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健和胖子異口同聲地驚叫了起來!

同時,郝健不敢置信的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口的一個血窟窿,還在往外噴血,沒了心臟就像沒了靈魂,他“砰!”的一聲就栽倒了下去,躺在了一潑血泊中!!!

口袋裏的妞妞瞬間也掉了出來!!!

掉在他的身邊,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

——

苦痛說了沒人懂

愛人沒有用

我一樣很有用

我想什麼沒人懂

沒有人歌頌

總有人被感動

不具名的演員不管有沒有觀衆

謝謝儂

這正是郝健叫妞妞設置的專屬鬧鈴!

午夜十二點到了!!!

聽到這歌,那女鬼的動作並沒有停止,她的手爪尖一下就扎進了胖子的胸口,撲哧冒了一口鮮血,鮮血瞬間濺滿墓碑,墓碑上的字清晰可見了起來,依稀間,郝健像是看到了卓文君三個字?!

女鬼瘋狂的仰天長嘯了一番,然後就惡狠狠用力一刺打算深入,直插胖子心臟!!!

“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就在這個時候傳來一連串震耳欲聾的“叮咚”鐘響,鐘聲清脆,響徹山溝,彷彿整個村子都爲之一動,原來這就是那傳說中的冥鍾啊!

冥鍾終於被人敲響了!!!

郝健躺在地上意識逐漸迷糊,可是當他一聽到這叮咚的鐘響,他就像被人扔入了冰泉裏一樣,寒冷刺骨,瑟瑟發抖,胸口渾然感覺不到疼痛,瞬間意識就變得清醒了起來。

突然,劇情突變,郝健清楚的看見那女鬼的手還在深入王胖子的胸腔!可是當女鬼聽到這鐘聲的時候,她的雙手明顯一怔,她的雙腿竟然發了軟的抖了起來,地上已經流了一灘血,這時王胖子他居然毫無忌憚開懷大笑了起來!!!

“畜生!!!你還不快住手!!!午夜喪魂鍾一響,鬼門關大開,陰差當道,鬼哭狼嚎,你想等着被那閻王走狗用鐵魂鉤子勾穿心肺,掏心挖腸,挖眼菊爆再送進十八層地獄裏的無名火窟,折磨上個七七四十九天,魂飛魄散、永不超生嗎!!?爲了一個不愛你的男人變成這樣,你值不值得?!!!”胖子的話句句珠璣,針針見血,特別的霸氣強勢!

“叮咚,叮咚叮咚,咚咚!!!”

這時喪魂鐘響得更厲害了!郝健似乎已經聽到了,鋪天蓋地的腳步聲和鬼哭狼嚎聲,一瞬間,整個蓬萊鬼村鐘聲慘叫聲交織不斷,震耳發聵,空前絕響,慘不忍聞!!!

聽到這鐘聲,那女鬼竟然放開了胖子,痛苦的抱頭了起來!!!在她聽到胖子的一席話之後,情緒變得更加激動,眼神特別的哀傷,幽怨,不知是那鐘聲讓她疼痛欲絕,生不如死,還是胖子的話,踩到了她的心坎上,戳到了她的內心深處的痛處,她竟正蹲在地上抱頭痛哭了起來,聲嘶力竭,聽起來無比淒涼陰慘!!!

胖子捂着胸口繼續狂笑着,變本加厲地摧殘她道:“哈哈哈,你就別想了,得不到的東西永遠都得不到,不屬於你的東西也永遠別想得到!!!”

那女鬼聽到這話,眼神更加悽婉,哀傷地站了起來,咆哮道:“臭道士,你懂什麼!!!不,你什麼都不懂!!!”

然後她居然轉過身指着郝健滿目淚光,陰慘之極,眼神無比憎恨的對他瘋狂的咆哮道:“他,卓文君,是我整整愛了一千年的人啊!當初他對我的承諾誓言全都化爲了芻狗,現在他居然忘了我愛上了別人!!!不!!!我恨你!!!卓文君!!!這一生一世我定要你不得好死,我用我這一千年的怨力戾力來詛咒你!!!”

那女鬼口口聲聲喊着郝健卓文君,情緒越來越激動,那語氣那眼神那表情那動作,彷彿想要將他五馬分屍千刀萬剮一般。

怨啊!怨氣沖天,這得是對他積了多少年的怨恨啊!

胖子比她還激動的說道:“都過了一千年了,難道你還放不下嗎?你對他這不是恨!如今你殺了他,你一定會後悔的!!!”

那女鬼眼裏閃過一絲落寞,瞬間又恢復了平靜,繼而瘋狂的咆哮了起來,活像一個瘋子一樣。

“啊哈哈哈哈!!!今日我終於報仇了!你終究還是死在了我的手裏!!!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我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得到!!!”那女鬼一說完,就退回了黑暗裏,那團幽火也跟着消失了。

還揚言道:“我們下一世再見!!!卓文君生生世世,我都不會放過你!!!”

“(⊙o⊙)啥?!”

郝健一臉懵逼,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可竟不知怎的,卓文君這個名字他特別的熟悉,就像是在哪聽過一樣。就算這女鬼掏空了他的心臟,甚至是吃掉了他的心臟,他居然也不恨她,反而對她有一絲同情。看着她眼裏的那股哀傷,他莫名的覺得有點難過。彷彿自己就像是一個十惡不赦的罪魁禍首一樣。

“叮咚——!!!”

這時,那喪魂鐘響得更厲害了!!!

胖子趔趄的爬了起來,這才鬆了一口氣,踉踉蹌蹌地虛弱無力地向着郝健走了過去……

王胖子剛一離開那墓碑,一瞬間,從他身後的墳堆裏發出一串極其耀眼的光芒——

竟然從那墳堆憑空冒了一口井出來!

這難道正是那枯井不成?郝健心中大吃一驚!

感覺到光芒,胖子嘴角微揚,邪笑了一下,然後“嘭”的一聲倒在了他的身上,就暈厥了過去,一動也不動的,胸口還在撲哧撲哧的往外冒血。

郝健想說話想喊他卻說不出話,心急如焚的噴了一口血出來,然後眼前一黑,就暈死了過去…… 第804章爸爸因為有你,感到驕傲!

從前只有徐管家過來接送奶包,沒有想到這次能夠看到爹地的車!

這是怎麼回事,奶包第一反應,難道是他剪掉前桌女孩馬尾辮的事被發現,爹地過來找他算賬?

奶包身體一僵,一動不動,這時陸司寒已經看到兒子,立刻打開車門來到他的面前。

「爹地,爹地,是我的錯。」

大俠又跑了 「真的不該欺負前桌,罰我剪成光頭好嗎?」

「千萬,千萬不要動手!」

奶包輕聲開口,嚇的往裡縮著。

「躲什麼躲,趕緊出來,讀書讀傻不成,嘰嘰歪歪都沒聽清在說什麼。」

陸司寒一把扯過兒子,將他抱在懷裡。

奶包微愣,爹地似乎心情煩躁,但是與他無關!

奶包重重鬆口氣,幸好爹地不知情,不然性命不保。

坐進汽車後座,陸司寒難得沒看文件,一直打量兒子。

奶包被他看的,渾身難受。

「雖然我是很帥,但是爹地不用這樣關注。」

「這種關注,簡直就比打我一頓還糟。」

奶包嘟唇,眸光四處流轉,相當不安。

男人挑挑眉,捏捏兒子臉頰,觸感不錯,就是比起南初差上一點,南初臉頰更軟,更加好親。

「咳咳。」輕微咳嗽幾聲,去去腦海當中旖旎想法。

陸司寒擺出一副嚴肅表情,正襟危坐開口說道:「聽徐管家說起,學院十一月份舉辦親子項目,你想報名參加?」

奶包聽到爹地說起這個,抓抓頭髮。

從前他是沒有媽媽,一群同學通通說他,有媽生,沒媽養,為此打過幾架,奶包心裡一直不平。

他不是孫悟空,怎麼可能沒有媽媽。

現在他的媽媽終於回來,而且生的這樣漂亮,能夠跳舞,能夠散打,英姿颯爽,帶出去倍有面。

所以奶包想要他們陪他參加,只是只敢想想,不敢輕易開口,爹地真的很忙,這種過家家的項目,肯定不能吸引他的注意。

不過如今爹地主動提起,奶包還是點點頭。

「我會抽出時間,陪你一起參加。」

聽到爹地同意,奶包眼神都在放光。

「但是,有個條件。」

下秒,奶包眼神開始黯淡。

這個條件,肯定很難達到。

「用你手機,聯繫南初,讓她回家陪你吃飯。」

事情不斷發生轉折,奶包再次發亮,目光灼灼盯著爹地。

「只是這個要求,沒有別的要求?」

「就這要求,如果不能做到,假期不準出去!」

「沒有問題!」

論起賣萌,奶包覺得自己還是很有一套,當下立刻撥打南初電話。

錦都醫院門口,南初剛剛陪著雲暮看完醫生。

「雲暮哥哥,你是怎麼來到錦都,還有哥哥是不是非常生氣?」

「說起來,哥哥並非沒錯,哥哥怎麼可以故意抹除我的記憶!」

南初與雲暮並肩走在一起,想起這段時間種種經歷,南初有些煩躁,忍不住踢著街道上面石頭。

「自橫不管做出什麼,都是為你好的,你與陸司寒並不合適,你們身份懸殊。」雲暮淡淡的說。

「可是司寒並不介意,而且蘋果的事,他是我的兒子,你們知不知情?」

「算啦,知道你和哥哥一夥兒的,不說這些,總之我要留在蘋果身邊。」

「現在這段時間,你想住哪,我來幫你解決。」

南初客氣的說,從前都是雲暮哥哥幫她,現在終於能夠輪到她來照顧雲暮哥哥。

「不急,一起出去吃飯好嗎?」

「可以,現在正好就是晚餐時間。」

「說起來,錦都有家烤鴨店特別不錯,真該帶你過去嘗嘗。」

「那就去吃烤鴨。」

雲暮寵溺摸摸南初頭髮。

寵妻撩人:老公持證上崗 四年前,雲暮親口告訴南初,傅家幾十條性命,她的母親,通通都被戰家擊殺。

南初當初整整痛哭一個晚上。

現在雲暮非常清楚,只要再是親口告訴南初,四年前機場的事,傅自橫的事,無雙殿的事。

南初一定痛恨陸司寒,一定選擇離開他的身邊。

但是這次雲暮卻是心疼,不敢告訴。

當年南初有多痛苦,他都看在眼裡。

這個女孩被他保護四年,他是真的無法親手摧毀她的天真。

很快,他們抵達烤鴨店門口,只是這時,南初手機鈴聲響起。

雲暮眸光微冷,某人一如從前,心眼簡直就比芝麻還小!

南初看到奶包電話,立刻接通。

「南初阿姨,蘋果沒有胃口,蘋果想要見你,你在哪裡?」一道奶聲奶氣的童音傳來。

勞斯萊斯車廂內,陸司寒忍不住渾身顫慄,他的兒子如果平時這樣說話,絕對欠錘!

「我和朋友聚在一起,我們說好一起吃飯,再晚一點你就能夠見我。」

「不行,現在我就想要見你,能不能過來陪我。」

「南初阿姨,阿姨,媽咪!」奶包說著說著故意帶上哭腔,南初完全阻擋不住。

婚後相愛,冷酷首席逗萌妻 「好好好,不哭不哭,現在我就過來。」

南初答應以後,為難看著雲暮。

「這是蘋果?你的兒子?」

「嗯嗯,前段時間,我們在鬧矛盾,這段時間剛剛關係好點。」

「沒有關係,我能理解。」

「雲暮哥哥,看來我們只有改天再聚。」

南初朝著雲暮揮揮手,轉而打車前往琉璃別院。

雲暮看著汽車疾馳而去,輕聲嘆氣,或者他該高興,至少敗給蘋果,總比敗給陸司寒要好。

「成功解決,南初阿姨馬上就要回來。」

奶包掛斷電話,感覺這個任務毫無難度。

陸司寒震驚看著兒子,養兒千日,用兒一時,但是他的兒子真的好用!

「兒子,謝謝。」

「爸爸因為有你,感到驕傲。」

陸司寒情難自禁,一把抱住奶包,感動的說。

奶包微張著唇,這樣一頓猛誇,導致他都有點不好意思,好像自己根本沒做什麼。

奶包記得前段時間,他的機械發明獲得全省一等獎,前段時間,他的射擊得到軍官稱讚,陸司寒同志,似乎都沒這樣高興。

果然觸及媽咪,爹地根本沒有底線!

傍晚六點,餐桌上面,陸司寒看著南初陪著奶包吃飯,心中暢快不已。

果然他們相親相愛一家人,誰都無法拆散。 “我這是在哪裏?好冷,好冷。”

郝健感覺自己就像是掉進了一個寒冷的深潭裏,耳邊有汩汩的流水聲,流水嘩嘩的從不間斷,他的身子卻輕飄飄的正一個勁兒的往下沉,他不能呼吸,也不能動彈,他就像被人扔進了冰窖裏?怎麼會這麼冷?

越往下,越冷郝健的意識也就越清醒,才漸漸意識到危機,他拼命想睜開眼睛卻睜不開,他開始慌亂了起來,拼命掙扎。可是彷彿他越掙扎就往下沉得越快,直到他能大口大口的喘氣,心跳加速,還嗆了好幾口水時,他才意識到他自己大概真的被人扔進了寒潭裏。

這時郝健的耳邊有很多孤魂野鬼在鬼哭狼嚎,悽慘咆哮,憤怒叫囂着,總之,各種各樣的雜音鬼嚎都有。

郝健感覺他們離他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聽聲音彷彿他們就快要從四面八方將他團團圍住………

他清楚自己掉在了寒潭裏,潭水冰冷,刺骨浸人,寒冷的潭水,一寸一寸的浸溼着他的衣襟,浸透他的身軀,浸入了他的骨髓,這種的冷,竟帶給他前所未有的恐懼。

郝健在極度恐慌中,猛地一下就睜開了眼睛。。。

他居然真的被人扔進了寒潭,正在往潭底深處下沉,這潭水一點都不清澈,反而特別的紅,紅得發紫發黑,潭水裏面帶着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和屍體腐爛的味道。

“胖子呢?王胖子在哪裏?”郝健連忙四處打望,不望不要緊,這一望嚇得他渾身直冒冷汗!

他居然沒聽錯,那些缺胳膊斷腿的孤魂野鬼,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向他飛奔而來。

它們有的張牙舞爪,有的邪魅詭笑,有的鬼面獠牙,也有的嘶聲咆哮,更有的是帶着悽怨哀傷、憎恨憤怒、羨慕嫉妒。彷彿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召喚他們靠近郝健,包圍他,攻擊他。

郝健被嚇得目瞪口呆,拼命的往上游,根本就來不及多想,來不及反應,那些鬼全都對他窮追不捨,圍追堵截,他在水裏拼命的掙扎,拼命的遊,卻始終都遊不動,遊不走,一直在原地打轉。

很快那些東西便簇擁而上,把郝健給團團包圍在潭水中央,他掙扎着掙扎着,逐漸掙扎不動了,又沉了下去。。。

那些鬼見機對着他瘋狂的撕咬扭打拉扯,痛得他哭爹喊娘、生不如死。可任他怎麼叫喚,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只能眼睜睜的痛苦的看着它們一口一口的將自己的血肉骨頭吞食乾淨。

它們連啃帶咬的毫不留情,一個個都像餓死鬼一樣狼吞虎嚥的,吞噬着郝健的四肢,身體,那才叫一個生不如死!

此刻郝健真想有人能夠給他一個痛快,讓他早點回孃胎裏重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