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柏說李慕顏和劉宇不在省城外出談生意去了,一會是劉宇的司機小王來接我們。劉宇還是這麼忙,感覺他是不是不會覺得累,從我第一次到省城那天,就沒見他歇過一天。

這時候,冰窟窿也醒了,他先是往車窗外看了一眼,然後問到哪了。陳柏回了句快到了,他就冷着臉沒再說話了,整個人冷得宛如一座冰雕一樣。

還別說冰窟窿長得還不錯,我發現車上幾個妹子是不是會往他那看幾眼,然後小聲的議論着什麼。要不是因爲他整天冷着一張臉,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模樣,估計那幾個妹子已經找他搭訕了。

我那幾個妹子那裏看了幾眼,小黑貓發現之後,大概以爲是我在偷瞄那幾個妹子,不滿的叫了一聲,露出氣呼呼的眼神,狠狠的在我手臂上咬了一口。一時沒忍住叫了一聲,頓時引來車上其他人疑惑的目光,我趕緊閉上了嘴巴,感覺有點丟臉。陳柏和冰窟窿則是沒有理會我和小黑貓,躺在牀鋪上發呆。

很快長途汽車就開進了省城的市區,到了市區裏瞬間車外就熱鬧繁華起來,車上的也都清醒了,做好了到站下車的準備。我們三個也收拾了一下,準備下車。

車子到站後,下了車走出車站,就看到小王在車站門口那等着了,他沒看到我們,我喊了一聲。見到我們後,他趕緊走了過來。“陳老,啓明你們回來了。”他笑臉相迎,走過來準備幫我們拿東西,見到冰窟窿之後,有些疑惑,問道。“這位是?”

“他是和我們一起的,你叫他龍天就行。”陳柏回道。

冰窟窿和小王相互看了一眼,然後對對方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因爲冰窟窿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所以小王對他也有些拘謹,不敢和他隨便搭話。

小王領着我們去車子那的時候,小聲的問我冰窟窿是什麼來頭,給人一種不簡單的感覺。我說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是陳柏找來的,而且他說過陳柏對他有恩。小王點點頭,也沒有再多問,因爲他清楚我剛入術士界不久,知道和了解的東西也不多。

小王開車把我們送回酒店後,很快就離開了,劉宇不在公司,公司裏的許多事情都需要他幫忙盯着。冰窟窿跟來了,陳柏就給他重新開了一間房。

回到房間後,沒什麼事,我就待在房間裏看陳柏給我的那本入門基礎,我還剩下一點沒看完。小黑貓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回來就跑去找陳柏去了,不知道在商量什麼。估計是又再商量那天我偷聽到的關於他倆要去找醫仙前輩的事情,不知道小黑貓這麼急着找醫仙到底是爲了什麼,難道是和小黑貓當時在蒲山找到的那株野草有關?

反正到時候我就知道了,趕緊把思緒拉回來,專心的看手上的書。看了一會之後,我想起金蠶蠱這事情來,就用手機上網查了一下關於金蠶蠱的信息。網上的信息很多,當我大概都看了一下,感覺都不怎麼靠譜,大部分看上去都是編的。

沒辦法,想要真正的瞭解只能是找機會好好的問問陳柏了。

到了晚上,小黑貓纔回來了,回來的時候小黑貓的心情似乎很好,眼中帶着興奮之色,一見到我就跑了過來,跳到我懷裏,在我臉上舔了幾下。興奮的叫了幾聲,好像是要告訴我什麼,只可惜我聽不懂,但知道這件事讓它很開心很興奮。

“怎麼,師父答應帶你去找醫仙前輩了?”我開口問道。

它像是愣了一下,似乎沒想到我知道了這件事,然後點了點頭,算是肯定了我的回答。心想過如此,他倆果然是打算去找醫仙前輩,需要找醫仙前輩的事,絕對不會是什麼簡單的事情,我對這件事更是好奇了。

“你爲什麼這麼急着要師父帶你去找醫仙前輩,你們找他是爲了做什麼?”我把它抱到身前的桌子上,盯着它一臉認真的問道。

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的這個問題竟然讓它露出有些害羞的表情,它看了我一會,然後低下頭,完完全全就是一副嬌羞的模樣,這弄得我一頭霧水,現在它這又是搞得哪出?

我還沒搞清楚狀況,它就從桌子上跳了下來,鑽進被子裏躲了起來。 人群熱鬧了好一會,陸浩這才反應過來,趕忙提醒著:「三叔,先讓唐先生他們測試完吧。」

三叔驚醒過來,強忍著樂開花,沖著唐宋跟柳莎拱手:「兩位,請!」

柳莎側頭看了一下唐宋,隨後才往前走。跟月牙不同,她似乎非常有經驗,一上前就已經將力量凝聚好,然後輕輕放到金紅石上。

粉紅的光芒迸發而出,在旁邊的柱子上依然留下痕迹。很明顯的,跟月牙的火紅差距有點大,畢竟她確實只是個武靈。雖然這段日子跟著唐宋學習了不少,可大多都還處在消化階段,實力並沒有太大提升。

見到周遭的粉紅光芒,眾人居然有些小失望。很快三叔又高興地喊著:「四級武靈!」

柳莎有點鬱悶,冷冰冰的轉身走回到唐宋身旁,心裡隱約還是有點小失落。就連月牙都比自己強大,著實讓她沒面子。

注意到她的眼神,唐宋不由笑道:「不驕不躁,不氣餒,不妥協。習武之道,持之以恆,沒有人的實力是輕易得到。」

一邊說著,唐宋一邊往前走。走到金紅石跟前,並沒有急著把手放上去,而是面帶微笑的打量著幾人。

那鬍子中年人跟消瘦中年人的臉色可真不是一般的黑,都已經快要氣死了。萬萬沒想到,居然有個這麼年輕的武王,真是便宜了青門!

三叔真是高興得很,咧著嘴輕聲道:「唐先生,請!」

唐宋並沒有著急,輕聲道:「我粗略看了一下,你們青門跟小環門差距有點大。」

三叔略帶尷尬:「是啊,人家關係廣泛,我們不行。就是希望,唐先生能給我們拉點分數,嘿嘿……」

鬍子中年人很不自在,沒忍住沉聲道:「就算這位朋友是武王,也於事無補,我們小環門贏定了!」

如果可以,他真想把唐宋給轟走。只是,那小姑娘都是武王,這小子最少也應該是五級武靈吧?這樣的人物,他可不敢正面硬扛。

唐宋歪著頭:「如果我接下來的舉動影響到你們,千萬別在意。我只能說一聲抱歉,畢竟有些東西真得看運氣。如果非要責怪,就責怪你們的高傲好了。」

說話間,唐宋把手放到金紅石上邊。他也確實想知道,自己的實力等級在這個世界怎麼劃分。

肯定不到武神,但具體是多少級武聖,他自己也不清楚……

力量壓迫進入,金紅石卻沒發出光芒。

周遭一群人忽然愣了,一個個安靜的踮著腳尖看著,頓時一陣懵逼。

三叔等人也是驚奇,死死盯著那金紅石。可以看得到唐宋確實在灌輸力量,怎麼沒反應?

唐宋臉頰微微抽搐,頭皮有些發麻。不是吧,竟然沒反應?這下就尷尬了,裝逼裝大了!

不信邪,唐宋又繼續灌輸力量。可是,金紅石就是沒動,力量不停的壓迫進入,也沒有任何顫動,安靜得很。

尷尬,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死靜的問道,場面無比的尷尬!

鬍子中年人率先反應過來,雙眼迸發著亮光的大笑:「哈,竟然不到武師!小子,你可真會糊弄人,哈哈!」

周遭人群也頓時沸騰起來,議論紛紛的。原以為這小子多少也跟那面罩姑娘一樣,不曾想居然沒反應,丟人啊!

陸浩跟三叔驚愕的下相互對望,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說好的更強大呢,為什麼沒反應?

唐宋額頭滲透著冷汗,奇怪的打量著金紅石。難道因為自己的力量跟他們的不一樣,所以沒反應?

也不應該啊,月牙的力量也不一樣,照樣有光芒,怎麼到自己就不管用了?

見他那認真端詳的樣子,鬍子中年人滿是不屑:「小子,別裝了。雖然不知道你用什麼辦法展露出一股波動,可惜啊,這金紅石可不會騙人。呵,這下好了,你們青門增加一個武王一個武靈,根本沒太大用處。」

三叔回了神,硬著頭皮低聲道:「唐,唐先生,要不你再試一試?」

唐宋苦笑的把手收回,嘆道:「可能,這金紅石壞了吧。」

鬍子中年人立即冷笑:「這可是金紅石,怎麼可能會壞?肯定是你的實力沒到武師,所以沒反應……」

嗡!

就在此時,金紅石忽然劇烈顫動,幾人趕忙往後退開,端是驚愕。

唐宋也是奇怪,仔細凝望著顫抖的金紅石,可真是一頭霧水。輸入這麼久,現在才有反應?

然而,金紅石就是顫動,並沒有發出光芒。嗡嗡的,桌子都跟著跳動得厲害。

熱鬧的人群忽然又恢復了安靜,一個個期盼的盯著。難不成,光芒還沒來得及發出?

一時間,一群人屏住呼吸盯著,就連唐宋都不例外。可是,過了十幾秒,金紅石忽然停下顫動,也沒發出光芒!

不是一般的尷尬,鬍子中年人偷偷鬆了口氣,撇嘴冷笑:「小子,我覺得你還是回去好好跟小姑娘學學。你看看人家小姑娘年紀輕輕就已經是武王,你可得加把勁。」

眼見眾人一副怪異的看著自己,唐宋苦笑聳肩:「我也不懂,別看我。算了,我也是愛莫能助……」

嗡!

話音剛落,金紅石再次顫動,光芒緊跟著迸發而出。可是跟之前不同的是,迸發出來的居然是金光!

金光將整個廣場籠罩起來,旁邊的柱子都被籠罩在其中,圓圓超越了上邊的指標……

這下人群更加安靜了,一個個不敢相信的瞪大雙眼看著周身的金光。這都什麼情況,怎麼突然就發出金光了?

唐宋也是驚奇,不明所以的四處張望。金光蔓延的面積有點大,估計得兩根柱子才能看得到邊路。

「哇!」

忽然有人驚叫起來,「竟然是,金光?!武聖!」

這一聲驚叫,讓周圍所有人都沸騰了,鬍子中年人更是兩腿發軟的噗通坐在地上,一雙眼睛瞪得老大。

居然,是武聖?!

金光依舊迸發,周遭完全籠罩在光芒之中。唐宋粗略看了一下,面積比月牙的要大了兩倍。可惜沒有標尺,具體也不知道是幾級。

沒等三叔等人回神,唐宋輕聲微笑道:「任務完成,我就先走了,希望沒給你們添麻煩。」 陸浩感覺自己根本不聽使喚,整個人木然的跟著唐宋三人離開,腦子嗡嗡的,周遭依然是金色。

金紅石發出金色,絕對的武聖標誌,這也是金紅石能夠測試的最高境界。

而且從金光的明亮程度判斷,好像級別有點高……

整個廣場一片死靜,一個個屏氣凝神盯著,早就忘了呼吸。實在是,武聖對於他們來說,太遙遠。

誰能想到,青門竟然拉攏了一個武聖,而且年紀還這麼小……

一直等到唐宋三人走遠,三叔可算是反應過來了,聲音帶著幾分顫抖的大聲喊著:「六級……武聖!」

嘶!

人群又倒吸了口涼氣,坐在地上的鬍子中年人腦袋一陣眩暈,差點沒給休克過去。

消瘦中年人頭皮發麻,吞咽著口水低聲道:「你怎麼知道是,是六級?」

三叔指著遠處:「你看,傳說金紅石最多只能放出十丈遠,夠不夠?而且這金光如此明亮,反正,六級武聖!」

三叔的聲音都變得尖銳了,不是他激動,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小環門跟海門都沒能請得動武聖,沒想到一直處於弱勢的青門居然請到了一個,而且還如此強大!

就這武聖,足以抹平跟小環門的差距,甚至更高一層……

唐宋可不管後邊怎麼熱鬧,一邊走,一邊側頭見柳莎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自己,不由笑道:「幹嘛這麼看著我?一般般啦,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現在才是《天》第一層啊,後面還有好多個層次,遠著呢!

從另一方面說,唐宋對自己的預判還是很準確的,並沒有到武神。這個世界的武神,估計要等到他突破第二層才能趕得上。

不過,唐宋並不擔心真碰上武神。僅僅是他的力量或許打不過,可要是加上三叉這個大殺器,一定能硬抗武神!

柳莎兩眼直勾勾的,卻是輕哼著:「你真是,讓人絕望!」

還想著哪天能追上他,突然發現,這是個奢望!

月牙卻理所當然:「哎呀公主,他可厲害了。之前他好像也沒這麼厲害,後來吃了我好多力量,就變得更厲害。而且,他有神器,打不過。」

說著月牙一副氣鼓鼓的樣子,第一次碰面的時候明明算是旗鼓相當,她還能逃走。第二次碰面,她都已經吃了那麼多力量,居然打不過。而且最近她發現,這人的力量又濃厚了很多……

柳莎重重的嘆了口氣:「習武之道,天外有天,說得果然沒錯。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有這樣的實力。」

說不羨慕是假的,六級武聖啊,聖門之內都沒有這樣的高手。

值得慶幸的是,自己能跟著他習武,聖門沒有與他為敵……

後邊一直木訥的陸浩可算反應過來了,完全控制不住興奮地蹦到前邊:「唐,唐先生,沒想到你竟然如此了得,我,我真是……」

語無倫次的,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武聖啊,自己居然請了一個武聖,不可思議!

看他那樣子,唐宋不由笑道:「激動個啥,才武聖而已,後面的路還長呢。等哪天我到六級武神,你再高興也不遲。走吧,帶我去見那個人呢。」

「好,前邊請。」陸浩屁顛屁顛的走在前邊,心臟真要蹦出來了。實在是,這驚喜對於青門來說太大了……

天色漸暗,馬車出現在亂城以南的一個店鋪前邊。

儘管天色已經黑下來,可店鋪外邊依舊擺著很多嶄新的桌椅,還有不少小玩意兒。裡邊的燈光很昏暗,反倒是門前掛的兩個燈籠亮一些。

唐宋率先下車,抬頭看了一眼,輕聲道:「你們在外邊等著,沒有我的允許,不要進來。」

說罷,唐宋已經往裡邊走,神念順勢散發而出。

店鋪內只有一個人,正坐在椅子上端詳著對面的一張桌子,似乎很不滿意。神念探測,唐宋臉上露出笑容。

進入到店鋪裡邊,還沒等唐宋開口,那人背對著門口沉聲道:「今天不賣了,明日再來。」

唐宋環視一番,微笑道:「過得倒是挺愜意。我就說,他們怎麼可能會想得到那樣的方法。」

聽到聲音,那人猛地轉過頭來。那人看上去也有六十來歲,鬍鬚和頭髮都有些發白,還顯得有些駝背。

然而,這人實力可不弱,一級武王!

見到唐宋,老人趕忙將手中工具丟掉,顫抖的快步走過來,雙眼居然閃爍淚光:「唐……嗚嗚,真是你?」

眼見他居然哭出來,唐宋哭笑不得:「老人家,你別這麼激動啊。沒錯,確實是我。」

得到確認,老人居然哇的一聲大哭起來:「真是你,我可算等到你了,嗚嗚……」

握草,要不要這麼誇張?

老人哪裡管那麼多,哭得跟個小孩一樣,一抽一抽的,也真是憋壞了。

好一會,老人的情緒才稍稍平復,擦拭淚水的苦笑:「我真等太久了,整整二十年了!」

唐宋苦笑:「我沒記錯的話,你是聖山的吧。怎麼,就你一個飛升到這?」

「可不是。」老人鬱悶的解釋,「老朽之前是聖山長老,木融。當年平衡大計,我也才剛剛進入陰神。也不知怎的,他們飛升的時候,我都沒反應。到後來,等我實力鞏固,忽然就飛升了。再然後,我就到這……你不知道,這二十年,我找了好久,發現根本就沒有一個熟人。好像,就我一個人飛升到這裡……」

唐宋皺著眉頭:「你都找過了?」

木融點頭:「至少,四國之內,我都找過了。只是,這裡太大了,我一個人根本沒辦法找。所以後來,我就一個人到這亂城,混日子。」

說著木融可憐巴巴的哀求,「掌權,你趕緊想辦法把我送回去吧,這日子沒法過啊。這裡壓力特別大,實力受到很大限制。在那邊,我是無所不能的陰神,在這裡卻只是個武王,上邊還有好多高手。」

唐宋翻著白眼:「那你就再修鍊到武神便是了。」

「說得輕巧,」木融鬱悶翻白眼,「在這個世界,修鍊速度非常慢。二十年了,我都沒能從一級武王晉級。我心裡苦啊,這都什麼鬼世界,嗚嗚……」 “師弟,怎麼樣,你身上的‘七星奪命蠱’應該已經解了吧?”一見到我李慕顏就開口問道,她穿着一身職業套裝,十足的女強人範,眼中帶着關心。她身旁的劉宇一身商務西裝也關係的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我告訴他倆解開是解開了,但情況有些一言難盡,一會在告訴他倆具體的情況。

“老大,郊外鬼市的事情應該都已經完全處理掉了吧?”這時候,陳柏開口問道,他到現在竟然還都在想着這件事。劉宇點了點頭,讓他放心,說在我和陳柏離開後的兩天內,他就已經和其他幾派的人聯手處理完了。

這時候,李慕顏和劉宇才注意到一旁一直冷着臉,沉默不語的冰窟窿。“師父,這位是?”劉宇打量了冰窟窿一眼,疑惑問道。

“他也是我們南邊一派的人,他叫龍天。”陳柏先是給李慕顏和劉宇介紹冰窟窿,然後指着他倆給冰窟窿介紹起來。“龍天,這就是我的另外兩位弟子,老大劉宇,老二李慕顏。”

李慕顏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滿。“師父,不是說過不要叫我老二了,聽着很奇怪。”她氣呼呼的說。

陳柏沒理會她,而是目光轉向劉宇,一本正經的開口說道:“老大,龍天在你們年輕一輩裏,算是數一數二的高手,你可要好好的向他學習。”他這句話聽起來別有意味,也引起了劉宇的重視,劉宇再次重新大量起冰窟窿,顯得對他很感興趣。

“龍天兄,有機會希望我們能好好的切磋切磋。”劉宇推了推眼鏡,看着冰窟窿微笑着說。冰窟窿依舊冷冰冰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這時李慕顏湊到我旁邊,小聲的問我。“師弟,師父說的是不是真的,這傢伙真有這麼厲害?”

我告訴她是真的,冰窟窿的確很厲害,在蒲山的時候他幫了我和陳柏的大忙,如果沒他估計我和陳柏還不一定能這麼順利的回來。李慕顏先是一愣,有些奇怪,問我什麼是冰窟窿,我笑了笑說就是龍天。因爲他不愛說話,又總是冷着一張臉,所以我給他取了個外號叫冰窟窿。

“哈哈,師弟,不錯呀,這外號挺形象的,以後我也叫他冰窟窿。”李慕顏聽了之後又看了冰窟窿一樣,然後捂着嘴笑,覺得我名字取得形象。“不過,我相信大師兄也不會比他差。”

說完前面那句話之後,她又加了這麼一句,對劉宇的實力十分的有信心。說實話,我到現在也不是很瞭解劉宇的實力怎麼樣,不過既然陳柏之前一直以他引以爲傲,所以劉宇的實力肯定也很強。

“喵。”小黑貓見我和李慕顏小聲說着什麼,而且還有說有笑的,跑了過來,朝我和李慕顏叫了一聲。李慕顏看了它一眼,有些無奈的笑了笑說讓它放心,我倆沒揹着它說見不得人的悄悄話。小黑貓不理她,而是在我腳邊來回的蹭,像是撒嬌。我趕緊把它抱起來,問它怎麼了。

李慕顏沒在管我們兩個,走向了陳柏那。“師父,快說說你們這次去蒲山都遇到了些什麼事。”

“問老三去,我懶得講。”

最後,我們都來到陳柏的房間,我開始把去蒲山遇到的事情告訴劉宇和李慕顏,我只是大概說了一下,不過劉宇和李慕顏聽了之後,還是都很吃驚。特別是李慕顏,更是滿臉的氣憤,把岐山和李延從頭到尾罵了個遍。

“真是太氣人了,這些天羽閣的人絕對不能輕饒他們。”

劉宇則是嘆了口氣,眼中帶着一絲淡淡的憂傷,感嘆道:“沒想到張前輩竟然爲了給師弟解咒,不惜把金蠶蠱送給你,而自己遭受毒藥的侵害,他真是一個值得欽佩的人。”

接着,他又把目光轉向一旁的冰窟窿。“當然,也很感謝龍天兄能冒險幫師父和師弟的忙,要不是你這次的事情肯定還會更糟。”冰窟窿回了句陳老的事,我理應盡力幫忙,更何況還讓他遇到了岐山,讓他有報仇的機會,雖然最後還是讓岐山給跑了,但至少是廢了他的一條胳膊。

“師弟,你那金蠶蠱叫出來給我們看看吧,早就聽說過金蠶蠱的厲害了,但一直沒見過,我還挺好奇金蠶蠱張什麼樣子的。”李慕顏一臉興致勃勃的樣子,充滿期待的對我說道,催促我動作快點。

我尷尬的抓了抓頭,說自己現在根本不知道怎麼控制這個金蠶蠱,也和它溝通不上。

“老三沒學過蠱術,怎麼可能懂那些東西,金蠶蠱不管多厲害,也就只是蟲子樣,有什麼好看的。”陳柏這時候開口沒好氣的對李慕顏說道。

李慕顏撇撇嘴,說了句沒意思,就不在說話了。

“對了師父,你們別住酒店了,我和師妹把我那房子裏裏外外都打掃了乾淨了,師妹前幾天已經搬過去了,你和師弟也搬過去住吧,總是住在酒店也不行。”劉宇開口說道。

陳柏想了想說沒問題,今天收拾一下就搬過去。於是收拾好酒店裏的東西,劉宇就開車帶着我們到了他的房子那。房子是兩層的別墅,環境很好,房間也充足,不只是我和陳柏,他也收拾了一間給冰窟窿。

“師姐,我們沒在的時候你就搬進來了,那你和師兄豈不是同居了幾天。”我開玩笑,小聲的在李慕顏耳邊說道。

李慕顏臉色立馬就紅了,眼中閃過一絲羞意,然後狠狠的掐了我一下,假裝有些生氣的讓我不要胡說八道。我笑笑沒繼續說,心裏明白她和劉宇之間都相互喜歡着,雖然兩人都沒點破,但我能看出來,陳柏也一定早就看出來了,只是沒說。這種事,還是看他們自己,順其自然就好。

這時,我想起照片的事情,於是問她洗出來沒有。她一拍腦袋說都把這事給忘了,照片她已經洗出來了,我們一人一張,說完就回房間拿照片去了,我心裏期待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