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那它會不會是回去了”,“回去了,呵呵,蘇姍你認爲可能嗎”,“人家就只是隨便說說的嘛,你那麼兇幹嘛”,“李肅,那你覺得,它會去哪裏了。”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它去了哪裏,但接下來,我們也不能一直就站在原地不動,如果它能夠感應得到我們的話,那我們大家就危險了,但如果,它不能感應到我們所在的位置的話,那麼,我們就絕對不能待在原地不動。”

不周記 “肅哥,那我們接下來該去哪裏纔好”,“這個寺廟,我們是暫時不能出去了,要在這裏面待三個小時,那我們大家就”,“那我們大家就在這個寺廟裏,找找看,有沒有安全的地方。”

“好,好吧,你說,玩什麼遊戲”,“哦哦,那小妹妹,大哥哥應該站在哪裏纔好啊”,“成語接龍,好啊,那是大哥哥先來,還是小妹妹你先來啊”,聲音還在,時間彷彿被定格了一樣,李肅他此時再次失去對身體的主動權。

“來你嗎逼,逼上梁山,山窮水盡,盡力而爲,爲所欲爲”,“嗯嗯,好啊”,“好啊,大哥哥陪你玩玩”,“你這,好像沒有棋子吧,那怎麼玩。”

“醒醒”,“醒醒”,“薛美美你醒醒”,“薛美美你醒醒啊”,“哎,還是不醒,這薛美美,暈倒的也可真是時候,她倒好,一暈就什麼也不用管了,而我們就可憐了,又要去找那個什麼道具,又還得帶着她一起。”

“蘇姍啊,我們還是繼續去找那個道具吧”,“哎,好吧”,“小妹妹,你輸了喲”,“好,那大哥哥就陪你再玩最後一個遊戲”,“我現在就可以走了”,“那不是說,還有最後一個遊戲的嗎,怎麼,你不想玩了嗎。”

“哦哦,這樣啊,那我們趕緊把它玩完吧,大哥哥還要去撒尿呢”,“金屬,到底是多大的金屬,還是金屬是個什麼東西”,“你們看,那前面是不是有張桌子”,“是啊,是有張桌子啊,怎麼了,蘇姍。”

“那桌子上面,好像有一個東西”,“是啊,是好像有個東西”,“走,我們過去看看”,“是個鐵箱子啊,好像還沒上鎖的”,“管它呢,我們先把它打開來看看。”

“等,等下,蘇姍,要是萬一裏面有什麼,那個東西,怎麼辦”,“也是哦,美熙你這麼一說,我都有點害怕了,還是你來把它打開吧,好不好”,“我來,別啊,我也害怕,還是你來把它打開好一點。”

“小妹妹,那大哥哥我就走了,我真走了啊”,“嗎的,終於走出來了,真的是差點嚇死老子了”,“現在,可不能再去亂進門了,免得”,“蘇姍,還是你去打開吧”,“美熙,你去吧,你膽子大。”

“我來開吧”,“呼啊,還好,沒有出現什麼嚇人的東西,我都害怕得要哭了”,“這,難道就是那個聲音說的召喚碟仙的道具”,“原來是這樣召喚的啊,也挺簡單的嘛。”

“這個薛美美,她怎麼還不醒過來,這都暈了多長時間了”,“也是,都這麼久了,薛美美她還是沒醒過來,真的是讓人着急,現在召喚碟仙,又不能少了她。”

“但她如果要較真的話,那自己也只能是吃不了兜着走了”,“蘇姍,那好吧,你先摸,我再摸”,“好,沒問題,我先,然後你再摸”,“蘇姍,別,大家都是同學,還是不要這樣子。”

“薛美美,醒醒”,“醒醒,薛美美”,“不行啊,怎麼辦”,“我們再試試,現在也只能用這個方法了”,“醒了,醒了,終於醒過來了。” “好險,終於進來了,薛美美那個丫頭應該不能進來吧”,“怎麼打不開了,看到李天那個混蛋剛剛纔進去”,“別,不要,你不要走過來,等我先靜一下,之後馬上看你,好嗎。”

“那個,美女姐姐,我實話跟你說吧,我現在心裏面很害怕,剛纔被人追,現在還驚魂未定呢,不是我不想看你,而是我真的經不起再受驚嚇了,請你原諒,我答應你,等我緩過來之後,一定看看你,可以嗎。”

“對不起啊美女,我實在是太害怕了,請你給我十分鐘的時間,就十分鐘好不好”,“這個門怎麼也打不開”,“不知道會不會有鬼。”

“不是,我是剛纔追一個人,看他進了這裏面,然後門又打不開了,所以,纔到你這裏來的,哦,對了,你也是任務參與者嗎”,“蘇姍,他們還沒回來,會不會是遇到危險了。”

“我,我也不知道,他們應該沒事吧”,“蘇姍,我想去找他們,要不你陪我一起去吧,好不好”,“那個,美熙,我不想去,我還有點害怕,我在這裏等李肅他醒過來好了。”

腹黑爹哋假純良 “蘇姍,那你不去,我自己一個人去了”,“美熙,你還是不要去了,要是萬一等下他們回來了,你又不見了,那該怎麼辦”,“不會的,我就在附近走走,隨便看看,不會走很遠的。”

“咦,前面好像有古代的那種房子”,“陳婷啊,你說他們三人會不會有事啊”,“這個,我也不知道”,“咦,怎麼打不開,難道是門鎖了”,“什麼鬼,這個門也打不開。”

“再試試這個,我就不信都打不開”,“啊啊啊,怎麼也打不開”,試了三個門,結果一個都打不開,“再試試最後一個,如果還打不開,我就回去等算了”,“咦,開了。”

“我,我可以不玩嗎”,“可以,真的可以嗎”,“啊啊啊,怎麼還不醒過來啊”,“我能不能不跳啊。”

“好吧好吧,那我就陪你說說話”,“那個,你想聊點什麼啊”,“好,那你請說”,“停停停,跳過開頭,直接進主題吧”,“哇,肌肉好硬啊,好想咬上一口。”

“哇,沒想到李肅他原來這麼細皮嫩肉的”,“過去看看吧”,“打不開”,“李肅,如果我們都沒死的話,那我要你做我的男朋友”,“這道門裏面好像有點不對勁”,“難道里面有”,“李肅,你怎麼還不醒過來啊。”

“李肅,你知道嗎,其實我早就喜歡你了,只是薛美美她實在是太可惡了,她武功厲害的,我打不過她,李肅,如果你,不對,是如果我們,我們都沒死的話,那你也一定要喜歡我,呸呸呸,我們纔不會死呢。”

“李肅,你小子本來應該就此死去了,但你小子的命格很硬,所以,還沒有死透”,“這是,這個聲音好像不是他們那些人口中發出來的,那他是”,某個聲音突然出現,讓李肅一時覺得事情越來越詭異了。

“這次你沒有死掉,但你也不要高興得太早,你現在還不夠強,甚至就是,你還太弱,保不定你下次就會死,所以,你要想辦法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你有極強的第六感,那麼你就要好好的利用這個異能。”

“當然,現在還不能說是異能,因爲它現在也和你一樣,還太弱小,第六感真正的實力,它可以看到未來,甚至就是,改變未來,讓本應該發生的事情,讓它向另一個方向去發展,這個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會不會是,回到現實世界之後,我們在任務世界裏受到的傷害和影響,就都沒了,就好像是小說裏寫的一樣,有什麼自動恢復功能一樣,完成任務回來就全部恢復好。”

“我想應該是吧,接下來,我們先各自回家,然後晚上再一起出來見面”,“回家,李肅你看一下,我們現在是在哪裏,高速公路上啊,怎麼回去”,“我日,手機還沒有信號,草他大爺的。”

“我的手機也沒有信號”,“你是不是傻,我手機沒有信號,那你的手機怎麼可能會有信號”,“奇怪,才五點多啊,怎麼這天看上去馬上就要到晚上了似的。”

“是才五點多鐘啊,這什麼鬼機吧天,就要黑了”,“我的肚子餓了”,“被你這麼一說,我感覺我的肚子也餓了”,“李天、蘇姍,你們大家有沒有發現,我們在任務世界裏的時候,好像根本感覺不到餓。”

“天黑了,我們晚上睡哪裏”,“睡哪裏,還能睡哪裏啊,特麼的,咋這麼倒黴,這麼久了,都沒見一輛車經過啊”,“晚上我們就在這附近找個地方睡一晚吧,明天天亮了我們再看看有沒有車輛從這裏經過。”

“肅哥,平時放假在家的時候,你喜歡做些什麼事情呢”,“沒什麼,偶爾看看書,聽聽音樂”,“我特麼的就不信了,今天還等不到車”,“一大早的,你叫什麼叫。”

“哎肚子好餓啊”,“蘇姍,你別說了好不好,算我求你了,你每次一說,搞得我本來已經忘記餓了,結果,又被你給提醒了”,“切,自己肚子餓了,還怪我提醒的,真是不知道羞恥。”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都別說了,現在大家的肚子都餓了,應該想想,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纔好”,“這車都哪去了,怎麼這麼久還沒見有車過來”,“肅哥,你餓了嗎。”

首席的麻辣跟班 “有一點點餓了”,“估計車是不會來了”,“我都快要餓死了”,“我靠,終於來了,我現在就巴不得趕緊進去,至少肚子不會餓啊,尤其餓死,還不如被鬼殺死。”

“呸呸呸,你個烏鴉嘴,李天,你就不能說些好的嗎”,“哎,舒服多了”,“李天,你那個烏鴉嘴,這次可不要再亂說話了”,“切,我這是神嘴好不好,什麼烏鴉嘴,你特麼的會不會說話。” “各位同學,我們接下來就進村,但是一定要記住,進村之後,一切都要小心”,“嗯”,“嗯”,“嗯,一定要小心”,“那好,我們現在就進村吧”,“等一下,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啊,李天你也是夠了,之前不想起,現在又想起了,我們都準備進村了。”

“大家小心一點,等下進去老屍村,我們大家儘量的不要說話,如果遇到老屍,我們就一起跑,千萬不要落單,落單會很危險”,“等等,奇怪,爲什麼那個聲音它還沒有來任務提示,李肅你怎麼看。”

“它既然還沒有發佈任務提示,那麼我們也只好先進村再看看了”,“啊,現在就進村啊”,“蘇姍,你別那麼害怕嘛,弄得我也跟着你一起害怕了。”

“大家不要害怕,現在我們就一起進村,我就不相信了,大不了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各位,跟我走起。”

“走吧,我們大家先進村再說”,“李肅,小心一點”,“陳婷,怎麼了,你是不是發現什麼了”,“村子裏有危險”,“大家小心”,“我操,這下不好玩了,這麼多,前後都有,跑是跑不掉了。”

“大家小心,這些老屍好像移動速度都不是很快,我們只要打出一個口子,就可以跑出去了”,“李肅,謝謝你”,“這個時候,就不要說謝謝了,是應該的,我們現在還沒有到安全地帶,儘量小心一點。”

“陳婷,謝謝你”,“李,李肅,你幹嘛說謝謝”,“薛美美,你幹嘛”,“我沒幹嘛啊,是她自己不小心摔倒的,怎麼能怪我”,“你”,“怎麼樣,沒事吧。”

“我”,“自己小心一點,死了可別連累我們啊”,“薛美美,你”,“李肅,你們先不要說了,後面的老屍追上來了”,“嗎賣批,真的是倒黴,出來旅個遊也能遇到這樣的事情,真是日了苟了。”

“啊,我不行了”,“哎,就你屁事多”,“肅哥,你還生氣嗎”,“任務提示特麼的還不來,這都已經進了老屍村了,難道要我們一直像這樣跑下去。”

“李天,任務提示既然沒有來,那我們就先跑跑停停,相信它應該會來的”,“李肅,你怎麼知道,它就一定會來,再就是,如果我們都死了,那它來不來又有什麼關係了。”

“我操”,“李肅,我們現在怎麼辦”,“特麼的任務提示還沒來”,“大家聽我說,接下來我們千萬不要分開,就算是死,我們大家也要死在一起”,“肅哥,死我們也要死在一起。”

“好,我們大家死也要死在一起”,“大家小心一點,儘量不要和老屍硬抗,能躲就躲,估計任務提示也快要來了”,“蘇姍,你跟緊我,其他人自己小心一點。”

“跑不掉了”,“小心”,“肚子好餓啊,要是來一輛車,車上有食物的話,多少錢我都買”,“好了,馬上就不用捱餓了”,“操他嗎的,這麼晚纔來,老子都快餓死了。”

“不能全部拿出來嗎,一件感覺好少”,你以爲是你家啊,還全部拿出來,有一件就不錯了,做人不能那麼貪心,知不知道”,“哼,李天,難道你不想全部把它們拿出來嗎,還說我,我還不知道你心裏是怎樣想的。”

“那個,美熙啊,你說這童子尿、童子血的,感覺還是挺厲害的,不知道那個,會不會也有這麼厲害啊”,“蘇姍,你不會該是想說,那個吧”,“不知道,到時候可以試試,怎麼,難道你還是那個。”

“討厭,難道你不是嗎”,“我當然是啊,逗你玩的呢,哈哈”,“那你說說”,“你們倆嘀嘀咕咕的在那裏說什麼呢,見不得人啊。”

“我操,還能不能再玩得坑一點,你早說生鏽的不行不就好了,非要說什麼沒生鏽和生鏽的,一比較,對了,金錢劍也會生鏽。”

“這舍利子感覺是巨坑啊,一旦擁有它,就等於是把我們給全部出賣了,餵它們吃下去,談何容易,可能它們還沒吃下去,我們自己就先被它們給弄死了。”

“只想說一句,沒有最坑,只有更坑啊”,“繼續啊,老子倒要看看有多坑,全部來啊”,“老師村,什麼鬼”,“老師村,真的有這樣的村子嗎,全部都是老師。”

“好吧,我儘量不多問”,“它說要在天黑之前趕到,那我們大家現在就走吧”,“對了,之前道具還沒給我們,就讓我們開始出發了”,“我選,破爛的桃木劍。”

“說完了,到我選了嗎,那我選破碎的八卦鏡”,“我選方向感不穩定的羅盤”,“我選墨斗線好了”,“到我了,那我選硃砂好了,我感覺硃砂還是不錯的”,“金錢劍。”

“大家都選好了嗎”,“嗯,我選好了,我選了一把機吧金錢劍”,“我也選好了,我選了墨斗線”,“我看那硃砂還不錯,我就選硃砂了”,“羅盤可以知道危險在哪裏,所以我選了個羅盤。”

“我選擇了桃木劍”,“哇,肅哥,那我們在一起就天生一對了,我知道鬼怪的所在,然後肅哥你就可以用桃木劍將它們都給消滅了。”

“薛美美,好的,我們不僅僅要自保,我們也要保證其他同學們的安全,這次遇到這種事情,我希望大家都團結在一起,我們現在不僅僅是同學,也是隊友。”

“我選擇了八卦鏡”,“好安靜,這周圍也太寂靜了,我感覺,接下來會有事情發生”,“切,你就巴不得我們接下來會有事情發生就好了,李天,你安的什麼心啊,一看就知道,你沒安什麼好心。”

“我特麼,老子故意個毛線,老子要是知道會是這樣的情況,老子打死也不想去旅遊了,劉美熙,你特麼說話注意一點,老子現在對你很不爽,你知道嗎。” “我看,這個時候出去,會很不安全,弄不好我們還沒有找到李肅,就已經”,“好,你們都不去是吧,那我一個人去”,“薛美美她真的一個人出去了”,“沒想到薛美美她。”

“哎,我還是不敢出去”,“肅哥,你在哪裏,你不要丟下我一個人,我有點害怕,肅哥你快出來啊”,“那現在到底怎麼辦”,“我們是繼續留在這裏睡覺,還是出去和薛美美她一起找李肅”,“不,我們現在不能出去。”

“如果這個時候我們出去的話,那麼,第一,我們不一定能找到李肅和薛美美他們兩個,第二,萬一我們現在都出去了,然後他們兩個回來了發現我們又不在了,那,到那時,他們兩個一定又會去找我們。”

“所以,我們不管怎麼說,現在都不能出去”,“那好吧,就聽你一回吧”,“喝就喝”,“不喝了,我要回家了”,“你不用送我的,我自己走路回去就好了。”

“咦,我怎麼會在這裏,我不是應該”,“你是,我好像不認識你”,“什麼你救了我,我這樣子像是需要人救的嗎,你神經病吧”,“就說你了,神經病、白癡。”

“切,嚇唬誰呢,別以爲姑奶奶我是嚇大的”,“等等,她剛纔是怎麼走的。”

“啊,你是鬼”,“真的嗎”,“昨晚真的是你救了我”,“謝謝你,你真的是一個好人,哦不,你真的是一隻好鬼”,“我叫朱倩,你呢”,“朱倩,這個名字”,李肅一時感到有點懵了。

“那這樣吧,我就叫你依依姐姐好了,你看怎麼樣”,“對了,依依姐姐,你白天的時候也可以出來的嗎”,“那下雨天呢,下雨天也可以出來嗎”,“依依姐姐,我帶你去我家玩玩。”

“那我們走吧”,“是啊,所以沒有人管我,我想幹嘛就幹嘛,多晚回來都行”,“憑什麼,憑什麼要殺死我丈夫”,“它憑什麼要殺死我丈夫”,“什麼情況”,李肅這一下真的完全懵逼了。

“是肅肅嗎”,“表姐,是我,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肅肅,表姐想過來找你玩,大概明天就能到”,“好啊,表姐,那你快點過來吧,我給你做些好菜,只有我們這裏纔有的,你以前最喜歡吃的。”

“哦,是表姐打來的,說是要過來我們家玩幾天”,“爸,你身體不好,我不能跟表姐去,就算表姐真的要帶我去大城市,那我也不會去的,爸,你放心好了,我會一直照顧你的,你的身體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爸,你以後都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好嗎,兒子求你了”,“真的啊,那依依姐姐你實在是對我太好了,愛你,麼麼噠啊。”

“倩倩,你現在還不能親姐姐,姐姐畢竟已經不是活人了,如果你親了姐姐,弄不好會生大病,到時候姐姐也無能爲力”,“嗯嗯,那好吧,姐姐,那你以後一定要保護我,好嗎。”

“依依姐姐,你能不能幫我弄點錢來,我想去吃肯德雞”,“爸,那我做事去了,您好好休息”,“哇,夠了夠了,依依姐姐你真厲害”,“依依姐姐,你真的可以像一個普通人一樣和我在這裏吃好吃的東西。”

“姐姐,小點聲,我怕別人會把我們兩個當成是神經病”,“好啊,姐姐最好,那我們就快點吃吧。”

“喔,我忘記了,對不起啊依依姐姐”,“難道是真的,他不是開玩笑的”,“啊,表姐”,“爸,東西都給你準備在牀邊了,那我就先去接表姐了”,“表姐,我來幫你拿東西吧。”

“表姐,你放心,不瞞你說,原來我們後山上是真的有妖怪,但是現在,都已經被我給消滅了,我在後山找到了一本書,表姐你知道嗎,竟然是一本學習道法的書,並且裏面記載的道法,好像都是些很高深的。”

“表弟,你不是還有陰陽眼嗎,可以隨時隨地看見鬼”,“對啊,表姐,不過,那也得有鬼才行吧,要不然怎麼看見鬼呢”,“也是,也是,沒有鬼,那自然是看不到的。”

“嗯嗯嘞”,“爸,你慢點”,“姨父,你身體不好,躺着躺着,沒事哈,我就是過來玩幾天,順便帶表弟去我們那裏玩玩”,“爸,我不走,我要照顧您,如果我走了,那以後,您和媽就更加的辛苦了。”

“表姐,這幾天我來給你做些好吃的,但是,我真的不能跟你回去”,“媽她每天都要工作,根本沒時間來照顧您”,“姨父,我這裏有十萬塊錢,你叫姨媽別去上班了,就每天好好的照顧你。”

“表姐,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可以保護好你,然後將那隻鬼給消滅掉”,“表弟,表姐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依依姐姐,今天我們去公園玩玩”,“嗯嗯,是去玩玩,不是走走”,“那我們走吧”,“表姐”,“怎麼了,表弟,你是不是有話想和姐姐說,你直接說就好了,沒事的。”

“那個,表姐,我沒事,沒事”,“第一次坐飛機,表弟你也別太緊張了,你看看你,額頭都出了好多的汗,表姐給你擦擦”,“表,表姐,我沒事,就是有點熱,過一下就好了。”

“那個,表姐啊,你知不知道哪裏有廁所”,“前面那裏就有一個,你先去,表姐去那邊買點東西吃,一會在這裏見”,“依依姐姐,我想去外面旅遊,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

“依依姐姐,你真好”,“有陰氣”,“等一下,我告訴你,你身邊有一隻鬼”,“我去,依依姐姐,你沒隱身了嗎,竟然讓別人看見了”,“依依姐姐,你幹嘛,不能殺人”,“這個李肅,好像有道法。”

不行,自己是學道之人,怎麼可以見到邪物還放過,就算不把它打得魂飛魄散,那也不能就這樣的任由它存在。” “萬法自然,誅殺牛鬼蛇神,妖魔鬼怪,破”,隨着李肅的道法口訣唸完,那隻狐狸精也馬上被打得魂飛魄散了,李肅的道法就算是對付鬼王、或者很厲害的妖精,也只不過是幾招的事情,更何況是對付小小的狐狸精。

這個李肅,比之鬼眼道士中的李肅,要聽表姐張美華的話很多,沒有那麼仁慈,也沒有那麼聖母了,但原則還是有的,李肅也只是心疼表姐擔驚受怕,如果不消滅那隻狐狸精,只怕表姐會不開心。

所以,李肅才如此的果斷,絲毫沒有給狐狸精求饒的機會,出手很快,口訣唸完的同時,狐狸精也就死了,已經受傷之後,自然是經不起第二下了,看到狐狸精死透了,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的心裏一時出了口惡氣。

重生逆流崛起 之前可沒被這隻狐狸精給追慘,身體都差點累癱,要不是狐狸精因爲受到限制,不然現在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都不知道死了多久了,狐狸精它會放過張、薛二人嗎,它有今天,也是它自己害的。

如果它放棄追殺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那麼它也就不會死,只能說,它的運氣不好,遇到道法高深的道士了,要是道術一般般,也許它還能逃走或者與其搏鬥一場,但是遇到李肅,它就只有魂飛魄散的下場了。

“表姐,接下來我們去哪裏好”,李肅聽張美華的,只要張美華去哪裏,李肅打算不再離開她了,之前在義莊引殭屍走遠了一點都出事情了,現在好不容易又在一起了,自然是不會再想分開了。

我的老婆是女神 “表弟,我們這是進入到另一個世界了”,張美華決定先把情況告訴李肅,免得到時候遇到不必要的麻煩,“另一個世界,不在我們原來的世界了嗎”,還好,李肅他大腦又轉的快,沒有問很白癡的問題出來。

“嗯,表弟,我們現在是在一部電影中,這部電影,不僅僅有狐狸精,義莊裏的那些殭屍,還有一隻非常厲害的殭屍,它的眼睛可以看見人,到時候我們閉氣就沒有用了”,張美華現在擔心的就是這個。

那隻從黃金棺材裏出來的殭屍,纔是最難對付的,被它抓到或是咬到,很快也會變成不人不鬼的殭屍,先是半人半屍,接着慢慢的就變成殭屍了,張美華記得電影裏,那些被殭屍殺死的人,就是這樣的。

影片中的四目道士和一休大師,加起來也沒能對付得了那隻殭屍,更何況現在,他們兩個人都還不知道在哪裏,就怕自己等人先遇到那隻殭屍了,張美華想的是沒錯,但是,她還是多慮了,那隻殭屍。

那隻殭屍現在還沒到這裏來,還在路上,不過,張美華等人去找四目道士和一休大師的話,就一定會遇到那隻殭屍,但,同時也會得到兩位高人的幫助,或者是,自己等人到時候如果真的遇到了,獨自對付那隻殭屍。

只是不知道,表弟有沒有把握一個人對付一隻很厲害的殭屍,尤其是,還不能讓它給抓傷,表弟也沒有帶什麼對付殭屍的道具,到底是去找四目道士他們,還是,四目道士家裏有糯米,還有很多對付殭屍的武器。

張美華一時之間,真沒想好到底是去,還是不去,如果不去的話,那回義莊是不是要安全一點,就在張美華苦思中,突然一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出現了,“任務參與者李肅、張美華、薛美美在殭屍叔叔世界待上七天便可迴歸。”

“對了,表弟,你之前到底是去哪兒了”,走在路上,張美華向李肅問着,雖然不是真的擔心,但是,多多少少也還是有點擔心的,只不過,人最擔心的還是自己,李肅,張美華她只是稍微的擔心一點點。

“我,引殭屍去遠了一點”,聽到表姐問自己,李肅還以爲張美華要責怪他了,於是,心裏面有點緊張,確實自己不該引殭屍去那麼遠,害表姐爲自己擔心,李肅他心裏覺得對不住張美華,都是自己不好。

“表弟啊,表姐沒有要怪你的意思,看你着急的”,張美華笑着說,曉得表姐不是要責怪自己,李肅一時鬆了一口氣,如果張美華要責怪李肅的話,那李肅也絕對是不會說什麼的,任由表姐責怪自己的不是。

也幸好張美華她沒有這樣,張美華她自然是不會這樣的,因爲她知道,接下來,還得一直需要李肅的幫助,要不然,躲過了狐狸精,還有其它很多的危險,自己絕對是過不去的,這期間,薛美美倒是安靜得很。

不知道是不是嚇傻了,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平常薛美美她話可多了,可是現在,竟然願意當一個沉默是金的觀衆,聽張美華和李肅二人說着話,她覺得這樣也挺好,也許是,以前都只是從電視上看到妖精啊,殭屍啊。

從沒有真正近距離的看到過,現在看到了,一時大腦運轉不過來,也是屬於正常的,薛美美她還沒有從恐懼中掙扎出來,腦海中還在想着狐狸精、殭屍的可怕,它們都是吃人的,弄不好自己今天就要死在這裏了。

薛美美她怕死,旁邊的張美華,見薛美美這麼長時間都沒出聲,於是問着:“美美,你怎麼了,沒事吧”,張美華是好心好意,畢竟閨蜜一場,這個時候關心一下,也是應該的,“哦,我,我沒事,美華姐。”

聽到張美華問自己,薛美美也還是反應過來之後回道,“嗯,沒事就好,前面離義莊還有很遠,累了嗎,要不要停下來休息一下”,張美華不知道是自己累了,還是真的關心薛美美,這個時候提出要停下來休息一下。

“美華姐,哦,那好吧,休息一下”,薛美美可能也是走累了,再加上心理上的和精神上的以及肉體上的,自然也是不想走了,李肅他倒無所謂,現在就算是來一羣厲鬼、妖精,李肅他也沒把它們放在眼裏。 李肅和薛美美二人感覺休息得也差不多了,接着張美華三人便開始繼續向義莊走去,只是,距離還是有點遠的,畢竟之前跑了那麼久,現在只是用走的,速度上差了不少,要是用跑的話,會快很多。

之前是因爲有狐狸精,所以,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才跑那麼快,現在很安全,李肅又在自己身邊,張美華她自然是不會再跑了,跑起來身體也累,慢慢走就好了,只是,張美華她發現了一個問題。

就是,哪怕自己已經很累了,但是卻沒有想要睡覺的感覺,不知道是爲什麼,這個事情她還沒有和李肅以及薛美美說,但其實,李肅和薛美美他們二人何嘗不是一樣,也沒感覺自己想睡覺,之前確實也挺累的。

但是真的沒有絲毫想睡覺的感覺,難道,在這個世界裏,自己等人不用睡覺,張美華在心裏已經開始想這個問題了,總之,張美華她覺得這個世界,好像還有很多自己沒了解的東西,像是爲什麼自己沒感覺到餓。

跑了那麼久,也出了很多的汗,本應該是需要補充大量的能量纔對,結果卻是現在這樣,不僅僅不感覺餓,還連睡覺都不用,這要是在原來的世界裏該有多好,估計生病應該也不會生。

張美華她在心裏假設,但到底會不會生病,現在還不能確定,也總不可能讓自己故意去生病吧,張美華她還不至於會那麼無聊作死,萬一真生病了,就糟了,這可是在殭屍叔叔世界裏,不是在原來的世界裏。

不然,還可以吃藥治好,在這裏,藥肯定是沒有的,這個不用想都知道,年代都不同,那時候估計都只還有中藥、草藥,西藥阿莫西林應該還沒有吧,不過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是想接下來到了義莊之後。

到了義莊,自己等人應該怎麼辦,如果再遇到殭屍,用什麼辦法,還是閉氣,或者是由表弟把殭屍引開,不,萬一再出現之前的事情,就不好了,張美華在心裏想着,不能再讓李肅去引開殭屍了。

要不然,其它的殭屍再從棺材裏出來,自己和薛美美兩個人還是得離開義莊,到時候,時間上如果沒來得及,就只能又和表弟分開了,不行不行,絕對不行,到底該想一個什麼樣的辦法,才能又讓表弟不離開自己。

又能安全的,總不可能指望殭屍都不要從棺材裏出來吧,這是不現實的,所以,還是不要抱有僥倖的心態,張美華她自然知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到時候出來幾隻殭屍,同時出來幾隻殭屍,就不好了。

不是張美華沒想到,就是怕她自己真的猜對了,同時一起出來幾隻殭屍,那到時候,就算李肅能引,估計也引不了這麼多吧,閉氣也不能堅持多久,這個張美華她也是知道的,頂多也就是一分鐘。

甚至,一分鐘都不能堅持,一直移動也不是個辦法,萬一從殭屍嚇到叫出聲來,那就完了,表弟在身邊倒還好,要是不在,自己肯定會有危險,一路上,張美華在心裏已經想了很多很多,而薛美美和李肅他們二人。

噩夢雖然恐怖,但畢竟只是做夢而已,如果一旦噩夢變成了真的,那麼,李肅等其他人該如何自救和逃生……

“那,那它會不會是回去了”,蘇姍一臉天真的向衆人說道,“回去了,呵呵,蘇姍你認爲可能嗎”,果不其然,李天他又馬上站出來懟道了,“人家就只是隨便說說的嘛,你那麼兇幹嘛”,蘇姍一臉可憐的樣子說道。

“那我們大家就在這個寺廟裏,找找看,有沒有安全的地方”,其實在李肅的心裏,他知道,這個寺廟裏恐怕是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還是那句詩,多少厲鬼在其中,那麼也就是說,這個寺廟裏會有很多的厲鬼在裏面。

“什麼聲音,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怪聲音,好像還是從我們後面傳來的”,劉美熙這時好像發現了有什麼異樣,怪聲音,會是什麼樣的怪聲音呢,“我,我好像也聽見了”,蘇姍滿臉緊張的表情向衆人說道。

“切,嚇唬誰呢,難不成貞子它這麼快就追上來了”,李天一副就我最牛逼的樣子向蘇姍她懟道,但緊接着,衆人全部一一回頭看去,因爲,那個聲音,它已經越來越近了,衆人這個時候都忍不住回了頭去看。

“切,你不說,我也知道要遠離它啊,不過,可以隨便走動,也沒安排任務啥的,看來,長得帥也不是全無好處的哈,嘿嘿”,李天因爲沒有給他安排任何任務,也不用跟着陳婷等女生們去找那個召喚碟仙的道具。

“那個,我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啊,去哪裏找那個東西”,跑了一段時間,幾個女生也都跑累了,唯一一個體力好一些的女生,此時又暈了過去,要不然的話,蘇姍她也不會因爲太辛苦而對其他兩個女生這麼。

“這裏那麼大,要找一個東西,的確是不容易,但是,還好它有提示”,劉美熙想到的是,那個詭異恐怖聲音給的提示,“哦哦,對了,它好像是說,找有金屬的地方”,這時蘇姍她也想起來了。

“算了,死就死吧”,最終,還是好奇心戰勝了理智,李天他還是決定進去看看,“吱呀~”,門被李天他慢慢的打開了,門全部打開了以後,李天並沒有看到裏面有“人”,於是,也就放心、大膽的走進去了。

“小哥哥,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好不好”,“好,好吧,你說,玩什麼遊戲”,“那我們就先來玩一下成語接龍吧。”

“我現在就可以走了”,李天還是試探性的再確定一下,看看那個古裝蘿莉鬼怎麼說,要是真沒坑,那才奇怪了,打死李天,他也不會相信,竟然有這樣的好事,但至於到底是什麼樣的坑,這個,就不清楚了。 “怕什麼,美熙你就是膽子小,這也怕,那也怕的,之前要你去把箱子打開,你也害怕得要死,現在,只不過是,我們去摸摸薛美美她的兇而已,你也這麼害怕,薛美美她又不是鬼”,“呵呵,薛美美她雖然不是鬼,但。”

“但她如果要較真的話,那自己也只能是吃不了兜着走了”,“蘇姍,那好吧,你先摸,我再摸”,“好,沒問題,我先,然後你再摸”,“蘇姍,別,大家都是同學,還是不要這樣子。”

“額”,聽到這些話,李肅他知道,可能是重名,不是自己認識的蘇姍和劉美熙,那麼薛美美肯定也不是的。

“哇,你們找到召喚碟仙的道具了”,“是啊,是找到了,但召喚不出碟仙,也沒用啊”,“哦,爲什麼召喚不出呢”,“那個,召喚碟仙的方法是什麼,告訴我一下,我來試試看。”

“就這樣,就可以了”,“哦,就這麼簡單”,“嗯嗯,就是這樣了”,“沒有了”,“蘇姍,別鬧,你亂說口訣幹嘛呢”,“不是我,是你後面”,“那個,姑娘你可能是認錯人了,在下並不是姑娘口中所說的什麼今世。”

“好吧好吧,我承認,我應該是你的今世”,“李天,李天,你能不能叫碟仙它去救救肅哥”,“薛美美,要救你肅哥也行,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好好,你說,只要你快點就行。”

“我,我也不知道”,“蘇,蘇姍你怎麼了”,“沒,沒什麼啊”,“就是有點害怕”,“李天你個混蛋,你給我站住”,“靠,又到這裏來了”,“咦,奇怪,怎麼打不開了。”

“好險,終於進來了,薛美美那個丫頭應該不能進來吧”,“怎麼打不開了,看到李天那個混蛋剛剛纔進去”,“別,不要,你不要走過來,等我先靜一下,之後馬上看你,好嗎。”

“不是,我是剛纔追一個人,看他進了這裏面,然後門又打不開了,所以,纔到你這裏來的,哦,對了,你也是任務參與者嗎”,“蘇姍,他們還沒回來,會不會是遇到危險了。”

“我,我也不知道,他們應該沒事吧”,“蘇姍,我想去找他們,要不你陪我一起去吧,好不好”,“那個,美熙,我不想去,我還有點害怕,我在這裏等李肅他醒過來好了。”

“蘇姍,那你不去,我自己一個人去了”,“美熙,你還是不要去了,要是萬一等下他們回來了,你又不見了,那該怎麼辦”,“不會的,我就在附近走走,隨便看看,不會走很遠的。”

對“任務參與者”這五個字,李肅他是再熟悉不過了,只是,讓他又想起,之前和自己一起進入任務世界的人。

“我,我可以不玩嗎”,“可以,真的可以嗎”,“啊啊啊,怎麼還不醒過來啊”,“我能不能不跳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