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殺了他餵豬。”珠珠將小臉一沉,珠珠看了看還坐在地上沒爬起來的彷彿一條鼻涕蟲一樣的孫起,來了這麼一句。 吳雲看看四周,這四周卻是空無一人,在這裏出手,倒不會丟了面子,若不然,贏了也不光彩。

自始至終,他都沒考慮過自己會輸,自己一個煉氣期五層的修士,怎麼會輸給一個小丫頭呢?

按理說,吳雲只要搶過孫起便可以走了,但是吳雲卻是個十分小心的人,他見珠珠這樣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而且也看得出珠珠年紀這麼小,卻頂着自己的威勢絲毫不怕,恐怕是大家族的千金,自己雖然是東郭城主家的客卿,但也犯不着爲了孫家一個家人,得罪了什麼大家族。

於是他便答應了珠珠的條件。

洪武抱着胳膊站在一邊,他要時時盯着,萬一珠珠不敵這吳雲,他好出手相助。不過在他看來,這一場比鬥卻是讓珠珠成長的最好機會。一個煉氣期的對手,對於煉體巔峯的珠珠來說,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洪武對自己創的五禽神功有信心,也對珠珠有信心,珠珠可是五行靈根都具備的,可以說五禽神功便彷彿是爲了她而量身定做的一般。

當下兩人拉開了架勢,孫起見大家注意力都集中在比鬥之上,自己無人看着,他對吳雲也沒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因此便想悄悄溜走。

然而剛走了幾步,卻是再也邁不動腿了,似乎他的面前有一堵無形的牆在擋着自己。

這是陣法?孫起不由鬱悶了,看來他今天是逃不出去了。

其實這陣法還真不是洪武和珠珠布的,而是吳雲給布的,目的是不讓別人到這小巷來,只不過吳雲的陣法水平也就是半吊子,結果外面的人是進不來了,裏面的人也出不去了。

這一邊,吳雲對陣珠珠。

珠珠率先發動了攻擊,她先是一個靈鶴式,身子靈活無比,藉着身體優勢,靠近了吳雲,吳雲連忙將真氣外放護體。同時將真氣裹住手掌,向珠珠發起攻擊。

這吳雲相比一般的煉氣修士,還是有其高明之處的,懂得不直接將真氣外放,便是有一定的作戰經驗。

相比之下,珠珠卻是隻憑着一股銳氣,把一套五禽神拳給打得虎虎生風,吳雲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拳法,也沒見過這樣的功法,雖然他有着煉氣期五層的修爲,但竟然跟珠珠戰了個平手。

吳雲是個要臉的人,雖然一直都很溫和,但是也有脾氣,他知道今天不放絕招,估計是難以贏過珠珠,於是他斷喝一聲,突然身子轉動如同陀螺,隨着轉動,一道道極細的真氣向身體周邊不停地割去。

洪武頓時叫了一聲小心。想不到這煉氣期之中,也有這麼厲害的人物,這若是擺在朱雀大陸,估計像這樣的煉氣期修士,便能算得上天才了。可是在這天元大陸,估計還是尋常得很。

珠珠見吳雲不停旋轉,自己頓時如同狗咬刺蝟,也找不到地方下手了。不過她也有她的小聰明,見吳雲這不停的轉動,重心卻一直在腳上,只要讓他重心不穩,看他還拿什麼轉。一念及此,珠珠一拳轟向吳雲腳底的地面,這一拳用了土行之力,原本只是一種肥田術,能讓堅硬的土變得柔軟,此時珠珠急中生智,竟然將這一拳用在了戰鬥之中。於是這一拳之下,吳雲腳底的青石板變成了柔軟的泥粉,吳雲的轉動一時半會還停不下來,頓時泥漿四濺,等他停下來時,竟然身子被泥土給埋了一半,當真成了黃土埋半截的人了。

這是個好機會,珠珠抽出那柄洪武送給她的法寶小刀,往吳雲脖子上一架道:“你輸了。”

吳雲從來沒想過自己竟然會被一個小女孩所打敗,可是現在敗局已定,自己卻再無一絲還手之力了。

珠珠看看吳雲,又看看孫起道:“算了,今天這一場架打過了,也見識了你們的水平,雖然你們的水平不過如此,但是本姑娘已經盡興了,走吧。”

說罷,珠珠便拉着洪武離開。

走了幾步,兩個人都觸到了陣法,洪武只不過一擡手,便將這陣法破去了。

吳雲這纔看清楚,這洪武的實力已經是煉氣八層了,而且看這架勢,就連煉體巔峯的珠珠都能打敗自己,那這煉氣八層的洪武,豈不是要跟城主有一拼了?

若是他知道洪武輕易能滅殺煉氣巔峯,也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

洪武帶着珠珠離開之時,一邊不停地給她指點:“你一上來之時,若是直接用了法寶,直接便能勝了,而且起手式可以不用靈鳥式,而用巨熊式,也很快就會贏了,記住,一力降十會,特別是當你遇到煉氣期修士之時,你沒有真氣,而人家有真氣,你無法欺身進前,那麼便創造環境。作戰時一定要注意環境……”

珠珠一邊聽着,一邊不時點着頭,這次對陣煉氣期修士,說實話,她也有很深的感觸。

“當然,你也有不錯的地方,比如你竟然將肥田術用在了戰鬥之中,這點很不錯,就連我都沒有想到。”洪武表揚道。

珠珠一臉驕傲道:“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教出來的,這些修士也不過如此。”

“不過你可知道爲何咱們會招來不必要的麻煩嗎?”

珠珠歪着小腦袋想了想道:“是不是因爲我們出手太大方了。”

“對了,在沒有一定實力之前,做事情一定要小心謹慎,其實就算是到了大成期,渡劫期,無論什麼時間,都要記住一點,那就是小心,強中自有強中手,天才背後有天才。你要記住,越是見得多了,便越會知道謙虛。”


“知道了,像個老婆婆。”珠珠突然做了一個鬼臉,笑着往前跑去。

洪武也快步跟上,重新回到了大街之上,兩個人向着郭記商會走去,朱家嫂子給了洪武一個任務,那便是將一些禮物帶給郭記商會當中擔任七掌櫃的遠房表哥。

洪武這個一向是諾不輕許的人,因此一旦答應了別人,便會將事情做到底。 郭記商會是東郭城最大的商會,它的上面,是四級城郭城,而郭記商會便是郭城城主郭子興的產業。郭子興的修士也只有金丹期,但是天元大陸由於重修者很多,已經不能再以原本的等階來判斷戰鬥力了,像郭子興這種雖然只有金丹期,但是實際戰力卻要強過元嬰期的修士,卻也是存在的。

郭記商會不僅在東郭城有,也不僅在郭城有,而是有天元王朝東邊的數個四級城都有分部,而總部便設在郭城。

在郭記商會之中工作,哪怕是一個夥計,都是高人一等的,若是成爲一個掌櫃,哪怕是最低級的七掌櫃,那也是許多大家族都要爭着巴結的人。

因此洪武一到了郭記商會,說來找郭記商會的七掌櫃,頓時引來無數人側目,正好這個七掌櫃外出辦事了,夥計一聽說珠珠是七掌櫃的外甥女,臉上堆出笑來,將洪武與珠珠引進了一間雅室,又給他們奉上了香茶與糕點。

這間雅室讓洪武想到了當年自己在潛龍小鎮的時光,這天元大陸比朱雀大陸要高級很多,因此在這雅室之中直接有一個投影陣法,可以將賭石廳的情況清楚地投映出來,供雅室裏的客人觀看,而且雅室裏的客人可以通過投影陣法來選擇源石,當然這樣選出來的源石,中獎的機率更小,但是客人要的就是這種身份優越的感覺。

珠珠從來沒見過賭石,望着投影陣法之中人們爲了一塊源石瘋狂不已,她十分不理解,擡頭問洪武道:“哥,他們這是幹什麼呢?”

洪武解釋道:“這叫賭石,他們在賭這些石頭之中是不是有寶貝。”

“石頭裏有寶貝?”

“是的,這些石頭叫作源石,都來自古戰場,這些石頭之中,有的含有靈器,有的含有法器,可是被石頭包住了,誰也猜不出這裏面到底有什麼樣的東西,因此有商家將這些源石批發過來,擺在這裏,讓人們花少量的錢來買去解石。比如你花一百元石,買了一塊源石,但是開出來之後,裏面是一件法器,這法器也價值兩百元石,那麼你就賺了一百元石。若是裏面什麼都沒有,你便賠了一百元石。”

洪武解釋得很詳細,珠珠一下子就明白了。

她想了想道:“要不要我們去賭一把吧。”

“你想賭?”

“你不是說過,要多經歷一些事情,我也想體驗一下。”珠珠小眼珠子轉動了兩下道,“而且,哥哥你一定有辦法能看出這石頭裏面有什麼的,對吧?”

洪武苦笑一下道:“你對我還真有信心啊。”

珠珠道:“哥哥是天下最厲害的,你說,是不是有辦法?”

洪武道:“辦法倒也有,而且你也可能會一些。”

“我也會?”

洪武道:“你不是熟悉五行靈氣嗎?其實這賭石,便是感受各種靈氣的變化,雖然你現在還沒有真氣,但是你可以通過觸摸石頭,來感受這石頭之中含有的靈氣,一般裏面沒有寶貝的石頭,只有土行靈氣,而一旦裏面有了其他行的靈氣,那麼這就有可能含有寶貝。”

“當然,這也不是絕對的,比如光有土行靈氣,裏面可能含有土行寶貝,那也是有過這種情況的。”

“哥哥的意思是說,如果裏面含有兩種以上靈氣,那麼可能性比較大一些,對嗎?”


“聰明。”洪武摸了摸珠珠的小腦袋道,“就是這麼一回事。”

“那還等什麼呢?”看來珠珠也是個小財迷。

洪武笑笑道:“這賭石裏面很難出來好東西,還不如煉器來得快呢,不過既然你想玩,咱們便去看看吧。”

***

賭石廳中,解石師正在解石,一塊岫底藍,裏面很可能有靈器,賭石廳裏,幾百雙眼睛都盯着解石師。

解石師也是一頭的汗,雖然說天元大陸物華天寶,靈器其實也不算什麼,但是在這種五級城裏,靈器也是極爲難得一見的。

豆大的汗珠流進眼睛裏,解石師眨了眨眼睛,對一邊端着毛巾的助手道:“擦汗。”

助手連忙爲解石師擦去臉上的汗。

這整個解石過程看上去十分緊張,也容不得一點疏漏。

洪武在一邊看了不由感慨,這天元大陸的解石師果然敬業,也果然專業。對於源石來說,賭石只佔了三成,解石要佔七成,一個好的解石師會妙手生花,更能逆轉乾坤。

不過洪武拿心力往那塊石頭上一掃,頓時覺得這個解石師恐怕是要失望了,就算再怎麼小心,這岫底藍裏卻是並沒有什麼靈器纔對。

果然,隨着解石師的解石刀不停的切開源石,裏面擁有靈器的可能性越來越小。

啪,最後的核心露了出來,裏面是一個空腔,卻並沒有任何靈器。

不過解石師卻是如釋重負的樣子,不管這裏面有沒有靈器,他的任務都告一個段落 了,這是一個解石師必須要有的心理素質。

珠珠踮起腳來,小眼珠子亂轉,拿着小手在這塊石頭上摸一摸,那塊石頭上拍一拍,其實賭石客們見她煞有介事的樣子,不由笑起來。

“小妹妹,你也賭石嗎?”

賭石廳的掌櫃明顯有些不敢相信,但是既然能進來賭石廳的小女孩,都應該和修士有些關係,因此他也不會得罪,只是善意地提醒了一句:“這些石頭可別亂摸嗎,摸過了就讓你家大人給買走。”

這話雖然是開玩笑,但是這也是掌櫃的一種賣東西的策略。

珠珠嘻嘻一笑道:“好啊,那我全都摸一遍。”

掌櫃的也只當孩子是開玩笑的,結果再一看,珠珠果然衝着一小塊岫底藍摸去。

這塊岫底藍已經放在這裏有些時間了,卻是從來沒有人去碰它,原因是曾經有一位地師給這塊岫底藍下了斷言,說這裏面絕對沒有靈器,也沒有法寶,甚至連法器都沒有。因此這塊岫底藍標價只有五十元石,卻一直無人問津。

“這塊我要了。”珠珠說道,“我已經摸過了。”


掌櫃的頓時哭笑不得,他問道:“你家大人呢?”

“不用我家大人,我有元石。”說罷,珠珠掏出一小袋元石,從當中數出五十元石來,高興地捧着那塊源石跑向洪武。 珠珠將那塊岫底藍捧着向洪武炫耀去了,洪武拿過珠珠手中的岫底藍,心力一探,笑道:“小丫頭,你恐怕要失望啊。”

這話一說出來,掌櫃的也是一驚,想不到這個煉氣期的年輕修士有着這麼銳利的感知力,他顯然是一位生客,第一次來賭石廳,也絕沒有人會告訴他這塊源石是怎麼回事,可是他卻只是用手一摸,便能知道這石頭之中沒有靈器?

“不會吧?”珠珠有些失望,“可是我明明感覺到這裏面有許多不同五行的靈氣啊。”

洪武笑道:“或許你感知得沒錯,只不過……”

突然洪武臉上的笑停住了,換來的是一聲驚疑的“咦”

珠珠問道:“怎麼了?”

洪武不敢相信的摸了摸那塊石頭,轉頭向解石師道:“借你的解石刀一用。”

解石師將解石刀遞給洪武,其實現在的洪武完全不需要解石刀也能解石,只不過他不想在衆人面前顯露太多。

解石刀在手,洪武開始小心地解起石頭來,他的動作熟練無比,輕輕打去石皮,按照石頭的紋路下刀,比專業的解石刀要快上百倍,複雜的刀功讓人看得都傻了眼。

這天下,還有這麼厲害的解石師嗎?

洪武卻不理會這些人詫異的目光,不停的揮刀。

突然,從那塊不大的岫底藍裏,閃出一絲靈光來,洪武非常小心的以刀劃破這岫底藍的核心,一條胖乎乎的大蟲子從核心之中慢慢蠕動出來。

所有人都看傻眼了,這是什麼?

洪武也不知道這是什麼,但不用想,這東西絕不是普通的蟲子,說不定是什麼天地靈物之類的。

wωω★ ttκд n★ ¢ ○

珠珠一見自己選的岫底藍里居然開出一條大蟲子來,不由哇一聲哭了,向着掌櫃道:“你賠我元石,賠我元石。”

掌櫃的從來沒見過這麼奇怪的情景,雖然也知道這條蟲子可能有着非凡的來歷,但是既然不在他所知的範圍之內,便當成是沒有價值的垃圾好了。

洪武笑着看向掌櫃的,問道:“掌櫃的,你們商會可有靈獸袋 賣?”

掌櫃的一聽,連連點頭道:“有的,只不過一個靈獸袋,那可要十塊靈石呢。”

洪武點頭道:“理會得,你只管拿一隻來與我。”

十塊靈石,對於洪武這個掌握了一條靈脈的人來說簡直是九萬牛一毛。

不一時,在別人豔羨的目光之中,洪武將這條胖蟲子裝進了靈獸袋。

其實此時洪武內心卻是在嘆息,若是桃源世界還在,自己又哪裏需要用靈獸袋?現在自己不但沒有了桃源世界,就連桃源空間被自己跟着桃源世界一起給移出體外去了。

掌櫃的一見洪武這麼有錢,頓時起了巴結之心,向着洪武大獻殷勤。

洪武卻沒理解他,而是看向珠珠:“你不想再試一試,這一次至少開出東西來了,說明你的方向沒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