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劍聽到了號令,朝着慧靈和尚****而去。

“你找死!”釋能怒吼,“我現在就捏死你!”

說着他手上一用力,抓着張謙的金色巨手開始迅速的收縮。

“要是之前,你肯定能捏死我,但是現在,呵呵呵。”張謙冷笑了幾聲,隨後眼睛一瞪,發出了聲如洪鐘一樣的大吼:“浮屠金蓮,不破金身!”

‘鏗!’

張謙的身體放在這一剎那間變成了堅硬的金屬!

“什麼?!”釋能和慧靈愣了,“浮屠金身?!”

天命為凰:毒醫三小姐 這就是張謙抽出來的那兩個技能的其中之一,浮屠金身!

這是西方諸佛苦修金蓮元神才能得到的技能,現在被張謙從系統裏抽了出來,直接就是可以用的!

“破!”張謙大叫一聲,握住他的金色舉手猛地張開!

重新恢復自由的張謙冷冷的看着釋能:“要比佛法?你還差得遠呢!”

“這…這不可能!”釋能臉色劇變,慧靈也面無人色!

雖然浮屠金身是比較低等的佛陀煉身佛法,但是這也是傳說中的西方諸佛纔有的金身佛法!

人間的僧人基本上沒有可能練出來的!

就算是釋能——這個修煉了不下一百八十年的老和尚都沒練出來!

這怎麼可能?!

張謙腳踩風火輪,傲然屹立在半空,渾身流淌着液態的金光,隨後他身形迅速移動,來到了貓皇的牢籠前,一掌劈在了牢籠上!

這個貓皇拼盡全力也破不開的牢籠,在張謙的手裏就像豆腐一樣轟然碎裂!

唸咒聲戛然而止。

釋能召喚出來的諸佛連同浮屠塔上的佛影全都注視着張謙,眼睛一眨不都不眨。

隨後,這些佛陀全都雙手合十,一起說道:“阿彌陀佛。”

張謙看着他們:“既是佛,爲何要幫助魔?”

“罪過罪過。”諸佛低低的嘆了一聲,隨後向着張謙行了一禮,漫天金光一閃,全部消失了。

就在這個時候,東邊傳來了呼喝的聲音,張謙擡頭一看,頓時笑了。

待在飛雲觀裏道友們終於趕來了。

他們正好看到了那些坐蓮佛和浮屠塔上的佛影對着張謙行了一禮,然後轟然消失的畫面。

“首長!”徐元和李福大聲叫道。

“首長?”釋能和慧靈都是一愣。

張謙一點頭:“事情查清楚了,飛雲觀慘案就是這幫和尚搞出來的!”

說着他一指正在操縱鉢盂和飛劍對抗的慧靈:“就是這個和尚帶人去的飛雲觀。而這個老和尚包庇縱容他,明知他犯了錯,不但不出手消滅,還在我動手的時候攻擊我。”

道協和散修們聽得面面相覷。

徐元和李福當即就瞪眼了:“什麼?居然敢對我們首長動手?我看你們是活膩了!大家上!”

“慢着。”張謙一揮手,“這兩個人都已經入魔了,你們不是對手。退到一邊去!”

“首長…”

“退下!”張謙跟妖怪們講話講習慣了,直接拿出了山大王的派頭,“你們也全部退下!別礙事!”

可能是不瞭解張謙的實力,也可能是常年野慣了,有幾個門派的散修站了出來:

“小子!你囂張什麼!”

“你少在那咋咋呼呼!”

“衝誰下命令呢?”

“欽天監了不起嗎?”

張謙瞪着眼看着他們,剛要說話,以貓皇爲首的十大妖王聚集到了張謙的身邊,冷冷的看着這幾個說話的人。

這幾個人立刻吃了一大驚!

不只是他們,就連李福和徐元還有鍾無期都震驚了!

十個妖怪!而且似乎每一個的道行都不低!

徐元一臉問號,貓皇他認識,雖然現在道行飆升,但是氣息他記得。另外九個大妖是怎麼回事?!

雖然知道張謙身邊有一幫妖怪下屬,但是…怎麼會有九個道行萬年的大妖怪呢! 李福從愣神狀態清醒了過來,小聲問徐元:“老徐,這幾個是什麼來歷?全是首長的下屬?”

徐元翻白眼:“我哪知道!”

“你不是以前和首長一起執行過任務嗎?”

“那時候首長身邊只有一隻貓,就那個。”徐元一指貓皇,“至於另外的這些,我就不知道了。”

李福蒙圈了:“我記得他們說那隻貓只有幾百年道行吧?怎麼現在…連我都看不穿了?”

“你能看穿那你就神了。”徐元說,“趕緊的,說句話,別讓首長和這幫人起衝突!”

他們趕緊站了出來,大聲呵斥:“你們是哪個門派的?敢這麼跟我們欽天監的首長說話?”

“躲到一邊去!”

那幫人不敢言語了,趕緊灰溜溜的躲遠了。

“徐元,李福,把閒雜人等全部趕走!”張謙大聲說。

“是!”徐元和李福立刻開始命令欽天監的人往外攆人。

道協的人也挺配合,主要是馮全話語權比較大,而馮全也是和張謙一夥的。

最後,場上只剩下了徐元、李福、馮全和鍾無期。

鍾無期本來也想走,因爲他很不喜歡妖魔鬼怪,看到張謙和妖怪們混在一起他就心裏很不痛快,但是他還是留下了,他想看看這段時間張謙的變化。

張謙身上的浮屠金身別人看不出來,他卻認得,他很好奇作爲一個修道的人是怎麼學會佛法的。

釋能終於從愣神狀態中清醒了過來。

這怎麼可能?

這個年輕人怎麼可能身懷佛法?甚至還會浮屠金身?難道他是西方諸佛中的某一位?

浮屠金身的持續時間比較短,張謙也管不了那麼許多了,提起打妖鞭衝向釋能。

“阿彌陀佛,敢問施主是否是西方淨土的哪位尊者?”釋能衝着張謙雙手合十。

張謙的打妖鞭就是回答。

他衝到近前,沒有理會釋能的話,一鞭就打在了釋能的腦袋上。

從之前的種種來看,釋能要比慧靈更難對付,所以一定要先弄死釋能!

這一鞭太狠辣無情了,釋能直接被當場抽死了,腦漿迸裂!

“父親!”正在和飛劍打的不亦樂乎的慧靈一看到釋能被張謙打死,頓時眼睛一片血紅!

“敢殺我老爹,我弄死你!”吼完這句話,慧靈渾身的金光在瞬間被突然冒出的紅氣和紫氣侵染,他整個人就像淋了一身鮮血一樣暴起:“我殺了你啊!”

“哼哼。”張謙冷笑不已。

慧靈根本衝不過來,兩柄飛劍就像跗骨之蛆一樣死死的纏着他。

而就在張謙打算吸收釋能的魂魄的時候,釋能的魂魄居然自己從他的屍體裏鑽了出來。

這個魂魄金光燦燦,還沒等張謙伸出手去吸他,他就嗖的一下飛向慧靈。

張謙趕緊伸出右手,魂魄的動作立刻就像陷入了泥沼一樣飛不動了,而且開始緩緩的往張謙這邊移動着。

“想跑?”張謙冷笑。

然而,注意到這個情況的慧靈突然伸手一招,空明鉢盂不再和太華陰陽劍糾纏,而是立刻衝向釋能的魂魄,在飛到釋能魂魄近前的時候,釋能的魂魄嗖的一下自己鑽了進去。

“臥槽!”張謙一驚。

“哎喲,這下好玩了。”系統哈哈大笑,“看來這個鉢盂也是能吸收魂魄的了。這個和尚和你差不多啊,吸收魂魄強化自身。”

“媽了個雞。”張謙怒罵,伸手召回太寶扇,駕着風火輪衝向慧靈,同時雙手一揮,陰陽劍也劃破長空刺向了慧靈!

面對來自多個方向的攻擊,慧靈站在半空中,很是鎮定。

“父親,你放心吧!”他喃喃自語着,“我一定會和你的魂魄融合,我一定會爲你報仇的!”

說完這句話,他整個人的氣場瞬間變化。

鉢盂飛到了他的頭頂,照射下來了一道金光將他整個人籠罩在了裏面。

飛劍打在了金光上,卻不能穿透金光。

張謙的打妖鞭和太寶扇扇出來的凌厲飛石都不能打穿這道金光。

而一直跟在慧靈身邊的妖魔們在之前也已經再次和貓皇他們交了手,但是他們肯定不是這十個大妖怪的對手,本來貓皇他們就要幹挺這些妖魔了,不過慧靈身上的金光卻蔓延到了他們的身上。

他們身上的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癒合了,不但如此,他們的實力也提升了。

“佛光普照!”系統說,“這個傢伙融合了他爹的靈魂之後果然實力大增了!”

“實力大增了一樣揍!”張謙迅速後退,懸浮在半空中,踩着風火輪紮下了馬步。

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他,爲什麼不打了?

扎馬步幹什麼?

“他要幹什麼?” 諸天萬界之帝國崛起 鍾無期問。

徐元等人看了他一眼,都沒說話。

誰知道他要幹什麼?

慧靈站在金光裏冷笑不已:“等我完成了元神普度,你就等死吧!”

“哼哼,就怕你完不成!”張謙收起兵器,雙手虛握成爪形,緩緩的聚攏到了一起,然後又慢慢的往右移動到自己的腰間。

“他到底要幹什麼?這是什麼招式?”

張謙喊出了一個字:“龜——!”

“龜?”鍾無期等人一愣,慧靈也是一愣,還在死磕的妖魔們也是一愣。

張謙繼續喊着:“派——!”

所有人腦子裏嗡的一聲,他們都想到了什麼。

果然!

“氣——!”張謙喊出了第三個字,與此同時,在他的兩手中間突然出現了一個藍色的光球!

這個光球剛出現的時候很小,但是卻不停的擴大,光球上蘊含着令人不可小覷的道氣和仙氣!而且這股氣勢也隨着光球的擴大而不斷變大!

光球終於擴大到漫過了他的雙手,他大吼道:“功——!”

雙手猛地往前一推,伴隨着呼嘯的音爆和灼熱的氣浪,光球瞬間爆發出了一道閃爍着電光的藍色光柱,直衝向了站在金光裏的慧靈!

在場的人全都傻了!

龜派氣功!這特喵的居然是龜派氣功!

曰啊這什麼情況?怎麼還有這種招數?!動畫片看多了吧你!

這是你的自創招數?

慧靈臉上的表情最動人,他整個人完全傻掉了!

轟!

光柱不偏不倚的擊中了籠罩着慧靈的金光,發出了驚天動地的震響! “能不能別這麼調皮。”系統沒忍住,笑了。

“幹嘛,我放出來的技能,我想叫它什麼名字我就叫它什麼名字。”張謙一邊持續的推着光球一邊對系統說。

別看這個‘龜派氣功’這個名字有些震人,但是威力卻很不俗!

雖然慧靈躲在金光裏面,而這道金光不管是飛劍、太寶扇還是打妖鞭都打不動,但是在這道光柱的攻擊下,這個金光罩卻出現了一道裂痕!

而且慧靈連同整個金光罩都被張謙發出的光柱打的倒飛了出去!

砰!金光狠狠的撞在了山體上,整個寺廟似乎都震動了一下!

“臥槽!威力好猛!”張謙哈哈大笑。

“那就再接一把勁,”系統也笑了,“還有三秒鐘。”

“好!” 多大點事兒 張謙瞪起眼睛,雙手再次猛地往前一推,光柱呼嘯一聲再次擴大,慧靈連同金光被光柱直接衝進了山體內部!

這威力!

在場的人和妖全都驚呆了!

其實像鍾無期還有那些萬年老妖怪這樣的高手已經看出來了。

什麼狗屁龜派氣功波,這明明就是一種直接操縱能量外放溢出的攻擊方式!

而這種能量的組成部分就是仙力和道力!

先把仙力和道力混合壓縮成一個球,然後藉由釋放者的手通過擠壓這個球釋放出去一道光柱形的攻擊波!

這特喵的誰都會!

鍾無期也能做到,貓皇他們也能做到!

不過雖然他們都能做到但是他們卻不會這麼做,因爲太浪費了,不管是道士體內的道力和妖怪體內的妖力,都是經過自己辛辛苦苦修煉得來的,而道力可以用來釋放各種各樣的招數,這些招數根據威力的大小,所消耗的道力也是不同的。

而這個所謂的龜派氣功這樣的攻擊方式其實就是把全身的妖力和道力凝聚成一個球,通過擠壓的方式釋放出去,這不是浪費是什麼?

是這樣的威力很大,但是誰會這麼幹?一樣的道力,釋放符術咒術能放好多,但是這麼釋放就一次!

這典型的敗家子作風!

“這個敗家玩意。”鍾無期翻了個白眼,嘟囔了一句。

悶騷首長,萌妻來襲 徐元看了他一眼。

不過,鍾無期皺起眉毛,這小子什麼時候有了仙力了?他難道飛昇成仙了?不可能啊!

慧靈被打進了山體內,整個現場陷入了短暫的寧靜。

別人在發愣,張謙可不會,他踩着風火輪呼的一下衝到那個獅子妖怪近前,舉起打妖鞭狠狠的砸了下去!

他知道慧靈沒死,所以就要趁着慧靈現在沒緩過勁先幹掉他的這幾個戰友!

獅子妖怪渾身一抖,迅速舉起大刀抵擋,但是張謙手裏的傢伙是打妖鞭,是正牌仙人東嶽大帝的看家法寶,專門用來打妖怪的,本就受了傷的獅子妖怪怎麼可能抵擋得住?

咔嚓一聲,大刀斷裂,張謙緊接着又一鞭直接敲碎了這個獅子的腦袋,腦漿再次崩裂。

“爆頭狂人。”系統稱讚道。

“233333。”張謙平舉着右手吸收了獅子妖怪的魂魄,又精神抖擻的提着打妖鞭衝向了那兩個魔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