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想了一下,最終還是同意了莉絲的建議,朝衆人說了句抱歉後,離開了會議室。

莉絲看着金離開後,站到了他原來的位置上,開始爲大家講解天災的詳細情報。

“其餘天災的信息我等會會做一個表格,過幾天再給你們傳閱,現在我們要說的,是天災法老王。”莉絲頓了頓,然後繼續開口,“法老王,恐怖世界93天級別的恐怖,老巢是恐怖世界西非地域的死寂沙漠中心。”

莉絲打開了會議室裏的幻象儀,將恐怖世界給投影了出來,把一個蔚藍色的星球旋轉一會後,指着上面的一小塊黃色區域說道,“這裏就是死寂沙漠了,之所以稱作死寂沙漠,那是因爲這個沙漠裏沒有任何的活物!”

莉絲眼神中浮現出一絲回憶,然後繼續開口道:“曾經我去過那裏一次,它給我的感覺一直都是死氣沉沉的,很不舒服,如果以後有機會,你們可以去體驗體驗。咳咳,說遠了。”

莉絲咳了兩下,掩飾了一下自己的尷尬,“在還沒有法老王的時候,死寂沙漠是一片生機勃勃的綠洲,綠洲裏生活有一個王國,王國的統治下子民過得很是幸福。但是這個幸福的生活僅僅持續到阿耶託斯登上王位後,便結束了。”

“阿耶託斯,也就是現在的法老王,他是一個野心勃勃的人,而王國安定的現狀,根本滿足不了他野心,所以在登上王位不到一年,他便對北方的歐爾大陸發動了進攻。” ?第一百八十三章:

「碰…….」一座屹立了不知多年的山峰倒塌,山峰上生存的低階妖獸慌忙逃命,但是逃跑的速度那裡趕得上劍氣落下來的速度,很多妖獸葬身在掉落的石塊之下,或者有的直接就被劍氣劈成了兩半,有的甚至更慘,被火之劍意燒成了飛灰。

蕭楠剛從空間出來,看到的就是這樣單方面的屠殺。看到出手的是自己認識的熟人陸詩雨後,蕭楠並沒有直接走出來,反而選擇隱匿自己的行蹤。

陸詩雨沒有像上一世似得擁有神器鳳吟劍,靠著鳳吟劍成為一個不弱於御劍宗嫡傳弟子的劍修,但是這一世還是靠著自己的實力領悟了火之劍意,就是現在也不比御劍宗專門教導的劍修差,就像是葉洛辰能領悟輪迴劍意,除了自身的領悟力不凡以外,少不了龍華劍衍生出來的劍魂引導,陸詩雨上一世能如此厲害,也少不了鳳吟劍劍靈的引導,可是現在鳳吟劍認了師傅玉衡真君為主,原著里這個時候,上古秘境還沒有開啟,陸詩雨自然沒有得到鳳吟劍,可是現在陸詩雨竟然領悟了火之劍意,難不成這個陸詩雨也像是南宮風華一般是重生的不成?

蕭楠仔細想了想腦海里關於陸詩雨的一些信息,又否定了這個想法,要是陸詩雨真的是重生回來的,以她九階煉丹宗師的驕傲,是不可能容忍上一世的本命法寶成為別人的兵器,可是如果不是,她又是怎樣領悟火之劍意的呢?雖然這個世界有了重生的南宮鳳華,還有自己這個穿越來的漏洞,就是現在的劇情已經偏離了原來的軌道,也不至於錯的這麽離譜吧!和原著里這個時間段的女主修為差了兩個小階,如今的陸詩雨已經金丹中期了,難不成是因為配角一個個都太強大,這才讓原著里這個女主的修為也提升了?不然以南宮鳳華如今的修鍊速度,陸詩雨還像原著里的築基後期修為,現在定然死的不能再死了,要是不是這樣,又怎麼解釋,除了已知的南宮鳳華、雲尚陽這個早死的炮灰,還有自己這個漏洞以外,其他人幾乎都沒有變化,就是作為這本書的男主葉洛辰,修為也和原著里一樣。

蕭楠想不明白,就把事情放在心裡,專心的隱藏在一旁觀察陸詩雨出現在這裡的目的,不管陸詩雨是不是重生的嗎,還是像自己一樣,被別人穿越佔了殼子,總之只要不對蘇家出手,那就相安無事,要是還像原著里那樣,對著蘇家自己在乎的人出手,不管是不是女主,蕭楠都不會袖手旁觀。

想到蘇家,不由得又想起了蘇嫣,這個同父異母一向與自己不和的姐姐,聽蘇逸講,蘇嫣是被人搜魂后殺死的,記得當時葉洛辰和陸詩雨也在同一座島嶼上,原著里蘇嫣就是死在這兩個人手裡的,而且同樣還是搜魂后被殺,不知道這裡和他們兩個有沒有關係,可是蘇嫣是蘇家嫡女,因為蕭楠的出現,也沒有因為向家族貢獻了《藥典》而成為蘇家新一代的領軍人物,也並沒有像原著里死的愛上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和陸詩雨作對,根本就沒有和兩人有利益衝突,希望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蕭楠趴在遠處的草叢裡小心隱藏自己的氣息,胡思亂想著,陸詩雨這邊的戰況也接近了尾聲,把周圍存在已經產生靈智,或者接近產生靈智修為的妖獸全都清理乾淨,閉目查探了一下,並沒有在周圍發現還有其他生物,這才隨手布置了個防禦陣法,一轉身就進入其中。

蕭楠依舊保持著警惕沒有動,隨後果然見陸詩雨又從陣法里出來一探,沒有發現任何異樣以後,再次進入陣法。看到這個樣子,蕭楠不禁想起了在慶雍城外的時候,鳳柳依也是如此多疑,心裡頭有點不對勁,就三番兩次的實驗。摸不準陸詩雨還會不會再來一次,蕭楠也不想就躺在這裡不能動彈,乾脆一閃身進入了空間。

就在蕭楠消失的瞬間,陣法里的陸詩雨感應到外邊有輕微的靈力波動,趕緊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有靈力波動的地方,此處正是蕭楠先前的藏身之處,陸詩雨走到蕭楠原先趴著的地方,把一株壓折了的雜草一把拔掉,拿在手裡用拇指碾成了綠色的草汁順著手掌的紋路流下來,神色莫名了看了一會,就把陣法收起御劍離去,只是在離去的時候,一腳踩在了先前滴落的綠草汁上。

蕭楠在陸詩雨走了一個多時辰以後才出了空間,這時候里多了一樣東西,赫然就是從隴化真人手裡得到的萬里追蹤,上面紅色的圓點此刻已經離這座小島五千里開外了。蕭楠在先前藏身處輕撫了一下,肉眼看不到的晶點被重新握在掌中,這隆化真人的東西用來尋人還真是不錯,就是陸詩雨這個七階煉丹師都沒有發現,有時間的話,倒是可以好好的研究研究。

蕭楠的瞬移速度很快,只是接連幾個瞬移,就已經和陸詩雨拉近了一半距離,只是現在是在海面上御劍飛行,沒有遮擋物遮擋,蕭楠一心想知道陸詩雨出現在這裡的原因,這才和陸詩雨保持一段距離。

看著萬里追蹤上面的紅色圓點停止了滾動,又看了看前方不遠處再次出現的島嶼,蕭楠隱藏好身影,算計好了不讓陸詩雨感應到的距離,直接瞬移了過去,父親給的隱息訣能隱藏身上的修為讓化神修為以下的修士感應不到本人的實力,在隱藏自身氣息不讓人發現方面也不弱,蕭楠現在的修為又比陸詩雨高了一小階,只要蕭楠小心一些,再加上從雲尚陽手裡得到的高階隱身符,就是站在陸詩雨不遠處,相信也暴漏不了身份。

蕭楠根據萬里追蹤上面的紅色圓點慢慢摸索這靠近,直到看見陸詩雨站在一塊開闊地的時候,這才停下前進的腳步,小心收斂氣息,耐心等待起來,不知道陸詩雨這麽隱秘的來到此處,到底是想要見何人?蕭楠等了將近兩個時辰,這才看見一抹橙色進入視線。

第一百八十三章:

「碰…….」一座屹立了不知多年的山峰倒塌,山峰上生存的低階妖獸慌忙逃命,但是逃跑的速度那裡趕得上劍氣落下來的速度,很多妖獸葬身在掉落的石塊之下,或者有的直接就被劍氣劈成了兩半,有的甚至更慘,被火之劍意燒成了飛灰。

蕭楠剛從空間出來,看到的就是這樣單方面的屠殺。看到出手的是自己認識的熟人陸詩雨後,蕭楠並沒有直接走出來,反而選擇隱匿自己的行蹤。

陸詩雨沒有像上一世似得擁有神器鳳吟劍,靠著鳳吟劍成為一個不弱於御劍宗嫡傳弟子的劍修,但是這一世還是靠著自己的實力領悟了火之劍意,就是現在也不比御劍宗專門教導的劍修差,就像是葉洛辰能領悟輪迴劍意,除了自身的領悟力不凡以外,少不了龍華劍衍生出來的劍魂引導,陸詩雨上一世能如此厲害,也少不了鳳吟劍劍靈的引導,可是現在鳳吟劍認了師傅玉衡真君為主,原著里這個時候,上古秘境還沒有開啟,陸詩雨自然沒有得到鳳吟劍,可是現在陸詩雨竟然領悟了火之劍意,難不成這個陸詩雨也像是南宮風華一般是重生的不成?

蕭楠仔細想了想腦海里關於陸詩雨的一些信息,又否定了這個想法,要是陸詩雨真的是重生回來的,以她九階煉丹宗師的驕傲,是不可能容忍上一世的本命法寶成為別人的兵器,可是如果不是,她又是怎樣領悟火之劍意的呢?雖然這個世界有了重生的南宮鳳華,還有自己這個穿越來的漏洞,就是現在的劇情已經偏離了原來的軌道,也不至於錯的這麽離譜吧!和原著里這個時間段的女主修為差了兩個小階,如今的陸詩雨已經金丹中期了,難不成是因為配角一個個都太強大,這才讓原著里這個女主的修為也提升了?不然以南宮鳳華如今的修鍊速度,陸詩雨還像原著里的築基後期修為,現在定然死的不能再死了,要是不是這樣,又怎麼解釋,除了已知的南宮鳳華、雲尚陽這個早死的炮灰,還有自己這個漏洞以外,其他人幾乎都沒有變化,就是作為這本書的男主葉洛辰,修為也和原著里一樣。

蕭楠想不明白,就把事情放在心裡,專心的隱藏在一旁觀察陸詩雨出現在這裡的目的,不管陸詩雨是不是重生的嗎,還是像自己一樣,被別人穿越佔了殼子,總之只要不對蘇家出手,那就相安無事,要是還像原著里那樣,對著蘇家自己在乎的人出手,不管是不是女主,蕭楠都不會袖手旁觀。

想到蘇家,不由得又想起了蘇嫣,這個同父異母一向與自己不和的姐姐,聽蘇逸講,蘇嫣是被人搜魂后殺死的,記得當時葉洛辰和陸詩雨也在同一座島嶼上,原著里蘇嫣就是死在這兩個人手裡的,而且同樣還是搜魂后被殺,不知道這裡和他們兩個有沒有關係,可是蘇嫣是蘇家嫡女,因為蕭楠的出現,也沒有因為向家族貢獻了《藥典》而成為蘇家新一代的領軍人物,也並沒有像原著里死的愛上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和陸詩雨作對,根本就沒有和兩人有利益衝突,希望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蕭楠趴在遠處的草叢裡小心隱藏自己的氣息,胡思亂想著,陸詩雨這邊的戰況也接近了尾聲,把周圍存在已經產生靈智,或者接近產生靈智修為的妖獸全都清理乾淨,閉目查探了一下,並沒有在周圍發現還有其他生物,這才隨手布置了個防禦陣法,一轉身就進入其中。

蕭楠依舊保持著警惕沒有動,隨後果然見陸詩雨又從陣法里出來一探,沒有發現任何異樣以後,再次進入陣法。看到這個樣子,蕭楠不禁想起了在慶雍城外的時候,鳳柳依也是如此多疑,心裡頭有點不對勁,就三番兩次的實驗。摸不準陸詩雨還會不會再來一次,蕭楠也不想就躺在這裡不能動彈,乾脆一閃身進入了空間。

就在蕭楠消失的瞬間,陣法里的陸詩雨感應到外邊有輕微的靈力波動,趕緊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有靈力波動的地方,此處正是蕭楠先前的藏身之處,陸詩雨走到蕭楠原先趴著的地方,把一株壓折了的雜草一把拔掉,拿在手裡用拇指碾成了綠色的草汁順著手掌的紋路流下來,神色莫名了看了一會,就把陣法收起御劍離去,只是在離去的時候,一腳踩在了先前滴落的綠草汁上。

蕭楠在陸詩雨走了一個多時辰以後才出了空間,這時候里多了一樣東西,赫然就是從隴化真人手裡得到的萬里追蹤,上面紅色的圓點此刻已經離這座小島五千里開外了。蕭楠在先前藏身處輕撫了一下,肉眼看不到的晶點被重新握在掌中,這隆化真人的東西用來尋人還真是不錯,就是陸詩雨這個七階煉丹師都沒有發現,有時間的話,倒是可以好好的研究研究。

蕭楠的瞬移速度很快,只是接連幾個瞬移,就已經和陸詩雨拉近了一半距離,只是現在是在海面上御劍飛行,沒有遮擋物遮擋,蕭楠一心想知道陸詩雨出現在這裡的原因,這才和陸詩雨保持一段距離。

看著萬里追蹤上面的紅色圓點停止了滾動,又看了看前方不遠處再次出現的島嶼,蕭楠隱藏好身影,算計好了不讓陸詩雨感應到的距離,直接瞬移了過去,父親給的隱息訣能隱藏身上的修為讓化神修為以下的修士感應不到本人的實力,在隱藏自身氣息不讓人發現方面也不弱,蕭楠現在的修為又比陸詩雨高了一小階,只要蕭楠小心一些,再加上從雲尚陽手裡得到的高階隱身符,就是站在陸詩雨不遠處,相信也暴漏不了身份。

蕭楠根據萬里追蹤上面的紅色圓點慢慢摸索這靠近,直到看見陸詩雨站在一塊開闊地的時候,這才停下前進的腳步,小心收斂氣息,耐心等待起來,不知道陸詩雨這麽隱秘的來到此處,到底是想要見何人?蕭楠等了將近兩個時辰,這才看見一抹橙色進入視線。 “歐爾大陸雖然沒有什麼強大的王國,但是卻有西非沒有的巫師,巫師們經常煉製各種各樣的藥劑給活人使用,擁有悠久壽命的他們,在我們的定義裏,也是恐怖。阿耶託斯的征戰惹怒了這些巫師,巫師們將可怕的毒藥扔到河水中後,導致了阿耶託斯手下士兵的大面積死亡,氣急敗壞的阿耶託斯立即下達了屠殺巫師的命令。”

莉絲看了大家一眼,發現衆人都在入迷地聽着自己的敘述後,繼續開口:“巫師們雖然壽命悠久,詭異手段衆多,但依舊改變不了體質弱小的事實,只要發現了巫師小屋,躲在屋子裏的巫師便會連同房子被士兵們點火燒死。阿耶託斯的屠殺令一時之間得到了巨大成效,沒了巫師們的抵擋,阿耶託斯繼續征服着歐爾大陸。”

莉絲說到這裏,情不自禁地嘆了口氣,“阿耶託斯雖然好大喜功,但一路征戰除了大量屠殺巫師外,對於歐爾大陸的居民還是很愛護的,但一直高高在上的巫師卻沒有阿耶託斯那麼寬容大量。心胸狹窄的巫師們把矛頭指向了西非的茂密叢林,精心煉製一種劇毒後,巫師們將它撒到了貫穿西非的尼羅河裏。可怕的毒藥瞬間殺死了尼羅河畔的所有生物,爲軍隊征戰提供物資糧食的王國人民在災難爆發後立即暴動了。

爲了處理王國暴動,阿耶託斯迫不得已終結了自己的征戰,然而當他費勁千辛萬苦回到王國後,看到的卻是滿目瘡痍,全部事物被劇毒腐朽殆盡的場景。自那一天,阿耶託斯瘋了,自己的王國已經滅亡,征戰得到再多的土地又有何意義呢?”

莉絲眼神暗淡下來,對於這位可憐的國王,她還是有些同情的。

“叢林樹木的枯死也讓西非深處的遺蹟顯露出來,瘋瘋癲癲的阿耶託斯在大地上游蕩之時,誤入了一座巨大的金字塔中。原來,遺蹟是幾萬年前的法老王朝所建,法老王朝因爲擁有過於恐怖的力量,被當時世界的其他天災所滅,被滅朝的怨念一直聚集在滿是死人骸骨的金字塔中,直到碰上了瘋癲的阿耶託斯。

沒有任何的意外,法老王朝的怨念利用了阿耶託斯心中強烈的復仇願望,讓他成爲了新的法老王,法老王所擁有的力量和西非這片大地息息相關,成爲法老王后,阿耶託斯也就擁有了可怕的腐朽能力,實力的快速增長,也讓他成爲了恐怖世界的天災之一。”

莉絲把法老王的來歷說完後喝了口水,然後繼續說道:“法老王的能力是腐朽,這個腐朽是絕對性的,只要沾上了腐朽之力,我們的身體和實力都會被漸漸腐蝕掉,最後變成一捧黃沙。你們也不用太擔心,畢竟百樓是我們世界的地盤,現實世界意志自然會幫我們消除腐朽之力,金身體上的腐朽之力太過濃郁,暫時沒有消除乾淨罷了。如果大家以後能夠進入恐怖世界,一定要小心法老王的攻擊,不幸被他攻擊到後,一定不能繼續戰鬥,這樣只會讓自己被腐蝕得更快。”

莉絲把話說完後,便匆忙離開了會議室,而其他的百樓高層,早就在之前離開了。

會議室中,只剩下了從咒靈學院迴歸的保護者們。

除了張從傑還停留在恐怖場景外,其餘的保護者都在會議室裏。

莫如來最先發話:“法老王的復甦計劃雖然被金打亂了,但留給我們的時間也不會有很多,保護其餘住戶不僅是我們的職責,更是我們得到獎勵的唯一方式,如果沒有其他原因,每一次的保護,務必竭盡全力。”

雖然莫如來話語說得很誠懇,但其餘住戶卻是不屑一顧,畢竟莫如來,髒了不少進去恐怖場景的名額。

保護的住戶越多,得到的獎勵就越多,莫如來因爲臉皮厚,進入恐怖場景的次數最多,現在他所擁有的能力等級大概相當於恐怖世界六十五天級別的恐怖。

而他,卻快要成爲新的高層,得進入恐怖場景與其餘高層一起與恐怖正面戰鬥了。

之後的時間裏,大家也都分享了自己在恐怖場景的部分經歷,把自己得到的教訓說了出來,希望能警示其他住戶。

“今天我進入的恐怖場景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和我進入恐怖場景的有一名新人住戶,名叫何沫……”許川把“何沫”給自己提示的經歷說了出來,希望大家能分析分析。

然而許川剛剛說完,莫如來立即接過了話題。

“這個何沫的方式像是鬼上身,最大的可能就是原本死在古堡的厲鬼對你口中的利尤絲念念不忘,渴望你們幫它復仇的它故意附身何沫,給了你逃生的提示,另一個可能就是何沫隱藏了實力,明明找到了答案卻以這個詭異的形式告訴你,或許是爲了隱藏自己的實力吧!”

莫如來迅速說了一大堆,許川聽完後,下意識想提出莫如來語句裏的問題,卻意外看到了他瘋狂地給自己打眼色。

雖然萬分疑惑,但許川還是閉上了嘴巴,而會議在許川提出這個問題後似乎變得無趣起來,大家有一句沒一句地說着,半個小時後,衆人紛紛回家睡覺了。

許川和程夢欣說了句晚安後,跟上了莫如來的身影。

和許川猜測得沒錯,莫如來之前給自己打眼色是有原因的。

“剛剛我說的是不是涉及到那個祕密了?”莫如來剛剛停下,許川便迫不及待地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抱歉,你知道的,我不能回答任何一個關於祕密的問題,答案在你心裏,自己知道就好,如果有機會的話,自己去問一下現實世界意志吧,至於剛剛的事,還是不要再提起了,時間不早了,好好休息吧!”

莫如來略帶歉意地說完這些話後,轉身離開了這裏。 ?第一百八十四章:

「你怎麽回事?怎麽突然改變見面地點?害得我又多飛了這麽久,不知道老娘的時間很寶貴嗎?」橙衣女子用手帕擦了擦額頭上不存在的汗跡,勾魂攝魄的桃花眼嬌嗔的看了陸詩雨一眼,明明是質問的語氣,從她嘴裡說出來卻有種撒嬌的感覺。

陸詩雨用手撫了撫手臂上不存在的雞皮疙瘩,心裡膩味的要死,但是卻不得不忍,這次是自己自動找上門來求助的,掩下眼底的厭惡,開門見山的道:「幫我個忙。」

橙衣女子自然沒有錯過陸詩雨厭惡的表情,見多了這種表情,甚至比這更讓人無法容忍的事情也遇到過,陸詩雨這點小厭惡自然就免疫了,不在意的用手指卷著胸前垂落的一道青絲,漫不經心的問道:「我有何好處?」

「能讓你再進一步如何?」說出這話的同時,嫉妒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原先曾經被自己逼得無處可去的女子,現在竟然已經成為了元嬰真君,這一世由於太多變動,沒有碰上上一世讓她變得瘋狂的葉洛辰,現在的修為竟然比葉洛辰這個化冥界第一天才的晉級速度還快,要是現在出現在眾人面前,不知道會不會再一次引得整個修真界動亂。

陸詩雨是偷偷一個人溜出來的,本來充足的時間,因為草叢裡突然出現的靈力波動,不得不換了一個地點,這樣一來,陸詩雨的時間就有些緊迫了,不像眼前的人似得整日里無所事事,只需要拋個媚眼,勾搭個男人就能增長修為,現在更是只需要和有靈力的東西接觸就能吸收裡面的靈力提升自己的修為,甚至不需要修鍊心境也沒有心魔,要是不是這種修鍊方法前期讓人無法忍受,陸詩雨都險些動心了,飛升對於這樣的人來講,實在是不能再容易了。

雖然眼前的女子讓人不齒她的過往,卻不得不讓人羨慕如今的洒脫,不像他們這些世家子弟需要扛起家族的重擔,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卻不得不為了一些事情最後妥協,就像是原本該屬於自己的仙緣,現在都成為了他人對付自己的利器,想到這個不由的一陣煩悶。

橙衣女子聽到能提升自己修為,不由得鄭重起來,這些年來在水藍幽海,幾乎走遍了這裡的眾多島嶼,就是水底的水晶宮也曾經進出過,現在自己的修為過高,通過吸收靈物的靈力提升自己修為的方法,作用不像先前似得那麽明顯,再者靈物難尋,就是這樣也不好得到了,要不是為了得到更多陸詩雨手裡年份久遠的靈草,也不會和原先的仇人成為了相互幫助的友人,難不成這次陸詩雨又想拿萬年靈草讓自己幫她做事?想到這個可能,不禁在心裡盤算著,這次要好好的敲詐陸詩雨一筆。

陸詩雨採取了傳音的方式告訴橙衣女子這次的目標,橙衣女人當即大聲叫嚷起來,不可置信的道:「你瘋了?他是你能算計得了的嗎?」

「他的人是你的,我只要東西,到手后,另外在加五顆萬年靈草如何?」陸詩雨不為所動的又加了些籌碼,那東西說什麽也得弄到手。不管是誰拿了,都的再吐出來。

橙衣女子根本就沒有思考,開口道:「我承認你開出的條件很誘人,但是也得又命享用才行,他我惹不起。」還記得當初要不是自己恰好適逢結丹,早就成了那人的劍下亡魂,雖說現在自己的修為有所提高,也步入了元嬰真君的行列,但是真君和真君是不同的,要論真材實料的比斗得話,就是十個自己也不是他的對手,沒有上這麼讓人趕著送死的。

陸詩雨自然這道這件事不容易辦成,否則也不會在這個特殊的時期來這裡見面,見橙衣女子連想都不想一下就拒絕,不由的惱怒的道:「鳳柳依,這次要是不幫我出手的話,以後也沒有合作的必要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時間不早了,陸詩雨不想在這裡再浪費時間。相信重利之下必有勇夫,沒有鳳柳依的幫忙,也會有別人,並不是非她不可。

橙衣女子也就是鳳柳依思考了一下,看陸詩雨惱羞成怒,氣得不輕的樣子,也知道這件事是勢在必行,別人她不敢說,和陸詩雨合作了幾次,對陸詩雨的性格也有所了解,只要是她認定的事情,幾乎沒有她完不成的,不管是使用任何手段,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鳳柳依還是很欣賞陸詩雨這種性格的修士,不像是修真界大部分的女修,一心只想著找個實力強大的男修依靠,明明自己的資質不錯,偏偏為了所謂的兒女情長,生生的把大好時光浪費在後院的爭風吃醋中,如今好不容易有個自己看得順眼的修士,又能該自己提供修鍊的天材地寶,鳳柳依還真的不想和陸詩雨就為了這樣一件事情鬧翻了,畢竟,就算自己的化形術再厲害,也能結交到一些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前提是這些人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一旦知曉以後,眼裡的鄙視嫌棄猶如實質,讓人無法忍受,直扎人心,像陸詩雨這樣明知道自己身份還刻意結交的只有她一人,雖然兩人相處互相利用的時候居多,但是這樣單純的做自己,不用披著張人皮扮作他人的生活才是自己最嚮往的,再說和陸詩雨合作,自己也不吃虧,在沒有過膩這種日子之前,鳳柳依還不想和陸詩雨徹底鬧翻,如今自己知道了陸詩雨的計劃,那裡是想脫身就能脫身的,在陸詩雨張口的那一瞬間,就已經被陸詩雨綁在了同一條船上,要麽一路同行,要麽半路跳下水淹死。

那人雖然實力夠強,正面對上的話幾乎一點勝算都沒有,但是要是背後下陰手的話,也不是不可能,只需要好好的布置一番,或許也可能成事,看著明顯放慢速度,等自己最後答案的陸詩雨的背影,高喊一聲:「你說的事情老娘結下了,這次老娘為了你,算是拼了老命了,但是萬年的靈草我要加一倍,就是這次不成失敗了的話,我也要五顆靈草的損失費。」鳳柳依從來不做虧本的買賣,這次的事情那麼危險,不管成不成功,就是擔驚受怕日後算賬,也得老點好處補償一下才行。

陸詩雨早在離去的時候就算計著時間,心裡忐忑著鳳柳依會不會答應,要不是夢裡清楚的知道,鳳柳依有個會製作各種令修仙者都防不勝防□□的師公,再加上鳳柳依出神入化的化形術,陸詩雨也不會把這件事情交給鳳柳依去做,直到聽見鳳柳依說出自己期盼的答案時,才悄悄的鬆了口氣,對於她最後提出的要求也沒有拒絕,空間里的萬年靈草像雜草似得多得是,在空間里閑著也是閑著,自己煉丹也用不完,那幾顆對自己無用的東西來換取鳳柳依為自己賣命,怎麽說都是自己賺了,想想就很興奮。

蕭楠躲在一旁,知道兩人都離開這座島嶼,這才去掉隱身符走出來,原來陸詩雨要見的人是鳳柳依呀!要不是陸詩雨最後氣極的喊出她的名字,蕭楠還真沒認出來,原來這橙衣女子就是修真界人人都在尋找的魔頭,只是讓五官稍微修改了一下,就像是稍微的整了部分的整容手術一般,就這樣就和原先的面貌相差何止十萬八千里,怪不得到現在都沒有人能逮住她,當時為了怕她們發現,蕭楠帶著的地方離兩人說話的地方遠了一些,並沒有聽清楚兩人見面的目的,只是隱約的知道這兩個人在合夥算計別人,至於是誰,因為是兩人傳音,蕭楠也不得而知,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知道,陸詩雨是女主,天道的私生女,蕭楠這個女配中的炮灰,不想體會女主永遠不死定律,但是同樣身為炮灰女配的鳳柳依倒是可以會一會,這樣想著,蕭楠就沿著鳳柳依離去的方向追了上去,不知道為什麽,蕭楠有預感,陸詩雨這次要做的事情和自己有關。

御劍飛行了一段時間,在海面上並沒有發現鳳柳依的影子,按說陸詩雨最先離開,鳳柳依為了避嫌,在陸詩雨離開一會之後在選擇了另一個方向離開,蕭楠和鳳柳依離去的時間相差不大,就是鳳柳依現在成為了元嬰真君,自己瞬移的速度也不差,怎麽就這樣跟丟了?

拿出萬里追蹤看了看,代表著陸詩身份的那個紅色圓點正在離自己相反的方向快速移動,到是不用在擔心陸詩雨再次殺了個回馬槍,神識全部放開,不弱於元嬰真君的神識以自身為中心,向著四處八方伸展,可是在神識全都放出去以後,並沒有鳳柳依的身影,就像是在這水面上憑空消息了一般,難不成著鳳柳依也和自己一樣,有了個能在關鍵時刻躲進去,保命的空間法寶?

就在蕭楠努力回憶原著里的劇情,鳳柳依到底有沒有一枚類似陸詩雨空間法寶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陣掌風,蕭楠側身躲過這一級殺招,就聽見鳳柳依嬌媚惑人的聲音,道:「你是在找我嗎?」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親投的地雷:

16761471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5-08-0113:43:36

第一百八十四章:

「你怎麽回事?怎麽突然改變見面地點?害得我又多飛了這麽久,不知道老娘的時間很寶貴嗎?」橙衣女子用手帕擦了擦額頭上不存在的汗跡,勾魂攝魄的桃花眼嬌嗔的看了陸詩雨一眼,明明是質問的語氣,從她嘴裡說出來卻有種撒嬌的感覺。

陸詩雨用手撫了撫手臂上不存在的雞皮疙瘩,心裡膩味的要死,但是卻不得不忍,這次是自己自動找上門來求助的,掩下眼底的厭惡,開門見山的道:「幫我個忙。」

橙衣女子自然沒有錯過陸詩雨厭惡的表情,見多了這種表情,甚至比這更讓人無法容忍的事情也遇到過,陸詩雨這點小厭惡自然就免疫了,不在意的用手指卷著胸前垂落的一道青絲,漫不經心的問道:「我有何好處?」

「能讓你再進一步如何?」說出這話的同時,嫉妒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原先曾經被自己逼得無處可去的女子,現在竟然已經成為了元嬰真君,這一世由於太多變動,沒有碰上上一世讓她變得瘋狂的葉洛辰,現在的修為竟然比葉洛辰這個化冥界第一天才的晉級速度還快,要是現在出現在眾人面前,不知道會不會再一次引得整個修真界動亂。

陸詩雨是偷偷一個人溜出來的,本來充足的時間,因為草叢裡突然出現的靈力波動,不得不換了一個地點,這樣一來,陸詩雨的時間就有些緊迫了,不像眼前的人似得整日里無所事事,只需要拋個媚眼,勾搭個男人就能增長修為,現在更是只需要和有靈力的東西接觸就能吸收裡面的靈力提升自己的修為,甚至不需要修鍊心境也沒有心魔,要是不是這種修鍊方法前期讓人無法忍受,陸詩雨都險些動心了,飛升對於這樣的人來講,實在是不能再容易了。

雖然眼前的女子讓人不齒她的過往,卻不得不讓人羨慕如今的洒脫,不像他們這些世家子弟需要扛起家族的重擔,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卻不得不為了一些事情最後妥協,就像是原本該屬於自己的仙緣,現在都成為了他人對付自己的利器,想到這個不由的一陣煩悶。

橙衣女子聽到能提升自己修為,不由得鄭重起來,這些年來在水藍幽海,幾乎走遍了這裡的眾多島嶼,就是水底的水晶宮也曾經進出過,現在自己的修為過高,通過吸收靈物的靈力提升自己修為的方法,作用不像先前似得那麽明顯,再者靈物難尋,就是這樣也不好得到了,要不是為了得到更多陸詩雨手裡年份久遠的靈草,也不會和原先的仇人成為了相互幫助的友人,難不成這次陸詩雨又想拿萬年靈草讓自己幫她做事?想到這個可能,不禁在心裡盤算著,這次要好好的敲詐陸詩雨一筆。

陸詩雨採取了傳音的方式告訴橙衣女子這次的目標,橙衣女人當即大聲叫嚷起來,不可置信的道:「你瘋了?他是你能算計得了的嗎?」

「他的人是你的,我只要東西,到手后,另外在加五顆萬年靈草如何?」陸詩雨不為所動的又加了些籌碼,那東西說什麽也得弄到手。不管是誰拿了,都的再吐出來。

橙衣女子根本就沒有思考,開口道:「我承認你開出的條件很誘人,但是也得又命享用才行,他我惹不起。」還記得當初要不是自己恰好適逢結丹,早就成了那人的劍下亡魂,雖說現在自己的修為有所提高,也步入了元嬰真君的行列,但是真君和真君是不同的,要論真材實料的比斗得話,就是十個自己也不是他的對手,沒有上這麼讓人趕著送死的。

陸詩雨自然這道這件事不容易辦成,否則也不會在這個特殊的時期來這裡見面,見橙衣女子連想都不想一下就拒絕,不由的惱怒的道:「鳳柳依,這次要是不幫我出手的話,以後也沒有合作的必要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時間不早了,陸詩雨不想在這裡再浪費時間。相信重利之下必有勇夫,沒有鳳柳依的幫忙,也會有別人,並不是非她不可。

橙衣女子也就是鳳柳依思考了一下,看陸詩雨惱羞成怒,氣得不輕的樣子,也知道這件事是勢在必行,別人她不敢說,和陸詩雨合作了幾次,對陸詩雨的性格也有所了解,只要是她認定的事情,幾乎沒有她完不成的,不管是使用任何手段,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鳳柳依還是很欣賞陸詩雨這種性格的修士,不像是修真界大部分的女修,一心只想著找個實力強大的男修依靠,明明自己的資質不錯,偏偏為了所謂的兒女情長,生生的把大好時光浪費在後院的爭風吃醋中,如今好不容易有個自己看得順眼的修士,又能該自己提供修鍊的天材地寶,鳳柳依還真的不想和陸詩雨就為了這樣一件事情鬧翻了,畢竟,就算自己的化形術再厲害,也能結交到一些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前提是這些人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一旦知曉以後,眼裡的鄙視嫌棄猶如實質,讓人無法忍受,直扎人心,像陸詩雨這樣明知道自己身份還刻意結交的只有她一人,雖然兩人相處互相利用的時候居多,但是這樣單純的做自己,不用披著張人皮扮作他人的生活才是自己最嚮往的,再說和陸詩雨合作,自己也不吃虧,在沒有過膩這種日子之前,鳳柳依還不想和陸詩雨徹底鬧翻,如今自己知道了陸詩雨的計劃,那裡是想脫身就能脫身的,在陸詩雨張口的那一瞬間,就已經被陸詩雨綁在了同一條船上,要麽一路同行,要麽半路跳下水淹死。

那人雖然實力夠強,正面對上的話幾乎一點勝算都沒有,但是要是背後下陰手的話,也不是不可能,只需要好好的布置一番,或許也可能成事,看著明顯放慢速度,等自己最後答案的陸詩雨的背影,高喊一聲:「你說的事情老娘結下了,這次老娘為了你,算是拼了老命了,但是萬年的靈草我要加一倍,就是這次不成失敗了的話,我也要五顆靈草的損失費。」鳳柳依從來不做虧本的買賣,這次的事情那麼危險,不管成不成功,就是擔驚受怕日後算賬,也得老點好處補償一下才行。

陸詩雨早在離去的時候就算計著時間,心裡忐忑著鳳柳依會不會答應,要不是夢裡清楚的知道,鳳柳依有個會製作各種令修仙者都防不勝防□□的師公,再加上鳳柳依出神入化的化形術,陸詩雨也不會把這件事情交給鳳柳依去做,直到聽見鳳柳依說出自己期盼的答案時,才悄悄的鬆了口氣,對於她最後提出的要求也沒有拒絕,空間里的萬年靈草像雜草似得多得是,在空間里閑著也是閑著,自己煉丹也用不完,那幾顆對自己無用的東西來換取鳳柳依為自己賣命,怎麽說都是自己賺了,想想就很興奮。

蕭楠躲在一旁,知道兩人都離開這座島嶼,這才去掉隱身符走出來,原來陸詩雨要見的人是鳳柳依呀!要不是陸詩雨最後氣極的喊出她的名字,蕭楠還真沒認出來,原來這橙衣女子就是修真界人人都在尋找的魔頭,只是讓五官稍微修改了一下,就像是稍微的整了部分的整容手術一般,就這樣就和原先的面貌相差何止十萬八千里,怪不得到現在都沒有人能逮住她,當時為了怕她們發現,蕭楠帶著的地方離兩人說話的地方遠了一些,並沒有聽清楚兩人見面的目的,只是隱約的知道這兩個人在合夥算計別人,至於是誰,因為是兩人傳音,蕭楠也不得而知,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知道,陸詩雨是女主,天道的私生女,蕭楠這個女配中的炮灰,不想體會女主永遠不死定律,但是同樣身為炮灰女配的鳳柳依倒是可以會一會,這樣想著,蕭楠就沿著鳳柳依離去的方向追了上去,不知道為什麽,蕭楠有預感,陸詩雨這次要做的事情和自己有關。

御劍飛行了一段時間,在海面上並沒有發現鳳柳依的影子,按說陸詩雨最先離開,鳳柳依為了避嫌,在陸詩雨離開一會之後在選擇了另一個方向離開,蕭楠和鳳柳依離去的時間相差不大,就是鳳柳依現在成為了元嬰真君,自己瞬移的速度也不差,怎麽就這樣跟丟了?

拿出萬里追蹤看了看,代表著陸詩身份的那個紅色圓點正在離自己相反的方向快速移動,到是不用在擔心陸詩雨再次殺了個回馬槍,神識全部放開,不弱於元嬰真君的神識以自身為中心,向著四處八方伸展,可是在神識全都放出去以後,並沒有鳳柳依的身影,就像是在這水面上憑空消息了一般,難不成著鳳柳依也和自己一樣,有了個能在關鍵時刻躲進去,保命的空間法寶?

就在蕭楠努力回憶原著里的劇情,鳳柳依到底有沒有一枚類似陸詩雨空間法寶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陣掌風,蕭楠側身躲過這一級殺招,就聽見鳳柳依嬌媚惑人的聲音,道:「你是在找我嗎?」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親投的地雷:

16761471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5-08-0113:43:36 ?第一百八十六章:

對於鳳柳依的責難,蕭楠壓根沒有放在心上,在這樣多妖獸的包圍下,換做是他人,鐵定早就變色了,但是對於領悟了空間瞬移的蕭楠來講,實在是沒有多大的妨礙,只要蕭楠想,隨時都可以毫髮無傷的離開這裡,畢竟,就是來的妖獸再多,只要不是把她周身的空間全都定住,就沒有人能把她困住。

鳳柳依看到為首的一名化形期妖獸,正是先前被自己吸收靈力的妖獸蛋父親,當下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看到鳳柳依也在,當下就化為原型七階望月兔,離得老遠就向著鳳柳依發出攻擊。比起對鳳柳依恨不得殺之而後快的妖獸,同為妖獸攻擊目標的蕭楠,鳳柳依認為兩人現在同命相連,更容易達成結盟。

鳳柳依躲過攻擊,和蕭楠背靠著背防禦攻擊的妖獸,道:「一起突圍出去怎麽樣?」說起來兩人先前並沒有太大的恩怨,現在又面臨著這樣的狀況,鳳柳依本身的實力又高,怎麽算兩人結盟,都是金丹後期的蕭楠佔便宜,鳳柳依雖說是問句,但是並不認為蕭楠會拒絕這個提議。

蕭楠原本想瞅個機會離開的,現在鳳柳依開口結盟,蕭楠原本就想知道陸詩雨偷偷摸摸的找鳳柳依做什麼,現在大好的機會,又豈能放過,道:「結盟的是好說,只需鳳仙子回答個問題就行,如何?」

重生之小空間 鳳柳依雖說和陸詩雨並沒有多少交情,充其量也只是各取所需的合做而已,現在情況特殊,就是暫時和蕭楠合作,一但脫困以後就各走各的,這次的事情很棘手,就是事情辦不成,陸詩雨也不會說什麼,但是鳳柳依如今是為元嬰真君,而蕭楠只是個金丹後期的真人,按說元嬰真君一隻手就能把金丹後期的真人吃一壺的,但是碰上的恰恰是武力值爆表的蕭楠,連連斬殺過元嬰初期修士的蕭楠,潛意識裡並沒有把鳳柳依這個元嬰真君放在眼裡,偏偏鳳柳依提議和蕭楠結盟,一臉便宜她了的表情,蕭楠就該順勢直接應下來,現在竟然還敢提條件,作為一名算是已經站在這個修真界頂端了的元嬰真君,哪裡能夠忍受蕭楠的「無理」,當下冷笑一聲,道:「哼!那本仙子就看看你有什麼本事能衝出包圍。」既然合作不成,那就各走各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不知好歹,心裡冷哼的同時,也想著見識見識蕭楠的武力值終究有多高,也好制定計劃為日後的事情做準備。

蕭楠對著鳳柳依粲然一笑,揚起手揮了揮,道:「仙子保重,在下先告辭了。」說著身影慢慢化為虛影,再出現已經出了妖獸群的包圍圈了,在妖獸們想去追擊時,身影又是一陣模糊,消失在了原地。

鳳柳依這些年來雖說並不是一直都遠離人群,在這水藍幽海深處生活,偶爾的時候也會化形成為他人在個島嶼之間穿梭打探消息,尤其是在蕭楠剛失蹤的那段時間,也曾聽聞過蕭楠領悟了瞬移神通的消息,只不過這個消息太過久遠,蕭楠也數十年沒有出現,鳳柳依有沒有見過蕭楠使用過,心裡早就忘記了這麽一回事,現在看著蕭楠輕鬆離開,留下來的數百隻妖獸的憤怒的目光全都凝聚在自己身上,就是身為元嬰真君的鳳柳依,心裡暗罵蕭楠的同時,此刻也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好躲避這群殺意騰騰,恨不得把眼前的人撕成碎片的妖獸,可惜身體過於龐大,妖獸剛失去一個目標,現在又盯得緊,鳳柳依出去動手以外,還真找不到逃跑的機會。

蕭楠瞬移到了安全的地帶,這才停了下來,心裡特別高興,自從知道身處《尋仙》這本世界以來,蕭楠總是一直想要逃避,不想和這些男主女主,戲份多的男配女配等人打交道,就怕一個不小心,就把這個世界改的面部全非,或許帶時候就像是在其他上看到的似得,不是這個小世界少了主角們自己崩潰了,就是讓這個世界的天道給抹殺了,雖然不清楚天道到底存不存在,也不妨礙蕭楠心中存在的懼意,雖說和鳳柳依只見並沒有大的不死不休的矛盾,只是憑藉著直覺,就覺得鳳柳依和陸詩雨結盟會對自己不利,要蕭楠憑著直覺就殺人,而且殺的還是原著里的大反派,蕭楠實在是下不去手,現在借妖獸除去令人不安定的鳳柳依,也就和自己沒有關係了。就是真的有天道存在,也找不到自己身上。就是不清楚,失去了大反派的《尋仙》世界,會不會有大的變動,這樣才能決定自己以後要不要和男女主為敵,當然這個是在男女主要是和自己為難的情況之下。

脫了危險以後,蕭楠想了想,還是決定暫時不回去了,先不要說當時空間晉級的時候,吸收周圍靈力士造成的巨大影響,雖說蕭楠後來補救過,用了誰也沒有見過的上古妖獸饕餮做借口,現在秘境又被本命之劍引發的劫雷劈地險些崩潰,就是想要求證也無門了,但是也不敢保證自己拙劣的借口能不能瞞得過那些個修鍊了幾百上千年的老妖怪們,現在能依仗的也只有師祖華雲尊者,但是華雲尊者蕭楠一直都沒有接觸過,心裡也沒有底,不清楚華雲尊者會不會為了自己撐腰,再者,蕭楠可沒有忘記,自己是純陰之體,身上的隱息玉也只能瞞得過元嬰真君,在場的可有四位化神尊者,蕭楠現在已經修鍊到了金丹後期,對上元嬰真君也不落下風,但是和化神尊者相比,就是有瞬移神通加速,混沌之氣這個大利器作弊,與化神尊者對上,也只有被碾壓得份,所以不管是為了那一種可能,蕭楠現在絕對不是出現的好時機,好在現在妖獸突然發起獸潮,雖說這樣想著有些不厚道,對現在的蕭楠來說,卻是個隱藏身份的好機會,畢竟一旦開戰,雙方都殺紅了眼,努力想著如何保命,誰又會在乎蕭楠的生死。

這次的獸潮來的詭異,尤其是在注意到妖獸們不同尋常的血眸以後,讓蕭楠不禁想起了在秘境的時候,被魔焰的魔氣沾染了以後的那些個變成魔屍的元嬰真君,也是像獸潮的時候那些妖獸一樣,不知道疲倦,不知道害怕,只是一個勁的向前沖,暴烈的想撕碎一切,眼下這種情況和要說和逃走的魔焰沒有關係,蕭楠反正是不會相信的。

現在修士們嚴守著傳送陣,就怕魔焰混在修士們中間出了水藍幽海進入幽冥鬼界,萬一被他打開了通往魔界的通道,真箇修真界將面臨萬年前的那場仙魔大戰,只是如今的修仙界靈力已和上古時期稀薄了不知多少,靈物也有不少已經只存在於傳說之中,而魔界經過這萬年的修養,現在誰也無法意料,萬一這魔界的通道真的被打開了,修真界還能不能像萬年前似得保留的下來,所以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早點把魔焰找出來,趁著此刻還能控制得住,把這危險掐滅在萌芽之中。

以上是通過師傅的口述得知這幾位化神尊者的打算,只是現在魔焰準備把這水藍幽海的水攪亂,好趁著混論渾水摸魚,不想修士出生就具備靈智,水藍幽海是妖獸們的地盤,其中有數沒有開啟靈智的妖獸居多,最是容易引得妖獸們自相殘殺,要是擱在以往,修士們樂的在旁邊看熱鬧,反正妖獸的數量眾多,有非我族類,就是死的再多,修士們也不會插手,但是現在明顯是魔焰想製造混亂藉機逃走,先前又沒有和妖族的大能互通消息,現在就被魔焰弄了個措手不及,蕭楠修為不高,智力也不高,拯救修仙界的事情,就不想跟著參與了,自有那些實力強大的修士們操心,現在開起了靈智的妖獸們或多或少都在關注獸潮,後方定然空虛,水藍幽海的靈草豐富,蕭楠的空間剛晉級完成,裡面空蕩蕩的,正好藉此機會把空間填滿,像陸詩雨的玉佩空間似的裡面都是靈草靈藥也不是不可能實現,蕭楠想想就興奮的不得了。

第一百八十六章:

對於鳳柳依的責難,蕭楠壓根沒有放在心上,在這樣多妖獸的包圍下,換做是他人,鐵定早就變色了,但是對於領悟了空間瞬移的蕭楠來講,實在是沒有多大的妨礙,只要蕭楠想,隨時都可以毫髮無傷的離開這裡,畢竟,就是來的妖獸再多,只要不是把她周身的空間全都定住,就沒有人能把她困住。

鳳柳依看到為首的一名化形期妖獸,正是先前被自己吸收靈力的妖獸蛋父親,當下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看到鳳柳依也在,當下就化為原型七階望月兔,離得老遠就向著鳳柳依發出攻擊。比起對鳳柳依恨不得殺之而後快的妖獸,同為妖獸攻擊目標的蕭楠,鳳柳依認為兩人現在同命相連,更容易達成結盟。

鳳柳依躲過攻擊,和蕭楠背靠著背防禦攻擊的妖獸,道:「一起突圍出去怎麽樣?」說起來兩人先前並沒有太大的恩怨,現在又面臨著這樣的狀況,鳳柳依本身的實力又高,怎麽算兩人結盟,都是金丹後期的蕭楠佔便宜,鳳柳依雖說是問句,但是並不認為蕭楠會拒絕這個提議。

蕭楠原本想瞅個機會離開的,現在鳳柳依開口結盟,蕭楠原本就想知道陸詩雨偷偷摸摸的找鳳柳依做什麼,現在大好的機會,又豈能放過,道:「結盟的是好說,只需鳳仙子回答個問題就行,如何?」

鳳柳依雖說和陸詩雨並沒有多少交情,充其量也只是各取所需的合做而已,現在情況特殊,就是暫時和蕭楠合作,一但脫困以後就各走各的,這次的事情很棘手,就是事情辦不成,陸詩雨也不會說什麼,但是鳳柳依如今是為元嬰真君,而蕭楠只是個金丹後期的真人,按說元嬰真君一隻手就能把金丹後期的真人吃一壺的,但是碰上的恰恰是武力值爆表的蕭楠,連連斬殺過元嬰初期修士的蕭楠,潛意識裡並沒有把鳳柳依這個元嬰真君放在眼裡,偏偏鳳柳依提議和蕭楠結盟,一臉便宜她了的表情,蕭楠就該順勢直接應下來,現在竟然還敢提條件,作為一名算是已經站在這個修真界頂端了的元嬰真君,哪裡能夠忍受蕭楠的「無理」,當下冷笑一聲,道:「哼!那本仙子就看看你有什麼本事能衝出包圍。」既然合作不成,那就各走各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不知好歹,心裡冷哼的同時,也想著見識見識蕭楠的武力值終究有多高,也好制定計劃為日後的事情做準備。

蕭楠對著鳳柳依粲然一笑,揚起手揮了揮,道:「仙子保重,在下先告辭了。」說著身影慢慢化為虛影,再出現已經出了妖獸群的包圍圈了,在妖獸們想去追擊時,身影又是一陣模糊,消失在了原地。

鳳柳依這些年來雖說並不是一直都遠離人群,在這水藍幽海深處生活,偶爾的時候也會化形成為他人在個島嶼之間穿梭打探消息,尤其是在蕭楠剛失蹤的那段時間,也曾聽聞過蕭楠領悟了瞬移神通的消息,只不過這個消息太過久遠,蕭楠也數十年沒有出現,鳳柳依有沒有見過蕭楠使用過,心裡早就忘記了這麽一回事,現在看著蕭楠輕鬆離開,留下來的數百隻妖獸的憤怒的目光全都凝聚在自己身上,就是身為元嬰真君的鳳柳依,心裡暗罵蕭楠的同時,此刻也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好躲避這群殺意騰騰,恨不得把眼前的人撕成碎片的妖獸,可惜身體過於龐大,妖獸剛失去一個目標,現在又盯得緊,鳳柳依出去動手以外,還真找不到逃跑的機會。

蕭楠瞬移到了安全的地帶,這才停了下來,心裡特別高興,自從知道身處《尋仙》這本世界以來,蕭楠總是一直想要逃避,不想和這些男主女主,戲份多的男配女配等人打交道,就怕一個不小心,就把這個世界改的面部全非,或許帶時候就像是在其他上看到的似得,不是這個小世界少了主角們自己崩潰了,就是讓這個世界的天道給抹殺了,雖然不清楚天道到底存不存在,也不妨礙蕭楠心中存在的懼意,雖說和鳳柳依只見並沒有大的不死不休的矛盾,只是憑藉著直覺,就覺得鳳柳依和陸詩雨結盟會對自己不利,要蕭楠憑著直覺就殺人,而且殺的還是原著里的大反派,蕭楠實在是下不去手,現在借妖獸除去令人不安定的鳳柳依,也就和自己沒有關係了。就是真的有天道存在,也找不到自己身上。就是不清楚,失去了大反派的《尋仙》世界,會不會有大的變動,這樣才能決定自己以後要不要和男女主為敵,當然這個是在男女主要是和自己為難的情況之下。

脫了危險以後,蕭楠想了想,還是決定暫時不回去了,先不要說當時空間晉級的時候,吸收周圍靈力士造成的巨大影響,雖說蕭楠後來補救過,用了誰也沒有見過的上古妖獸饕餮做借口,現在秘境又被本命之劍引發的劫雷劈地險些崩潰,就是想要求證也無門了,但是也不敢保證自己拙劣的借口能不能瞞得過那些個修鍊了幾百上千年的老妖怪們,現在能依仗的也只有師祖華雲尊者,但是華雲尊者蕭楠一直都沒有接觸過,心裡也沒有底,不清楚華雲尊者會不會為了自己撐腰,再者,蕭楠可沒有忘記,自己是純陰之體,身上的隱息玉也只能瞞得過元嬰真君,在場的可有四位化神尊者,蕭楠現在已經修鍊到了金丹後期,對上元嬰真君也不落下風,但是和化神尊者相比,就是有瞬移神通加速,混沌之氣這個大利器作弊,與化神尊者對上,也只有被碾壓得份,所以不管是為了那一種可能,蕭楠現在絕對不是出現的好時機,好在現在妖獸突然發起獸潮,雖說這樣想著有些不厚道,對現在的蕭楠來說,卻是個隱藏身份的好機會,畢竟一旦開戰,雙方都殺紅了眼,努力想著如何保命,誰又會在乎蕭楠的生死。

這次的獸潮來的詭異,尤其是在注意到妖獸們不同尋常的血眸以後,讓蕭楠不禁想起了在秘境的時候,被魔焰的魔氣沾染了以後的那些個變成魔屍的元嬰真君,也是像獸潮的時候那些妖獸一樣,不知道疲倦,不知道害怕,只是一個勁的向前沖,暴烈的想撕碎一切,眼下這種情況和要說和逃走的魔焰沒有關係,蕭楠反正是不會相信的。

現在修士們嚴守著傳送陣,就怕魔焰混在修士們中間出了水藍幽海進入幽冥鬼界,萬一被他打開了通往魔界的通道,真箇修真界將面臨萬年前的那場仙魔大戰,只是如今的修仙界靈力已和上古時期稀薄了不知多少,靈物也有不少已經只存在於傳說之中,而魔界經過這萬年的修養,現在誰也無法意料,萬一這魔界的通道真的被打開了,修真界還能不能像萬年前似得保留的下來,所以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早點把魔焰找出來,趁著此刻還能控制得住,把這危險掐滅在萌芽之中。

以上是通過師傅的口述得知這幾位化神尊者的打算,只是現在魔焰準備把這水藍幽海的水攪亂,好趁著混論渾水摸魚,不想修士出生就具備靈智,水藍幽海是妖獸們的地盤,其中有數沒有開啟靈智的妖獸居多,最是容易引得妖獸們自相殘殺,要是擱在以往,修士們樂的在旁邊看熱鬧,反正妖獸的數量眾多,有非我族類,就是死的再多,修士們也不會插手,但是現在明顯是魔焰想製造混亂藉機逃走,先前又沒有和妖族的大能互通消息,現在就被魔焰弄了個措手不及,蕭楠修為不高,智力也不高,拯救修仙界的事情,就不想跟著參與了,自有那些實力強大的修士們操心,現在開起了靈智的妖獸們或多或少都在關注獸潮,後方定然空虛,水藍幽海的靈草豐富,蕭楠的空間剛晉級完成,裡面空蕩蕩的,正好藉此機會把空間填滿,像陸詩雨的玉佩空間似的裡面都是靈草靈藥也不是不可能實現,蕭楠想想就興奮的不得了。 除了不時傳來的某些某些好友不幸在恐怖場景死去外,許川過得還是很安穩的。

金似乎傷得很重,四個多月來,都一直留在百樓養傷,藉助現實世界意志的幫助來消磨身上的腐朽之力。

莫如來也成功成爲了百樓高層的一員,進入恐怖世界戰鬥的他經常與大家交流自己在其中的各種經歷。

優勝劣汰的規則在如今難度極大的恐怖場景中完全表現了出來,雖然那些表現比較優異的住戶沒有像保護者那般的強大能力,但獲得道具的他們依舊能在關鍵時刻貢獻自己的力量。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又是四個月後,這一次,又到了許川進入恐怖場景了。

也不需要交代什麼東西,四人互相瞭解了一下身份後,便抹掉了自己在世界柱上的名字。

場景瞬間轉換,空曠的百樓廣場變成了一望無際的田野,溼冷的風吹到四人臉上,讓人有些發顫。

“這次的恐怖場景難道只有田野?明明是67天級別的恐怖場景,沒理由給我們怎麼大的活動範圍啊?”許川納悶道。

恐怖場景的等級越高,對應的恐怖也就越可怕,同樣地,它所需要的逃生手段也更加複雜。

這就導致了這類恐怖場景裏的元素極其豐富,需要住戶們不斷探索。

但這一次,空蕩蕩的田野似乎違背了這個定律。

“也不一定,田野雖然開闊,我們無論是逃跑還是搜尋都會很簡單,但不要忘了,恐怖場景裏的恐怖可不止不止厲鬼,怨靈。”一個女性聲音在許川右邊幽幽響起。

女人的名字是洛原,是百樓五年住齡老住戶,也是百樓13層的層長。

在進入此次恐怖場景的四人隊伍中,洛原所擁有的實戰經驗最爲豐富,親眼見過的恐怖也最多。

“原姐的意思是……這次的恐怖會是怪物?”小胖子摸摸腦袋,猜測一句。

“怪物?上次碰到的怪物還算簡單,這種東西基本智商很低,找些武器防身,小心一點能杜絕很多的危險。”高瘦男子話語很是輕鬆,似乎不大害怕怪物。

小胖子和高瘦男子分別是李志和廖邵恆,他倆在百樓的住齡比洛原少一年,也是資歷比較老的住戶了。

洛原是個很謹慎的人,感覺到廖邵恆話語中對恐怖的輕視之意後,有些不悅地皺起了眉:“現在說這些還爲時過早,夜晚將要降臨了,我們得乾淨找個地方過夜。”

還剩一半的太陽裸露在地平線的盡頭,散發着暗紅的光芒,給淒涼的田野更添一份詭異。

許川也考慮到了天色問題,選定好一個方位後,下達了尋找過夜場所的命令。

四人默不作聲,緩緩地走在田野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