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長這一點你就放心吧,他肯定不敢再對你的藥動手腳了,當然更不敢對您動手腳,我已經警告過他了!”

這時一直沉默的黑無常突然冷笑了一聲,很吊的說道,對於他們的能力我絲毫都不懷疑,所以嚇唬一個普通人絕對是搓搓有餘的,我這纔算是勉強緩過來了。

就在這時小美走了進來,手中還拎着暖水壺和一盒子藥。

她小心的那盒子藥放在牀頭櫃上說道:“這些藥是剛纔我那個護士讓我拿過來的,說是剛給您配好的藥!”

我點了下頭,心裏很不舒服,但是表面還是裝出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

雖然小美之前也照顧過我,那個時候我們可沒有像現在這麼疏遠,她對我說話甚至用上了敬語,而且看我的眼神也非常冷淡,這讓我非常不適應。

不過此刻不適應又能怎麼辦呢,我根本無法說服她,讓她相信我就是毛小飛。

想到這我心裏莫名的一痛,其實就算告訴她我是毛小飛又能怎麼樣。

她的記憶早就隨着所有的洪流不知道流到哪裏去了,此刻對於她來說,毛小飛和劉東,同樣是陌生人,沒有任何區別。

不過她都灰飛煙滅還能像如今這樣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對着我溫和的微笑,我還能奢求什麼,有時候我甚至有種錯覺,希望自己的病永遠的好不了,這樣她就會一直陪着我。

只是這種想法本身就是不現實

的,一個月之後,我就出了院,身上的傷好的利利索索的。

我沒有理由再繼續賴在醫院裏,何況醫院裏還有一個恨不得把我藥成傻子的傢伙,我可不想冒着這樣的危險繼續留在這裏。

不過好在小美對我的印象一直不錯,我們互相留了聯繫方式,這才離開醫院,匆匆的劉還貴派來的車子會到家。

在回來之前,我特意好好看了看資料,因爲按照之前趙涼給我的描述,這個劉還貴是個心狠手辣,城府極深的人,如果我稍不留神,就很有可能被他看出來,到時候我肯定會有生命危險,所以不管怎麼樣,我總要演下去,這個時候別無選擇。

資料上顯示這個劉還貴和劉東之前是住在一座叫情緣的高檔小區裏,一般時候家裏就只有劉東和保姆兩個人,如果沒有特殊情況的話,劉東都喜歡呆在自己的房間裏,也正因爲如此,我聯想到那傢伙所有的舉動,覺得那個劉東簡直就是個變態。

原本我已經在腦子中對劉東曾經住過的地方有無數中幻想,但是當我真正走進劉東他們家大門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的想象力只在太差了。

這間房子一看就知道是情人設計的,帶有歐洲的傳統風格,整棟樓從裏到外所有的牆壁都是用黑紅白三色來設計的,看上去相當的高大上。

我咂了咂嘴,看着眼前這種三層建築,細膩暗罵了一句:“特麼有錢就是好呀,居然能住的起這麼好的房子。”

“少爺您先喝點茶,老爺一會就回來了,您像差點什麼?”

這是一個穿着黑色西裝,穿的非常正式的人出現在我面前,如果他再換個位置,再帶上墨鏡的話,我甚至會覺得這個人簡直就是個黑社會。

不過事實證明,他只是這個家族的一個管家而已,根本不是什麼黑社會,聽他說話總讓人心裏隱隱的有些不安。

“隨便做吧,我也沒有什麼胃口!”我衝着管家擺了擺手,不過這話卻是真的,因爲離開了小美,此刻我心裏非常不舒服,打算離開的時候,我真打算帶着小美一起過來。

但是理智告訴我,我不能那麼做,既然劉東死在了這裏,我就覺得這房子雖然夠大夠奢華,但是光線卻有些昏暗,有些地方甚至還透着一股森森的寒意,讓人不禁脊背發寒。

我小心的朝着左邊看了一眼,那是白無常站着的位置,我側頭低聲問道:“那個你有沒有覺得這棟房子有些古怪,我剛纔甚至感覺到臉上迎面刮過一股寒風!”

“這房子裏有一個很厲害的道士,你要小心一點,他可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剩下的就是怎麼才能矇混過關了!”

白無常撓了撓頭髮,有些不耐煩的事情解釋清楚,隨後就拉着我朝後退了幾步,低聲說道:“那傢伙未必是真身,他很有可能把真身藏在這棟樓的某個位置,而劉東一定知道了這棟樓了的情況,才被滅口的,咱們最好查清楚!”

(本章完) 第651章

因此,才沒有出現在墨九狸面前,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帝族的人,更因為他喜愛帝溟寒,覺得墨九狸的做法十分欠妥,私心裡他也覺得墨九狸配不上帝溟寒的……

眾人聞言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這讓他們怎麼說?對於墨九狸而言,無論是容貌還是天賦,還有煉丹水平,做他們帝族的少夫人都是綽綽有餘的,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墨九狸心不在帝族,而是在墨族……

如果墨九狸能夠回歸他們的帝族,即便沒有族長帝雲夫妻,他們也有信心輔佐墨九狸,振興帝族啊……

可是,如今他們和墨九狸的關係卻弄到了這個地步,這讓帝族的老傢伙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山老,此事不能這麼算了,老七都被她下毒不能說話了,怎麼可以這麼算了?現在我們要是怕了她,以後她真的成為帝族少夫人還了得?」那名老者說道。

「那你想如何?」帝藍山看著對方問道。

「起碼也要讓他趕緊交出解藥,給老七解毒,然後再讓她為帝族煉製丹藥,只要有如此,才能不損我帝族顏面!」老者氣呼呼的說道。

「哦……是嗎?既然如此,那你便去吧!」帝藍山聞言說道。

「什麼?我去?」老者聞言一愣問道,他去的話,萬一也被下毒了,可怎麼辦?他可不想去。

「不然呢?既然你覺得這樣做對帝族好,那你去便是了!」帝藍山沒什麼表情的說道。

「可是,萬一她給我下毒怎麼辦?」老者皺眉道。

「給你下毒,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不然你也可以帶上幾個煉丹長老隨你一起去……」帝藍山面無表情的說道。

誰知帝藍山的話,剛剛落下,在座的十幾個帝族煉丹師,紛紛起身,丟下一句有丹藥需要煉製,或者有所領悟,紛紛退了出去……

不過瞬間,帝族大廳內,一個煉丹師也沒有了,速度快的讓人咋舌!氣的那帝族老祖都要吐血了……

這些人是什麼意思?難道都不願意跟著自己去么?不得不說他真相了,自從浩天大會上,那些臣服墨九狸的帝族長老們,回到帝族之後,便將浩天大會墨九狸的丹藥解毒的神奇,還有毒術之高明,對著帝族的煉丹師說了好多遍……

讓帝族的煉丹師們,對於墨九狸有的只是好奇,卻沒有一人想去挑釁的,這會兒聽到帝藍山讓他們陪著那名老者,去找墨九狸的不痛快,一個個自然趕緊找機會溜了,不然難道等著被派去跟墨九狸為敵,被她一把毒藥滅了么,開玩笑,他們又不是傻子……

「看起來,似乎也沒有煉丹師有時間陪你去,只能你自己前往了!」帝藍山笑著說道。

「山老,這……」老者鬱悶的說道。

「怎麼?你還有別的意見?」帝藍山笑著問道。

「我再想想吧,暫時我不想再去落花谷了!」老者抱歉的看了眼自己的同伴,那不能說話的老者,倒也沒有生氣,他非常清楚墨九狸的難纏。 “那你拉我幹嗎?”我看着白無常緊張的樣子,有些詫異的問道。

雖然現在這房間裏就剩下我、黑白無常還有劉家的管家我們三個人知道,而且這位管家大人,也沒有看出我們想要幹什麼。

只推脫了一下,就帶着我們去事先都已經安排好了房間裏休息。

管家將我們引入房間之後,就飛快離開了,不過在臨走之前,他還忍不住多看了我一眼,眼中充滿疑惑,大概他是覺得我和之前的劉東有太多的不同了吧。

或者他是看到我在和空氣說話,就像那些神經病一樣,所以以爲我的腦子也出了什問題,這有和可能,我疑惑的看着自己面前正驚恐的看着我,滿臉審視的管家。

笑着說道:“齊叔麻煩過來拉我一把,我想到樓上看看!”

在回來之前我看過一些資料,知道劉家的管家姓齊,所以才這麼叫到。

齊管家聽了的話之後,這才點了下頭,眼中的憂慮也減輕了不少,他迅速走上前來扶住了我的胳膊動作輕柔,像是在捏着什麼易碎品似得,不夠我還是繼續往前走了一段,一直走到自己房間的門口才停了下來。

“少爺你好好休息,我先下去了,如果有事的話,您直接給我打電話就行了!”

這老頭看上去至少得有五十歲了,居然還對劉東畢恭畢敬,顯出一副十足的奴才相,使我心裏不禁冷笑,不知道這老頭心裏會不會和表面上一樣尊重這位少爺!

不過顯然是不可能的,等我點了下頭,讓那老頭趕緊離開之後,剛關上門,白無常就衝着我指了指桌子上的水盆。

此刻水盆中正盛滿了清水,只不過這水不是一眼望到底的那種,而是透過水盆看到外面的情形,我從水盆中看到了剛纔出去的那位齊管家。

“這東西叫炫光鏡,是我幾十年前從一個死掉的老道那裏學會的,當年這老道被自己師弟給害死了,怨氣難平,我答應替他到閻王那裏伸冤,後來那個老道的師弟被死後被閻王重罰,所以老道爲了感謝我,就把他的這個拿手絕活交給我了!”

白無常指了指水盆中的齊管家很得意的說道,我點了下頭,這東西的確不錯,甚至比現代的監控器還要厲害。

因爲監控器畢竟是死的,他不可能隨着人的移動而移動,但是這個東西卻是可以的,而且畫面非常清晰。

“咱們能不能聽聽他在說什麼?”這時我才注意齊管家的嘴一直在動,像是在和誰說話似得,但是他周圍根本沒有人,所以我非常好奇這老頭自己到底在嘀咕些什麼。

“當然可以!”白無常衝着我打了個響指,帥曬似得衝着水盆揮了揮手,我聽到他低聲嘀咕了幾句,大概是在念咒。

片刻之後我果然聽到水盆中傳來一個老頭唯唯諾諾的聲音:“我也不知道他怎麼會沒死……我親眼看到他掉下去了,怎麼會沒死呢……這個我可

不懂,不過如果他的魂都被勾走了,那現在這個……那我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一直沉默的站在水盆旁聽着他一連串的話,開始的時候還覺得聽奇怪的,不知道這老頭在到底什麼意思。

但是聽到第三句的時候,我就立刻明白了,這老頭根本不是在自言自語,而是在和另外一個人或者其他有意識的東西說話,而且談話的內容似乎在針對我,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上次劉東掉下陽臺的事,就是這位齊管家一手操辦的,不過他只能算是執行者,真正有讓劉東死的,應該是另外一個人或者東西,很有可能就是此刻這個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傢伙。

“奇怪咱們爲什麼聽不到他說話,那個老頭卻能聽到,會不會這老頭懂什麼祕術?”

白無常摸了摸下巴,眉頭皺成一團,顯然是困惑到了極點,畢竟炫光術是他向我們施展的,顯然卻出現這種狀況,如果他認定那不是術法的問題,那問題就一定出在齊管家身上。

“這老頭應該不會祕術,不然他不會感覺不到咱們在監視他,除非他是故意讓咱們聽到的,但現在看來他不大像是在演戲!”

我蹙眉再次朝着齊管家看去,這老頭一直低着頭往下走,一聲不吭,但是我清楚當看到他額頭上的冷汗越冒越多,渾身都開始微微的顫抖,像是在害怕什麼似得。

好半天我才突然聽到這老頭點了下頭說道:“這樣……我現在去準備!”

我愣了一下,腦子裏開始盤算着這傢伙要準備什麼,但是始終都沒有想出來,顯然是那個傢伙已經發下我不會劉東,但是他不管我是誰,因爲他就是想要讓劉東這個身份消失,所以這次他一定是又給齊管家下了什麼命令,讓他準備用其他的方法殺了我。

齊管家說完這句話之後,就不再吭聲,而是匆匆的回到一樓的房間,我曾經看過這套房子的構造圖,按照格局,那個房間應該是齊管家自己住的。

“嘿,那房子被設了結界,看不到裏面,可能是我道行還不夠!”

白無常無奈的聳了聳肩,還不等繼續說話,就聽一旁的黑無常突然開口冷冷的受到:“道長你要小心了,那丫還指不定想出什麼損招來殺你呢!”

黑無常這句話算是說道我心裏去了,其實我也是這麼想的,只是現在人家在暗,我卻在明,人家似乎已經把我的底細猜的八九不離十,我卻他一無所知。

我的腦子裏突然冒出很多疑問,那個只會齊管家殺人的傢伙到底是誰?他到底是最終要殺了劉東的人,還是隻是一個媒介,或者和齊管家聯繫的角色真正的boss,還藏在最深處?

最重要的一點那個東西爲什麼非要殺了劉東不可?我雖然翻看完所有劉東得罪過的人的資料,卻沒有看到過一個懂得術法的,更別提這麼高深的術法了,如果不是爲了仇殺,那又爲什麼非要劉東這個身份抹殺掉不可。

瞬間我突然覺得自己正站在風口浪尖上,到處都鋪天蓋地朝我砸來的浪潮,而我卻無處躲閃,只能眼看着那些浪潮越來越緊。

如果是一年前,遇到這些事恐怕我早就崩潰了,但是經歷這麼多的事,甚至經歷了生死,所以我的想法比原來多了很多,心智也比之前要強了不少。

也正因爲如此我才清楚自己不應該坐以待斃,而是應該主動打聽些消息,我可不會等到齊管家第二次對我動手的時候再卻防備,到那時什麼都晚了。

畢竟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打定了主意,我就直接招呼白無常繼續盯着齊管家,一旦他有任何異動,都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而我則帶着黑無常匆匆走下樓,我剛走到一樓,不出意外齊管家就跑了出來,這老頭詫異的看着我,唯唯諾諾的問道:“少爺您的傷剛痊癒,這是要去哪呀?”

“隨便走走,中午也不一定會來吃飯,就不用帶我的份了!”

我隨便衝着他打了個哈哈,就大步流星的走出別墅,我始終沒有回頭,但是卻能感覺到有雙眼睛一直在死死的盯着我們,如芒在背。

“道長你有沒有發現這老頭有些奇怪!”剛走出別墅,黑無常就低聲說道。

黑無常這傢伙不像白無常那麼碎嘴,他很少說話,但是說的每一句話,都絕對不是廢話,既然他這麼說,那必然有他的道理。

於是我仔細回想了一下剛纔的場景,但是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那個老頭有什麼不對。

現在我也有陰陽眼,如果他修煉邪術我一眼就能看出來,如果他是死人的話,那就更簡單了,因爲那樣的怪物必然會渾身黑氣,比修煉邪術的看的還明顯。

但是剛纔我從那個齊管家身上,卻絲毫沒有看出任何異狀,在我看來他只是個普通人,沒有任何異常。

於是我搖了搖頭問道:“沒發現有什麼奇怪的,那老頭看着就是一個普通人!”

黑無常聽了我的話之後,搖了搖頭一副很無語的樣子,隨後指了指那別墅的位置,我好奇的順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發現那棟別墅比其他別墅要矮一些,而且周圍像是環繞這一圈什麼白色的東西,那東西看上去就像是一層薄薄的白霧,像是隻要被風稍微一吹,就會徹底散掉似得,不過它始終沒有散掉,而是一直環繞這那棟別墅,經久不散。

如果不是黑無常給我指出來,恐怕我還沒有看出這個細微且有詭異的地方。

那棟別墅和周圍的別墅都一樣層數的,卻比其他別墅稍矮了一塊,只能說明他地處的位置,比其他別墅要矮,這種別墅區的房子一般都是統一蓋的,基本相似從一個模子裏刻出來的一樣,怎麼可能就這棟低一點?

我茫然的看着那棟別墅,心裏的不安感逐漸增加,彷彿即將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而且這些事就是衝着我來的。

(本章完) 第652章

帝藍山看了眼眾人問道:「既然大家都沒有什麼意見的話,我就說幾句,墨九狸說到底都是我們帝族的少夫人,如果她沒有過人之處,我想老祖宗也不可能如此偏袒於她!因此,我不建議你們仗著帝族的身份,去多加刁難她。對於墨九狸交好的利益大過交惡!除非你們能找到比她厲害的煉丹師,除非你們的毒術強於她,否則,以後還是都安分些的好,免得惹怒了老祖宗被滅了,只能是你們自作自受了……」

帝藍山說完故意看了眼一邊忿忿不平的兩位帝族老者,在他看來這兩人如果還不醒悟的作死,那真是離死不遠了……

其餘人雖然有的對墨九狸有些微詞,但是誰也不想去得罪墨九狸和帝琛,大不了惹不起就躲唄……

落花谷

墨九狸看著帝琛有些疑惑的皺眉問道:「師父你是說歐陽家族,有人比你還厲害?」

「我也不確定,但是我們剛才確實感受到了一股非常強悍的氣息!即便是我都感覺到心悸,因此我們並沒有徹底搜索歐陽家族的禁地,但是歐陽家族的人,基本除了臣服的之外,已經全被滅了……」帝琛說道。

「強悍的氣息?」墨九狸低聲道。

「沒錯,確實很強大!」帝琛說道。

「娘親,我們去看看吧……」小靈兒在空間裡面,聽到帝琛的話,來了興趣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道:「好,那就去看看……」

其實她也是有些好奇的,而且她有種直覺,師父說的強悍氣息,或許並非是人類,而是別的什麼東西……

帝琛雖然有些好奇,墨九狸為何要去看看,但是想想自己也很好奇,便喊上了墨小夜,兩人帶著墨九狸再次去了歐陽家……

主要是帝琛擔心那氣息如果真的是個危險人物,他和墨小夜兩人,起碼可以一個護著墨九狸逃走,一個抵擋一陣子……

墨小夜自然猜到帝琛的用意,十分爽快的答應了……

就這樣,帝琛和墨小夜帶著墨九狸再次來到了歐陽家族,如今的歐陽家族,已經是人去宅空,四處無人,不過因為之前那一道強悍的氣息,使得帝琛等人並沒有搜刮歐陽家族的財物……

墨九狸剛一進來,便感受到帝琛所說的強悍的氣息了。墨小夜看著墨九狸說道:「九狸,你跟著我們兩,有危險就快跑知道嗎?不用管我們,我們的實力強,不會有事的……」

「沒錯,等會兒有危險,你就立即跑,我們在後面隨後就來!」帝琛也跟著說道。

墨九狸聞言笑了笑,只是點點頭沒有說話。

「娘親,裡面的似乎是你要找的碎片,不過似乎被什麼東西得到了!」小靈兒忽然說道。

「哦?你說裡面的是七星碎片?」墨九狸聞言有些驚訝的問道。

「嗯,你看這個小傢伙兒又出來了,不過它好像沒有像之前那麼興奮,顯然裡面的碎片是有問題的!」小靈兒指著不知道何時飄出來的七星碎片說道。 “道長這別墅都一邊高的,那房子低一些的可能性,就只剩下地基的問題了!”

黑無常看到我沒有反應,於是湊到我跟前低聲提醒道,其實不用他說我也早就猜到是這麼回事,只是不知道爲什麼好端端的只有這棟別墅的地基下沉了。

想了半天也只能想到是地基的問題,我剛要轉身帶着黑無常離開,就看到一輛黑色的奔馳迎面開了過來。

這輛奔馳我曾經在白無常給我資料裏看到過,因爲它是劉還貴的座駕!

我靠,我在心裏暗罵了一句,本想出去透透氣,順便了解一下這棟別墅周圍的情況,卻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遇到劉還貴,頓時急的我滿頭是汗,因我按照白無常給我資料,這個劉還貴平時非常忙,就算不應酬的時候正常回家,也至少要在晚上五點之後,而現在卻是上午九點,我實在沒有行到這麼快就會遇到他,堅持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可就在這個時候,劉還貴的車已經停在了我旁邊,車窗緩緩的搖了下來,我知道一定是劉還貴要和我說話,於是只好硬着頭皮走了過去。

“小東聽說你出院了,我特地趕回來看看,怎麼樣有沒有覺得哪裏不舒服,想要什麼老爸都給你買!”

我走到車窗前,還不等說話,就趕緊腰間一熱,顯然是那把斷劍在一直髮熱,而令他發熱原因很顯然就是因爲趙涼緣故。

的確這個人就是當年害死趙涼的人,此刻這個人還坐在豪車裏,住着別墅,穿着名牌,但是趙涼卻只能在陰暗的斷劍中呆着,甚至無法出現在陽光之下。

這一點無論是誰都不會無法接受,所以我此刻非常理解趙涼的心情。

或許是從一開始對這個劉還貴印象就不大好,所以聽了他的話之後,我只是在心裏冷笑了一聲,表面上點了點頭說道:“恢復的挺好的,沒事,對了您注意到沒有,咱們家的別墅好像比周圍的別墅都矮一點,這是怎麼回事?”

劉還貴本來聽到我說自己沒事的時候,臉上還露出一絲輕鬆的神色,但是當他聽到我提起別墅的問題時,那張大餅子臉上瞬間就陰沉下來,似乎他每天住的房子,此刻已經成爲令他談之色變的地方。

我詫異的看着他,不知道這個老頭是怎麼想的,如果真的不想住在這裏,那完全可以搬走的,反正他這麼有錢,別墅也肯定不止這一處,爲什麼還要繼續留在這裏?

不過我沒有問題他這個問題,因爲單單說道別墅下沉這老頭已經表情凝重到這份上了,如果我再往下說,恐怕就會讓他有所疑慮,所以還是不說的好。

“小東啊,這個你拿着,其他的事情有老爸來解決你就不用管了!”

劉還貴沉默了半晌,這纔開口冷冷的說道,這傢伙的語氣和剛看到劉東的時候判若兩人,而且他此刻的口吻就像是在警告我似得。

我愣了一下,隨後在腦子裏不停的想,如果

真正的劉東遇到這樣的情況會怎麼辦。

劉東這個人可以算的上是極品人渣,估計對自己老爹也好不到哪去,於是直接擺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說道:“幹嘛這麼緊張,不就是一棟別墅嗎,不想在這裏住就搬走呀!”

“閉嘴,千萬別說這樣的話,拿着錢趕緊玩去這事你別管了!”

劉還貴聽了的話之後,臉色驟然一冷,八字鬍都激動的抖了起來,隨後一字一句的說道:“千萬別再提這個事了!”

看得出劉還貴這個樣子不是生氣,而是害怕,一種發自內心的戰慄,這讓我更加不解,如果那棟別墅裏真的有什麼讓他畏懼的東西,他只要逃離不就行了,除非別墅裏的東西警告過他,不讓他離開。

想到這裏我不禁暗笑,不過表面上還是裝出一副痞子相,不耐煩的繼續說道:“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我差點就摔死在那棟別墅裏,你居然還非得堅持,行了我先走了!”

說完我也沒有繼續理會劉還貴,就飛快的朝着別墅區外面走去。

但是我還沒走出多遠,就聽到劉還貴在身後長嘆了一聲,低聲嘀咕道:“小東呀,得罪了他咱們就只有死路一條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