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等着看吧,估計目標應該在這裏沒錯。”本.艾倫說。

“嗯,希望他在,省得我們再折騰。”幽靈說。

三個人從三個方向監視着別墅的動靜。這裏的哨兵兩個小時一個更換,因爲島嶼很小,所以哨兵巡邏也很容易,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已經有人悄悄的上島。

“狙擊手很專業。”獅鷲低聲說,這種話從他嘴裏說出來不容易。

“應該是有點戰鬥經驗的隊伍下來的。”幽靈說,“特工或者特種部隊。”

“有可能。”獅鷲說,“外圍的幾個人都有一定的專業水準,裏面的人怎麼樣還不清楚,現在能確認的人是九個,不包括目標。”

“目標還沒露面,也就是說至少這裏有十個人,如果目標在這裏的話。”幽靈說。

“放心吧,他肯定在這。”本.艾倫很肯定的說道。 本.艾倫、獅鷲、幽靈潛伏在三個不同的位置,從三個不同的方向監視別墅的動靜,傍晚他們聞到了別墅裏飄出了的香味兒。

“味道不錯,牛排的味道。”幽靈‘抽’了‘抽’鼻子,咬了一口巧克力,“可惜我們只能吃這些硬邦邦的東西。”

“有的吃就不錯了。”本.艾倫說,“別墅裏面的情況無法觀察,目標具體躲在什麼地方還不清楚,大家有點耐心。”

“應該是還無法確認目標在這裏纔對。”幽靈將剩下的巧克力全都塞進嘴裏有些含‘混’地說,“看不見人,我就不是不相信他在這。”

“謹慎點沒錯。”本.艾倫也不生氣,“他們這種人肯定不會輕易出來走動的。”

“在這麼一個島上躲清淨的感覺不一定怎麼樣,至少我是覺得沒什麼意思。”幽靈說。

“如果離開這裏就有生命危險我相信你情願留在這活着。” 龍虎香江 本.艾倫說。

“那可不一樣。”幽靈說,“這個世界上能躲的地方多了,非得在這麼個孤島上,實在是讓人難以理解。”

“有什麼難理解的,這個世界上的人都是以生存爲第一目的,這很正常,不管幹什麼都得先活下去,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別墅裏的人很奇怪,除了放哨的人之外沒人在外面活動,幾次換崗之後他們總算的把這裏的人手基本上‘摸’清,一共十二個人,不算目標,當然,現在還不知道里面的人是不是目標。

“搞什麼鬼?”幽靈皺着眉,“除了哨兵都躲在裏面,他們把自己當什麼?烏龜嗎?”

“別急,不管他們搞什麼鬼,早晚會出來的。”本.艾倫一直都盯着別墅正面的幾扇窗戶,很遺憾的是都拉着窗簾。根本就看不見裏面的情況。

夜晚很快降臨,氣溫慢慢降低,冷森森的感覺和不好過,幽靈搓了搓手,繼續盯着別墅,別墅的燈光已經亮了起來,但除了燈光之外什麼也看不見。

“哨兵按時換。裏面的人就是不出來,這些王八蛋在玩兒什麼?要不我要我進去看看?”幽靈有些不耐煩。

“在等等……”本.艾倫說。

“好吧。”幽靈有些無奈。

就這樣。一直到深夜,直到別墅裏的燈光都熄滅了,本.艾倫才叫幽靈小心的靠近,但也只是叫他裏別墅更近,而非讓他進入別墅。

等幽靈接近別墅才發現,附近裝滿了電子設備,看來還真沒那麼容易接近。

“這裏的防禦可比農莊高的不是一點半點。”幽靈看着手裏設備上的反饋信號,“想過去的確有點難度,但也並非不可能。”

“不急。先研究一下再說。”本.艾倫說,“你就在那邊不要‘亂’動,等確認了目標的身份再說。”

“收到。”幽靈收起設備,“視野還算清晰,能看到別墅的正面和北側,前面的開闊地比我們在上面看到的大一點,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買着感應設備。”

“別墅的側面情況怎麼樣?我這邊看不到!”本.艾倫問。

“有一個側‘門’和兩扇窗。按照這種別墅的傳統佈局推測側‘門’裏面應該是廚房。”幽靈說,“二層四扇窗,全都關着,掛着窗簾,兩個開着燈。”

“掃描設備用得上嗎?”本.艾倫又問。

“可能有反掃描設備,不敢輕易使用。”幽靈低聲說。

“好。繼續監視。”

晚上的確很涼,三個人在這裏趴着捱了一晚上,哨兵的更換很準時,兩個小時一次,第二天一大早,那名遊艇的保鏢走了,還不到取補給的時候。估計是去大魚了。

早上七點多目標總算是‘露’面了,他在別墅前面的空地上站了一會兒,‘抽’了兩隻煙,有人準備了桌椅,端來早餐,他簡單的吃了一些,又坐了半個多小說回裏面去了。

“老傢伙還真會享受生活。”幽靈死生說,“在一天中氧分最充足的時候出來。”

“估計他一天也就這麼一會兒能在外面。”本.艾倫說,“仔細香型他也‘挺’悲哀的,爲了躲追蹤蝸居小島,就連在這個地方都不能自由活動。”

“那是他自己找的,做這行最忌諱的就是把自己人和敵人都得罪光了,搞的無藏身之處。”幽靈說。

“嗯,看來他‘混’的比較慘,雖然看似很有錢,但不能享受生活的話有再多錢有什麼用?廢紙一樣。”本.艾倫說。

“他也就算是個困獸。”幽靈低聲說,“世界很大,卻無他容身之地,只能窩在這麼一個不起眼兒的地方苟延殘喘。”

“找找着看有沒有什麼薄弱點可以利用,我們準備動手。”本.艾倫說。

“我在找。”幽靈說,其實他們都清楚,在這種專業級別的人設計的防禦找到漏‘洞’應該是不太可能了,但防禦薄弱點應該會存在,防禦那點事大家都動,只是大家側重方向不一樣,有的注重現代化設備,有的注重結構模式,總之不管那種都不可能毫無破綻可循。

幽靈開始圍着別墅打轉,避開警衛和暗哨一點點的移動,變換着角度觀察別墅的情況。

別墅的外圍到處都是傳感器和監控設備,而傳感器的型號就有六種之多,真不知道設計者當初是怎麼想的,看佈置的方式應該不是一種不夠用,而是刻意進行的層次佈置,這東西屏蔽起來很麻煩,但也存在一個缺點,那就是必須耗費更多的人進行‘操’作和佈置。

監控設備到是好處理,幽靈對這種東西算是手到擒來,只是在裏面情況尚未‘摸’清之前還不能隨便下手。

在經過兩天的偵查之後本.艾倫結合幽靈提供的數據總算是指制訂了一套較爲完善的行動計劃。

“準備吧,這就是最終計劃了,我們只有三個人,所以大家都必須全力以赴。”本.艾倫說,“對方人多,我們的風險‘性’很高,大家做好心裏準備。”

“收到,這算不得什麼風險,我們的工作哪裏有沒風險的?”幽靈很不在乎的說道。 別墅裏面的情況基本上已經摸清,本.艾倫下達了作戰命令,動手時間是在凌晨,因爲敵衆我寡,所以本.艾倫採取的是逐一清剿的辦法,也就是全部殺光,因爲這裏雖然只是個小島,但從別墅到湖邊這一路只有一條羊腸小徑,如果在撤離的時候遇到追殺或者阻擊幾乎很難逃脫,所以他們首先要做的就是先把障礙清除。

外圍的警戒依然是四個人,幽靈負責島後面的兩個,獅鷲負責正面的兩個,獅鷲的兩個比較省事,兩槍就解決了,遠距離狙殺原本就是他的強項,子彈輕鬆穿透兩名暗哨的頭。

而幽靈就比較辛苦了,他必須一個點一個點的去清理,不過這種偷襲並沒有多大的難度,只是要浪費一點時間,他的偷襲見到那有效,悄聲無息,兩名敵人都是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被殺掉,清理完之後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出發點,本.艾倫已經等在了那裏,他們時間計算的很準確,沒多久換崗的四名敵人就從裏面出來了,這四個人正是他們的下一批目標。

幹掉這四個之後島上的敵人就剩下了五個,更好對付了。

四個人離開別墅之分別走了不同的方向,獅鷲依然很輕鬆的清理了前面的兩個,後面的兩個被本.艾倫和幽靈分別幹掉。

爲了方便快捷他們使用微聲手槍解決。

處理完四個人本.艾倫和幽靈一前一後的守住了別墅,本.艾倫開始接近敵人埋設的電子傳感器,結果成功觸發警報。

很快別墅裏有人出來查看情況,看得出他們並沒有將這次報警放在心上,可能是以爲某些野生動物闖進了防禦區導致的報警,出來的人雖然拿了槍,但只是單手提着,連保險都沒開。

到了林子邊上還沒動查看情況就被本.艾倫連續兩個點射干掉。

最佳妻選 “行動。”本.艾倫提着槍穿越防線,幽靈在別墅後面也同時動手。

一時間別墅裏警報響成一片,本.艾倫到了正門。踹開門連續兩枚閃光彈丟了進去,一陣慘烈的白光閃過,裏面傳來兩聲慘叫。

本.艾倫衝進去之後發現另個人正躲在沙發後面捂着眼睛等待視力的恢復,哪有那麼便宜,本.艾倫連續兩個點射將人幹掉,然後快速往裏衝,後面的幽靈也已經攻進了後門。兩人沿着樓梯向上推進,速度很快。剛到二樓就遇到了抵抗。

幽靈不管三七二十一,連着兩枚手雷甩過去,兩聲爆炸之後立即前衝,到了進前才發現一名敵人被炸傷,房門被炸飛。

很快他們就肅清了這裏的敵人,在最裏面的一個房間裏找到了穿着睡衣坐在牀上的目標,目標絲毫不慌張,他平靜的摘下眼鏡看着本.艾倫和幽靈:“沒想到還是被你們找到了?你們代表誰?”

“本.艾倫端着槍盯着目標,幽靈上去將目標捆起來。然後押着他往外走。”這裏的敵人已經被他們殺光,兩人一前一後的押着目標離開別墅,走之前幽靈放了一把火,將別墅點燃。

“你們是誰?什麼價格?我出雙倍。”目標一邊走一邊說。

沒人理他,碼頭上獅鷲已經做好了準備,一艘快艇已經發動。

到現在位置任務已經完成了大半,只要將目標順利帶回去就基本上算作完成了。

“你是……獸人?”目標突然說了一句。

“好眼力。”本.艾倫上了快艇。“走。”

獅鷲開着快艇消失在漆黑的湖面上。

總裁,放了我 “原來是你們,那肯定是CIA派你們來的了,沒想到NSA的內部事務居然需要CIA來管,最終還是靠你們這些外人。”目標苦笑。

“早想到會有今天了吧?”幽靈問。

“沒錯,只是沒想到能逃這麼久。”目標很平靜地說,“幹這行到我這個地方不。出問題是早晚的事情。”

“你不怕嗎?”幽靈問。

“怕?有用嗎?”目標苦笑,“你們想知道什麼?”

“關於‘斷手’。”本.艾倫也不繞圈子。

“這個……”目標斟酌了一下。

“怎麼?不想說是吧?”本.艾倫冷笑,“你該知道後果。”

“當然,不過有些事情還是不亂說的好。”目標搖了搖頭,“這個有點複雜,不是我不想說,而是不能說。”

“你有什麼顧及?”本.艾倫皺着眉。覺得情況有點不妙,目標說這種話的意思就是要了他的命都不會開口。

“當然,在這個你該明白。”目標說。

“謝爾曼先生,你還是合作一點,免受皮肉之苦。”本.艾倫說,幽靈和獅鷲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之前他們只見過照片。

“獸人先生,這行的規矩我相信你更明白,所以還是不要浪費時間的好,這個問題我是不會說的。”目標毫不示弱,“入行這麼久什麼陣勢我沒見過,不要用武力威脅,這對我沒用。”

“哦?”本.艾倫皺了皺眉,“你的家人在他們手裏?”

“我是不會說任何事情的。”目標冷笑。

“那他們居然沒用你的家人要挾你,這個有點說不通。”幽靈說。

“或許這就是他到現在沒被抓住的主要原因,有些人以此威脅他守住密密,有些人卻要抓他回去。”本.艾倫說。

“也就是說要抓他人也分成不同的派系,一個組織內部分成各種不同的派別,內鬥……或者互相牽制。”幽靈明白了本.艾倫的意思。

“沒錯。”本.艾倫點了點頭,“不過我始終相信用刑會讓一個人開口。”

“那你是在浪費時間。”目標很自信地說,“我是不會說的。”

“謝爾曼先生,不要太早下定論哦。”本.艾倫笑了笑。

一個多小時之後他們上了岸,幽靈去把車子開了回來,三人壓着目標上車,天還很黑,他們在夜色中前行。

當天中午他們在一個荒山野嶺停下,幽靈壓着目標下了車:“看來只有我來了。”

“行,隨便吧,只要開口,我不介意把他弄死。”本.艾倫說。

“放心,這個我有分寸,保證能對CIA有個交代。”幽靈推了一把一臉驚異的目標,“走吧,讓你吃驚地地方在後面呢。”

其實這是幽靈和本.艾倫的心理戰術,他們當然不會將目標弄死,之所以這麼所就是爲了對他進行恐嚇。

目標被幽靈押走之後獅鷲問本.艾倫:“有多大把握?”

本.艾倫搖了搖頭:“沒把握,這種老牌簡單極難對付,所以我也不確定能問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嗯。”獅鷲點了點頭,“知道了。”

目標果然不好對付,幽靈的手段已經非常人可忍受了,但他對“斷手”還是隻字不提,他清楚自己說的每句話都要付出什麼呀的責任,所以他不開口,幽靈很無奈,在目標地三次昏厥之後他找到本.艾倫:“這樣下去他會沒命的。”

“嗯……”本.艾倫思索了一下,“讓他保持昏迷,先回去,找個地方給他用藥。”

“也只有這樣了。”幽靈點了點頭。

本.艾倫所說的用藥,是一種新產品,使用者會陷入一種昏迷狀態,在無意識的情況下說出自己原本不想說的祕密,這東西和吐實劑的差別在於效果更明顯,副作用小,對一些重要的煩人使用不會造成太嚴重的後果。

目標在注射了一些昏迷藥物之後被塞進了後備箱,然後長途跋涉離開湖區,目的地是之前他們取武器的農莊,本.艾倫和獅鷲都睡了,還是幽靈開車,這小子彷彿有無線充沛的體力,根本就不知道累。

到了農莊之後他們先找了老頭子,老頭只是出來看了一眼就回去了,連問都不問,只丟下一句話:“去穀倉折騰吧,別弄髒了。”

幽靈將車子開到穀倉門口,下了車打開後備箱,目標還在昏迷,幽靈將他拖出來丟在地上,本.艾倫和獅鷲也跟着下了車。

幽靈將自己的東西取出來丟在門口然後拖着目標的腿打算把他拖進穀倉,到了門口的時候他停下來開門,就在這個時候他感覺目標動了一下,他也沒在意,就在他準備繼續拖着目標向前走時候被獅鷲一把推到,“狙擊手。”

三人迅速隱藏,再看地上的目標,已經胸前中了一槍,還在抽搐,看樣子是沒救了。

“三點鐘方向,距離兩百,他在逃跑。”獅鷲立即提起自己槍袋向那邊衝過去,邊跑邊從裏面取出L96A1狙擊步槍。

“別追了,太危險。”本.艾倫說,“直接給他一槍,我要活的。”

獅鷲立即端起槍開始瞄準很快就連着開了三槍:“擊中了,快。”說完直接衝了上去,沒跑幾步就覺得身邊人影一閃,幽靈衝了過去。

“獅鷲警戒。”本.艾倫也跟着跑了過去。

獅鷲架起槍警惕的看着四周,幽靈和本.艾倫向那個方向狂奔,速度非常的快,但他們剛跑到一半就聽見那邊傳來了一聲槍響。

“該死的……”本.艾倫罵了一句,加速向那邊衝了過去。 女人三十也好嫁 剛剛抓到謝爾曼還沒問出什麼有簡直是情報就被人一槍打死,這實在是讓人惱火,不過本他們百思不得其解的就是爲什麼會有人如此準確的掌握他們的行蹤,要知道這個莊園他們可是剛到還沒幾分鐘。

原本獅鷲打上射殺謝爾曼的狙擊手就是爲了能流個活口,但令人意外的是狙擊手在他們到達之前自殺了,這讓人惱火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本艾倫幾乎抓狂,在冷靜的人也不可能面臨這種情況不動聲色。

“該死的。”本艾倫幾乎將G36K的子彈全都掃上天了,但不管本艾倫怎麼生氣,這條線索算是斷了。

“先別發火,我檢查一下。”幽靈開始給屍體搜身,但是除了武器之外找不到任何隨身物品,一把G3/SG1狙擊步槍,一支P220手槍,一把MP7微型衝鋒槍,各種彈藥,煙幕彈、手雷、閃光彈、夜視設備、防護設備……

“屁都沒有。”幽靈很失望的拔出匕首。

“你要幹嘛?分屍泄憤嗎?”本艾倫沒好氣地問。

“看看他身上有沒有什麼特殊的印記。”幽靈說着開始割死者身上的衣服,很快就將上衣全都剝了下來,在這個人的右肩膀上他發現了一個蛇形文身。

“獸人,認識嗎?”幽靈問。

“沒見過。”本艾倫說,“不知道有沒有特殊意義,可能是家族圖騰也可能是問這玩兒的。”

“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只是一是想不起來了。”幽靈說,“挺眼熟的。”

“我也沒什麼印象。”獅鷲搖了搖頭

“把東西都再走,把面圖像、指紋、血樣分析傳給布魯斯,看看他能不能從資料庫裏搞到線索。”本艾倫嘆了口氣,“先埋了吧。”

事已至此兩具屍體沒有任何留下的價值,幽靈將屍體裝上車和獅鷲一起出去找兩個地方處理掉,本艾倫只能鬱悶的回到農莊。

“年輕人,幹嘛垂頭喪氣的。”坐在外面的老頭子看着本艾倫回來就問。

“哦……”本艾倫有點不太適應這個稱呼,自己的年紀也不小了,怎麼還被稱呼爲年輕人。

“來,陪老傢伙喝點。”老頭子拿出一瓶威士忌擺在桌子上。

租個美女當老婆 “好……”本艾倫坐下,老頭子到了兩杯,“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得面對。”

“我知道。”本艾倫喝了口酒,“有些事情發生的太突然需要適應。”

“沒關係,既然發生了就沒辦法改變,想想以後怎麼辦吧!”老頭子喝了口酒,“叫我瑞德。”

“你好,我是本。”本艾倫自我介紹。

“你好本。”老頭子一口把杯裏的酒乾掉。

“瑞德,你在這多久了。”本艾倫問。

“有二十幾年了。”老瑞德繼續倒酒,從他喝酒的速度上能看出他很貪杯。

“這麼久?”本艾倫有點驚訝。

“是啊。”老瑞德說,“我自己都不相信,用二十年時間看着一個房子。”

“值得敬佩。”本艾倫舉了舉杯。

“有什麼敬佩的,一個沒其他本事的老家傢伙也只能這樣。”老瑞德苦笑。

“孤單的守在這個地方也不容易。”本艾倫說。

“你是美國人?”老瑞德笑了笑問道,還一邊說一邊用手蘸了點酒水在桌上亂花。

“是的。”本艾倫點了點頭。

“盟國的兄弟,很好。”老頭子敲着桌子說,“美軍很強大,不過在強大也是我們英國人的後裔。”

本艾倫這才注意到老瑞德在桌上的亂花其實是寫了一行字:“有人在監視我們,對面的山丘上,不要轉頭看。”

本艾倫皺了皺眉:“是啊,英國人的後裔,這裏是我們的老家。”他一邊說一邊學瑞德的樣子在桌上寫字,“幾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