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難說,趙毅師兄是大劍師九階高手吧?底蘊也不比阮紅英師姐差吧?最後還不是敗在了許安師兄的手下,許安師兄能夠擊敗趙毅,對上阮紅英師姐,也未必就會輸!”

在觀戰臺上,人羣中爆發出激烈的爭議,倆人都有不少支持者,現在爭鋒對麥芒,誰也不讓誰。

不管別人怎麼說怎麼看,阮紅英是大劍師九階高手,青雲宗內門寥寥無幾的頂尖高手,絕對是有着不少實力的,特別是那手掩雲拳法,尤爲厲害。

演武臺上。

許安眼神凌厲,雙手負於身後,腰桿挺直,如一柄寶劍。

許安對面,阮紅英神情淡然,舉止從容,透着一股優雅尊貴的氣息。


“許安師弟之名我早有耳聞,今日一見,果然是出類拔萃,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對上了。”阮紅英微微一笑,淡淡說道。

許安也是一笑,開口道:“阮紅英師姐上雲柱第三人,名聲如雷貫耳,青雲宗無人不知,我許安可不敢在阮紅英師姐面前班門弄斧。”

“許安師弟無需謙虛,你能夠戰勝趙毅,便證明你的實力強大,有資格和我平等切磋。”阮紅英眉眼笑道。

許安雖然有着不弱於她的實力,但依然稱她爲師姐,聽得她心裏暖洋洋的,對許安的印象也大大提升。

兩人相距七八米而站,誰也沒有率先出手。

“開始吧!既然我們在演武臺上對上了,這一戰在所難免。”

“好!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嗡!

指間納戒泛起幽幽的光芒,青鋒劍出現在許安手上,他淡淡道:“既然要戰,那就全力以赴吧,否則阮紅英師姐會後悔的。”

絕大部分人目瞪口呆。

“什麼,許安師兄竟然說阮紅英師姐不全力以赴,會後悔?這也太狂妄了吧。”

“我聽說許安師兄的劍法凌厲無比,曾經斬殺過魔族大鬼領,這話的確狂妄,但他有着狂傲的資本。”

“何止如此,三個月前許安師兄還扛過血妖使者呢。”

許安現在取出青峯寶劍,對於這戰鬥沒有絲毫的懈怠,許安還是很重視和阮紅英之間的這一戰,所以他選擇出劍,只有寶劍在手的武者,纔算是一名合格的劍客。

長老席上,離火大長老點點頭笑道:“看來許安小子開始重視了!”

青鋒劍在手,許安整個人的氣勢變了,眼神犀利如劍光,洞穿人心,一股股鋒芒之氣從其身上散發開來。

阮紅英有些訝異,沒想到青鋒劍在手的許安,氣勢竟然能夠發揮到如此淋漓盡致的地步,不能怪她看不出來,實在是對方隱藏的太好了,通常情況下,許安並不會施展出氣勢,就連青鋒劍都不會使用,阮紅英實力再強,也不可能察覺到許安可以的隱藏。

她當然不知道,許安的靈魂力已經開闢出魂海,在靈魂力的作用下,許安不但可以隱藏修爲,還可以掩飾氣勢,讓人看不出虛實,別說是阮紅英,就算是以離火大長老的修爲也不一定能看出來,這也是爲什麼離火大長老對許安倍感好奇的原因之一。

“好!那就全力以赴吧,其他無謂的試探都免了!”

阮紅英手掌一抓,團團真氣立刻縈繞在他四周,緩緩流轉醞釀,隨時準備發動致命一擊。

阮紅英手掌一抓,體內股股藍色真氣噴薄而出,團團真氣立刻縈繞在他四周,緩緩流轉醞釀,隨時準備發動致命一擊。


就在許安前衝之際,阮紅英動了,整個人化爲一道白光,極速朝着許安掠去,衣袖中手掌下,許安手上的真氣藍光大盛,這致命一擊顯然已經醞釀到了極限。

眨眼間,兩人之間的距離縮短到五步。

“碎雲掌!”

直到此時,阮紅英方纔嬌喝一聲,手掌上藍幽幽的光芒激射而出,速度快得驚人,所過之處空間扭曲,似上似下,似左似右,似虛似幻,彷彿夢魘一般,讓人分不出對方要攻擊哪一點。

然而在這一掌之下,許安卻是清晰的感覺到,其中的威勢巨大,就連天際的雲彩都要被捏碎。

胡逸飛面色緊張,先前他就曾敗在阮紅英手下,在阮紅英那強大氣勢壓迫下,那種有力使不出,明明能夠感覺到阮紅英拳勁的恐怖,卻提不起反抗的心,只能眼睜睜被擊敗,這種感覺深深烙印在胡逸飛腦海深處。

現在許安對上了阮紅英,許安能夠扭轉局勢嗎?他不敢肯定。 在衆人緊張激動的目光注視下,許安終於動了!

只見青鋒劍在選手中揮舞,道道劍芒激射,出劍的角度匪夷所思,彷彿羚羊掛角,神來一筆。

不僅如此,在許安強大靈魂力控制下,他的劍芒很細,是那種凝練到極致的細,更加銳利。

嗤嗤嗤!

阮紅英施展的拳芒和許安的劍芒交接,拳芒裂痕滿布,隨時嚓的破碎開來,被許安格擋開來,阮紅英不以爲意,正想要出第二掌壓制住對方。

只是令阮紅英意外的是,許安這一招卻並未就此而止,反而是借勢而進,率先發起反攻。

“萬竹齊發!”

傲竹劍法第三式萬竹齊發施展出來,整個演武臺上立刻竹影重重,成萬箭齊發之勢激射出去。

傲竹劍法雖然只是黃品高階劍法,而且還是殘篇,但是經過許安的感悟完善之後,已然達到了黃品頂階,而現在許安手上威力奇大,一道道鋒銳的竹影劍芒從虛空中穿來,直取阮紅英。

阮紅英大吃一驚,腳下連連後退,本欲發出的第二拳被硬生生打斷,失去了主動權。

許安眼神犀利,青鋒劍一轉,劍芒再度爆發,層層疊疊,鋪張開來,向着阮紅英擴散而去。

“怎麼會這樣!”

迎面而來的劍芒忽然變得極慢,而且似乎也偏離了自己,但阮紅英心中卻是大驚,雖然他不知道爲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現象,但他相信,以許安的實力,絕不可能在比試中出現這樣的失誤,這事情太反常,事出反常必有妖,阮紅英心裏立刻生出一股不安。

此時,阮紅英終於耐不住這樣的煎熬,身體拔地而起,凌厲一掌便往下拍擊出去。

咻!

就在阮紅英出拳的一瞬間,許安手中的青鋒劍卻是驟然加入,以百倍提升,而且青鋒劍軌跡逆轉,直襲自己而來,連阮紅英都根本沒有反應的時間。

嚓嚓!

掌勁破碎,青鋒劍寒芒閃動,已經出現在阮紅英脖子半寸之處,劍鋒上的冷光不斷刺激着她的心神。

這一連串的動作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很多人都沒有看到雙方是如何交手的,實在快的可怕。

“好驚心動魄的對決,許安師兄好詭異的劍法,就連阮紅英師姐都根本來不及反應。”

“許安師兄果然厲害,輕易格擋了阮紅英師姐的一拳,還搶先發動了反攻,一劍逆轉局勢。”

在上雲柱前十弟子位置那邊,趙天風和江風同時站了起來。

江風沉聲道:“阮紅英師姐也輸了,這對我們神風黨影響可不小啊!”

趙天風若有所思,許久才淡淡一笑,“阮紅英師姐是我們神風黨的第二領導人,是我們神風黨的代表,現在阮紅英師姐輸給了許安,的確對我們影響很大,不過若是我們能夠將許安拉入神風黨,那這一切影響,都可以彌補回來。”


“不過前提是許安要願意加入我們神風黨,到目前爲止,許安也沒有明確表態要加入我們。”

就在衆人爲許安戰勝阮紅英歡呼讚歎時,貴賓席上不少大人物卻是齊齊驚呼,“劍意!竟然是劍意,怎可能?”

這些普通弟子只覺得許安劍法詭異無比,快得出奇,變化多端,但卻看不出什麼名堂,但貴賓席上這些大人物,個個都是見多識廣,自然是清楚的知道劍意意味着什麼。

整個西北域明面上的人物,能夠領悟意境的人極少,至於有沒有隱藏的人物,‘三宗一派’也只有天玄派、陰月宗和青雲宗三大宗門的核心弟子中,纔有人領悟到意境,天劍宗正是因爲弟子中無人領悟意境,所以只能排到‘三宗一派’的末尾。

但是,誰都沒想到,青雲宗上雲柱排名賽上,會有一個無名之輩領悟了劍客夢寐以求的劍意,這是如何的令人震撼。

臺下議論連連,而演武臺上卻是一陣安靜。

此時許安收起了青鋒劍,靜靜的站在阮紅英對面,現在自己勝了阮紅英,對方現在在情緒上還難以接受,這時候自己若是說什麼,恐怕會被誤解成惡意的炫耀或者嘲諷,索性也不說話,等待着阮紅英收拾好情緒。

過了一分鐘時間,阮紅英才從驚訝中回過神來,也無奈的接受了自己輸給許安的事實。

“恭喜許安師弟,你贏了!”阮紅英苦笑了一聲,失落的說道。

她畢竟是成名已久的上雲柱高手,雖然她知道許安的實力天賦了得,但現在自己真的輸給了對方,心中還是有些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自己挑戰趙毅一年之久,爲的就是要坐上上雲柱第二的位置,現在這個願望也化成泡影了。

從現在的情況看,自己和趙毅都輸給了許安,上雲柱第二的位置,有絕大可能性非許安莫屬了。

“許安也只是一鼓作氣,阮紅英師姐的實力還沒有全部施展出來,否則我恐怕也很難得手。”許安微微一笑,淡淡說道。

若是阮紅英一上來就施展那掩雲拳法,自己想要應付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呵呵,輸了就是輸了,日後我還會挑戰你,你千萬別掉以輕心,讓我贏得很容易。”

阮紅英說完,轉身躍下了演武臺。

“許安勝!”執事弟子從震驚中清醒,高聲宣佈道。

青鋒劍收劍入鞘,許安也轉身走了下去。

長老席上,離火大長老徐徐吐出一口氣息,“這倆人的心性天賦都不錯,可以作爲日後重點培養的對象,特別是那許安,老夫是越看越喜歡,沒想到他竟然領悟了劍意,難怪當初能夠和血妖使者對抗,隱藏的還挺深。”

“如此年輕便領悟到劍意,潛力無窮,的確可以作爲重點培養的對象。”

“除了司徒東明外,我青雲宗竟然又現領悟意境之人,真是天佑我青雲宗啊!”

“只要等許安成長起來,我們青雲宗超越陰月宗,甚至超越天玄派,也不是沒有可能!”

由於許安的出色表現,原本許多看上不上許安的長老,此時的態度都發生了三百六十度大轉變。

比試一場接一場,第八輪比試結束後,緊接着就是第九輪,第十輪。

而在比賽進行到第十輪第五場的時候,整個青雲廣場再度沸騰了起來,甚至超過了許安和阮紅英比試的熱烈反應。

“第十輪第五場,一號對十二號!”執事弟子高聲道。

十二號是許安,而一號自然是上雲柱第一人的雲靈,許安和雲靈終於對上了! 許安對戰雲靈的排序一出,整個觀戰臺上喧譁一片。

比賽進行到現在,依然保持着全勝記錄的分別有上雲柱第一的雲靈,上雲柱第四的徐明以及許安,許安是青雲宗新晉的高手,不但天賦實力突出,而且已經領悟到了劍意,儼然成爲了上雲柱第二的熱門人選,但現在許安對上了雲靈,勝負就難以預料了。

當然,更多的人都不相信許安能成爲雲靈的對手,更別說是要戰勝雲靈,即使是前面連勝積攢起來的人氣,此時也立刻偏向了雲靈。

畢竟雲靈的修爲高深莫測,就算之前的趙毅也不能在雲靈手中走出一個回合。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人,一直在心中爲許安加油鼓勁,在他們心中,許安永遠都是最優秀的。

“霍哥,安兒這次面對青雲宗第一高手,不會發生什麼意外吧?”趙玉婉有些擔憂。

“這雲靈是青雲宗第一高手,而安兒又以出色的表現殺出上雲柱前列,這既是青雲宗的排名賽,他們對上是在所難免,這必須他去面對,以安兒的謹慎性格,應該不會莽撞行事,所以我們此時唯有給他加油,爲他打氣。”許霍深呼了口氣道。

以許安現在的進步,他們已經不能給他任何實質性的幫助,只能給他默默的祝福。

“許兄,你的對手是雲靈啊!青雲宗內門的神話人物,加油!打敗她,你可就是上雲柱第一人了。”薛月呵呵笑道。

自己的兄弟竟然成爲了雲靈的對手,既然進行比試,想想都興奮。

“許兄別聽薛月胡說,你小心一點,這雲靈能一直佔據上雲柱第一名從來無人能夠動搖,絕不是那麼輕易嫩鞏固對付的,實在不行直接認輸就行了,在雲靈這等高手面前認輸不丟臉。”胡逸飛沉吟道。

雖然他也希望許安能夠戰勝雲靈,但這種事情勉強不得,需要量力而行。

“嗯。”許安點了點頭,轉身直接掠上了演武臺。

此時雲靈飄逸的身影也是降落下來,翩然落在了演武臺上,身上素白披風迎風,獵獵作響。

雲靈淡淡看向許安,微微笑道:“許安?不愧是能夠戰勝趙毅的人,的確很強大。”

“雲靈師姐也很強,趙毅連你一招都接不下。”許安同樣雲淡風輕道。

聽到臺上倆人的對話,趙毅的臉上直接青一陣紅色一陣,風雲變幻,差點鬱悶到吐血,尼瑪自己不過是比試輸了嗎?竟然被倆人拿來作比較,簡直就是躺着這中槍!

“準備好了,就開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