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彌夜一怔。她疑‘惑’的拿起手裏的瓶子一看,竟然是一瓶殺蟲劑。

釋彌夜這纔想到,上個月潘錦繡殺蟑螂的時候,曾經託她去買過殺蟲劑,她把殺蟲劑跟一些別的放在了夜晝裏。後來在廁所遇到了劉曦雪,又遇到了佳沫兒,殺蟲劑就一直沒拿出來,後面是另外再去買的一瓶。

只是釋彌夜沒有想到,這殺蟲劑對惡鬼還有奇效。

晃着手裏的殺蟲劑,釋彌夜信心大增,立刻飄到龍錚面前,對着那個已經快全部融進龍錚身體裏的惡鬼的臉就是猛的一噴。

惡鬼立刻發出了一聲淒厲而粗噶的慘叫。

釋彌夜也不遲疑,撿起地上的長矛,對着那隻惡鬼的張大的嘴惡狠狠的一釘,直接就把整個從龍錚的身體里拉了出來。

見到那隻惡鬼被釘在地上動彈不得,釋彌夜這才吁了口氣,剛想回頭招呼龍錚趕緊回去找白魅,脖子卻一緊。

糟!釋彌夜脖子一被掐住立刻就知道不妙了。

這麼一會的時間,龍錚多半是被惡鬼什麼的東西附身了。

釋彌夜頭一歪,果真,剛剛還在捂着臉慘叫的那個惡鬼消失了,顯然是竄進了龍錚的身體裏。

龍錚的臉恐怖的猙獰着,眼裏卻冒出了哀求的光,他的喉嚨裏發着嗬嗬的聲音,卻不時有自己的聲音發出來。

“釋彌……跑……”

wωω¸тt kan¸¢ ○

釋彌夜苦笑了一聲,她現在都被龍錚掐住了,還要怎麼跑?她狠狠的擡起腳,對着龍錚的臉狠狠的踢了過去。

尋常人要做到這個太難,但是釋彌夜可以,因爲就算她是被龍錚掐得提起來了,她還是能自由活動。她根本就不受地心引力的影響。

龍錚被這重重的一腳踢得後退了好幾步,口裏也噴出了一口血,臉上的表情也越發猙獰了起來。

釋彌夜‘摸’着自己發疼的脖子,也沒顧得上自己臉上被濺上的血,決定把這個樣子的龍錚引到男生宿舍去。只是樓下傳來的聲音讓釋彌夜心裏一驚。

佳沫兒他們怎麼辦?釋彌夜飄出窗戶一看,就看到大大小小的鬼聚攏在地上的三人身邊,有幾個惡鬼甚至化成了屍體,想要齧食她們的血‘肉’。

釋彌夜剛下撲下去,就感覺身體一重,然後整個人不受控制的從半空中墜落,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是龍錚,他從二樓的窗戶跳出來,直接把釋彌夜從空中撲到了地上。

龍錚的雙腳從背後死死的銬着釋彌夜的雙腳,雙手也把釋彌夜的雙手拉到了後面,反關節一扭,釋彌夜立刻慘叫起來。

當下釋彌夜也顧不得佳沫兒他們,立刻就進了夜晝。

釋彌夜也來不及在夜晝裏緩解一下胳膊和‘腿’上的痛苦,立刻就出去,對着站在原地還沒反應過來的龍錚的那張帥臉又是惡狠狠的一腳。

這一腳用上了釋彌夜畢生的力氣,直接把龍錚踹到了二十多米外。

只是這一腳下去,釋彌夜的腳更疼了,她揮着長槍,對着聚集在佳沫兒他們身邊鬼們就是狠狠一掃。

這一掃收效甚微,沒等釋彌夜再有動作,一隻羅剎就一腳踢在了長槍的槍桿上。

釋彌夜的手剛剛被龍錚的那一下‘弄’得胳膊都差不多快要脫臼了。那羅剎的那一腳又特別用力,釋彌夜一個沒注意,長槍就脫手了,被踢飛了好遠。沒等她再拿出了一把,幾隻惡鬼和羅剎就向她撲了過來。

釋彌夜剛想要進入夜晝,卻看到龍錚兇狠的撿起了那杆長槍,對着地上躺着的佳沫兒狠狠的紮了下去!

“不要!”

放佛是唐海桐施展了時間靜止的妖力一般,整個世界彷彿一下子安靜了。龍錚的動作停止了,恐怖的鬼叫聲停止了,連夜風,彷彿也停止了。

釋彌夜下意識的捏了捏自己的臉。

這不是時間靜止。她能動。

一聲輕笑響在她的耳邊,一道溫熱的鼻息撩動着她頸邊的髮絲,一個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的聲音優雅的響了起來:“真是可愛的小貓咪啊!我還以爲這裏發生了什麼事情,原來是你在調皮啊!”

話音剛落,周圍的所有鬼突然一起尖利的叫了起來,然後幾乎是瞬間,就退了個乾乾淨淨。

龍錚的身體裏也飄出了三四道影子,猶如逃命一般的往男生宿舍的方向飄去了。

龍錚的臉還是猙獰着,顯然他的身體裏還有東西存在。

“快要修成羅剎的惡鬼嗎?看上去比一般的羅剎還要厲害呢!”這個聲音的主人很親密的從後面摟着釋彌夜的腰。

釋彌夜已經猜到身後的是什麼人了,可是她不敢動,她怕她一動了,龍錚手裏的長槍就會扎進佳沫兒的身體裏。

“這個地方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鬼呢?”聲音的主人修長的手指纏上了釋彌夜頰邊彎曲的髮絲,“是不是被你吸引而來的呢?調皮又美味的小貓咪?你看起來,真的很好吃呢!”

釋彌夜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眼藏在‘毛’衣裏面的夜晝。靈氣外泄的不知她,還有夜晝,若是被他知道夜晝的存在,釋彌夜想,他一定會想方設法的得到的。

“我的小貓咪,保護你的大狐狸哪裏去了?”一條溫熱的舌頭輕輕的‘舔’過釋彌夜的右臉,“看看你的臉上,是誰的血呢? 對不起,愛情不美麗 染上了血的臉龐,看上去也格外的妖嬈呢!”

釋彌夜被這一‘舔’,渾身不由得打了個哆嗦,‘雞’皮疙瘩一層一層的就冒了出來。

“黑……黑炎,你放開我,我得去看看我的朋友!”釋彌夜斜眼瞟了一眼擱在自己肩膀上的俊顏,“他們現在的情況可不太妙。”

黑炎輕笑了一聲:“昏‘迷’着的那三個,你倒是可以把他們送到醫院去,可是這被附身的這個呢?”

他的語氣裏又帶上了三分驚奇:“這體質……是純‘陰’之體啊!在這這麼多鬼的地方,他竟然還活着!真是一個奇蹟啊!”

釋彌夜感覺有點不妙,下意識的問了出來:“你想要幹什麼?”

“抓回去做實驗啊!”黑炎的話裏多了些調笑。

“不行!”

村孤 “不行?”黑炎用指腹摩挲着釋彌夜的左臉,“你跟這個人是什麼關係?這麼緊張他?是你的小男朋友嗎?”

“他是我同學!”

“原來是同學啊!”黑炎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既然只是同學,那我就不客氣的笑納了!”

眼見黑炎鬆開了她向龍錚走去,釋彌夜急了。

看了夏然然的慘狀就知道黑炎的試驗一定是歪‘門’邪道的東西。不然白魅也不會那麼討厭他了。

黑炎屈指在龍錚的額頭上一彈,龍錚立刻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一股黑氣衝體而出,然後漸漸的消散在夜空裏。

龍錚身體裏的惡鬼一消失,立刻就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雖然他被惡鬼控制了身體,可是受到的傷害還是要他自己來承受的——釋彌夜那兩腳可不輕。

見黑炎向地上的龍錚伸出了爪子,釋彌夜咬着牙,‘抽’出一把長刀狠狠的砍向了那隻‘毛’皮一看就油滑光亮的爪子。

釋彌夜知道她純粹是在自尋死路,她連一個還沒有修成羅剎的惡鬼都對付不了,更何況是黑炎這種可以跟白魅拼命的千年老妖。

果不其然,那鋒利的長刀劈在黑炎的爪子上,連她的‘毛’都沒砍下來一根,反倒是釋彌夜自己被強大的反震力震得倒退了好幾步。

“小貓咪,你膽子不小嘛?竟然敢向我伸出爪子?”黑炎的眼裏閃過一道厲芒。 釋彌夜那狠力的一砍雖然沒有傷害到他,但是釋彌夜用上了妖力,所以他還是很疼的。

不過瞬間,黑炎的目光又投注到了釋彌夜手上的長刀上:“這把長刀,剛剛你藏在哪裏的?”

釋彌夜心神一凜,立刻又往後面飄了幾步:“你管這麼多幹什麼!”

“小貓咪,我現在對你是越來越感興趣了。”黑炎收起臉上若有所思的表情,饒有興趣的看着警惕着他的釋彌夜,“不過你覺得就憑你那並不鋒利的指甲,有可能傷害得到我嗎?”

釋彌夜把長刀橫在胸前,並不答話。

黑炎又是一聲輕笑:“真是個不願意看清現實的小糊塗貓啊!你以爲,就憑你這個樣子,就擋得住……我?”

當黑炎最後一個字吐出口的時候,釋彌夜才驚覺黑炎彷彿是瞬移一般出現在了她的面前,然後狠狠的一腳就踹在她的肚子上。

巨大的力量讓釋彌夜重重的摔了出去,後背狠狠的砸在水泥地面上,讓釋彌夜的呼吸一窒。

“對付頑皮的小貓咪,我可是不會手軟哦!”黑炎那陰柔俊美的臉上掛着淺笑,怎麼看怎麼讓人覺得詭異。

“你……”釋彌夜纔剛出聲,就是一陣猛烈的咳嗽。

黑炎這一下,真的是太重了。也太快了,快的釋彌夜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

釋彌夜拄着長刀站了起來,才領會到當時白魅說“在她露出她的底牌之前就能擰斷她的脖子”的話絕對不是說來嚇唬她的。

黑炎輕鬆的就把龍錚從地上拎了起來,仔細的審視了之後,臉上的表情也越來越滿意:“果真是純陰之體!真是完美啊!我還真的想要知道,你的身體裏究竟能塞下多少鬼!”

龍錚雖然受了不輕的傷,但是他意識還算比較清醒,並沒有暈過去。此時聽着黑炎說的話,他不免有些驚懼。

“你放開他!”釋彌夜總算是站穩了。

“哦?”黑炎的眼珠一轉,然後裝作無意的一腳踩在了唐海桐的腿上,讓昏迷中的的唐海桐痛苦的慘叫了起來,“那我給你一個選擇吧!你是要救這個有着純陰之體的人,還是地上這三個要死不活的人?”

釋彌夜一呆:“你說什麼?”

“選擇題。”黑炎搖了搖他修長的食指,“只能選一個哦!太貪心的話,我可是會生氣哦!”

“那我選第三個!”釋彌夜緊緊的捏着拳頭,“我是不會讓你傷害他們啊!”

黑炎像是聽到什麼不得了的笑話一樣,撲哧撲哧的笑了起來:“第三個?小貓咪,你還真是天真呢!我該誇你單純還是笑你愚蠢呢?看樣子,你還是沒有明白自己的處境啊!”

釋彌夜卻呆了一呆。

在黑炎嘲笑她的時候,地上的南宮叡突兀的就不見了。

釋彌夜立刻意識到,南宮叡醒了。

釋彌夜心裏略微安心了些,只要南宮叡利用他的妖力逃到男生宿舍去找到了白魅了,事情就好解決了。

只是釋彌夜沒有想到的是,被黑炎提着衣領的龍錚突然狠狠的一腳向黑炎踹了過去:“釋彌夜快跑!”

黑炎嘴角輕蔑的翹起,剛想伸出手擰斷龍錚的大腿,突然就感覺自己像是被什麼東西抓住了一樣。

賴上監護人老公 看到黑炎突然僵立,釋彌夜立刻在心裏罵了起來。南宮叡你既然醒了就好好的去找白魅就是了!現在在這裏跟黑炎死磕幹什麼?

她在這裏還能稍微牽制一下黑炎,她一旦離開了,這四個人必死無疑。

想到這裏,釋彌夜惡狠狠的瞪了龍錚一眼,提着長刀就向黑炎砍了過去。

她根本不可能走,也走不了。

黑炎的速度,她剛剛纔見識過。

看着劈來的長刀,黑炎冷哼了一聲,腳尖突然提起,狠狠的把地上的唐海桐踢向了釋彌夜的刀尖。

幾乎是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的事情,釋彌夜甚至連進入夜晝的時間都沒有,就看到唐海桐滿是鮮血的身體在自己眼前放大。

“空間轉換!”一個虛弱的聲音響起,半空中的唐海桐瞬間變成了一個石墩子。

釋彌夜的長刀狠狠的劈在那個石墩子上,激起一連串的火花。

佳沫兒淒厲的慘叫了一聲,然後渾身不可抑制的抽搐。她的身體裏的血管彷彿突然在同一個時刻爆開,在她身體周圍爆起了一團團的血霧。

那個石墩子在半空中碎成了一塊,釋彌夜只來得及驚叫一聲佳沫兒的名字,就感覺一股陰寒的恐怖感從心頭升起。

是黑炎。他在肆無忌憚的散發自己的氣場,然後身體一震,南宮叡一聲慘叫,顯出了身形,被黑炎這一震之下飛出去老遠,砸在了一邊的石椅上。

黑炎的手一揮,龍錚就重複了南宮叡的命運,砸在一顆樹上之後再無聲息。

雖然震飛了剛剛死死抱住他的南宮叡,但是黑炎臉看他一眼的興趣都沒有,只是看着趴在血泊中的佳沫兒,語氣裏也說不清是設呢麼情緒:“竟然是空間的妖力!這麼珍貴的妖力,她竟然沒有好好掌握。如今因爲妖力使用過度,怕是也活不了了。”

黑炎把佳沫兒踢得翻了個面,釋彌夜纔看到,佳沫兒不只是全身上下都是血,連眼睛鼻子耳朵裏都有血流了出來。

“佳沫兒!”釋彌夜粗重的喘息起來。

佳沫兒怎麼樣了?她是不是死了?是不是?她怎麼樣了?她怎麼樣了?

萌寶歸來:這種爹地,我不要 黑炎彎下腰,左手食指在佳沫兒的臉上滑過,帶起一抹豔麗的鮮紅。

他伸出舌頭舔了舔食指上的血,魅惑的向着釋彌夜一笑:“怎麼樣?這就是你選擇錯誤的結果。”

釋彌夜呆呆的看着地上生死不知的佳沫兒,又看了看不遠處面容枯槁處於深度昏迷的唐海桐,覺得自己都快要不能呼吸了。

她還記得兩年前,她對唐海桐很有好感,因爲唐海桐這個人是個絕對的老好人,只要他能做得到的事情,一般都不會拒絕人。釋彌夜本身比較冷情,就更容易被唐海桐這種話不多卻熱心的人吸引。

雖然之後到了白原市,釋彌夜對唐海桐的那份好感也變成了普通的同學情誼,可是她還是很喜歡唐海桐這種人的。

而佳沫兒,釋彌夜不可能忘記佳沫兒說過的話。

哪怕哪一天釋彌夜和白魅鬧到了生死對決的地步了,佳沫兒還是會站在釋彌夜的身邊。

“佳沫兒!”釋彌夜的眼睛都紅了。她惡狠狠的瞪着黑炎,揮着手裏的長刀,又想黑炎衝了過去。

“真是愚蠢啊!想要爲他們報仇?”黑炎嘆氣,“他們明顯是活不了了!如果我是你,一定會立刻逃跑……雖然你不見得跑得掉就是了!”

釋彌夜紅着眼,只是一言不發的向他的腦門砍去。

看着劈來的長刀,黑炎的輕蔑的一笑,伸手就準備折斷刀刃。

只是他的手還未觸碰到長刀,眼前突然一空。

長刀不見了,釋彌夜也不見了。

黑炎的眼睛一眯,立刻看向了四周。

沒有人,什麼都沒有,就好像釋彌夜完全沒有存在過這個世界上一樣。

釋彌夜用了某一種妖力逃跑了。黑炎一開始是這麼判斷的。

正當他準備走過去扯起龍錚的時候,突然覺得眼前一陣凌厲的刀風。千年老妖精不是白修煉的,黑炎險而又險的避開那一刀,看着空蕩蕩的地面,嘴角突然浮起了一絲笑:“這還真是有趣啊!”

釋彌夜站在夜晝裏,重重的喘了幾口氣。

她不能在夜晝裏呆太久,她只是利用夜晝來隱藏自己的身形而已。而且釋彌夜相信,黑炎應該很快就能發現,每次她從一個地方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還是會在原來的地方。

釋彌夜在拖。

黑炎的氣場已經全部散發,釋彌夜相信,白魅應該能察覺到黑炎的到來,然後第一時間趕過來。

釋彌夜輕輕的撫了一下自己右手的胳膊,很疼。 暗黑首席魔女警 可是她沒辦法。把長刀換到左手,釋彌夜出了夜晝,迅速的確定了黑炎的方向,然後又是一刀狠狠的劈了過去。

黑炎這次有了防備,輕鬆的避開了。他看着面前喘着粗氣的釋彌夜,臉上全是好奇:“小貓咪,說說,你的妖力到底是什麼?”

“不用你管!”釋彌夜警惕的看着他。只要黑炎一有動作,她立刻就躲回夜晝。

黑炎似乎也看破了釋彌夜的意圖,所以只是站在原地,一臉魅惑的笑:“小貓咪,如果你願意跟我走的話,我說不定會考慮放了他們四個哦!”

“我不會跟你走的!也不會讓你傷害他們的!”釋彌夜冷冷的看着他,“你大概不知道,你所說的純陰之體的龍錚,因爲他的體質是天生陰體,所以早就被白魅收爲小弟了!你如果把他抓走了,白魅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黑炎擡了擡自己的爪子,嚇得釋彌夜又要躲進夜晝。

“你別害怕。”黑炎卻只是伸出舌頭舔着自己爪子上的肉球,“就算我把他抓走了,白魅會知道是我抓的嗎?就算你能找得到白魅……那我連你一起抓走不就好了!說起來,現在我對你的興趣可比那個純陰之體要大哦!況且白魅他也未必找得到我!”

釋彌夜更警惕了,她緊緊的盯着黑炎,就怕他突然衝上來把自己制服了。

“本殿是找不到你,可是你不是自己出來了嗎?”清冷的聲音響在耳邊,釋彌夜的心立刻一鬆。

白魅終於來了。

黑炎的臉色一變。

白魅的身形漸漸的顯現,他站在釋彌夜和黑炎中間,冷冷的看着黑炎。

“殿下,沒想到你感覺這麼敏銳啊!我不過是散發了一下自己的氣場,你就這麼找來了?”黑炎臉上仍然帶着笑,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他的語氣裏有着深深的忌憚。

上次白魅舊傷復發都跟他拼了一個兩敗俱傷,黑炎甚至還稍落下風,更何況是現在的白魅。

“難道你不知道,這桐明縣是本殿的地盤?”白魅的嘴角微微一翹,“本殿刻意的隱匿起自己的氣息,甚至連這天生陰體的人身邊連鏡像分身都沒放一個,不就是爲了引你出現嗎?”

釋彌夜的臉色劇變。

“本來這甲乙高中上是有本殿的結界的,只不過前不久本殿才把結界撤了而已!這甲乙高中還算得上是靈氣充沛,所以必然會吸引到你……這些天本殿召喚了那麼多的鬼怪過來,不就是爲了讓你以爲這裏是一個被鬼怪霸佔了的靈地而已!”白魅的眼中滿是嘲弄,“只不過本殿倒是沒有想到,你竟然深夜纔來……也對,貓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晚上比較活躍的!”

黑炎的臉色有些難看:“殿下,這麼說這幾隻小貓咪,也是你刻意放出來的?”

白魅冷冷的掃了唯一還站着的釋彌夜一眼:“他們不過是不聽本殿的話亂跑的小蟲子罷了!本殿一直以爲,你到了這甲乙高中,肯定會往靈氣最豐沛的地方走……偏偏那個靈氣豐沛的人有自己的逃命手段,所以必定會鬧出不小的動靜……不過現在的結果與本殿的預計相差不遠。”

他的手一揚,甲乙高中上空就閃過了幾道金光,似乎再次被白魅加上了結界。 也許這結界,就是束縛黑炎的牢籠。

釋彌夜的肺都快氣炸了,恨不得衝上去捅白魅兩刀。那個靈氣豐沛的人除了她還有誰?白魅竟然把她當做吸引黑炎的‘誘’餌!準確的說,白魅是把整個甲乙高中都做成了一個陷阱,然後在這個陷阱裏放上美味的‘誘’餌,就等着黑炎這隻饞貓來自投羅網。

不過現在釋彌夜也管不得去跟白魅拼命,趕緊跑到了佳沫兒身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