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帆朝著畢墨點了點頭,不過眼神卻滿是遲疑,畢墨的手上有油,而葉乘風的背後也有,這說明畢墨剛才抱過葉乘風啊。

畢墨也在打量著鄢帆,她才不管鄢帆是不是鄢晚疇的女兒呢,任何有可疑的女人,都值得她提防。


不過她從鄢帆的身上似乎沒覺察到什麼,問葉乘風她來找你做什麼。

葉乘風說鄢帆是來叫我一起去海濱的,她以後會在東城創建上班。

畢墨半信半疑地看了一眼兩人,隨即朝廚房走去,嘴上和葉乘風說,你們稍等一下,我洗下手換件衣服,跟你們一起去海濱。

等畢墨進了廚房,鄢帆才低聲朝葉乘風說,「她是你女朋友?」

葉乘風無奈地朝鄢帆聳了聳肩,不置可否的一笑。

鄢帆卻嘖了嘖嘴巴,「長的不錯,可惜一點都不配你!」

葉乘風不禁一愕,朝鄢帆說,「那你說說什麼女人才配我?」

鄢帆眨著眼睛想了半晌,搖了搖頭和葉乘風說,說不上來,反正就是覺得她配不上你。

這個時候畢墨從廚房出來,又和他們說等一下,她現在上樓去換衣服,一會就下來。

等畢墨上樓后,鄢帆指了指葉乘風的背後說,你也該換一件衣服了,後面都是畢墨手上的油。 葉乘風去換了一套衣服下樓的時候,現畢墨和鄢帆正坐在客廳里閑談呢,看兩人的表情好像相談甚歡的樣子。

等葉乘風走近后,才聽到鄢帆在和畢墨說她以前飆車的事情呢,畢墨聽的目瞪口呆,一臉的羨慕。

一品玄音師:邪王毒寵小啞妃 ,立刻站起身說可以走了。

畢墨很不情願的站起身來,那眼神好像在怨葉乘風下來的太快了,自己聽鄢帆說了一堆她過去的光輝史,自己還沒來得及表現呢。

葉乘風似乎也看出了畢墨的想法,和畢墨說,有什麼要說的上車說也是一樣的,反正去海濱要還幾個小時呢,夠你從小時候說到現在了。

果然上車后,畢墨和鄢帆都坐在後座,畢墨開始滔滔不絕的和鄢帆說起她在美國的生活,從上學的趣事,到生活中的細節。

鄢帆雖然沒出過國,但是在電視上也見過不少,開始聽的也新奇,但是時間長了,就有些犯困了,打起了哈哈。


畢墨見鄢帆沒興趣聽下去了,也就不說了,問葉乘風還有多久到海濱后,也側著頭靠著窗戶打起盹來了。

葉乘風一邊開著,一邊從後望鏡里看著兩個女人,他倒不是在為畢墨和鄢帆互相較勁的事頭疼,真正的麻煩不是現在,而是畢墨去了海濱后怎麼辦。

海濱那邊還住著一個南方呢,要是南方和畢墨碰面,以南方的性格絕對不會和畢墨火星撞地球,但是也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事生。

葉乘風開了一段路后,見後面的畢墨和鄢帆都睡著了,這才拿出手機來,將車放緩一些,火的給戈子浩了一個信息,讓他給自己安排一個賓館,最好是和南方的賓館天南地北。

等戈子浩恢複信息答應了,葉乘風立刻又將信息刪除掉,收好手機后,不禁長吁一口氣,這尼瑪就和偷情一樣,女人多了,未必有齊人之福啊。

大約三個小時后,天色已晚,葉乘風開車進了海濱的市區,朝著戈子浩安排的賓館而去,停好車后,葉乘風見賓館門口戈子浩正站在那抽煙了。

戈子浩一見葉乘風來了,立刻丟掉煙頭朝葉乘風這邊招招手,葉乘風先和戈子浩點頭示意,又回頭看了一輛畢墨和鄢帆,見兩人還在熟睡后,這才下車。

葉乘風剛下車就見戈子浩走了過來,說房間已經安排好了,把房卡交給葉乘風,說著眼睛卻往後車窗看去,見裡面兩個熟睡的美女,不禁一愕。

戈子浩朝葉乘風一笑,「風哥,你真實艷福不淺啊,這又是從哪弄來的兩個妹紙,長的都不賴啊。」

葉乘風也沒多和戈子浩解釋什麼,只是拍了拍戈子浩的肩膀說了一句謝謝了。

戈子浩說沒事那我就先撤了,葉乘風連忙叫住戈子浩說,一會還有事要你幫忙呢。

葉乘風說著敲了敲車窗,將後座兩個美女叫醒了,「到了,要睡覺進房間睡吧。」

畢墨和鄢帆先後睜開惺忪的雙眼,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到海濱來,雖然只是臨市,但是看了一圈四周的情況,也感覺有些新奇。

鄢帆率先從車上下來,跺了跺睡麻了的腳,又看了一眼眼前的賓館,問葉乘風,今晚我們就住在這。

畢墨此時也從車上下來了,伸了一個懶腰,還伸手拍了拍嘴,連打了幾個呵欠后,也看向面前的賓館,問葉乘風,「你在海濱有自己的事,連一套自己的房子都沒有么。」

葉乘風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呢,一側的戈子浩說,「葉總的房子已經在裝修了,不過還沒弄好,今晚就委屈二位先住在這了。」

畢墨和鄢帆同時看了一眼戈子浩,要不是他自己說話,兩人還真沒注意他呢。

戈子浩見兩個美女詫異地看著自己,連忙自我介紹說,我是葉總在海濱的私人助理,你們叫我小戈就行。

葉乘風暗暗朝戈子浩豎起了一個大拇指,隨即問畢墨和鄢帆要不要先吃點東西,轉頭問戈子浩附近有沒有飯店。

戈子浩立刻說早有安排了,現在就可以去。

畢墨卻說她不餓,坐了這麼久的車,只想洗把熱水澡,痛快的睡一覺。

鄢帆也說有些累了,酒店都有客房服務的,隨便叫點東西湊合一晚算了。

葉乘風只好領著兩人進了酒店,一直送兩人去了客房,和兩人說,那你們早點休息吧。

畢墨卻上來挽住葉乘風的手說,你也開了幾個小時車,不累么,要不也休息一下吧。

葉乘風緩緩推開畢墨說,自己還有點事,說著朝戈子浩說,「戈子,我們是不是還有一個緊急的會要開。」

戈子浩聞言先是一愕,隨即立刻會意過來,你說有事要我幫忙,估計就是這事吧,想著立刻說,「是啊,其他人都等著呢,要不是太急,也不會請葉總特意從鹽海來一趟海濱了,這事必須葉總決斷。」

葉乘風滿意地朝戈子浩一笑,回頭和畢墨說,「你看,實在是太忙了。」

畢墨只好和葉乘風說,那你忙歸忙,要記得吃東西,早點休息。

葉乘風只好和畢墨說知道的,不過會開到幾點還不清楚,你不用等我了,自己累了就睡。

好不容哄好了畢墨,葉乘風和戈子浩出了房間,一側房間的門口,鄢帆和葉乘風說,「你這麼晚還開會,乾脆把我帶著吧,我也正好學習一下。」

葉乘風心中一動,嘴上卻和鄢帆說,這是公司高層會議,你現在的階段還接觸不到,不用學習了,好好休息吧。

他說著立刻腳上戈子浩就走,進了電梯后,葉乘風才長吁一口氣。

戈子浩點上一根煙朝葉乘風笑道,「風哥,您這是何苦啊。」

葉乘風拍了拍戈子浩的肩膀說,「等你遇到和我一樣的情況,你就能體會了。」

戈子浩別說能遇到像葉乘風這樣的情況了,現在就連一個正經女朋友都沒有呢,他愛好也不在這,索性也不去想了,問葉乘風現在去哪。

葉乘風說約洪天德去你的阿瑪尼酒吧,有事情要談,戈子浩趕緊給洪天德打電話,約他去阿瑪尼酒吧。


現在阿瑪尼酒吧,戈子浩已經幾乎脫手不問了,交給了自己最信任的一個屬下來打理,他唯一要做的就是每周周日晚上過來結一下賬。

一個小時后,葉乘風和戈子浩開車到了阿瑪尼,戈子浩的那個屬下已經在門口等著了,一見戈子浩來了,立刻上來叫了一聲浩哥,說包間已經準備好了,洪爺也已經到了。

葉乘風和戈子浩剛進包間,洪天德就站起身來,叫了一聲葉先生,隨即示意葉乘風坐下,「你這麼著急找我來,不會是我的錢出事了吧。」

葉乘風笑著和洪天德說,那六千萬已經放出去了,很快有結果,但是那邊說了,只負責六千萬,另外六千萬她沒有辦法,所以還需要再想辦法。

洪天德抽著雪茄,朝葉乘風一笑,葉先生,你不要小看你的能力,你能吃下這六千萬,就一定有能力吃下另外六千萬。

葉乘風卻和洪天德說,洪爺,你絕對是高看我了,我的能力也就這六千萬了。

洪天德卻還是笑著和葉乘風說,葉先生,先前那六千萬,加上我過幾天的六千萬,加起來一共是一億二,我會全部投入到東城創建,但是你算賬的時候,可以只算一億整數就行,另外那兩千萬,就當是我酬謝你的。

葉乘風知道洪天說的這兩千萬酬謝,其實就是洗黑錢的傭金罷了,但是他真想不到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幫洪天德洗了這筆錢。

洪天德朝葉乘風一笑,葉先生,你不要小看自己,你一定有辦法的,你仔細想想就會現,你的辦法還有很多呢。

葉乘風沒有說話,點上一根煙,洪天德則在一側提醒葉乘風,聽說南泰集團決定將海濱的工程承包給東城創建,但是南泰絕對不會出什麼資金的,他們動用的無非就是人脈資源,所以這六千萬還是有辦法的。

葉乘風知道洪天德的意思,這一點其實他也想過,不過這畢竟是和南泰第一次合作,如果這麼做一旦出現問題,錢還是小事,自己在南泰和南方面前就抬不起頭來了。

不過見洪天德這麼說,只好和洪天德說,南泰這邊千萬不能動,以後還指望著和南泰長線合作呢,絕對不能出現任何紕漏,至於另外六千萬,我再想其他辦法。

洪天德笑了笑,朝葉乘風扔去一根雪茄,又端起酒杯笑道,我就知道葉先生肯定有辦法。

他喝了一口酒後,又要問葉乘風,你這麼晚叫我來這裡,不會只是為了這件事吧,這種事電話里就能說清了。

葉乘風卻和洪天德說,不是這件事,今天請紅爺來,主要是想問問洪爺認不認識省城**有名望的人。

洪天德眉頭一皺,看著葉乘風半晌,這才一笑,你還正問對人了,省城阿琛以前是我拜把子兄弟,現在在省城算是大佬級別的人物了,你問這個做什麼。

葉乘風立刻和洪天德說,能不能請洪爺這個拜把子兄弟琛哥,幫忙打聽一下羊老三的所有情況。 洪天德答應了葉乘風,幫忙查一下羊老三的老弟,雖然葉乘風知道羊老三以前是張為民的親信,但是具體什麼情況還是不太了解。

就比如羊老三明明這次還在被通緝,居然有恃無恐的去鹽海,還敢和自己見面,這說明羊老三這個人不是葉乘風想的那麼簡單,背後肯定好友其他問題。

答應了葉乘風的時候后,洪天德又問葉乘風的東城創建到底什麼時候正是成立,他可是專心等著這一天呢。

葉乘風說,現在鄢晚疇還在康復過程中,而且在海濱試水的兩個小區還沒竣工,最早都要等海濱的兩個小區竣工后,才正是開業。

洪天德說海濱那兩個爛尾樓小區,只是善尾工程,都是一些邊邊角角的小工程,應該很快吧。

葉乘風說最快也要等到過年後,而且南泰集團的代表現在也在海濱,到時候還要和南泰簽署一些合約,看看南泰旗下接受的爛尾樓要怎麼樣開工呢。

洪天德不禁點頭說,別看都是爛尾樓,其實這是在撿大便宜呢,既比自己蓋一棟樓還要省事,還不需要蓋樓的資金。

葉乘風笑著說,雖然本錢要不了多少,但是利潤也被海濱政府給攤薄了,每賣一棟,政府都要從中提取百分之三十的。

洪天德說,別說是不到三成了,就是四成,五成,這生意還是賺,最關鍵的是工期短,收益快。

他說著拿出打火機給葉乘風的雪茄也點上后說,不過在房地產這一行要賺大錢,還是要自己炒地皮蓋樓,這個只能作為公司前期積攢資金的做法。

葉乘風抽著雪茄和洪天德說,這點他表示同意,不過他還是不太看好房地產,房地產這一行業已經幾乎飽和了,現在全國已經多處城市出現空城了,所以這個行業最多也就是三五年的時間了。

洪天德不禁點頭說,這些新聞他也有關注,說電視上經常曝光說,大片大片的小區沒有人住,看著那些空樓滲得慌。


他說著抽了一口雪茄,又朝葉乘風說,上次你在電話里說的,那個什麼互聯網業,你是不是已經開始著手了,如果已經著手了,肯定也要算我一份。

葉乘風朝洪天德一笑,現在只是搞了一個工作室的形勢在試運營中,一切還要看這個工作室的前景如何,現在最關鍵的是人才。

洪天德說,如果是這樣,那東城創建就不能作為母公司了,他只能是一個建築公司,到時候還是要搞一個綜合性的母公司才行。

不用洪天德說,葉乘風心裡已經有打算了,他是打算從房地產業入手,先積攢資金和人脈,到時候賺了錢,在鹽海蓋一棟地標性質的建築,作為自己母公司的大樓。

連母公司的名字葉乘風都已經想了幾個了,乘風集團,葉氏集團、風影集團等等,不過既然還沒到那一步,名字最終確定,還有待商榷。

名字雖然沒有確定,但是公司的走向,葉乘風已經訂下了,就是不給公司訂單一路線,總之是什麼掙錢做什麼。

和洪天德在阿瑪尼喝了一晚上酒,正事其實也沒談多少,主要就是想讓他幫忙查一下羊老三的底,另外聊聊未來的空想。

臨走的時候,洪天德還不忘提醒葉乘風,說他的另外六千萬很快就要到位,讓他趕緊做好準備。

葉乘風說白了,其實不想燥熱這種事,但是目前需要洪天德幫忙的地方也不少,加上洗黑錢的利頭也有兩千萬之多,所以他決定冒險做一次。

當晚葉乘風沒有回畢墨他們主的賓館,而是開車去了南方下榻的海濱大酒店,他上次在這裡訂了一間房還沒有退呢。


億萬婚約:老婆晚上見 ,敲了敲門,來開門的居然是一個男人,一見葉乘風立刻伸手在他的肩膀上一拍,「葉乘風。」

葉乘風不禁一愕,仔細一看這人,才認出來,原來是李天峰,不想這貨也來海濱了。

不過這麼晚了,李天峰在南方的房間做什麼,葉乘風不禁詫異地看著李天峰。

李天峰不禁用肩膀在葉乘風的肩頭一撞,「我說哥們,你什麼愣啊,不認識哥們了。」

葉乘風還沒回答呢,屋內又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誰啊,在門口聊半天。」

葉乘風一耳就聽出了裡屋說話的是周安山,這不,周安山已經走向門口了,一見葉乘風,立刻就和剛才李天峰一樣,上來就拍了一下葉乘風的肩膀。

這時房內又走出來兩個女人,不過只是站在拐角處看了一眼,其中有南方一個,但是另外一個葉乘風也認識,正是在省城見過的岑書晨。

南方見是葉乘風,立刻朝他說,「站在門口做什麼,我們剛談到你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