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界的意思就是你我各有地盤,各掃門前雪,誰也比插手別人的事情。

這點很用力的支撐了皮鬼先生的觀點,或許在很久很久以前,半步多、鬼王殿、大魔城同屬於一個陣營,一個非常強大的陣營。

但不知道爲什麼發生了分裂,而今更是愈演愈烈兵戎相見,時間點可以預見,應該是在幾十年前。

“鬼王殿你瞭解多少?”我又問,皮鬼先生既然打開了話匣子,我自然不會客氣。

它明顯懷着某種目的,但沒必要深究原因,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說。

“鬼王殿其實只是剛剛出現的,一衆鬼王因大魔城的號召而集合在一起,以前沒有這個名字。”皮鬼先生道。

我點頭,這點之前苗苗也這麼說,嚴格來說,是大魔城、半步多和地府。鬼王殿是大魔城附庸了一衆鬼王,才漸漸出現的稱呼。

“那魔城之主你又瞭解多少?”我問,它沒露過面,甚至還沒有完全甦醒,但強大是毋庸置疑的,手下的骷顱頭都可以和白香月打成平手,而且一衆鬼王尊稱它爲殿下,可見其恐怖。

沒有足夠的實力,如何降服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鬼王?

“這點我就不清楚了,因爲涉及的時代太過遙遠,而且禁忌的存在,似乎也不容記載。”皮鬼先生道。

“幽姬呢?”我又問。

“她是妖,魅惑天成,世間能擁有這種天賦的妖種類並不多,狐和狸都是,但我覺的她都不是。”

“酆都大帝呢?”我繼續追問,它知道的挺多,但還沒有說到我想知道的點。

“大帝已經輪迴,明顯是想更好的掌控這盤棋,就目前來看,它已經和半步多以及道門聯手了,不過相互之間明顯有嫌隙;我想,它應該聯繫過你了吧?”皮鬼先生看向我。

“對。”我點點頭,這點沒什麼可隱瞞的。

“那你能告訴我,當初在馬鎮到底發生了什麼嗎?”皮鬼先生忽然發問。

我遲疑了。

輪迴盤丟失可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不能輕易對別人說,雖然沒有人囑咐我。

這是件大事!

皮鬼先生見我久久不語,說:“我可以以我陰陽商的因果起誓,此事絕不外傳,告訴我我可以幫你分析,而且會給你一個對等的情報作爲交換。”

“對等的情報?”我心動了一瞬,但沒下定決心。

皮鬼先生又道:“我沒別的意思,只是面對前所有未有的三界動亂十分好奇罷了,數百年了,難得有一件事能勾動我的興趣;相信我,告訴我一定會對你有所幫助。”

我暗暗沉吟,輪迴盤丟失的事情其實也不算什麼祕密了,只是都掌握在幾大勢力高層手上一時間還沒有泄露出去,但……皮鬼先生知道只是個時間問題。

我點點頭,說:“輪迴盤被鬼王殿拿走了。”

“什麼?!”皮鬼先生聲音明顯顫了一下,而後便沉默了,在思量着什麼。

“怎麼丟的?”頓了頓它又問。

我想了一下,乾脆把事情簡單的敘述了一下,但提到靈棺我只說棺材,沒有提還有其它七口,因爲我直覺那八口靈棺的存在,比輪迴盤還要重大。

“酆都大帝怎麼會把輪迴盤交給你?”皮鬼先生嘀咕了一句。

我沒回答,而是等待它的答案。

良久,它說:“輪迴盤事關陰陽兩界的秩序,事關重大,酆都大帝從不對外示人;要麼,是棺材裏面的存在非常關鍵,需要你才能開啓,要麼……”

“要麼怎麼了?”我眼皮一跳,關鍵的東西來了。

皮鬼先生看着我,道:“要麼輪迴盤有問題!”

“你確定?”我心頭一跳,這點我也曾經懷疑過,因爲總感覺在馬鎮的時候,輪迴盤丟的有點過於……怎麼說呢,容易了。

但一想起那口靈棺的重要,又拿捏不定,爲了開啓靈棺輪迴盤冒險也正常,畢竟我差點就把靈棺打開了,或許再有一兩分鐘就夠了。

可惜事與願違。

“不確定。”皮鬼先生搖頭。

我:“……”

沉默了一陣,我放棄了,轉而問:“那你現在應該告訴我,你知道的情報了吧?”

“你聽過一個預言嗎?”皮鬼先生問我。

“預言?”我一愣,搖搖頭說沒聽過。

皮鬼先生目光盯着我,道:“我得到一則很隱祕的預言,有魔要出世了。”

“魔?”

我微微皺眉,這個字眼我接觸的太多了。什麼魔屍,魔物,魔鬼,魔氣……等等一大堆。

但作爲一個單獨的字眼,單獨的存在,還是第一次。

哪怕不辨真僞的傳說中青蓮劍仙同歸於盡的存在,也要加一個頭字:魔頭,或者大魔、邪魔之類的。

“什麼是魔?”我問出了長久以來的疑問。

魔作爲一個單獨的字眼,絕對不是指那些魔鬼,魔物之類的。

與它對應的,是“神”字。

神與魔,纔是對等的!

可問題是奇門一致否認神的存在,連活了快一百七十歲的苗巫也說神是虛無縹緲的傳說。

俗世間所謂的山神水神其實都是拔高的一些山精水怪。它們和神沒有半毛錢關係。

同理,是不是魔物,魔頭,大魔之類也和魔沒有任何關係?

魔組成的字眼裏,它只是個形容詞?

“魔是和神同等的存在!”皮鬼先生道。

我搖頭:“可神不存在,整個奇門沒有任何關於神的記載。”

皮鬼先生沉默了一瞬,道:“神不存在並不代表魔不存在,這是龍虎山的預言!”

“什麼,是龍虎山曹天師的預言!?”我心臟猛的一抽。

“對。”皮鬼先生微微點頭。

我心裏掀起驚濤駭浪;一年前我在贛南的時候,遇到了龍虎山的俗家弟子古家三兄弟之一的古剛。

他告訴我,說龍虎山的卜卦天師曹子荊爲天下氣運卜了一卦,結果卦象的內容讓她直接吐血,好在龍虎山手段衆多,否則鼎鼎大名的占卜一脈的天師魁首就要被卦象反噬而亡了。

後來,那則卦象被道門嚴密封鎖;不用想也知道,卦象肯定驚人,因果重的很,曹子荊只是看了一眼就因泄露天機遭遇了巨大的反噬。

一代天師差點隕落!

是何等的驚人!

卻不曾想,這個卦象竟然被皮鬼先生知道了。

什麼魔要出世了。

……

(本章完) “你是如何知道的,據我所知,道門封鎖的相當嚴密。”我本能的追問,這點我託苗苗去聯盟打聽,但一直沒有消息,龍虎山那邊也是不露一點口風。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強,道門曹子荊卜卦吐血一事世人皆知,如此重大的消息在各方不斷的探查下,道門根本瞞不了多久。”皮鬼先生道。

我心中震撼,如此一來,那就是和神對等的魔真的存在?

“魔真的存在?”我追問。

皮鬼先生沉吟了一下,沒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那你覺的這個世界是由誰創立的?”

我:“……”

這個問題我根本無法回答,但悖論又確實存在,如果神魔都不存在,那這個世界是怎麼來的?古代傳說中有盤古開天闢地,但那只是傳說,沒有任何證據可考。

可如果有神的存在,那爲什麼根本不承認呢?

難道這中間還有什麼隱祕不成?

我直覺道門肯定知道些什麼,奇門記載的時間截點,或許就止步於太陰文明滅亡的時代。

奇門有侷限,其真面目恐怕只掌控在道門少數的絕對高層手裏。當然白香月和酆都大帝是肯定知道的,作爲一界主宰,不知道就太奇怪了。

“魔如果真的存在,出世了,會怎麼樣呢?毀滅世界不成?”我疑惑着問。魔組成的幾乎所有詞組都是貶義,是瘋狂、恐怖、貪婪、邪惡的代名詞。

“這恐怕就得問道門了,先不說魔是什麼樣的存在,傳說中的東西再現,肯定不是什麼好消息。”皮鬼先生道。

我點點頭,這點自不用說,否則堂堂卜卦天師,也不會看了一眼便差點吐血身亡。

氣氛稍稍沉默了一下,這時候,忽然一聲恐怖的嘶吼從城外傳來,令人心驚肉跳。

我本能的回頭看了一眼,而後問:“說了這麼久,多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先是半步多潛伏的鬼王殿奸細發動政變,想要控制半步多的法陣,可還沒成功,幽姬便帶人殺進來了,一場惡戰,現在還難解難分。”皮鬼先生道,而後嘆了一口氣,道:“多事之秋,這生意也越來越不好做了。”

我心頭一跳,果然如此,急忙問:“鬼王殿如果佔了這裏會發生什麼?”

“一旦讓它們在這裏站穩腳跟佈下法陣,不光幽姬被動,地府也同樣會被動,半步多雖不起眼,卻是通往陰陽兩界以及育魔地的中轉站,戰略位置十分關鍵。”皮鬼先生道。

“你知道育魔地?”我暗暗吃驚,上次獸王載我去的地方,就是育魔地,魔物在那裏集結

,然後經由七月十五陰門大開之際竄入人間,直到現在餘毒都還沒有清理乾淨。

眼看再過幾個月又是七月十五中元節了,也不知道鬼王殿還會不會再有大動作。

那次事情之後道門發來簡報,鬼王殿要把魔物從育魔地送往陽間,就必須先進入地府,再由地府通過陰門散入陽間。

上次地府沒太多準備就把鬼王殿的魔物截殺了小半,只剩一半多竄入陽間,最後被各大世家剿滅。要是準備充足,那條路效率會更差。

一句話,育魔地如果走陰門通向陽間,相當麻煩,效率低下不說還散佈的到處都是,集結起來相當費力;如果不是聯盟反應慢了幾拍還用錯了應對之法,那些魔物恐怕根本集結不了多少。

半步多才是真正的戰略大通道,育魔地通過半步多,不管是上入陽間還是下入地府,都不是一年纔開合一次,且承載能力相當弱的陰門所能比的。

打個很形象的比喻,前者是一百米寬的柏油大馬路,後者是一根麻繩那麼大點的獨索橋。

“當然知曉。”

皮鬼先生點頭,道:“育魔地曾經屬於地府地獄的一部分,但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被分割出去,貌似還被封印了,但在幾十年前又被重新打開了,估計是鬼王殿乾的。”

我點點頭,難怪說上次去的時候,那條滿是惡臭的屍水河看着像是傳說中的冥河,原來沒錯。

無上殺神 “育魔地到底有多少?”我急忙問,那些魔物就是從冥河裏面孕育出來的,天生地養,無父無母,奇形怪狀。

如果就一個那還比較好說,如果還有很多,那事就大了。一旦鬼王殿奪佔了半步多又佈下法陣鞏固了這裏,那將來陰陽兩界都將面臨源源不斷的魔物潮,說是世界末日也不爲過。

當然這只是我的猜想,但完全順利成章;就看鬼王殿到底在圖謀些什麼了。

“數量不清楚,只是知道存在這樣的地方。”皮鬼先生道。

停頓了片刻,它道:“今天就先這樣吧,有什麼重要情報我會派人通知你,此地不宜久留;這次的事情雖說是鬼王殿意圖暗中控制半步多造成,有些意外的成分,但愈演愈烈之下恐怕各方都要雲動了,你自己小心。”

話說完屋裏的陰火燈就熄滅了,皮鬼先生的氣息在人皮屏風後面緩緩弱下去。

我微微一愣,瞬間想起了陳久同,急道:“幫我調查陳久同。”皮鬼先生的氣息頓了一下,應該聽見了,但沒應聲,最終消失。我無奈,只得轉身出了老宅朝着城外潛去。

城內的大戰還在持續,黑衣甲士和

魔屍互相沖鋒,廝殺,我甚至遠遠的看到了孟婆鬼忙碌的身影。

邙山鬼王這次肯定是傾巢而出了,魔屍到處都是,也不知道它們用什麼手段收集了那麼多屍體,手下的一衆高手也在捉對廝殺,激戰。

從勢頭來看,戰鬥剛剛達到高潮。

我順手解決了幾句魔屍,沿着城牆根潛伏到了缺口處。

遠遠的一看,吃了一驚。邙山鬼王高的如同一座塔一樣,正居高臨下的和白香月戰鬥。

白香月身形和它相比簡直渺小了太多太多,但出手的威勢卻一點都不弱。紅綾漫卷,讓邙山鬼王嘶吼連連卻無可奈何,而且還時不時被紅綾抽的血肉橫飛。

但邙山鬼王佔據的是屍王的身軀,皮糙肉厚,經扛耐打,白香月似乎一時間也拿它沒辦法,只能一點點的削弱它。

“吼!”

鬼王怒吼,跳起來狠狠的剁向白香月,雖說是巨人,但速度真一點不慢,比之前碰到的大力鬼王快了許多。

但相比於白香月,它的速度還是差了一籌,只見白香月一個閃現,便消失在原地,等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躍上了邙山鬼王的腳背。

大紅色的繡花鞋清點一下,旋身騰空而起,紅衣飄蕩,露出兩條渾圓雪白的腿,完美!

紅綾如龍,長達十餘丈,狠狠的朝邙山鬼王面門拍去。

邙山鬼王立刻扭轉脖子閃避,速度很快,但在更快的白香月面前卻顯得有些笨拙了。

“嘭!”

柔暖的紅綾拍在邙山鬼王下顎骨上,頓時顯現出驚人的殺傷力,邙山鬼王的整個下顎骨都碎了,血肉橫飛。

它慘叫一聲,偌大的身子竟然騰空而起,飛了出去。

我看心臟一跳一跳的,太生猛了,這種體型的差距,更能顯現出白香月恐怖的實力。

還記得上次白香月帶我殺出地府的時候,十殿閻王一個都沒出現,現在想來,恐怕是有點怕她的因素在裏面。

白香月創了邙山鬼王,立刻趁勢碾壓,將邙山鬼王一次次拍倒在地,邙山鬼王一時間落盡了下風。

“嗡!”就在這時,忽然一尊無比龐大身影從天而降,狠狠的踩向白香月。

“偷襲!”我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這一擊來的太快了,瞬間便將白香月碾在了下面。

“轟”的一聲巨響,整個大地都跳了起來,一條巨大的地表裂縫自大腳下面延伸,衝向半步多。

“咔嚓”一聲,城牆頓時裂成了兩半。

我震驚了,是大力鬼王,它也來了!

……

(本章完) 巨大的塵浪滾滾而來。

我不禁慌亂起來,因爲沒看到白香月從大力鬼王的腳底板下出來,如果被踩到下面,依大力鬼王的力量;根本不敢去想那樣的結果。

我本能的想衝過去,但理智卻告訴我,白香月不應該會這麼輕易的隕落。

“嗖!”

果然,下一刻兩條紅綾猛的從還未落盡的塵土中一閃而出,擊向剛剛立足的大力鬼王。

大力鬼王本能的想去抓紅綾,但紅綾如蛇一般,瞬間便纏着它的手臂而上,根本抓不住。它更像是一種延伸,而不是單純的拉長,所以抓住中間一截是沒有用的。

沒有任何意外,大力鬼王臉上也開了花,它哀嚎一聲,蹬蹬瞪往後退。

這時候邙山鬼王也起來了,手中綠色的屍氣猛的化爲一個巨大的惡鬼,一口咬向紅綾,巨口森寒,令人心驚肉跳。

紅綾不得不迎向惡鬼,猛的張開一卷,瞬間將惡鬼剿殺成虛無。

但就這麼點時間,大力鬼王喘息一下,與邙山鬼王並立,居高臨下的盯着漸漸在塵埃中顯現,一塵不染的白香月。

我心頭一緊,兩對一,而且對方都是皮糙肉厚的主,先不說能不能戰勝,光法力消耗就堪稱恐怖。

先婚後愛:陸總的隱婚嬌妻 尤其是大力鬼王,雖然不如邙山鬼王高,但一身的腱子肉充滿爆炸性力量,簡直就是一個肌肉怪,膀大腰圓,手臂比大腿都細不了多少。

雙方對峙了一瞬,白香月肯定有些犯難了。

“幽姬,殿下向來待你優厚,你如此三番兩次的針對我王殿,也太不識擡舉了吧!”邙山鬼王開口,聲如悶雷。

“哼!”白香月橫眉冷對,道:“什麼殿下,宵小而已,它也配!”

“好大的口氣,今天叫你粉身碎骨!”大力鬼王也開口了,有些甕聲甕氣的,聲音同樣很悶,但卻是很洪亮的那種悶,中氣十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