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還想再說,董雙只是高喝道:「這是命令,都執行吧,再有拒絕者一律按抗命行事!」

那些人淚流滿面,只得各自跪拜著,對董雙磕頭后領了黃金先在掩護下最早撤出了戰場。

而這邊,董雙又叫人過來整備軍陣,防範一切不穩定因素,畢竟,對面的遼金聯軍說要撤軍,但可一直沒撤走,還在那干站着呢。

當然,殘存的數百宋兵拒絕了董雙的建議,帶着重傷的王煥離開戰場往東京去了。

董雙不想,也勸不了他們,這是他們的自由,更是他們的責任。

「大哥,說實在的你和個百夫長也沒什麼區別了。」劉贇只是在一旁偷笑道:「真怕你哪一天失手,後院失……哎喲!」

「你這臭小子胡說什麼呢,找抽是吧!」

「姐……姐……兩位姐姐,我錯了行嗎?放了我吧!」

劉贇看着憤怒的梁紅玉和程凌軒都握住了雙拳,也只得笑着打了個哈哈想渾過去。

董雙正在考慮要不要追襲遼金聯軍,然而,系統卻突然提示,接到了兩封緊急信息。

第一封,顯示的是西線戰事。

哦,戰事這就已經結束了?

董雙看了看着第一封的標題,頓時就笑了笑,看樣子,宗澤和種師中,張憲他們是贏了么?

然而,剛打開密件,看到信息第一行時,董雙整個人就徹底愣住了。

每往下再看一個字,他就要冷汗直流。

到了最後,他已經渾身微微顫抖了起來。

死死地咬着牙,董雙毫不猶豫地立刻打開了第二封密件。

剛接觸到信息的具體內容,董雙的瞳孔便已經劇烈抖動了起來。

「砰!」

「這是什麼聲音?」

「不知道啊,好像是槍聲啊!」

眾人到處張望看不到什麼,這個時候,有人注意到了董雙。

「天啊,齊王殿下他……」

事實由不得他們不震驚。

董雙居然徒手將手中的沙鷹雙槍給碾碎了!

此刻,槍械的碎片將他手掌划的鮮血淋漓,多虧寒星隕鐵鎧甲保護著,才不至於被爆槍炸膛的威力給直接炸死。

然而,此時儘管神武軍戰士數萬人全部望着董雙,看着全部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身上,董雙卻毫不在乎。

陰沉至極地眼神盯着地面,董雙死死地攥著拳頭,口中只是瘋狂地低聲喘息著。

終於,他還是開口做出了決策。

「聽令,后軍改前軍,前軍改后軍,立刻撤出這片戰場!」

渾賬,還是慢了一步嗎!

兀顏光看着手上即將點燃的火藥線頭,卻只是冷哼一聲,沒想到,這個時候居然要回兵!

鬼知道國內那些玩意都在想些什麼!

說實在的,兀顏光不願意退兵。

他死死地盯着對面一臉嚴肅,在和眾人討論的董雙,只是死死地咬牙,如今,雖然陣法已破,但董雙的兵力損失完全更大。

如今神武軍尚有戰鬥力者已不足八萬人,經過一晚上的血戰,死斗的雙方不過是通過消耗戰在磨兵力罷了。

渾天無極陣雖破,但也幾乎全殲了董雙的最精銳部隊,打殘了他們一個精銳部隊的建制,相信對他們絕對談不上沒有任何士氣打擊。

最重要的是,幾乎全滅了宋朝軍隊,如今太原城和整個山西地區的宋軍已近全滅,即使有殘餘,也翻不起什麼風浪了!

想到這裏,兀顏光眼神冰冷地掃視着自己這邊,又撥轉馬頭往前走了一些,看着那些神武軍排列整齊的陣型,只是雙拳緊攥手臂死死顫抖著。

在這種明顯是兩敗俱傷,而且自己這方打消耗戰優勢更大的情況下,不想陛下他居然要求退兵!

「兀顏元帥,這可是陛下的決策,請儘快安排退兵,整頓軍隊吧。」

耶律惇騎在馬上遠遠地看着兀顏光,只是語氣低沉道。

半天過去,兀顏光還是咬着牙,轉過馬頭向自己的陣營里開去。

而耶律元宜和史文恭幾乎是渾身憤怒地顫抖著,這一次,居然還是讓董雙走了!

「行了,所有將官,整頓兵馬,開始撤退!」

聯軍士卒們儘管咬牙切齒,對董雙無比痛恨,也毫無辦法,只得整頓陣型,收拾軍器旗幟,開始逐漸撤退。

殿後的史文恭惡狠狠地看了董雙一眼,只是冷笑道:「董雙,別高興的太早,下一次見面,就是你死的時候!」

「這句話,原封不動地還給你!」

董雙高高地昂着頭,也只是雙手抱在胸前冷笑道:「下次見面,就不會讓你們活着走了!」

說完,董雙也只是一掉轉馬頭,讓盧俊義楊再興組織人馬殿後,開始叫人整頓陣型而走。

馬蹄聲渾合著揚塵,在這片荒漠平地上四處瀰漫,大軍整頓后以最快速度撤離,雙方的後衛部隊也各自劍拔弩張,紛紛眼神凝重兇狠地看向對手,防範任何潛在的威脅。

最先撤走的是遼金聯軍,他們大部分都是騎兵,自然速度快,將軍器戰車調整好后,便極速撤出了這個今天血流成河,渾戰了一夜的地方。

大概小半個時辰過去,神武軍也撤出了這片平原,一時間,之前還廝殺慘烈的這片戰場,早已經空無人煙。

陰風從沙場上橫掃而過,不知道多少亡靈遍佈的這人間地獄,已經徹底被覆蓋,不為人所知。

「大哥,你確定現在要回去嗎?」劉贇飛馬追上了董雙,只是語氣低沉道:「如今宋軍已經覆滅,不追擊這些金遼狗賊豈不是浪費天賜良機,我等何必聽那狗皇帝的命令?」

「這些事我以後再跟你解釋!」董雙只是眼神陰沉地看向前方,語氣低沉道:「我只能告訴你,樂和兄弟剛才發來情報,西軍為完顏希尹所敗,目前他與陸文龍,兀顏延壽率兵二十萬,正往太原方向,匯聚兀顏光回國!」

「什麼,西軍被他們打敗了?!」劉贇眼神猛地一顫,差點沒從馬上掉下去,就憑這些人,兀顏光還過來太原了,他們憑什麼來擊敗西軍?

「現在我們任何情況都不知道,西軍中有內奸的存在也說不定。」

董雙說着,他的眼神徹底沉了下來,只是抽了一鞭子,照夜玉瞬間就往前衝出去了許多。

保持着速度,董雙頭也不回地高喝道:「現在追襲,必為兩路敵軍夾攻徹底覆滅,我有要事得趕去東京,這裏的軍權就交給你和盧員外了,記住,一定不可隨意動兵,先駐軍太原,幫助落難百姓,一邊帶人就地墾荒!」

「大哥,你……」

劉贇抬起了手想把董雙勸回來,但董雙的反應實在太快了,以夜照玉的速度,他根本叫不過來,董雙就已經無影無蹤了。

這個董雙,怎麼這麼草率行事,竟然要隨便一個人私自行動,甚至拋下大軍不管不成?

雖然這個齊王殿下一直以來不按套路出牌,但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誇張啊!

這絕對不正常!

不只是劉贇,所有人看着離開的董雙,眼中都有些不是滋味。

「別說了,我帶人去接應他。」

程凌軒策馬趕了過來,將頭髮束到了身後紮好,只是眼神沉重地看着遠處道:「你們誰也別來,就按他說的做,這是命令!」

「對了,我奉勸你們一聲。」

程凌軒在馬上微一偏頭,只是美眸微閃語氣平靜道:「既然選擇了和他走上這條路,絕對忠誠和不容置疑,就是每個人的底線。」

眾人神色複雜,一時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而剛說完,程凌軒帶着龍戰營的五百人馬,就和梁紅玉往東京方向飛速趕了過去。

「真是兩個瘋狂的女人。」

雙手抱在胸前,劉贇看着夕陽下二人的背影,終究,還是笑了笑。

「看樣子,董雙就是這麼一個讓人願意付出性命來追隨的人啊。」

三天之後,東京發生巨大變故的消息,迅速傳遍了大宋四百州,各級軍官順從之前的命令,也在飛速趕往東京。

這顯然是個讓人震驚無比的重磅消息。

足夠讓所有人,都難以置信。

因為,這個消息給天下群雄,以及遼,金,甚至附近的日本,塞爾柱,印度都帶來了巨大的影響和震驚。

雖然東京方面並沒有說明任何具體情況,但,這次命令的緊急性,絲毫不容置疑。

趙佶下達了死命令,各級軍官不來會合,一律誅殺全族!

這,足以證明事情的極端危急性,也側面反映出,趙佶,恐慌到了何種地步。

一場驚天動地的大陰謀,顯然,正在醞釀中。

遇到問題

下載APP 「是!是我口誤了,我以後會注意的。」見封燁霆是真生氣的樣子,張姐連連開口保證。

隨口她又問顧微微:「大少奶奶,您要喝點什麼嗎?」

「不用,天很晚了,我們也要休息了。」

打發了一眾傭人,顧微微這才和封燁霆一同回到了二樓的主卧。

這裡曾經是他們的『新房』,兩人曾在這個房間里度過了很多個有趣的夜晚。

如今時隔一個多月,再次回到這裡,顧微微不禁有些感慨。

上次過來取玩具房裡的電腦,象徵性也從這裡拿走了一部分衣服,不知道今晚洗澡有沒有可以換洗的。

這樣想著,顧微微乾脆伸手推開了衣帽間的門。

因為上次只隨便拿走了一點,所以裡面還有很多衣服,之前是什麼樣子現在就還是什麼樣子。

好像那之後就再也沒有人動過這裡了。

看到這些,顧微微不禁回頭問封燁霆:「我走之後這裡你都沒叫人收拾過嗎?」

封燁霆走過來從後面抱住了她,語氣不善:「你在說什麼,你竟然想要離開我嗎?我不允許!」

「……好吧!」顧微微握住了圈在自己腰間的胳膊,「問你也是白問,這些你都不記得了。」

封燁霆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麼,只是皺著眉:「小傻子,不管你聽不聽的明白,總之你不要妄想離開我!」

「好吧!!」顧微微嘆了口氣,他這是堅定認為她還是個傻子不動搖了。

「怎麼?是有哪裡不滿意嗎?得到一顆糖就會開心不已的小傻子也會嘆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