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勢已經滿頭大汗,他自認爲也是一條硬漢,但他從來沒有遇到過丁牧這樣的人,說話的時候語氣平淡,似乎只是跟你嘮嘮家常,但說話的內容卻讓人不寒而慄,手上的動作也沒有停止,已經從他的右手上片下來七八片肉,劇烈的疼痛讓他發出陣陣慘叫,身體忍不住開始顫抖。

“我說!我說!我有老闆,他就在這附近,我能找到他!”

丁牧這才放下匕首,“早這麼說不就沒事了嗎?給你老闆打電話,就說有人砸場子,讓他過來。”

陳勢忍着右手的疼痛,不敢有片刻耽擱,拿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狼哥,咱們的局被人識破了,兄弟們都被打了。您趕緊來看看吧。” 十分鐘後,狼哥衝了進來,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丁牧和錢德筠,目光又落到陳勢幾人身上,頓時明白了什麼現在的情況,狠狠瞪了陳勢一眼,坐到丁牧和錢德筠面前,“兩位打算怎麼着?想跟我碰碰?”

煉器武神 ,搖頭道:“你不是我要找的人,把你的上線叫過來,我不爲難你。”

“小子,你挺狂啊!狼哥在道上混了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賣過自家兄弟!既然陳勢他們幾個栽到你手裏了,那你劃下道來,我接着就是了。”狼哥看到丁牧不過是先天修爲,就沒把丁牧放在眼裏。

“我說了,把你的上線找出來,我不爲難你,否則的話,你看看陳勢的右手。”丁牧語氣頗爲淡定。

狼哥這才注意到陳勢的右手,又看到地面上那幾片薄如蟬翼的肉片,臉色變了,“小子,你好狠的手段!怎麼?你也打算對我用這一招?”

“這一招挺老套,但是很管用。最後一次機會,把你的上線叫過來,或者我廢你一隻手,你再把你的上線叫過來。”

“我說了,我在道上混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

唰!

狼哥的話沒說完,竟然擡手灑出一片石灰粉,錢德筠急忙躲閃,閉上雙眼,就聽到狼哥發出一聲大喝,然後是拳腳相擊的聲音,再然後則是一聲慘叫,最後則是重物落地的聲音。

等他小心翼翼睜開雙眼,確定自己的雙眼沒有被石灰粉灼傷之後,才朝着面前看去,發現狼哥已經倒在地上,丁牧則是蹲在狼哥身邊,左手抓着狼哥的右手腕,右手拿着匕首在狼哥的右手上片下來一片肉!

“啊!!”

看起來很強的狼哥連兩刀都沒堅持過去,就嚎叫着求饒,“我說!我說!我有上線,我這就把他叫過來!!”

丁牧頓覺無味,外強中乾,真是沒意思。

一通電話之後,狼哥小心說道:“龍哥讓我帶您過去,只能您一個人過去,錢大師不能去。”

“可以。”丁牧看向陳勢,“把錢大師送回去,若是錢大師有一絲一毫的差池,我讓你好看!”

“哥您放心,我保證錢大師一根寒毛都不會少!”陳勢根本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念頭,只求丁牧趕緊放他離開。


送走錢德筠,丁牧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坐上狼哥的車去找龍哥了。

不得不說,和錢德筠接觸的年輕人加上陳勢、狼哥、龍哥這些人,已經組成了一個相對完善的體系,上線制定計劃,發放各種設計騙局的道具,下線負責實施,一旦出現問題,上線會負責出面擺平麻煩,若不是這次遇到了丁牧,這個詐騙團伙還會繼續猖狂下去。

因爲錢德筠本身就具有極高的聲望,這個團伙對今天晚上的行動極爲重視,狼哥和龍哥都在附近,所以十幾分鍾之後,丁牧和狼哥就來到了一棟別墅的入口。

“龍哥就在裏面,他讓你一個人過去。”狼哥說道,看向丁牧的眼神還帶着幾分畏懼。

丁牧點頭,大搖大擺推門進去,便看到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負手而立,背對着丁牧,竟然也有幾分高手寂寞的味道。

“你就是丁牧?”

“沒錯,是我。”丁牧也不客氣,直接坐到沙發裏。

“認識一下,馮龍,人們都叫我龍哥,我就是你要找的上線。我想知道你爲什麼非得要見我?”馮龍轉過身看着丁牧,一雙眼睛帶着奇異的光芒,似乎要把丁牧看穿。

丁牧笑了,“神合境,不多見了啊。”

原本還鎮定自若的馮龍聽到“神合境”三個字,一下就不淡定了,“你說什麼?”

“看你這樣子,應該是剛剛突破到神合境吧?如今靈氣日漸稀薄,你能有如此成就,也是不容易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馮龍語氣嚴肅,自從十年前他從某個遺蹟中得到了一本修真功法之後,他就開始全力修煉,努力了十年,終於突破到了神合境。

據他所知,神合境這個概念,只有修真者才知道,而如今的武者更傾向於先天、化境和武道宗師來對應修真者最初的三個境界,即煉體境、納氣境和神合境。

丁牧只看了他一眼就說出了他是神合境修爲,而且判斷出了他剛剛突破不久,這讓他如何不驚訝?

“我?我就是丁牧啊,一個煉體境修士而已。”丁牧說了實話。

但馮龍可不敢有任何小看丁牧的意思,“你找我,有什麼事?”

“原本是有事的,但是現在,沒事了。”

丁牧發現十幾塊蘊含靈氣的玉佩都是贗品之後,就對這個詐騙團伙的幕後黑手有了興趣,想要看看對方是如何將靈氣灌注到玉佩之中的,在發現馮龍是神合境修士之後,就沒有任何疑問了。

對於神合境修士來說,把靈氣灌注到玉佩上,真的不要太簡單。

如果是武者掌握了靈氣的運用方法,丁牧還會感興趣,畢竟這是他沒有探索過的領域,但是對於修真者,就真的沒什麼興趣了。

馮龍卻不想就這麼算了,他得到修真功法之後,一切都是憑藉自己的摸索,中間磕磕絆絆遇到了不知道多少麻煩,纔有了今天的修爲,如今遇到了一個疑似的修真者,他如何能放過?

“你也是修真者?”

“是的,我也是修真者,不過我只有煉體境的修爲罷了。”丁牧起身,“你有修真功法,隨便做點什麼不好,爲什麼一定要詐騙?神合境也不過是相當於武道宗師而已,並非沒有敵手,一旦碰上硬茬子,你這點修爲不夠看。”

馮龍不高興了,“我如何行事是我的自由,你沒有理由干涉。”

“嗯,我只是建議你,具體如何做,你自己選擇。”丁牧不是救世主,也沒有那麼多閒心管別人的事。


他認識的人,可以順手拉一把,不認識的,就算死在他面前,眼睛都不一定眨一下。

說完,他轉身往外走。

“等等!好不容易遇到了修真者,不如切磋一番再走?我聽說你一招就把狼哥給打敗了?狼哥修爲雖然不行,但也是化境高手。狼哥給我辦事,我總要給他討個說法,你說呢?”馮龍爆發出了強烈的戰意。

丁牧點頭,“也好,我也打算看看你這個神合境,能有多強!” 馮龍行事向來謹慎,要不然也不會建立層層關係,掌控這個詐騙團伙了,雖然丁牧只是煉體境修爲,但他依舊沒有任何大意,出手就是殺招。

靈氣凝聚在雙腿之上,速度驟然提升,帶起一道殘影朝着丁牧衝過去,前衝的過程中,右手凝聚靈氣,化作手刀直劈丁牧肩膀!

丁牧感受着馮龍爆發出來的靈氣,嘴角微微一笑,擡手架住馮龍的手刀,右腳順勢踢出,馮龍來不及躲閃,只能凝聚靈氣抵擋,卻依舊被丁牧踹出去三米多遠,撞到牆上才停下來。

“你真的只是煉體境?”

“你覺得呢?”


丁牧也來了興趣,他已經好久沒有和修真者過招了,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得省着點用,不能一招就給幹趴下,得讓馮龍有一種稍稍努力就能勝出的感覺,要不然下次人家就不跟你打了。

馮龍冷哼一聲,再度衝上來,靈氣的運用配合各種招式,倒也和放水之後的丁牧打得有來有往。

五分鐘後,丁牧後退兩步示意停止,馮龍這才收手,把體內翻涌的靈氣壓制下去,“怎麼?怕了嗎?”

“你不是我的對手,再打下去你就要輸了,這個時候收手剛剛好。”丁牧說完,轉身離去,任憑馮龍說什麼都沒有回頭。

狼哥看到丁牧完好無損地走了出來,心中驚訝,“你……你怎麼?”

“怎麼沒死是嗎?”丁牧反問,“你們龍哥還傷不到我。今天就算了,下次如果你們敢騙到我頭上,我饒不了你們!開車,送我去石城!”

“可是……”

“可是什麼?手還想不想要了?”

……

折騰了一晚上,回到天華小區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四點了,丁牧索性也不睡覺了,取出吳眉媛送來的十五顆妖丹開始吞服,一直到早上八點才吞服完畢,修爲再次提升,達到了煉體境九千六百三十八層。

按照這個速度下去,想要達到煉體境一萬層,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

修煉結束,去外面吃點東西,來到學校的時候已經是九點了,就這麼大搖大擺走進教室,正在上課的張遠只是看了丁牧一眼,也沒有說什麼,倒是見到丁牧之後一向要主動說兩句話的葉清凌卻沒有扭過頭來,這讓他有些納悶:這小妮子今天是有什麼事嗎?

孔升壓低聲音道:“葉清凌的哥哥在津城被打了,據說挺慘的,葉老爺子已經派人過去了,但是我並不看好葉家。”

丁牧頓時瞭然,葉青烽必然是在津城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讓地頭蛇給教訓了,葉家雖然有些勢力,但石城和津城距離有些遠,葉家的影響力在津城沒什麼用,想要救出葉青烽,怕是要真刀真槍地做一場,或者認栽,賠錢。

二十多分後,下課,葉清凌拉着丁牧走出教室,“丁牧,求求你救救我哥吧,我哥在津城被人給打了,對方還不放人,非得讓我們交一千萬的贖金。”

丁牧搖頭,“津城太遠了,再說你爺爺不是已經派人過去了嗎?難道解決不了?”

“不行,就算爺爺親自過去,都解決不了,我哥哥是受人算計,在津城打了黑拳,遇到了高手,還輸了一千萬。如果你不去的話,我哥哥就回不來了!”葉清凌眼睛通紅,“丁牧,求求你了,你救救我哥哥吧。”

丁牧想了想,“先去你家,看看葉老爺子怎麼說。”

“好,我們這就回去。”

當下兩人也顧不上上課了,來到葉家,葉琅得到消息,親自出面迎接。


“丁牧小友,情況你也都知道了,青烽是我們葉家全力培養出來的接班人,從小就跟我習武,前幾天剛剛進入化境,如果他出了什麼意外,我們對我們葉家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我不求你能給青烽報仇,只要把青烽帶回來就行。只要你答應,我們葉家願意傾盡所有,爲你效力。”

丁牧說道:“葉老爺子太客氣了,在壽宴上,你爲了我不惜和羅文陽翻臉,和孔鄔動手,這份情誼,我記着呢。你給我定機票,我去津城走一趟。”

“好好!清凌,趕緊定兩張機票,你和丁牧一起去。”葉琅說道。

丁牧皺眉,“她和我一起?”

“清凌雖然活潑了一點,但辦正事的時候還是很穩妥的。”葉琅說道,眼神裏帶着幾分狡黠。

億萬閃婚:神秘老公超厲害

葉清凌的動作確實很快,中午十二點的時候兩人就已經登上了前往津城的飛機,預計兩個小時後抵達。

兩個小時的時間,丁牧瞭解到了更多的情況。

葉青烽在大學裏追求一個名叫凌夏的女生,結果惹怒了津城王家的王星宇,王星宇便算計了葉青烽,以凌夏爲要挾,讓葉青烽去打黑拳,又特意安排了高手將葉青烽打成重傷。

如今葉青烽還被關在打黑拳的地方,若是拿不出一千萬,根本不可能放人。

葉琅之前派過去的人和對方交涉一番,沒有談攏,反而被對方給打了出來,所以葉清凌才求丁牧出手。

真的是很簡單的套路,奈何葉青烽就是上當,也是很無語了。

下飛機之後,打車直奔打黑拳的地方,某座大廈的地下四層車庫。

葉清凌有對方的聯繫方式,來到地下車庫之後打電話,很快就出來幾個大漢,放肆地在葉清凌身上大量一陣,嚇得葉清凌忍不住躲到丁牧身後,對方纔收起了目光。

“贖金帶了嗎?”

“沒有,我救人,不需要贖金。”丁牧根本沒把對方放在眼裏,左右不過是一個打黑拳讓有錢人取樂的地方,還能出現什麼高手不成?

“沒有贖金?那你們滾吧!”

丁牧懶得和他們廢話,直接出手將這幾個大漢打趴下,從地上拎起來一個人,“帶路!”

這人不敢託大,老老實實帶着青木和葉清凌往裏面走。

繞了幾個彎,走了三分鐘,終於來到一個寬闊的地方,一眼望去,怕是有一千平米,在中間有兩個擂臺,擂臺的邊緣還有乾涸的血跡,看起來有些瘮人。

黑拳一般是在晚上舉行,這個時候還沒什麼人,不過看場子的人不會少,很快就有十幾個人圍了上來,帶頭的是一個光頭,上下打量丁牧一陣,“小子?不知道規矩嗎?落在老子手裏的人,要麼拿錢來贖,要麼就準備好棺材。”

丁牧冷哼一聲,“那你這規矩該改改了。” “那你這規矩該改改了。”丁牧說道。

光頭笑了,“這規矩也是你說改就改的?要不這樣吧,我看你身邊那個小妞不錯,讓她陪哥幾個一個星期,我就把人放了,怎麼樣?”

“不怎麼樣,我帶來的人,我要負責她的安全。你現在把人放了,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責任。”丁牧依舊很淡定。

“那你還是追究我的責任吧。”光頭髮出一陣冷笑,“這樣等我動手的時候,心裏還好受點。兄弟們,上!誰把這小子幹趴下,那小妞就先讓誰玩一晚上!”

十多個人發出一陣鬨笑,掏出各種傢伙朝着丁牧衝上去,葉清凌見狀,忍不住後退兩步,雖然知道丁牧很厲害,這些人不可能對丁牧造成什麼威脅,但她就是害怕。

丁牧注意到葉清凌的舉動,身體不動,雙手頻頻出擊,任何敢於靠近他的人全都被打飛出去,但凡敢對葉清凌出手的,不是斷腿就是斷胳膊,前後不多半分鐘,十幾個人全都躺在地上不斷哀嚎。

此時葉清凌躲在丁牧身後,竟然感覺到極爲強烈的安全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