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歡無奈道:“拜託,我已經三年沒來了!”

“哦,是嗎?”

姨父簫文傑咳嗽道:“聽說你拍了電影想在米國上映是吧?”

郝歡嘆氣:“我媽是不是又跟你們說啥了?”

章怡遞了個眼神,簫文傑心領神會道:“你媽說你要來米國,想在米國上映電影,讓我們儘量幫一下你,免得你人生地不熟的被米國人欺負!”

章怡附和道:“是呀!你媽不知有多關心你,擔心你呢!你要是曉得可憐天下父母心,以後就多聽一下你爸媽的話吧!”

郝歡看不下去了:“小姨,你們是不是忘了我是個導演了?就你們這破演技爛配合,在片場裏可是要挨導演罵的!”

章怡瞪了一眼,看來此計是行不通的了,那就使用下一個計劃吧!

簫文傑說着:“誰跟你演戲了!我們這是實話實說,你現在也老大不小了,郝家就你一根獨苗,你爸媽能不關心你擔心你嗎?這好運集團,以後還得交到你的手中,你現在想拍電影可以,但抽空的時候你也得多點回去關心一下父母,替他們分擔一下工作曉得嗎?”

郝歡無奈道:“你們要是替我爸媽勸我放棄拍戲的話,那我就出去找個旅店過夜算了。”

章怡就知道會是這樣,急忙道:“好好好,不說這些了,保姆剛煮好夜宵,你們應該也餓了,有什麼話咱們吃完了再說。”

吃着夜宵。

郝歡不給姨父姨媽再勸說的機會,對毫無存在感的王樂欣說着:“王樂欣,你看下《孤兒怨》的預售票房有多少了。”

“啊?哦!”

王樂欣拿出手機,看了一下,然後說着:“只有31萬。”

郝歡問:“應該還不到半小時吧?”

“嗯,剛預售20分鐘。”

“其他新電影的預售票房呢?”

“《烈焰英雄》預售三天了,票房已經達到7300萬元。《緝毒》緊隨其後,預售兩天已經快要突破5000萬票房了。”

“國慶檔預售票房最差的不可能是《孤兒怨》吧?”

“我看下。”

王樂欣手機查詢道:“最差的應該是《龍牌》,預售一天半了目前僅有62萬的票房。”

看着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電影,章怡夫婦則大眼着瞪小眼,不知該說啥好。

簫文傑想了想,開口道:“歡子啊!你這電影打算什麼時候在米國上映?是不是還得找院線發行合作才行?”

郝歡回道:“我明天會去找華娜兄弟合作,到時候電影發行的事情他們會去協商安排。”

“這樣啊!”

簫文傑問着:“那你這電影能賺幾個錢啊?要是連十億都賺不到的話,我覺得你還是替你爸管理集團算了!”

郝歡說着:“靠一部電影就賺十億的話,那麼票房怎麼也得達到三四十億元才行,現在我不敢擔保,但下一部或者下下一部電影,肯定可以讓我淨賺十億以上的!”

簫文傑幽幽道:“那還是不如好運集團賺錢啊!要是我,我就不會浪費時間精力去拍電影,費力不討好,還賺不到幾個錢!”

郝歡吃完了夜宵,說着:“時候不早了,姨父,小姨,你們早點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們還得去一趟美萊塢,就不敘舊閒聊了。”

章怡問着:“歡子,你不急着回去吧?這麼久沒見了,小姨有很多話想跟你說呢!下星期穗穗她們就回來了,要不你住個十天半個月再回去吧!”

郝歡說着:“看情況吧,現在不好說,不過三五天內是回不去的了,小姨你有的是機會跟我嘮叨的!”

“行吧,那你們早點休息。”

章怡也不急着勸說了,而且她其實也不想勸說,因爲她知道這外甥性格犟着呢,所以再怎麼苦口婆心也是沒用的,沒見他們兩口子前面纔剛暗示出來就已經遭到這臭小子的反感了!

這時,郝歡突然想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昨天貸款的200萬敗家值,還沒有還款!

而時間,已經是第二天,也就是說,目前15%的日利息,現在就已經翻了一倍,相當於欠了系統260萬元……

他咳嗽一聲,說着:“小姨,姨父,我們好像有三年沒見了吧?”

章怡算了算:“是有三年了!”

郝歡厚顏無恥道:“那你們是不是應該給我補一下這三年的壓歲錢纔對?我也不坑你們,一年100萬,三年就給我300萬好了!”

簫文傑沉默了會兒,然後憋出一個字:“滾!”

章怡想了想,乾脆也回了一句:“滾!”

王樂欣看着這一幕忍俊不禁,郝歡嫌棄地搖了搖頭:“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小姨不疼,姨父不愛了啊!”

衆人:“……”

這傢伙鐵定是有點毛病啊! 洗完澡出來,郝歡躺在舒適的牀上刷着平板。

《孤兒怨》預售一小時了,票房眼看着就要突破100萬元。相比於《驚嚇時代》跟《電鋸驚魂》的預售成績,這已經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然而,按照製片成本將近四千萬來算的話,這個預售成績明顯是有撲街跡象的。

不過作爲一部懸疑驚悚電影,上映時間還是神仙打架的國慶黃金週,預售票房差點也很正常。

畢竟大多數人都不喜歡這類型的電影,如果不是《電鋸驚魂》的口碑太好,《孤兒怨》第一小時的預售票房也不可能輕輕鬆鬆突破100萬元。

“看來國慶檔還是兇殘啊!”

“《烈焰英雄》的排片率超過了30%,《緝毒》的排片率也超過了30%,這兩部電影都是有望在首映當天票房過億的,不過預售成績好,不代表最終的總票房也會很好。”

畢竟觀衆們都不是傻子,預售好只能說明導演或者主演的真愛粉多,等電影上映後,口碑要是不行,後面的票房漲幅自然就不容樂觀了。

郝歡沒有拿《孤兒怨》來跟這兩部人氣電影對比,因爲他的電影只能打後期,前期的票房跟排片率都會很低,哪怕不是在國慶檔上映,預售票房也不會好到哪裏去的。

況且現在他的重心已經不在國內,刪減了20分鐘的劇情,《孤兒怨》這部電影就已經被搞廢了,他已經可以預想到,《孤兒怨》首映當天,必然又是被噴的一天。

“先睡一覺再說吧!明天一早還得前往美萊塢跟華娜兄弟簽署合作合同。對了,差點又忘了還錢給系統了啊!”

郝歡想了想,點開了微博。

送財童子又來了啊!

能否一夜暴富,成爲百萬富翁就看你們有沒有這個福氣了。

他編輯微博內容,定位米國地址,發佈文字道:“已安全抵達米國加州,明天《孤兒怨》將會跟華娜兄弟達成合作,然後在北美所有國家安排上映。

爲了慶祝《孤兒怨》走出國門,我決定從《孤兒怨》的宣傳費用裏抽取260萬元用於抽獎,購買《孤兒怨》電影票截圖並回複本微博即可參與抽獎,本次中獎名額共有2名,抽獎活動真實有效,本人不屑於爲了區區260萬元而搞什麼抽獎黑幕,抽獎活動12小時後終止,以上!”

微博一出,關注他的一千萬微博粉絲中,不少人都被炸了出來!

“臥槽!剛猶豫着後天是看《烈焰英雄》還是看《緝毒》,現在老子不考慮了,兩張《孤兒怨》的影票送上,我願獻祭三個舍友的性命,只求可以中獎!”

“看到一羣傻子真的買電影票抽獎,我就感到好笑!知道爲什麼有錢人越來越有錢,你們這些窮逼越來越窮嗎?這種抽獎要是沒有黑幕,老子直播吃屎,記住我的ID!”

“樓上的沙雕又來騙吃騙喝了,新豐是吧?截圖了!準備吃屎吃到打嗝吧!”

“郝歡確實不屑於爲了260萬元而搞黑幕啊!如果有10萬人參與抽獎的話,這票房直接就增漲三百多萬了,說白了這抽獎的錢都是你們衆籌出來的,壓根就不需要他自己出錢好吧!你們真想抽獎一夜暴富的話,也可以把錢轉給我,然後我從中抽取一個幸運兒出來啊!”

“呵呵,自己有幾斤幾兩不清楚嗎?就這電影水平也好意思到米國上映,這次國產電影又得丟臉丟到米國去了!”

……

在廣大網友都在關注郝歡的豪華抽獎時,娛樂媒體關注的卻是郝歡這微博裏的四個字。

華娜兄弟!

郝歡前往米國竟然是要跟華娜兄弟進行合作?然後全北美上映他的新電影《孤兒怨》?

這可是大新聞啊!

龍國雖然是全世界電影市場發展得最好的一個國家,但卻不是電影行業最發達的一個國家,所以哪怕最近幾年龍國都是所有國家中電影數量最爲盛產的,但卻沒有一部電影可以在國外打響名氣。

不像米國,他們除了代表性的科幻電影外,還有不少懸疑電影以及其他類型電影在國際上獲得了不菲的成績,賺足了票房。

尤其是國內市場,他們的電影最近幾年都能在國內賺到幾十億甚至逼近100億的票房總和。而國內出品的國產片,到目前爲止還沒有過一部電影可以在米國單獨獲得上億元的票房。

如此一對比,二者之間的電影差距就大得多了。

一個是企圖征服全世界,一個是隻想着賺國內的票房。這也是米國導演跟國內導演之間的理想差距,最可笑的是國內的導演,大部分都是以圈錢的形式去拍的電影,所以隨便找一些大明星,隨便拍一部電影就出來圈錢,重點是這種圈錢的電影,多數都讓他們賺得盆滿鉢滿,以至於國內的影視行業就這麼被拉下了檔次。

如今,郝歡拍的《孤兒怨》打算在北美市場上映,自然而然地就吸引了衆多媒體的關注。

有人鼓勵支持,自然也有人吐槽開噴。不過在電影沒能上映之前,任何評論都是空話。

給王燁發了條信息,告訴他明天早上前往華娜兄弟影視公司後,郝歡拉過被單,矇頭便睡。

隔壁房間的王樂欣,在飛機上睡得多了,此刻卻是怎麼也睡不着,尤其是這寬敞的房間裏,看到的一切東西都是那麼的豪華貴氣。

這就是有錢人的房間啊!

而且還只是招待客人的客房……

只能說,有錢人的生活,她真的難以想象!

……

第二天一早,小姨媽過來喊人,郝歡跟王樂欣都沒有睡好,迷糊着眼醒了過來。

吃完早餐後,郝歡在姨父的車庫裏隨便挑了輛體型小點的越野車就前往美萊塢了。

他有國際駕照,在米國出行出差自然方便得多。

王樂欣坐在副駕駛位上,這一次她對郝歡是有了新的認識。原來,這傢伙的英語很好,而且還有國際駕照!

如此一來,她此行的目的就真的是給郝歡打雜跑腿的了……

郝歡順着導航向前方行駛,問着:“你看下《孤兒怨》的票房,一夜過去,現在漲到多少了。”

王樂欣拿手機查了下,驚訝道:“503萬了!怎麼突然漲了這麼多?《電鋸驚魂》當初預售一天才一百多萬,到了最後票房都達到兩億了,這麼算的話,那《孤兒怨》豈不是可以達到10億票房?”

“呵呵……”

郝歡搖頭道:“昨晚沒看我發的微博是吧?這503萬的票房,至少有一半是衝着抽獎來的!”

王樂欣點開微博看了一眼,難怪……

原來郝歡又在網上送錢了!

260萬元啊!

王樂欣看了下時間,郝歡這個260萬元的微博抽獎還差三個多小時才結束,她趕緊買了一張《孤兒怨》的電影票,然後截圖回覆微博參與了抽獎。

隨後,她開口說着:“難怪麗容姐一大早發信息說很多娛樂媒體聯繫了公司,問我是不是都要拒絕他們。”

郝歡問道:“那你是怎麼回覆她的。”

“我就是照你說的回覆了呀!”王樂欣道:“你不在國內,所以拒絕所有媒體採訪跟合作。”

“嗯。”

郝歡應聲道:“不過現在電影上沒什麼事情幹了,他們在公司裏閒着也是閒着,你讓李麗容代表公司適當地接受一下自媒體的線上採訪,有關電影的事情,都可以如實告訴那些媒體,這樣熱度跟話題也會增加不少。還有那些沒事幹的後期製作員工,可以讓他們充當水軍在網上刷一下存在感。”

“哦。”

……

一個多小時後。

美萊塢,華娜兄弟影視公司。

華娜總裁哈里先生很是客氣地出到門口迎接郝歡的到來,二人商業化地握手招呼完後,接下來就是簽署合同,商談合作上的一些事情。

郝歡問着:“哈里先生,以你們的實力跟效率,這部電影最快可以什麼時候上映?”

哈里回答:“據說你這部電影過兩天就在龍國上映了,那麼爲了儘可能地避免透劇或者個別盜版資源帶來的影響,北美市場最好還是儘快上映,而且近期北美市場都沒有什麼新電影,所以競爭不像你們龍國那麼激烈。不過上映太快,宣傳上的效果就會差了一些。”

郝歡點頭道:“行,那就儘快安排上映!”

哈里先生道:“電影的字幕翻譯我們中午時大概就能製作完成,電影送審肯定沒有什麼問題、電影宣傳、拷貝以及院線合作,這些事情可能要花費兩天的時間,最終電影上映最快的話也得比你們龍國的上映時間慢上一天。”

“沒事,這速度已經很快了!”

郝歡一臉佩服,這就是頂級大公司的實力啊!

他愉快道:“那麼,祝我們合作愉快!”

哈里先生爽快地握着郝歡伸過來的手:“合作愉快!”

《孤兒怨》在北美上映一事就此告了一個段落。

第二天,電影果然順利過審了。

接下來萬衆矚目的,就是兩天後《孤兒怨》在國內首映的24小時票房到底可以達到多少?

獵戶家的巧婆娘 在北美市場首映的票房又能達到多少?

一切,是多麼的讓人期待! 爲了償還系統的高利貸,郝歡拿出260萬元進行微博抽獎,以至於幻想一夜暴富的網友們紛紛購買《孤兒怨》的電影票進行抽獎,讓《孤兒怨》在預售24小時內突破了1000萬元的票房。

如今,國慶到來,電影總算要開始上映了!

遠在米國的郝歡,也在時刻關注着《孤兒怨》在國內的首映情況。

身爲助理的王樂欣,此行的目的就是隨時給老闆報告《孤兒怨》上映前後的一些重要信息。

米國加州的晚上九點。

此刻則是國內中午十二點,《孤兒怨》在國內的首映時間是早上10點,如今兩個小時過去,首映自然已經結束。

李麗容向王樂欣報告信息,王樂欣轉而向郝歡報告着。

“《孤兒怨》首映後的評分跟評價不是很好!現在貓眼售票上的評分是8.0,可評論下幾乎都是一些差評!”

郝歡早有預知地說着:“電影剪切得太過離譜,劇情銜接不上,有頭無尾,差評自然難免!”

不過他還是好奇地讓王樂欣拿手機過來,看一下觀看完首映的觀衆們都是怎麼評價這部電影的。

只見評論下,幾乎都是各種吐槽抨擊的字眼。

“什麼玩意兒!前面看得還好,到了中後面怎麼亂七八糟的!”

“孤兒院的女老師呢?不是要弄死她嗎?結果特麼的怎麼一下子就變成要弄死那倆兄妹了!”

“演員的演技很好,前面看得還挺懸疑刺激的,可是越往後看就越是看不懂了,這特麼是不是減掉了一些劇情啊!”

“孤兒剪輯!爛尾導演!就這水平的電影也好意思出國上映?這下國產電影又得被老外取笑了!”

“差評!電影劇情亂七八糟的,一點也不懸疑,更沒有一絲驚悚的感覺!早知道老子就買票看《緝毒》了!”

……

郝歡看着這些差評也是無動於衷,他搖頭說着:“我算是知道爲什麼國內的導演都不拍懸疑驚悚題材的電影了!本身就小衆的一個電影題材,結果還不能拍得太過驚悚,連這種直接呈現出來的驚悚劇情都得減掉,更別說那些喜歡一驚一乍的驚悚劇情了。”

王樂欣想了想說着:“加上預售兩天的票房,《孤兒怨》的總票房纔剛突破1500萬元,現在評分評價這麼差,恐怕接下來票房最多也就只能突破兩千萬了!”

郝歡無所謂道:“這就是命啊!不然我就不會千里迢迢飛到米國了。”

王樂欣遺憾地說着:“其實多數觀衆都認可了演員的演技以及電影前面的劇情,如果後面不是剪切得太過分的話,評分跟評價肯定會很好的。”

郝歡喝着汽水,起身道:“走了,最好接下來的評分再差一點,噴得再兇一點。這麼一來,我就有理由將鍋給甩在電影審覈上了!”

王樂欣趕緊滋溜滋溜地吸完半瓶汽水,然後從包裏取出一張米國鈔票付款,邁着快步追上郝歡。

繁華的天使之城。

郝歡閒庭信步似的走在人來人往的寬敞街上,明天《孤兒怨》就要在北美上映了,北美院線的線下宣傳都很到位,華娜兄弟在線上的宣傳也投了一百萬米元。

如今整個北美市場的線上預售票房不知道積累到了多少,但米國的預售票房,24小時也達到了100萬米元,換成國內的匯率,相當於700萬元,也算是不錯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