“師父,你放心,我已經和公司那邊交代過了,我不在公司的期間,會有人負責處理公司的大小事務的。” 妖孽王妃:調教傻子王爺 劉宇回答道。陳柏聽了之後,滿意的點了點頭。

“哦,對了,那個叫陳雅琪的丫頭可能會被天羽閣或者女厲鬼盯上,你找些人在暗中盯着保護一下。”陳柏突然想起這件事,開口對劉宇囑咐道。

劉宇和李慕顏有些奇怪,不明白陳柏爲什麼要他安排人暗中保護陳雅琪,陳雅琪又不是我們術士界的人,按道理來說天羽閣的人應該不會找上她纔對。

於是我把昨天的事情和他倆說了一遍,他倆聽了之後都皺起了眉頭。“看來那女厲鬼這麼關注這個叫陳雅琪的女大學生,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爲師弟,咳,師弟,這就是你四處留情引起的禍端。”李慕顏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

聽到四處留情這四個字,我差點沒把嘴裏的飯噴出來。“師姐,你別亂用詞語,我哪裏四處留情了。”我沒好氣的說道。

“哈哈,本來就是,我看那個女厲鬼,陳雅琪明顯都對你有意思嘛,哦,還有養鬼一派的那個唐思,咳,師弟,真有你的。”她繼續說道,還一副一臉認真的樣子。

“胡說,師姐你……”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說。

一旁的小黑貓聽到李慕顏的話之後,立馬露出氣憤的表情,對着李慕顏兇狠的叫了起來,看我的眼神裏也帶着怒意,搞得我都有些吃不下飯了。

“行了,吃飯的時候吵什麼,安靜一點,好好吃飯。”陳柏皺着眉頭,沉聲說道,我和李慕顏不敢再說話,低頭吃飯,劉宇無奈的笑了笑,搖了搖頭。

小黑貓可不聽陳柏的,繼續帶着怒意一直盯着我,盯得我如坐鍼氈,有些坐不住了。趕緊把碗裏剩下的飯扒進嘴裏,說了句吃飽了,就抓着帶來的東西,跑樓上的房間裏。

心裏有些欲哭無淚,這次可真是被李慕顏給坑慘了。 看著楊主事離開的背影,唐宋有點懵。這楊主事說話可真有意思,搞得好像萬寶靈反而是錯的,到底想幹什麼?

拉攏?可他並沒有說,只是讓自己小心,還說自己沒違反規則……

「哼!」中年人緊咬著牙關憤恨瞪了一眼,轉身便走了。

唐宋沒有在意,目送著他們離開,面帶微笑的輕聲喊著:「免費煉製丹藥!」

看樣子,萬寶靈內部也很有意思,分了兩派,一個萬靈方一個寶靈方,態度截然不同……

人群熱鬧了一會,唐宋又繼續煉丹。依然是提升丹藥,也依然是五品丹藥。 籃壇紫鋒 唐朝的速度越來越快,從最開始一炷香,慢慢的壓縮成半柱香的時間,快得讓周圍人群都是驚嘆。

這簡直是大批量生產丹藥,雖然只是五品丹藥,可效果確實很不錯。按照他這樣的煉丹方式,一天能煉製幾千甚至上萬丹藥……

等了好一陣子,雲藝才帶著福哥等人回來,馬車也帶過來了。

本以為唐宋是要把藥材拿回去,可讓雲藝傻眼的是,他竟然是要賣藥材!

沒錯,左手賣藥材右手免費煉丹!

這下人群就更加騷動了,唐宋賣的藥材價格要比萬寶靈裡邊便宜得多,而且轉手就馬上能變成丹藥,這是何等握草的事情。

當然,唐宋也不傻,他讓雲藝他們弄了竹籤,只有拿到竹籤才算排隊,而且發放人數是看時間預算,估摸到天黑他就不煉丹了。

倒買倒賣,銀票頓時就嘩啦嘩啦的,看得雲藝頭皮發麻。那些人明明知道煉丹不需要太多藥材,可他們出手還是非常大方,有些甚至拿出四倍的藥材就為了一顆丹藥。

其實唐宋非常清楚,這種情況也僅限於今天。因為在場都是渴求丹藥,等到丹藥泛濫的時候,他們一定會減少藥材,甚至可能倒賣丹藥……

熱鬧非凡,對面的萬寶靈大門口卻冷冷清清,連個進出的人都沒有。那個張管事帶著一幫人站在門口,咬牙切齒看著對面的熱鬧,可真是恨得牙痒痒。

「管事,怎麼辦?」後邊一個青年苦澀的低聲道,「這看得可真是,眼饞,我也想要五品丹藥……」

話沒說完,張管事回頭就是一個瞪眼,冷哼著:「要什麼?區區五品丹藥,有何用?哼,我就不信,他能折騰到明天!」

我要退圈 話雖如此,張管事心裡依然很不是滋味。那可是白花花的銀票啊,一開始還從他們萬寶靈買藥材,現在好了,賣藥材的都拿起煉丹,買藥材的直接在唐宋那邊買,壓根就沒人到他們萬寶靈。

這小子當真可恨,怎就會如此奇妙的煉丹手法,速度快,丹藥成效著實驚人。

緊咬著牙,張管事低沉道:「去,把消息四處散步出去,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能耐!」

而另一邊,萬寶靈後院內。

楊主事拿著一枚晶瑩透徹的丹藥打量著,正是唐宋煉製的丹藥。好一會,側頭遞給一個黑衣老人,輕笑的問道:「你看看,如何?」

「雖然只是五品,可藥效確實很驚人,而且毫無副作用。此人煉丹之術驚為天人,即便我現在,依然沒能做到如此輕而易舉的信手拈來煉製五品丹藥。」黑衣老人深沉道。

楊主事微微搖著頭:「最重要的是,他已經煉製了一下午,到現在沒有絲毫疲憊。我看了,這小子丹田極為濃厚,有自我防護……呵,看樣子,他就是黑城過來的那小子,手裡可是有不少寶貝。」

「天靈石?」黑衣老人眉頭一皺,「如果真是那小子,那就更驚人了。 中國有乒乓 短短十天不到,竟然領悟如此可怕的煉丹之術,若是再給他一點時間……」

沒有說下去,雙眼頓時迸發出光芒。

楊主事微眯著眼:「青華宗和帝國應該很快就有動作,看樣子,我們得請老爺子出山了……」

奢華的皇宮內。

一個身穿金色龍袍的中年人眯著眼打量著手中的丹藥,一雙眸子迸發著幾分陰寒:「你是說,他半柱香時間就能煉製一批丹藥,最少一顆,最多三顆?」

旁邊一個身穿戰甲的男子畢恭畢敬的回答:「回陛下,他凌空煉製丹藥,直接用元氣煉化藥材,然後不知道用什麼手法在煉丹爐內合成,很快就能出丹藥。而且藥材使用非常少,只有一般煉丹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少,丹藥成效卻驚人,不少人當場服用,當場突破!」

稍稍停頓,戰甲男子又繼續道,「只是,他一直都只是煉製五品丹藥,即便是靈君求葯,他也只是煉製五品,並未見到煉製四品。」

「呵呵,五品足夠了。」皇帝打斷了他的話,「你可知道,倘若有一萬五品丹藥,即便是提升丹藥,意味著什麼?」

嘶!

戰甲男子不自主倒吸了口涼氣,一萬顆五品丹藥什麼概念,他當然清楚。只是,想想都感覺有些發毛!

勾著玩味的嘴角,皇帝放下丹藥:「關注各方動向,先看看他們做什麼打算。另外,把消息告訴南宮先生,讓他儘快做準備……」

唐宋可不知道這些,就一味地在煉丹,廣場人越來越多,可真是熱鬧非凡。

正煉製著,人群忽然一陣騷動。

「讓開讓開,都給我讓開!」

聽到聲音,唐宋不由轉過頭去。卻見一幫人浩浩湯湯走過來,後邊還有一輛馬車,馬車前邊騎馬的那個人可是相當眼熟,林炎!

唐宋只是掃了一眼,隨後便繼續盤腿煉丹,就像是沒看到。

一幫人很快包圍過來,還強行將前邊排隊的人都給推開,相當強橫霸道。

林炎傲氣十足的翻身下馬,打量著正在臉蛋的唐宋,撇著嘴喊著:「聽說你們這免費煉丹,我要一百……不,一千枚丹藥!」

這話一出,人群頓時不滿的議論起來,指指點點。

林炎毫不在意,昂首挺胸的朝著唐宋走過去,站在他跟前一米多,傲然俯視:「我可是帶著誠意來的,只要你能煉製出一千枚四品丹藥,我給你雙倍的藥材補償。」

一千枚四品丹藥?!

眾人又是一驚,一時間可真是羨慕嫉妒恨,大家族就是囂張……

唐宋依舊沒有睜開眼,專註的煉丹,就好像沒聽到。這讓林炎極為不爽,皺著眉頭大喝:「你聽到沒有……」

呼!

沒等他把話說完,人忽然往後倒飛,後邊一群侍衛駭然的衝過去接住他…… 往後倒飛好長一段距離,得虧幾個侍衛擋住,要不然林炎還真摔倒。可是,並沒有任何傷勢,也沒有任何攻擊。

心頭有些吃驚,林炎咬著牙怒喝:「放肆,竟敢攻擊本少,給我把他拿下!」

一群侍衛剛要衝過去,後邊一個中年人皺著眉頭喊著:「少爺,你衝動了。」

中年人翻身下馬走上前,隔著三米多打量著唐宋,微微拱手:「見過先生,先生莫怪,我們少爺脾氣一直不好。聽聞先生免費煉丹……」

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唐宋忽然冰冷道:「在我煉丹的時候,別嗶嗶。還有,今天已經沒有名額,想煉丹,等下次!」

中年人眉頭一凜,剛要開口,林炎已經按捺不住冷哼:「怎麼,你不是免費煉丹?我現在只要一百枚四品丹藥,只要你能煉製,這一車藥材都給你!」

唐宋的眉頭顫動一下,不得不停下煉製。睜開眼,雙眸迸發著冷光盯著對面一群人:「我再說一次,在我煉丹的時候別嗶嗶!」

「你……」林炎更氣了,原本今天被坑了一次他心裡就憋屈,現在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丟人,哪裡掛得住。心頭一橫,林炎強橫冷哼,「你要真有本事,倒是煉啊!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能耐!」

唐宋沉了口氣,面色冷淡的慢慢站起來。中年人立即擋在林炎前邊,他可是看得出,唐宋的實力挺強。

扭動著脖子,唐宋忽然露出怪異的笑容:「我看你是故意為難我,是妒忌我的才華,還是羨慕我的天賦?我比你強,還比你聰明,你說氣不氣?」

林炎一抽,臉色更是難看。他承認,真妒忌!

這小子也就比自己大幾歲,竟然是個四段靈王,著實讓人羨慕。而且這小子居然能有如此高超的煉丹術,雖然只是煉製五品丹藥,卻已經足夠讓人羨慕的了。

「閣下多慮了。」中年人綳著臉色接過話,「我們只是想請先生煉丹,並沒有其他意思。當然,先生需要報酬,我們林家自當不會吝嗇。」

慵懶的打著哈欠,唐宋無奈的嘆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看來還是有點道理的。你們林家的人大部分都耳聾沒腦子,我剛才不是說了么,今天已經沒有名額。就算有,我也不會給你們煉!」

「你找死!」林炎氣得火冒三丈大吼,「不要以為是個靈王就了不起,我告訴你,在我們林家,靈王多了去!找你煉丹,那是看得起你,別給臉不要臉!」

唐宋無辜的攤開手:「我就是靈王,就是能煉丹,但就是不給你煉咯。你吼得再大聲,你也打不過我,是不是覺得很沒面子?沒關係,以後你沒面子的機會多了去,不在乎這一次。」

「你……我殺了你!」林炎可真是氣得渾身元氣涌動,兩眼血紅的咬著牙關想要衝過去。

中年人卻牢牢按著他,面色陰冷盯著唐宋:「閣下過分了,我們不過是想請你煉丹……」

話沒說完,唐宋指著自己的太陽穴,一臉的正經:「我懷疑你這裡有問題,我已經說了兩次不煉,你還要說。真的,要是這裡有問題,我可以幫你找點葯,興許還能搶救一下。」

中年人一抽,也是一肚子的火氣。雙眸一凜,忽然鬆開林炎,迅猛的往唐宋撲過去。

唐宋早有準備,往後退了半步,雙掌順勢推出。

啪!

四掌相對,強大的能量罡風順勢迸發,周圍好多人都被震得往後倒退,包括雲藝幾人在內。

這中年人也是四段靈王,唐宋不敢有絲毫馬虎,雙眸凜然的凝視著對方,雙掌極力壓迫。中年人也是綳著神色,想要將唐宋給壓迫得倒退。

滋滋……

兩人周身翻騰的元氣越來越強,互相碰撞泯滅,空氣噼里啪啦作響。

後邊的林炎猛地反應,回頭沖著後邊一幫侍衛大聲喊著:「給我上,殺了他!」

嘭!

就在此時,一個黑影出現在中年人身後,地面蹦發一股力量往四面八方蔓延。不過他沒有對中年人攻擊,而是冰冷的盯著對面的林炎等人。

嗡!

黑衣人的前面頓時形成密密麻麻的長劍,周遭空氣頓時被鎖死,就連後邊的唐宋跟中年人也被鎖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