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先生是六十好幾啊?”

“不瞞小哥,小老頭兒我六十有六了。”自報出年齡後,“陶潛”就沒有自稱鄙人了,而是很隨和的稱自個小老頭兒。

這答案一出,林唐內心已有肯定,面前的“陶潛”,根本不是真正的陶淵明,因爲真正的陶淵明在六十三歲的時候,便已過世了,六十六歲怎麼可能還活着!難道林唐現在見到的,其實是陶淵明的鬼魂不成?

林唐意識到了這點,但沒有直接說破,因爲橘貓之前便是對他說過,這是他的一大難,稍有不慎,便是連同飛來客棧灰飛煙滅,所以,他現在,不能說。

“小哥,小老兒我的年齡雖有六十六歲了,但是卻長得一副青年的臉,你是不是在好奇,我是如何做到的?”陶淵明還在誤會林唐心裏在詫異他的年齡和相貌的差距,而不知道,其實是被林唐仔細的分析了一波。

“是啊,這等奇異,只有我們這裏講究皮膚的有錢人才能做到,比如兩位跟我一樣姓林的,但是先生自幼身境貧苦,你是如何在如此窮酸的生活下,還能保持這等年輕樣貌,我也未見哪本書上有記載先生有長生不老之顏啊。”

“此言差矣,小老頭兒我並非自幼清苦,只是二十歲時,不料家道中落,後謀官養生,而保持樣貌這等事,小老頭兒我是沒那講究的,其實之前小老頭兒我早已是白鬚齊眉,斑駁面孔,整日裏也只是養菊耕田爲樂了。”

“那又是爲何現在會……”林唐不解了。

“小哥且聽我細細道來,我本是已死之人,在我六十三年臨終那日,我自嘆平生所做所爲,懷疑是不是自己太過瀟灑自如了,以至於讓老天爺賜了我三個傻兒子,平生在文學造詣上,雖不及孔老孟莊,但也自認是小有成就,我不管後人是如何看我,我只恨沒有生在那可以報國忠心的朝代,五仕三隱就是我最大的敗筆!”

“生前不能盡如所願,可沒想到,我死後,竟然真的進了桃花源,我原先本就把桃花源,比作是古往的墓陰之地,結果竟真如此,我本不想告知小哥,其實我知道桃花源一說,因爲我就是從那裏出來的,可聽到小哥要帶我去桃花源,還以爲是哪路的鬼差索我回源。”

“我從桃花源裏出來前,就聽源里人囑咐道,不可講於他人知道桃花源的事情,否則那人便會魂歸桃花源所有,我想小哥即聽說過桃花源,想必也是桃花源裏出來的人吧?”聽到了陶淵明的話後,林唐着實地不淡定了。

處處躲着劫,到底還是躲不掉,林唐覺得,自己是不是太浪了? 第九十四章 提魂鬼差

林唐現在心裏莫名有種不舒服的感覺,怕是因爲聽到了陶淵明道出了真相。

“那先生是真的了。”林唐摸了一下胸口,試圖鎮定那種感覺,於是向陶淵明轉移話題道。

“小老兒我有點不明白小哥的意思,你在說什麼是真的?”陶淵明被林唐這沒頭沒尾的一句,搞得有點鬱悶。

“剛纔小老兒我說的事情,句句是真,這你應該知道的呀。”陶淵明補充道。

知道個屁!被你害死了有木有!林唐暗罵了一聲面前的人,心裏開始有點隱隱作痛,漸漸地,林唐感到呼吸有點不順暢了,雙眼眩暈,只有耳邊還傳來着陶淵明的話語。

“林小哥,你這是怎麼了,怎麼有點魂不守舍?”陶淵明一直盯着林唐在,很快就發現了他的異樣。

林唐現在確實像是魂快被丟出身體似得,身體開始不受控制的倒下,眼睛實在困得要命,快睜不動了。

“老……老陶,你給……”話還沒說完,林唐便倒下了,腦海裏還在無限循環的那一句沒說完的話,你給我下詛咒了吧?!

處在黑暗裏的林唐,感覺到了有人在搖他,但是林唐怎麼推都推不開,慢慢地,自己的意識開始模糊,變得毫無知覺,然後開始,他變得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滋味,因爲他已經喪失了意識。

這是第一次讓林唐感覺到,黑暗是多麼的可怕,睜眼不見五指,四處皆是一般漆黑,毫無聲息,他想喊,卻喊不出聲,他想踏,卻感覺不到自己的雙腳在哪裏,就不要說自己的手是不是在到處摸索着。

“無知小鬼,還不速速與本差歸入招魂燈內,莫在遲疑,否則元形俱滅。”一道聲音傳來,林唐想被什麼東西所吸引,很快地,他眼前出現了一團藍白色的光,然後越來越大,大到就晃在自己的眼前。

其實這是道白色的燈火,燈火也並沒有越變越大,而是林唐的魂魄開始離它越來越近,這團白火在人間少有,只有在陰間鬼道中出現,與鬼火不同,這燈裏的火,乃是用數團鬼火凝練而成,放入燈內,可保經潮水陰風而不滅,最適合做招魂燈的燈火了。

鬼差收了林唐的魂魄後,盪悠悠地越過了黑沼澤,沼澤的水泡聲茲拉茲拉地,聲聲作響,穿過了風聲漫舞的黃沙地,來到了一所繁花錦繡的街巷,在燈裏的林唐雖然不能說話,但是能聽到街巷上那熱熱鬧鬧的吆喝聲,簡直就是另一個人間。

可惜林唐也看不見,他不受控制的望着燈火,像只飛蛾一樣,眼裏離不開這團光芒,不然他真想擡頭望望,望望那吆喝裏的人間,到底是怎樣的一番模樣。

鬼差提着招魂燈毫不關心身旁的熱鬧,而是很急迫的趕去交差,燈籠搖搖晃晃,使在燈裏的魂魄總是顛顛倒倒,林唐似乎又重新感覺到眩暈,與之前的那份麻木,現在倒是回來了點神識。


林唐現在不知道自己是在哪裏,但敢肯定的是,這一定不是現實人間,耳邊的熱鬧聲離自己開始越來越遠,逐漸形成一片寂靜,就連腳步聲都沒有,突然,一滾滾轟雷聲在林唐耳邊四處蔓延,震耳欲聾。

這聲雷沒有把林唐嚇回現實世界,但卻嚇開了他的魂魄,三魂七魄瞬間擴散在了燈火周圍,這時的林唐,神識又再次消失了。

就這樣,經過幾番折折騰騰,林唐最終還是在燈籠裏,找回了自我,三魂七魄,又重新凝聚在了一起,同時,他能聽,能聞,能看,能觸,神識也是恢復了過來,唯獨喉嚨裏,還是說不出聲來。

有了視力的林唐,第一件事情,就是好好看看外面的情景,好在燈是半透明的,從外面往裏看,除了燈籠的白,其餘什麼都不看不見,而在燈裏的林唐從裏面看外面,卻能看得一清二楚。

他看到了四處有桑田縱橫交錯,深綠幽幽,自己正被個看不清面相的黑衣人帶在一條不知盡頭的小路上,林唐看着打扮也能猜到,這是個陰曹地府的鬼使。

因爲古人有過記載,要想到地府見閻王,就必須有身穿黑衣的鬼差,或穿白衣的鬼差,去勾已死之人的魂靈,也就是鬼,引他們過黃泉路,到三生石,穿忘川河,等等,最後再到酆都。

之前到過一個熱鬧的街巷,他感覺像是酆都,按理說到了酆都,就該是見十殿閻羅了,可是並沒有見到閻王爺,而是又聽雷聲又聽雪飄聲,現在睜眼了,卻是在一條田間小路上。

這讓林唐不解了,難道書上說的陰間都是錯的?真正的陰間只是個小村莊不成?完全錯過了所有的陰界的輪迴步驟,倒不如說,壓根就沒走上,林唐心裏充滿了好奇。

但好奇的林唐,自知自己是因劫難逃這次的死亡,不知道現在的飛來客棧有沒有因自己的損失,而已經消失了,已經不在陽間的他,就算知道了,也管不了陽間的事。

他沒想到這是個深深的套路,自己本想多瞭解一下陶淵明,因爲有句話說過,只有越瞭解對手,纔會讓自己最安全,沒錯,林唐自始至終都是把陶淵明當做是一個“敵人”看待,因爲這個人會影響自己的生命安全。

可現如今,林唐光知道了解敵人的強大才能保全自己,卻忘了還有一句話,那就是知道的太多,會隨時被要去了小命,自己現在真的是成了這句話最好的例子了。

心頭感嘆了聲,林唐擡頭望了望外面,發現自己現在不在田園小路上了,而是一條平敞的大路,大路的四周,竟然有村莊,這些村莊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全部都是平地房,沒有樓,更不要說什麼摩天大廈了。

帶着林唐的鬼差很快的走到了一處滿是墨竹的小草屋,他先是進了草屋外圍的小庭院,關好了院門,便把招魂燈輕放在了草屋裏的木桌上,自己就大搖大擺的離開了。

林唐現在處於靈體狀態,完全出不去這一方燈界,不然,他真的很想看一看,這個悠然自得的小草屋裏,到底有發生着怎樣的閒人雅趣。 第九十五章 一場真實的夢

困在燈籠裏的林唐,就好比是一個拇指姑娘一樣,周圍的尋常物體,都要比林唐的見識裏大上幾倍,更不要說之前的鬼差又是如何的龐然大物。

說起鬼差,自他來到這個草頭屋後,就再也不見蹤影了,說起來,這燈的隔音效果也是蠻好的,燈外的任何聲音,林唐的耳朵都能夠承受的住,但也不會因爲自身渺小了,對聲音就能夠聽得仔細了。

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但是靈體態的林唐並沒有絲毫餓覺,他自己也是察覺到,現在的自己跟這燈火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好像只要這燈火永遠不滅,那他林唐就不會有任何疲勞與捱餓。

做鬼能做到這程度的,那必須得是上天眷顧的好胚子,因爲並不是所有的鬼魂都可以不食不累,若不然,那些尚在人間的後代們又何必貢品擺靈前,陌紙燒陰間呢。

可憐林唐這位單身鬼,年紀輕輕,連媳婦都還沒有娶上,就英年早逝了,他現在真想去三生石那看看,瞭解一下自己前世三生的眷侶都是怎樣的模樣,畢竟,他這一世,連初戀都還沒有見到。

長時間悶在一處不大不小出不去的地方時,人都會出現不適應,甚至常常會有幻聽環視的時候,林唐現在,就是比幻聽環視還要嚴重一點,那就是幻想。

即使是做鬼了,可人的正常思維卻是依然還在,在往事的那些習慣品行依然有所保留,正所謂,人間有惡人,陰間有惡鬼,這都是可以說明,最可怕的不是鬼,而是那些惡行滿貫的惡徒。

終於,林唐聽到了點往自己走近的聲音,鬼差是沒有腳步聲的,這是林唐隨他一路走來,所發現的一個特徵,雖說沒有腳步聲,但是這個鬼差卻是行走帶風,說明他是飄着走,就像一個飄蕩在外的幽靈一般。

而走近的聲音正是沒有腳步聲,還時常帶點撲風的聲音,林唐心裏暗定,這是鬼差無疑了。

只聽聲音越來越近,林唐警覺的環顧四周,他多少還有有點謹慎,萬一不是鬼差,而是其他誤闖的,往壞一點的,有可能會是惡鬼,要是自己被那惡鬼發現,且不說有沒有幾年道行能破開招魂燈,就是把招魂燈偷偷拿走也說不定,要真是那樣,林唐估計將永世不得進入輪迴超生,還會被惡鬼玩弄於鬼掌之中。

現在的林唐,對於陌生的環境,本能裏多了一份小心,一份謹慎,總是沒有壞處的,在這個不是人間是鬼間的地方,他就是個不堪一擊的螻蟻,但凡還有一點想要生存下去的想法,只要他能夠保持住自己還能看着見,摸得着,那就不惜一切代價,苟下去。

不得不說,在經歷過一次死亡後,林唐更懂得活下去的那份珍惜,有句話說的對,只有你失去了的時候,才能夠學會去珍惜他,林唐自己是嚴重意識到了這點,他也在幻想,雖然自己現在是這般處境,但總有一天,他一定還能回到人間。

大概這就是希望吧,即使以後是未知的,但努力過了不是嗎,林唐自問。

想歸想,面前來者何人,終究還是要警覺一下,林唐往燈火靠了靠,對於他來說, 目前,只有燈火纔是他唯一可以信賴和依靠着。

黑影越來越近,看外形,並不像是人形,而且要比人形小很多,當然,在林唐眼裏,他依然是個龐大物體。

難道是鬼差閒養的小怪獸?跟人性不一樣,獸性的寵物是很危險的,因爲在他們的眼裏,林唐可能會成爲他們的食物,當然三十不會跟個人似的,會在乎什麼講究,直接張爪就撓,張嘴就吞。

林唐已經是能感覺到危機了,可他現在多少還是依仗着燈籠的保護,不過他哪裏知道,縱使招魂燈再剋制惡鬼,可也治不了天性的惡獸,因爲當初創造這個招魂燈的時候,就沒有想過會去防什麼小貓小狗來騷擾啊。

不知道是林唐的幸運還是林唐的倒黴,幸運得是,因爲這個鬼差的偷懶,讓林唐沒有那麼早早的見閻王,被判個投胎或者下地獄什麼的,倒黴的是,還是這個鬼差的偷懶,不好好照看林唐,以至於現在的林唐,面臨這麼一個未知的危險。

燈內的林唐雖說能看外面看得一清二楚,但是面對原本就是黑影的東西,他想看着再清楚,也看不出什麼模樣來,除了能大體判斷是個野獸,非人就是了。

黑影物體越落越近,林唐往鬼火越縮越裏,鬼火不比人間溫火,它是冷的,起不到點燃人的效果,但會凍傷靈體。

林唐覺得,與其搏一把,讓鬼火凍傷自己,也比面前的野獸吞服下肚更消失的更爲優雅,他實在不想便宜給這惡獸,運氣好點的話,這野獸不小心被鬼火凍到了,落荒而逃也說不定,總之,林唐是死拽鬼火不放了。

“林唐,我不能接觸鬼火,你快過來。”黑影突然說話了,還喊出了林唐的名字。

“是你!橘貓!”林唐突然有股力量上身,強行衝開了自己的聲音,大聲的喊了起來,完全忘記這樣有可能會引來鬼差,雖然聲音聽起來並不是很想橘貓的聲音,但是,在此時此景,能有此神通來到陰間,搭救林唐,在他印象的人裏,也就只有橘貓可以了。

“不對,你不是應該和飛來客棧一起灰飛煙滅了嗎?”林唐突然機靈道。

“噓,你聲音小點,你放心,我們沒有,你不是還沒有灰飛煙滅嗎,我和飛來客棧又怎麼會呢。”橘貓說話的語氣,要比往常要溫柔了許多。

這下,林唐相信了,漸漸離冷火遠了點,走到了燈籠壁旁,用手摸了摸燈籠上內壁,發現這就像是塊厚玻璃一樣,完全出不去。

“橘貓,我出不去,怎麼辦?”林唐焦急的問道,他生怕這個時候,那偷懶的鬼差好巧的就過來了。

“沒事,只要你離鬼火遠點就可以了。”黑影冷冷的說道。

“什麼意思?”林唐不解道。

“你上當了,哈哈哈!”黑影壞笑了起來,說完,一個爪子襲來,輕鬆的破開了籠壁,爪向了林唐。

“啊!”林唐嚇得趕緊坐了起來,等他驚心膽顫後冷靜了下來,發現,自己現在是在租的房子中,他連忙環顧四周,一切平常如初,就連陶淵明也不在了,這些看起來,像是一場夢,一場非常真實的夢。

夢裏的飛來客棧,在林唐的腦海裏,總是那麼印象深刻。 第九十六章 夢醒還真


林唐清醒了腦袋,啪的一聲,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臉上,他有點害怕現在纔是在做夢,經歷了那麼清晰的事情後,他已經快分辨不出,到底哪個是夢,哪個纔是現實。

巴掌打完了後,就輪到林唐捂自己的臉了,真疼,真疼!林唐相信了,現在纔是真的世界,之前所看見的景象,纔是夢。

高興了一會兒後,林唐開始惆悵了,他望着外面的陽光,想着之前自己遇見的種種現象,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神祕的客棧,會說話的貓,還有那些千奇百怪的客人,哪一個都不像是自己能夠夢得出來。

“不行,我得找時間去醫院看看心理醫生,這夢實在太詭異了,實在是……我還是今天就是看,不早解決,心裏太難受了。”林唐自言自語道。

說幹就幹,林唐立馬從牀上跳起了身,穿着睡衣跑到了衛生間洗漱,然後正式地換好了衣服,準備出門看醫。

“我的手機呢?”剛出了門,林唐摸了摸口袋,發現自己的手機根本不在口袋裏,於是他連忙轉身開門,到房間裏翻找手機。

林唐記得手機是放在牀上了,可是不管是牀上也好,牀底也好,被子都給抖了抖,就是沒有看到自己的華爲牌手機。

就在林唐抓耳撓腮的時候,他看到了手機放在了不遠處的書櫃裏。

“欸?真奇怪,我什麼時候把手機放在這地方了,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啊。”林唐拿起了手機,望着自己手裏的手機,很自覺的打開了手機屏幕,這不打不知道,一打嚇一跳。

手機裏不但有個貓咪頭像、寫着飛來客棧四個字的APP,還有個劍盾圖標、寫着諸神遊戲的APP。


這不是夢!


林唐快速反應了過來,他的手在抖,不敢點那個貓咪頭像,自從經歷了陶淵明事件後,他已經意識到,有些東西,是不可以輕易去觸碰的,否則,自己將會遭受莫須有的劫難。

同時,林唐滿腦子都在疑惑,他在疑惑自己既然不是在做夢,那說明之前所發生的事情一定是真的了,可是,按理說,自己不是被一個可怕的黑影野獸給吞了嗎,怎麼又成功回到了現實人間來了。

總不可能是,那黑影野獸的肚子,就是能夠返回人間的途徑吧,林唐越想越不對勁,他還是要決定去醫院,讓心理專家瞧瞧,當然,他不會如實就說,這萬一又是一場天機泄露,那林唐就有苦說不清了。

不過,就算說了,人家心理醫師也不一定會信,在這科學的時代,神神鬼鬼的事情,最不相信的人員裏,心理醫生就佔一列了。

他們只會把這種事情,當做是病人潛意識裏,大腦腦補出來的幻想罷了,然後他們再以精神疲勞,心理障礙,情緒不穩定等不同因素來分析病人到底是處於什麼樣的狀態,纔會產生那樣的腦活動。

林唐看的書不少,對他們那些心理醫生的手段,還是多少了解的,據說,一個隱藏再好的人,一旦到了心理專家的手上,他的情緒波動等狀況,就跟個透明似的,盡是被心理專家所察覺。

所以很多人都在懷疑,像這樣的心理專家,他的身邊是不是一個朋友都沒有啊,因爲所有的朋友,在這些專家眼裏,就完全沒有祕密存在。

想比於朋友,隱私纔是最重要的,這是人最基本的底線,所以,寧願不做朋友,也不能沒有做人的基本底線。

這倒不是說,心理醫生就是一個不好的存在,在大多數情況下,心理專家是真的可以解決你留在生活裏的心病,正所謂,人病找人醫,獸病找獸醫,心病,自然是要找心醫。

林唐現在就是塊心病,找心理專家最合適不過了。

長舒了一口氣,林唐最終決定去醫院,反正現在這個時間,也不是他需要去飛來客棧打工的點,是個人的自由時間。

出了門後,林唐這次卻看到了陳如是,陳如是平日裏很少去公司,除非需要開董事會,要求她到席,不然她就像個富婆一樣,待在小樓房,沒事出去浪,有錢大把花。

至於公司裏的大小事務,自然是交給陳氏集團裏的總經理來打理,而有什麼需要她這位董事長過目的文件,在這個網絡發達,電子產品遍地的時代,文件自然是可以通過電腦傳送過來就行了,根本不用特意去公司裏跑一趟。

“林唐,這是準備出門看劇組?你那陶二叔呢,他怎麼沒跟你一起。”陳如是之前就跟林唐講好了這件事,自然會關心一下。

“啊?哦!我現在不是去項目那,我是去趟醫院,我二叔他……他大早出去逛公園了。”林唐反應還是挺快的,瞬間就把事情說圓了。

“醫院?你哪裏出問題了?”陳如是關切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