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沖面色大驚,藉着若隱若現的燭光,他看見鏡中怪物的臉頰扭曲了起來,白色的眼珠充斥着蛛網般的血絲,如同碎裂,兇相畢露,極其瘮人。

它發出無聲的咆哮,顯然是精神徹底崩潰了!

緊接着,它的樣貌開始變化,成了一個長髮遮面,皮膚蠟白的白裙女人。

陳沖被這一幕嚇得背脊骨發涼,一股寒意直竄天靈蓋。這是他第一次與真正的鬼面對面,說不害怕,那絕對是自欺欺人!

燭光越來越暗,泛黃的光線照在鏡子上,能看見白裙女人緩緩擡起血淋淋的雙手。

指甲發黑,手指修長,如鷹爪般從鏡子裏伸出,對直朝着陳沖抓來。

衛生間寒意森森,水管裏傳出結冰的聲音,一股濃濃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陳沖被這股腥味衝得頭暈目眩,冷汗直流,小腿肚子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好在他也是個狠人,眼見避無可避,順勢抽出藏在身後的菜刀,胡亂砍向女鬼手臂。

咚。

悶聲響起,宰過魚頭的菜刀並沒有傷到女鬼手臂,反而是收力不及,砍在了鏡子上,將鏡子一角崩碎。

啊..

恰在此時,陳沖聽到鏡子裏傳來女鬼若有似無的慘叫,定睛一看,發現女鬼的身體上竟是多了一道沒有鮮血的傷口。

“它和鏡子是一體的?”

陳沖頓時明白過來,舉着菜刀再次朝着鏡子砍去。

咚..嘩啦啦。

他這一刀用盡了力氣,整張鏡子都在這一刀之下徹底崩碎,碎片掉在地上,發出‘噼裏啪啦’的脆響。

噗。

燭火熄滅,視線漆黑,所有奇怪的聲音都在鏡子碎裂的那一刻徹底消失。

咔嚓。

陳沖在黑暗中摸到了牆上的開關,打開之後才發現,原來是浴霸。

取暖燈照亮了狹小的衛生間,同時也慢慢驅散着身體上的寒冷。

地上的鏡子碎片反射着光線,從不同角度刺激着雙眼,令人難受。

他面色慘白,身體像抽乾了力氣一樣癱坐在馬桶上,冷汗佈滿了整個臉頰,甚至能看見後背的衣衫上露出一大片深色痕跡。

咕嚕。

艱難的嚥了口口水,想點上一支菸緩和一下情緒,卻發現煙盒已經空了。

“該死的,輸了就輸了,居然一點人..不對,一點鬼品都沒有!”

陳沖抹了把額頭的冷汗,始終沒有放下手中的菜刀,似乎這樣才能感覺到安全。

牆上已經沒有鏡子了,倒是原本掛鏡子的地方多了兩道深痕,是之前菜刀砍中的地方。

他露出一抹苦笑,思考着還要不要重新買塊鏡子換上,總不能因爲害怕而不用鏡子吧?

“算了,明天在想,先看看獎勵再說!” 【恭喜你完成困難任務,獲得‘巧手(殘篇)’。廚以切爲先,一名優秀的廚師,應具備出類拔萃的刀工,這不僅可以影響食物的營養與味道,更能降低烹飪的難易程度!任務獎勵已存入道具倉庫,可前往查看。】

看完任務獎勵後,陳沖十分贊同這個觀點。

就拿魚香肉絲來說,如果肉絲的長短不一,粗細不同,那麼入鍋之後的受熱就會不均勻,導致肉絲的鮮嫩程度不在一個水平線上,從而影響整盤菜的質量。

這是最容易被人忽視的‘疑難雜症’,再好的廚師也難以補救,他們最多用控火經驗與烹飪技巧將口感落差控制在極小的範圍之內。

當然了,大多數人其實也挑出不這些細微的差別,除非是那些吹毛求疵的美食家。而這類人,又怎麼可能出現在一條即將沒落的美食街呢。

不過,陳沖還是非常開心的,刀工的提升意味着魚香肉絲的味道也會提升。儘管這種提升很難有爆炸性的效果,可久而久之以後,食客們自然會品出其中的差別。

它就像一杯淡淡的清茶,令人不驕不躁,回味無窮。

打開【道具倉庫】,找到新增加的卷軸,卷軸下方有一行文字介紹。

‘巧手(殘篇),領取之後可用10000厄運值換取巧手(全篇)’

個十百千萬..

陳沖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沒有數錯後,頓時苦笑起來。

“如今需要1000厄運值的傳奇豆瓣醬永久配方還沒弄到手,又蹦出來一個天文數字,這還讓人怎麼活?”

他掰着手指算了一下,“如果按照昨天的任務完成量來算,一天差不多能弄到300厄運值,而這還必須是全力以赴,不開門營業的情況下。那麼10000除以300的話,豈不要存一個多月?”

但這不是重點,重點在於這一個月下來,會經歷多少靈異事件?恐怕一個月之後,自己早就被折磨成神經病了吧!?

坑!

簡直是天坑!

他的頭皮一陣發麻,緩了好久才平靜下來,當下也懶得多想,先領取了再說。

卷軸類的物品都是直接加持在記憶之中,已經見怪不怪了。

所謂巧手,有兩個類別,刀功與勺功。不過,由於是殘篇的緣故,其中的記憶有殘缺,需要陳沖慢慢將有用的東西整理出來。

刀功又稱刀法,其中包含切、片、剁、劈、拍、剞六大刀法。每種刀法都有不同的作用。

就拿‘剞’來說,有雕之意,主要是在原材上留下刀紋,經過烹飪之後,使其捲曲成各種形狀,如玉蘭花、木梳背等,甚至還可使原材易熟、易掛汁。

陳沖的雙眸綻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難怪兌換巧手全篇需要10000厄運值,光殘篇中蘊含的技巧就已經令人眼花繚亂了。”

更可怕的是,一名廚師想要磨鍊這些技巧,少說也要好幾年的時間才能完全掌握,

而他,

已經學會了!

源自記憶!

“好東西!”陳沖舔了舔乾澀的嘴皮,正想查看厄運值的時候,界面彈出一條消息。

【你已解鎖‘初級廚師’稱號,獲得‘五色糯米飯(配方)’。】

看到消息內容後,剛欲高興的陳沖突然跨下了臉,一個勁的苦笑。

“這稱號早不解鎖,晚不解鎖,偏偏在自己領取了‘巧手(殘篇)’以後才解鎖,這說明什麼?說明在這之前,自己連廚師都算不上!”

粗略看了看‘五色糯米飯’的配方,不是太難,主要是需要用到的食材不好找。

像什麼紅藍草呀,黃花草呀,這些材料,一般的菜市場或者超市可沒有。

“等有時間先去找到材料再考慮這件事。”

陳沖看了眼手錶,已經快到凌晨四點了,再有兩個多小時天都要亮了。

似乎激活厄運遊戲之後,自己已經失去了正常睡眠的資格。

他查看了一下厄運值,有600,比之前增加了300。

“上次困難任務給了200厄運值,就是不清楚這一次多出來的100是正常配額還是因爲自己陪鏡中女鬼玩猜拳遊戲的補償..”

搖了搖頭,小心翼翼收拾一下地面上的鏡子碎片後,他又來到一樓廚房,並在道具倉庫裏成功兌換出三瓶500克重量的‘傳奇豆瓣醬’。

“還剩300厄運值,留着今晚開啓厄運任務。”

厄運任務是厄運遊戲的核心,說不緊張那絕對不可能,只是接二連三獲得的獎勵的確令人匪夷所思,他沒有理由不去嘗試一下..

只要付出與回報相等!

打開一瓶傳奇豆瓣醬,聞着誘人的醬香味,陳沖開始熬製牛肉醬。

本來按照原計劃,是準備完成困難任務之後立刻睡覺,然後一早起來就熬的,哪料到會碰見一個‘奇葩’?

所以,他不得不咬牙堅持,即便少睡兩個小時,也要擠出牛肉醬冷藏的時間。

兩個小時之後,整個廚房已經被濃郁的香辣味與肉香味充斥,光是聞着就會讓人流口水,食慾大振。

陳沖強忍着幹吃的衝動,將一大盆放涼的祕製牛肉醬用保鮮膜封好放進冰箱冷藏。

他不敢吃,擔心吃完之後沖淡了睡意,影響第二天的計劃。

“一下子用光了兩瓶傳奇豆瓣醬,牛腱肉與各種配料也所剩無幾..”看了眼竈臺上僅剩的最後一瓶,陳沖嘆了口氣,“希望這滿滿一盆牛肉醬能堅持到自己兌換出傳奇豆瓣醬的配方吧。”

咔。

關閉廚房總電源,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二樓,在天際剛剛露出一抹魚肚白的時候,陳沖一頭倒在了牀上。

柔軟的牀墊緩緩凹陷,睡意涌來。

……

砰砰砰..嗡嗡..砰砰砰..砰砰..嗡..

陳沖迷迷糊糊間聽見有人在敲一樓的捲簾門,力量很重,聲音很雜亂,牀頭櫃上的手機不斷震動,‘嗡嗡嗡’的聲音就像蒼蠅一樣令人心煩。

這些聲音已經出現很久了,彷彿在夢裏就開始響起。

他動了動眼皮,始終睜不開,好像眼屎粘住了睫毛。

砰!!

突然,一聲巨響徹底將他驚醒,他猛的起身,煩躁與怒意令他‘噌’的一下睜開眼睛。

“到底是哪個沒素質的傢伙這樣敲門?!”

嗡嗡..

正要夾着人字拖下樓去看看怎麼回事,旁邊的手機又響了兩聲。

陳沖拿在手裏一看,頓時瞳孔猛縮。只見手機屏幕上有着三十幾個未接電話與好幾條未讀社交信息。

再一看時間,

十二點三十分! “還是沒人接。”

林甜甜對着身旁急得滿頭大汗的周飛攤了攤手。

此時在捲簾門緊閉的‘美食江湖’門口,除了林甜甜、王雄心等五人之外,還圍着十來名神色鄙夷的青年。看他們的相貌,應該都是龍江師範大學的學生。

“喂,周飛,你什麼意思?我們都在這裏站了快半個小時了,今天到底能不能行,你直接給句痛快話,免得浪費大家吃飯的時間,我本來還準備去和室友開黑的。”說話之人是十來名學生中一個五大三粗,聲音渾厚,名叫雷蒙的精壯漢子,其面色紅潤,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我看他十有八九是故意找這麼一家沒開門的小餐館磨蹭時間。”

“這家店我以前來吃過,說實話,難吃得令人髮指,根本沒有他說得那麼誇張,要不然,早就名聲在外,擠進校園美食榜TOP100了。”

“你們說的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昨晚在校園論壇鬧的動靜太大,結果把‘雷蠻子’招來了,多半慫了!”

“別人雷蒙家裏是做辣椒生意的,從小吃辣椒長大的娃,能不嚇人嗎?哈哈哈..”

“算了算了,去斜對面那家‘回頭客’湊合一頓吧,那個胖老闆炒的菜還行。”

wωw★ттkan★C○



其他人跟着起鬨,你一句我一句,說得周飛面色鐵青,卻又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昨晚吃過魚香肉絲套飯後,他便打起了牛肉醬的主意。

不爲別的,就因爲辣!

他當時仔仔細細品嚐過,牛肉醬入口的瞬間的確非常誘人,無可挑剔。可一旦等到醬汁在口腔內徹底融化之後,其蘊含的恐怖辛辣感就會成倍暴漲,如同附骨之疽,沾在舌尖上,甩都甩不掉。

若不是米飯和魚香肉絲在中間起了調和作用,剛好令牛肉醬的辛辣介於爽與痛的臨界點,否則的話,很少有人能夠扛住!

於是乎,他一時興起,在論壇裏狂放豪言,若誰能在他指定的餐館幹吃三份牛肉醬,就給對方兩百塊!若是做不到,則對方給自已一百塊!

且截圖爲證!

成功是兩百,失敗才一百,這種好事自然會引來不少學生挑戰。

說實話,這年頭,誰沒吃過牛肉醬?超市裏就有不少品種,能辣到哪裏去?

林甜甜等人在一旁也幫不上忙,只能看着周飛在原地急得團團轉。

“陳老闆該不會出了什麼事,沒在店裏吧?”張萌捂着肚子,估計是餓了。

“很有可能,我們幾個加起來少說都打了三十幾通電話都沒人接,怕不是..”

王雄心沒有說完,但卻做了一個伸舌、翻白眼、抹脖子的動作,看得林甜甜三女面色凝重,一副極其贊同的模樣。

嘩啦啦..

恰在此時,一旁的捲簾門突然被用力的拉了起來,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衆人定睛一看,只見一名二十幾歲,穿着黑色休閒服,皮膚黝黑,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的青年站在餐館之內。

他雖然看着年輕,卻給人一種沉穩精幹的感覺。

“我的陳大老闆,你還活着!真是太好了。”第一個發出聲音的自然便是周飛,他狠狠抹了把額頭上的冷汗,一個箭步竄到陳沖面前,雙手抓着對方的雙手,激動得渾身顫抖,“你要是再不開門,我都準備提刀來見了!”

他是真的慌啊!萬一這場‘挑戰’泡湯,那他以後在龍師大的名聲可真就毀了!

“你瞎說什麼呢!”陳沖皺着眉頭,這不是拐着彎咒自己嗎?而且..你他喵一個男的在大庭廣衆之下摸着我的手,合適嗎?!

“咳咳..我不是那個意思..”周飛也察覺自己有些失態,趕緊鬆手在陳沖耳邊解釋起來。

“周飛,既然開門了,還愣着幹什麼,立刻開始吧。”

“對啊對啊,我們還指望拿着‘勝利果實’去吃頓大餐呢。”

“要不就在這裏將就着吃吧,懶得走了。”

“要吃你吃,我就算了。”

“爲什麼?”

“都跟你說了,真的很、難、吃..”



一羣等得不耐煩的挑戰者頓時炸開了鍋,邊說邊往周飛身邊湊攏,生怕後者會賴賬的模樣。

陳沖這個時候也聽完了周飛的解釋,當下一陣汗顏,原來這傢伙昨晚打的這個主意!

“老闆,能不能快點,我們都站了半個多小時了。”雷蒙甕聲甕氣的說道。

陳沖是開餐館做生意的,即便聽見了那些低聲議論,也裝作沒聽見。當然,是在不超過自己容忍度的情況下。

他側身讓路,將所有人引入餐館。

餐館的規模不大,一共就六張小方桌,每張桌子能坐四個人。

因此,當所有人入座之後,餐館差不多已經被塞滿了,能坐的空位只剩下兩三個。

若是能從外面觀察的話,則會生出人滿爲患的錯覺。

陳沖第一次感到手忙腳亂,既要忙着端茶遞水,又要忙着淘米做飯,只是片刻功夫,就已經大汗淋漓了。

“我幫你倒,你去廚房忙吧。”林甜甜搖了搖頭,拿過陳沖手裏的水壺,低聲抱怨道:“你是我見過最懶的老闆!”

“呃..”陳沖無言以對,只能乾笑撓頭,說了聲感謝之後,便逃也似的溜進了廚房。

見狀,林甜甜更無奈了,並且在心裏將陳沖‘懶癌患者’的標籤升成了‘重度懶癌患者’!在她看來,也只有這類人,纔會在餐館生意如此糟糕的情況下,還能睡得忘乎所以。

“給我。”王雄心理所當然的搶過林甜甜手中的水壺,自顧自的充當起‘服務員’來。

“什麼嘛,這館子連個菜單都沒有?有那麼扣嗎?”一名瘦得跟猴兒一樣的青年抱怨一句,旋即拍着桌子說道:“老闆,先給我隨便炒個飯,只要別太難吃就行,我實在餓得不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