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快如閃電。

爲了這次行動的成功,可以不惜一切代價,一千人的刺殺小隊,全都出動了,一路上隱藏身形,躲避搜捕,就也有快有慢。

大概一個多小時後。

時間已經接近午夜。


在韓立的全息投影內看的清楚,日本憲兵隊裏依然燈火通明,在開會,在研究對抗韓立的策略。

這時。

憲兵隊外面卻是已經合圍了十三個十人刺殺小隊,總共一百三十個神槍手了。

門口,懶洋洋的一些日本士兵,其他地方,基本也都在睡覺,或者在打哈欠的瞎聊天,沒有多少人在全神貫注的進行山崗放哨。

雖然有了河邊正三的教訓,但也沒人會想到,有人趕來日本憲兵隊襲擊,就也大大咧咧,格外散漫。

韓立覺得機會來了,可以進行刺殺,就呼喊道:“刺殺小隊,可以行動了,記住,務必除掉日軍的指揮部,嗯,不惜向一切代價,行動。”

“是!”

“是!”

“是!”

一時間。

狙擊步槍“嘭!”“嘭!”的開啓。

夜色下,沒有一點動靜,門口站崗的四名日本士兵先死了,二三十名搶手立刻開始往裏滲透,外面還有搶手進行幫助。

只要看到日軍,根本不用衝擊,外圍的狙擊手,就給輕鬆解決。

“嘭!”“嘭!”聲不絕於耳,一時間衝殺的可以說是一往無前,根本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擋。


“到了。”

韓立在遠程操縱,看着他們到了地點,立刻呼喊了一聲。

頭前引路的刺殺小隊就也知道了,左右一看,立刻形成了合圍,槍口都對準了,隨後“嘭!”的一聲,踢開了指揮部。

崗村寧次、阿部規秀等日軍將領,瞬間傻眼了,“納尼。”

“敵襲。”

剛剛發聲。

根本沒等裏面的人再有其他動作,拔槍的機會都沒有,“嘭!”“嘭!”的一通***下的槍聲,就全都給殺了。

二十多名一線指揮,十餘名主要將領,慘死在會議室內,一片血魄。

“拿上崗村寧次等人的將刀,撤。”

韓立不忘收繳戰利品呢。

韓立感覺就是在玩遊戲,很喜歡這種感覺,爆的裝備也得拿,因爲到了這時,日本憲兵隊內,依然沒有人知道呢,就算髮出了一些動靜,但奈何槍聲很小,只有崗村寧次的呼喊聲,日本憲兵們居然沒當回事,主要是基本還都在睡覺,還都在做着自己的春秋美夢呢。

“最後在取下人頭,撤退。”

韓立再次發佈命令。

“是!”

一個個的立刻掏出匕首,取下首級。

拿着戰利品,無聲無響,大步離去。

這一刻。

日軍華北總司令崗村寧次及一羣肆虐華北的將領,全都慘死於此,一個沒留。

可謂是大獲成功。

韓立自己都沒想到,會這麼順利,會這麼的順暢,樂呵呵的在全息投影裏看着,全部成功退出一個人沒死,就道:“把崗村寧次、阿部規秀等人的人頭,懸掛在城樓上,然後你們就全部躲藏起來,繼續等待我的命令。”

“是!”

“是!”

兩個小隊,去懸掛人頭。

其他的人立刻一鬨而散,消失在了北平城的夜色下。


韓立樂呵呵的又看了看,這才關閉全息攝影,意猶未盡的還說呢,“大爺的,這比打遊戲爽多了,哈哈,這回,就可以放心大膽的進攻北平城了。”

主要一死,日軍一盤散沙。

韓立等待的時機,終於到了。 何爲修真之元嬰呢?

元乃是指元神之意,嬰乃是指嬰兒的形體,這裏是指丹田之內的金丹破裂之後凝聚出的元嬰之體,形如嬰兒大小。因此元嬰期也是金丹下一個境界。

此時的李梓安神魂受傷,不知對於突破元嬰期有沒有影響。

李梓安在靈氣氣泡之內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巔峯,感覺時機成熟了。李梓安雙目之內閃爍精芒。大喝一聲:“碎金丹!”一口精血由口噴射而出。

丹田之內‘咔咔’的聲音,像是蛋殼被砸碎的聲音,而存在李梓安體內的那顆散發出無數的金光,不停閃耀着丹田四方,億萬光芒在丹田之內肆虐。

此時如果有人能夠見到李梓安的話,定能夠發現李梓安雖然沉睡,但是像是回到了母親的懷抱,溫和的笑意毫不遮掩其俊秀的臉龐,更爲奇特的是李梓安背後更是金光寶氣,像是一輪佛光功德光輪一般閃耀在其身後。

在李梓安的金丹碎裂開來一刻,靈氣氣泡之內無數的靈氣以李梓安的丹田爲漩渦中心,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旋轉開來。靈氣以螺旋狀接連丹田與氣泡之內。

源源不斷的靈氣直撲李梓安的丹田之內,丹田瞬間被撐滿,像是被吹脹的球體,隨時都可能炸開一般。靈氣氣泡內的靈氣眨眼就被吸盡,甚至連靈氣氣泡外的無數小氣泡也融合殆盡。

而李梓安此時離朔嬰還有隻是剛剛開始,然而就在所有的氣泡全部融入李梓安所在的大靈氣氣泡後,湖底某處像是受到靈氣漩渦的牽引,一股靈氣洪流像是海嘯一般直衝李梓安所在的靈氣氣泡。


而一直緊閉雙目的李梓安突然睜開那雙又大又黑且明亮的雙眼望着朝他兇猛撲來的靈氣洪流。雙手虛抱太極,嘴角吐出一個:“聚”字。

只見由湖底的九峯靈脈衝出的靈氣彷彿一條水龍一般,遨遊四海,隨着李梓安虛抱的太極圖樣開始行轉周天。而李梓安的體內狂暴的靈氣開始無限的壓縮、在壓縮…….

隨着時間的推移……五個時辰過去了。

此時李梓安所在的靈氣氣泡上方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太極圖樣,特別是從湖的正上方俯瞰下去,整個湖面就是一個太極水圖,而正中央的一白一黑的兩個點直通李梓安所在的氣泡。

也正是李梓安吸收靈氣,凝聚元嬰之體運轉周天的路線。

此時李梓安的體內在九峯龍脈源源不斷輸送靈氣的情況下,終於將吸收入體的靈氣壓縮成爲一滴一滴的靈液,而在越來越多的靈液匯聚,漸漸地出現了嬰兒手臂、腿、耳朵、鼻子…….

而就在李梓安碎金丹、運功朔嬰的第九時辰後,丹田之內終於凝聚出一具小小嬰兒身,只是緊閉的雙眼,像是一尊木偶一般。

李梓安立刻根據《無上祕要》功法,牽引出靈魂識海深處的一絲靈魂朝未曾睜開的雙眼的元嬰之體附去,而就在李梓安的元神附身於元嬰之體後,盤坐丹田之內的小小嬰兒,瞬間睜開雙目。

感覺到神魂的聯繫,李梓安瞬間與丹田之內的元嬰取得聯繫,且迅速知曉元嬰之體的一切信息。

一種很是奇異的感覺突然在李梓安的心底升起,像是身前擺放了一面鏡子,突然見到鏡子裏面的自己,而去是剛出生的模樣,這讓李梓安感覺甚是怪異。

還好李梓安自從穿越來到五域大陸後,遇到的事情都已經超出他在地球生活認識的範疇,所以見怪不怪了。只是在見到丹田內的小小元嬰之後,其有種感覺自己懷孕的怪異、荒誕的想法。

在李梓安的神識附身上了元嬰之後,小小嬰兒彷彿感覺到了李梓安的心情,一直在丹田之內雀躍。良久在平息下來,雙膝盤坐,手掌攤開,掌心向天,竟然學着李梓安平時修煉的姿勢、模樣。

有模有樣的開始修煉起來。只見絲絲的靈氣入體匯聚元嬰之體內,且沒一絲的靈氣引入元嬰之中,鉅額能感覺元嬰之體的壯大殷實一分。雖然效果不是很明顯,但是卻感覺得到時時都在進步。

而一直盤膝與湖底氣泡之內的李梓安在其朔嬰成功的那一刻,雙目突然睜開,像是湖底之內的一道閃電,穿過水流,直達湖底那處九峯靈脈的源口。

此時應經成功晉級元嬰期,雖然境界上稍微差上一絲,但是隻要穩固修爲,慢慢感悟,境界會很快跟上來。所以李梓安忍住極大的誘惑,雙手結印朝九峯靈脈的源口拍去。

九峯靈脈源口處金色的手印散發出絲絲神紋,一種封印的氣息撲向靈脈源口。硬生生的封住不停玩外傾泄靈氣的九峯靈脈。

瞬間無數氣泡升騰,李梓安化作一道閃電朝湖面激射而去。閃電般的身影所過之處,湖水自動朝兩邊分開。像是被一刀斬成兩半一般。

此時其並沒有使用水遁,完全是憑藉着元嬰之體的身體速度。眨眼功夫李梓安衝出湖面,朝天空飛去,在距離湖面大約兩百米處突然騰空而立,仰天長嘯,聲似炸雷滾滾,穿透山谷,破開峽谷向遠處傳去……..

良久,長嘯停下,李梓安朝山谷入口處飛去。

望着羣山鶴林之中的九座孤峯,依然傲立蒼穹之下,顯示出其不屈的意志,不墮的靈魂…….

彎下白色的身體朝遠處的九峯深深的鞠了一躬,算是承受九峯的意志,帶領着九峯不屈的意志踏上那破碎虛空,掌控天道之路。

其實在李梓安突破元嬰期之時,過程之中還有一個小插曲就是胖婦人領用血魂掌烙印在李梓安胸口心臟的血魂掌印,在李梓安朔嬰成功一刻。

血魂掌烙印頓時血腥氣息大盛,像是發現什麼絕世大補藥一般,胸口心臟處的血魂掌掌印瞬間朝元嬰撲去,當時李梓安的也沒有想到血魂掌印竟然還能夠自主移動。

眼看血魂掌印就要籠罩那小小的嬰兒之體,只見縮小無數陪的李梓安嬰體,瞬間睜開雙目,張開那嫩紅的小嘴對着血魂掌印一吸。

只見血魂掌像是見到什麼天地一般,由開始發現寶藏的激動心情瞬間化成恐懼心理,然而在元嬰的吸食之下化成血氣被元嬰吸進體內。

小小元嬰竟然打了一個飽嗝,並且很是人性化的用那雙嫩嫩的手掌拍了拍肚皮。李梓安感覺到元嬰像是吃了什麼大補之物一樣,並沒有什麼不妥之處。

立刻打消心中的疑慮,且終於放下心中一塊大石頭,畢竟元嬰能夠輕易的解決了尊級強者的絕命殺招後手,真是喜上加囍啦。 轉天,清晨!

日本憲兵們才一個個的醒了過來,迷迷糊糊的推開門一看,瞬間傻眼了,這才知道崗村寧次、阿部規秀等將領被割去了人頭,

在場所有人都傻了,全都驚呆了,沒想到,河邊正三死後,居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將北平城內的日軍主要將領全都一鍋端了。

這一下。

不是傻眼的問題了,而是主將都死了,還怎麼作戰。

人心飄搖,全都蒙了。

一下子“啊!”“啊!”的甚至傳出了尖叫聲,往後退去,跌倒在地,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

“八格牙路。”

領隊的立刻過去怒扇耳光。

可結果呢。

他同樣無語,因爲長官們都死了,他都不知道去找誰稟報了,接下來要幹嘛,也是無從可知了,“這可如何是好。”

只得叫來了其他隊的隊長。

一個個的也都懵逼,“這可怎麼辦啊。”

“將軍們都死了,找誰啊。”

“四個城門上的還有聯隊長,對,去找聯隊長。”

一個個的這才幡然醒悟,去找可以說是低級軍官,聯隊長了,希望他們能夠站出來,主持大局。

但這種事,哪是一天兩天能搞定的啊。

北平城內的三萬日軍,直接成了一盤散沙。

相對的。

韓立這邊,攻城的日子,到來了,這樣的機會,他絕對不能放過。

韓立叫來了周衛國、張自忠、唐淮源等人道:“按照計劃開始吧,明晚,攻城,嗯,周衛國你派人去聯繫那個林大嶽,讓他開城門,切記,一舉成功,不許失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