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雞腳人身的隊長見我拿出了閻王的御批,先是仔細的打量了一下文書的真僞,讓後又望了我們一眼:“你是誰?爲何持有閻羅大王文書?”

見那雞腳人身的隊長如此警惕,我雖然心急,但也只能開口回答道:“我是大王親點的陰司判罰官,十六層地獄關押的是我妻子,我是特意來接她的!”

“陰司判罰官?我怎麼以前沒聽過?”那鬼差繼續說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見這鬼差廢話真多,真不想和他廢話。不過見這裏到處都是鬼兵,也只能拿出我的印符,也就是官印。

那雞腳人身的鬼差見我拿出官印,看清了印章。並且他用手摸了一下,好似默默的運轉道氣感受了一番。

在做完這些這些之後,這個雞腳人身的鬼差才收回了懷疑的目光,然後也從懷裏掏出了一枚印章,也不廢話,對準了我的通關文碟就猛的印了下去。

我見這鬼兵隊長竟然敢在我的文書上胡亂蓋章,當場就把我給嚇得,同時急忙大吼道:“你幹嘛?你一個小小的鬼兵隊長怎能在我的文書上蓋章?”

說罷!我就準備伸手去搶奪。

可就在此時,站在那雞腳人身鬼差身邊的十幾名鬼兵,全都在我動手的前一刻,齊刷刷的拔出了手中長刀。

同時只聽其中一名鬼兵目露兇光的大吼了一聲:“大膽,竟敢對雞腳神大人如此無禮!看我不讓你魂飛魄散!”

這十幾個鬼兵道行很高,竟然全都在力魄中期及以上。

不過這些還不足以讓我驚訝,最重要的是,那鬼兵竟然吼出“雞腳神”。

這三個字可我把我給驚訝的,在民間有頭七還陽之說。

也就是在半步多登記之後,便會有鬼差把你給送回陽間,隨後再次前往地府,前世的種種一切便就此結束。

而押送鬼魂回頭七的鬼差,便是“雞腳神”,當然雞腳神就那麼一個,能被雞腳神親至押送的,恐怕不是大奸大惡之徒,就是人中龍鳳之輩。

就在我愣神盯着這位真正的“雞腳神”時,那雞腳人身的鬼差也即使低吼了一聲:“住手!”

聽到這兒,我猛的甦醒了過來。他奶奶的,混跡行當這麼久,我竟然沒認出眼前這位雞腳正神。

我那剛怠慢,當即便站直了身子,然後揖手彎腰同時嘴裏沉聲喊道:“卑職有眼不識泰山,請大人恕罪!”

雞腳神見我如此,只是一擡手,嘴裏輕聲喝道:“免了,現在你拿着你的文書,去十六層地獄吧!有我的章印,沒人敢阻攔!”

聽到這兒,我喜出望外,當即再次對着雞腳神鞠了一躬。

而雞腳神也不怎麼正眼看我,只是把文書遞給了我之後,便領着他的小弟們在十八層地獄門口盤查。

看樣子雞腳神不僅是管理頭七還陽的鬼差大佬,還是這十八層地獄中的管理者。

真可謂位高權重,身兼要職。

如今拿到了雞腳神的章印之後,我果真通行無阻。就算經過再多的關口,也沒人阻攔我。

因爲不識路,所以我一路打聽着前行。我有閻王下發的通關文碟,以及有雞腳神的過關章印,所以下行的一路也不算麻煩。

大約一個小時之後,我進入了一道白色光幕之中,然後我來到了十八層地獄中的第一層地獄“拔舌地獄”。

凡是生前,挑撥離間,誹謗害人等都會來到這裏。

而這一層地獄的鬼魂,全都會把活活拔掉舌頭,然後等舌頭長出,再次活生生的拔掉。周而復始,直到刑滿爲止。

看着一層層,不知有多少層的刑房,以及裏面被綁好的囚犯和那些一條條被拉長的紅舌頭,在加上耳邊不斷傳來舌頭被拉長,發出“嗚嗚嗚”的驚恐聲。

我的心頭不由的一緊,同時嚥了一口唾沫,不忍多看。

然後快速的走向了幾百米外,第二個守衛森嚴的光幕。憑藉通關文牒,直接下到了第二層地獄“剪刀地獄”。

這一層懲罰的罪人,主要是懲罰生前唆使她人再嫁的好心“媒婆”,和那些胡亂唆使別人出軌的人!

在這裏他們都會被剪斷手指,然後等手指長出,再次一根根的剪斷。周而復始,直至刑滿爲止。

哀嚎咱就不說了,這是十八層地獄的特色。痛苦咱也不說了,來到十八層地獄不接受痛苦,這還叫十八層地獄?

所以,我也沒有多停留,一連不斷往下走。期間我見到傳說中的各種刑法,冰山、油鍋、牛坑、血池等,各種慘不忍睹,不忍直視。

不過一想到仙兒還在十六層受罪,我便沒有停下,最多也只是掃一眼。

至此,在一個多小時之後,我憑藉通關文牒一路無阻,直接就來到了十六層火山地獄。

來到了上官仙被關押受刑的地方…… 十六層火山地獄。

剛一來到這裏,一股炙熱感便撲面而來。除了那種炙熱的濃度以外,空氣之中還充斥着濃濃的硫磺氣息。

向四周掃視了一眼,發現我現在的位置在一處山頂之上。

這裏寬約有幾千平米,放眼望去只能看見周圍的滾滾黑煙,並看不到火山口。

而周邊也都有很多通道,分別是通往山下各個方向。

而我現在所處的位置,在這十八層地獄之中,已經是最後三層。所以來到這裏的罪犯,已經不如前面十幾層多了。

也就陸陸續續幾百人一批的往這裏送,根本就不像開始的時候,單位數量級都是以萬或者千來算。

不過就在我打量着周圍的環境時,一個鬼差來到我面前。

他一臉猙獰,語氣不善的對我說道:“你是誰,幹嘛來到了這裏?”

我見那鬼差這麼問,當即便反應了過來,然後開口道:“我乃閻羅大王親封七品陰司判罰官,如今特來此地下放公文,釋放一個鬼魂!”

那鬼差聽我這般說道,剛纔猙獰的臉色,這會兒猛的一變,變得喜笑顏開。

同時語氣也變得謙和恭敬:“原來是大王親封的判罰官大人,不知道大人可有官印和文書在身上?”

我一路下來,這句話也不知道聽到了多少次,所以我很熟練的拿出了閻羅王給我的文書和官印。

那鬼差見我拿出這兩樣東西,眉頭也是猛的一皺,在簡單的查閱了一番之後,他很是恭敬的語氣說道:“判罰官大人,卑職是十六層火山地獄中的副獄頭,您先跟卑職來,卑職帶去您見我們的高獄頭!”

見這鬼差變臉比翻書還快,爲不由的鄙視了他一眼。但也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那鬼差見我點頭,當即便領着我向着不遠處的一棟房子走去。

那房子的建築風格和明清時期的差不多,是一棟十層高的樓底。

幾分鐘後,我跟着那鬼差進入了那樓裏,然後一路往上,最後來到了第十層。

可剛進入第十層樓的大殿之中,我便聽到了一個撩人的女人聲從大殿中的柱子後傳了出來:“哎喲!高大人,您看奴家這般伺候您,您是不是給奴家減減刑啊!”

“就是高大人,我們姐妹每天都陪你賞花看月,端茶倒水,你就給我們減減刑吧!”

“減刑、減刑!哈哈哈!”一個粗聲粗氣,很是*的男人聲此時也跟着響起。

聽到這兒,我的眉頭猛皺。 重啓全盛時代 沒想到十六層的獄頭竟然這般的貪腐,最重要的是他竟然還敢口出狂言,說減刑的話。

在這地獄之中,唯有判官以及閻王可是說這樣的話。

這姓高的鬼差,我看是活得不耐煩了。要是被上面知道了,肯定也會被打入這十六層火山地獄中受苦。

跟我一同進來的鬼差此時也聽到了這話,這會兒顯得很是慌張,急忙在大殿裏大聲吼道:“高大人,高大人!”

“小六子你吼個屁啊!老子讓你把上官仙那臭娘們搞定,你TM沒事兒跑老子這兒來幹嘛?”說罷!一個衣衫不整,赤裸着上半身,一胸口全是黑毛的高大胖子、一臉不悅的從大殿中的一根大柱後走了出來。

而他的身後,還跟着兩個很是妖豔的女子。

此刻看着眼前這個極其*的胖子,以及腦海裏回想起剛纔他說的話,一股無名火猛然竄上我的心頭。

上官仙在這裏受盡折磨已經很是悲慘了,沒想到還遭到刁難。

我捏緊了拳頭,就準備爆發。而那姓高的胖子見這大殿之中突然多了一個人陌生人,臉色“唰”的一聲便變得很是難看。

他這會兒一手指着我,嘴裏大聲的怒喝道:“小六子,這是怎麼會兒事?老子讓你帶上官仙那臭娘們兒來陪我,你TM給我找個男人?你想幹嘛?”

那胖子此言一出,我徹底怒了。

對於一個男人,一個丈夫。竟然聽到有人在你面前這般打你妻子的注意,那個男人、那個丈夫受得了?

我此時我也不管這傻逼是不是這一層的獄頭兒,我直接運轉道行,身體一個閃身,當場便出現在了那胖子的面前。

還不等那胖子反應,我嘴裏猛的大吼一聲:“混賬!”

話音剛落,我一掌就打在了那胖子的胸口之上。

只聽一聲悶響“砰”。那獄頭當場便被我打出了十米多遠,直接就撞擊在了大殿之中的一根大柱之上。

不過這還沒完,我再次以閃身,再次來到他的身前。同時“啪”的一腳踩在那獄頭的胸口之上,疼得他直接發出了殺豬似的哀嚎!

“說,你把上官仙怎麼樣爲了?”

那獄頭見我來勢洶洶,剛纔一掌就打碎了他的脈輪,廢了他一身道行。

這會兒聽我這般問道,他那敢怠慢,當即便開口道:“鬼、鬼仙饒命,她、她沒事兒。”

“她在哪兒?”我的聲音極度冰冷,同時帶着陣陣殺意。

“她在,她在第三十一口的火山之中。”那胖子獄頭再次顫抖的說道,一臉的恐懼之色。

見他回答,我“砰”的又是一腳踩在那胖子的胸口之上,疼得他差點就暈了過去。

“帶我去見她!”

那姓高的獄頭明顯被嚇壞了,這會兒雖然疼,但也只能從命,所以她想都沒想,就直接就答應了我的要求。

隨後,這姓高的獄頭就這般衣衫不整的在前面給我領路,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大殿之中。

同時,那獄頭不斷給之前那個叫做“小六子”的陰差使眼色。應該是想讓這個小六子去叫鬼兵!

不過小六子卻露出一臉的無奈之色,他剛可是見了我的文書,知道我是大王親封的陰司判罰官。

其官位可比這從八品的獄頭大多了,所以他只能無奈的站在我一旁,一動不動。

接下來,我在衆目睽睽之下,脅迫着獄頭走出了這房子。

途中遇到了攔路的鬼差,可是當我亮出我的身份和閻王下發的文書又有十八層地獄最大的官,雞頭神的官章之後。

全都一改兇惡的表情,在一旁不斷奉承叫大人,而且叫得那叫一個“歡”!

見到這,那姓高的獄頭心都涼到了腳底板,幾次下跪求饒,都被我一陣暴打。

他竟然敢在這裏欺負已經受到無盡折磨的上官仙,那麼我一定也要讓他嚐嚐下火山的滋味,讓他也備受煎熬。

走下山頂,來到地面。只見這大地之上,到處都是火山。滾滾濃煙讓本就漆黑的天空,變得更是陰雲密佈。而且正片天地之中,都充斥着哀嚎與呼救之聲。

而上官仙所在的三十一號火山,離我們並不遠。大約二十分鐘後,我們便來到了這座火山。

因爲我早就亮出了身份,同時周邊又有很多阿諛奉承的鬼兵陰差,所以我直接暢通無阻的通過了山下的關卡。

因爲上官仙近在咫尺,所以我直接運轉道行加快速度。本來約有兩千米高的火山,我在全速前進之後,不到十分鐘便蹬上了山頂頂端。

當即將抵達山頂時,我直接就跳了上去。

此刻只見周圍有很多鬼差正把一隻只亡魂往火山口裏推。而火山口裏也是嘶鳴不斷、哀嚎震空。

因爲火山口裏的岩漿裏滿是亡魂,一隻壓着一隻,一隻疊着一隻。密密麻麻的根本就不知道有多少,想在裏面找到一個人,更是難上加難。

我在掃視了一眼之後,沒有發現上官仙,當場便對着滾滾岩漿的火山口大吼起來:“仙兒、仙兒我來救你來了!我來了……”

我的聲音極大,直接響徹整個火山口。有些鬼差見我大吼大叫,便想過來盤問我一番,結果全都被後續跟上來的鬼差難住。

此時的我大聲嘶吼着、尋找着,我多麼希望能在滾滾岩漿之中找到那個我熟悉的身影,那張美麗的面龐。

想象仙兒就在這滾滾岩漿之中受苦,我的心彷彿都在流血,疼、無藥可治的疼。

但就在兩分鐘之後,在這炙熱異常、滾滾岩漿的火山口中,突然傳來了一道極其微弱的聲音。

“相公!”

當我聽到這兒,我的身體猛的一顫,整個人如遭雷擊一般。

這個聲音我太熟悉不過了,即使此時微弱,此時無力,幾乎被無盡的哀嚎聲覆蓋。

但我依舊能清晰的分辨,這就是我朝思暮想,魂牽夢繞的妻子,上官仙的聲音。 當我聽到上官仙的聲音之後,我整個人直接就愣了一秒。

然後猛的尋聲望去,雖然火山口很大,岩漿之中有萬千亡魂。

但此刻聽到上官仙的聲音,我卻一眼就在層層疊疊的“岩漿鬼海”之中,看到了上官仙。

上官仙依舊美麗,但此時卻很憔悴,不過此時面龐之上卻帶着一絲絲微笑。

見上官仙整個人都泡在炙熱的岩漿之中,只露出一個人頭和一條正在向我揮手的手臂。

她雖然滿臉憔悴,但此刻卻一臉歡喜與激動。她不斷的在向我揮手,嘴裏用着很是虛弱顫抖的聲音再次喊了一聲:“相公!”

聽到這短短的兩個字“相公”。我心裏就好似打翻爲了五位散一般,百般滋味,萬般難受。

見上官仙如此,鼻子酸酸的。在過去的日子裏,上官仙就是在這麼炙熱的岩漿中度過,忍受着超高的溫度,那種帶給她靈魂的灼燒疼苦。

我哽咽了一下,然後對着上官仙便是大吼了一聲:“仙兒,我來救你!”

說罷!我也不管身下是什麼狗屁岩漿,也不顧下方的岩漿會給我帶來怎樣的疼苦。

我的心裏唯有那麼一道倩影,而那個人便是上官仙。

至此,我直接運轉道行,雙腳猛的一蹬,當場便躍下了三十丈高的火山口。

岩漿中的上官仙見我不顧炙熱的岩漿,直接至火山口邊緣躍下,直接撲向她的模樣。

上官仙哭了,沒有淚水,但那細微的哽咽聲卻刺激着我的神經。

除此之外,就在我直接高高躍起,直接跳下火山口的時候,我身後的衆多陰差全都着急的大吼了一聲:“大人!”

隨着這一聲大人響起,我的身體已經開始不斷下墜。

只聽“噗通”一聲,我直接墜入了炙熱的岩漿之中,濺起十米高的岩漿水。

而我剛一進入這岩漿之中,我便感覺一種超強的灼燒感,而且迅速蔓延至我的全身。

不僅如此,那種炙熱的灼熱讓我疼痛難忍。因爲這炙熱的感覺是直接灼燒我的靈魂,所以我不由的哀嚎了“啊!”

不過隨着我的一聲哀嚎之後,我想到了不遠處的上官仙。

一想到她那憔悴的面容,以及在這裏承受了那麼久的疼苦。我身爲一個男人,竟然還有臉哀嚎?

我猛的一咬牙,雙腳一蹬,直接遊向了岩漿水面。

在這岩漿水裏,除了表面有很多亡魂以外,還有無數的亡魂在岩漿水底。

他們纏繞着,嘶吼着,即使周圍全是岩漿,他們也能發出撕心裂肺的哀嚎之聲。

但沒有什麼在能阻擋我和上官仙的相遇,再沒有什麼能再次分開我們。

我在這岩漿湖水裏直接開啓了道行,當場便震飛了數十個擋路的亡魂,然後直接游到了岩漿湖面。

來到岩漿水面之後,我打探了四周一眼,發現上官仙離我約有二十米多遠,而且此時的她依舊在哽咽!

望着上官仙哽咽的樣子,我的心狠疼,我很想一把將她攬在懷裏。

至此,我忍着岩漿帶給我的非凡疼痛,嘴裏直接大聲吼道:“仙兒別哭,我這就來救你!”

說罷!我雙腳雙手猛的用力,就想在這岩漿中快速的游過去。

不過事以願違,在岩漿裏遊動,根本就不像在水裏。所以即使我有道行加身,這會兒遊動的速度也是慢到了極點。

並且最重要的是,在這岩漿中只要身體不動,就會自動下沉。而此時的上官仙正是如此,正在一點點的沉入岩漿底。

我很是着急,嘴裏接連大喊:“仙兒,我來了,堅持住!”

我不停的拍打着岩漿水面,濺起大片大片的岩漿,燙的周邊的亡魂不斷後退。

而站在火山口邊緣衆多鬼差們,這會兒全都傻眼了。見我就和沒事兒人一般,不僅在這岩漿裏大吼大叫,而且還不斷的朝着一個女子游去。

這可是他們之前見所未見,爲所未聞的。而且心中都很是疑惑,疑惑這十六層的火山地獄,殺傷力此時爲何變得如此之弱。

我竟然只哀嚎了一聲,然後就可以在這火山口中的岩漿裏,隨意遊行?

可站在火山口的陰差鬼兵怎麼知曉,靈魂上的疼痛,怎能比得上我心靈上的痛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