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之前一鳴也曾經坑殺過一尊仙靈教的靈王,可是那並不是他的力量。而是他師傅藍月燃的分身藉助手臂骨的力量才消滅的!

現在手臂骨受損,不可能再去坑殺一尊靈王了!再說了,也沒有靈王分身這般的戰力!

一鳴看著氣餒的兩人,笑道:「正面是打不過,不過咱們可以玩一個調虎離山!」

「咕嚕!」

火焰王正趴在那裡呼呼大睡,雖然剛才有幾個小傢伙打擾了它的好夢,但是卻不影響它再次入睡!


我和女神結婚了 ,將自身的力量運到極致,一拳砸在了地面上!

「轟隆!」

地面以他的手臂為中心瞬間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縫向著四周開始蔓延。直接蔓延到火焰王的身體下面!

已經破碎不堪的地面怎麼可能承受火焰王這麼龐大的身軀,這裡的地面直接塌陷!火焰崩賤,更加的旺盛了!

「吼!」火焰王怒了,站起身來,仰天長嘯,身上的火焰竟然化出一條神龍圍繞著它十丈高的身軀翻騰!

它怒了,真的怒了,這個小傢伙竟然再次打擾了它的好夢,絕對不能饒恕!看著一鳴。大步就踩了上去!

一鳴迅速的倒退,雖然不能動用玄術,可是他的肉身速度也不差!

「轟隆!」

巨腳擦肩而過,熊熊火焰將他的肉身掃的生疼!剛躲過。原地就被它一腳踏成了粉碎!

一鳴感到已經可以了,也不戀戰迅速的朝著外圍跑去!想要將它引到外圍去!

火焰王暴怒, 妖嬈魅惑之神祕冷公主 。絕對是找死!邁開步子就追了上去,火焰滔天。彷彿整個火海都隨著它在移動!

「嗨!成了!」一鳴心喜,他要做的就是這樣。將火焰王引誘走,然後讓少女櫻和神蜥先行通過!然後他自己在通過!


可是沒等他高興幾分鐘,就失望了!火焰王在追出一百多米之後就不在追趕了!而是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巢穴那裡,繼續守護域門了!

「這個混蛋怎麼這麼笨呀!不知道一邊逃走,一邊攻擊嘛?」少女和神蜥藏匿在鬱悶幾百米外的地方,不敢過分的接近,擔心被火焰王發覺!看到一鳴沒能成功,低聲罵道!

一鳴無語了,沒想到這個火焰王這麼的敬業,竟然不肯離開域門太遠!

沒有辦法,他只能再次去攻擊火焰王,將它激怒,然後轉身就逃!

可是事情如同前幾次一般,在追到一百多米的時候,它再次停了下來,轉身就要回去!

廢了這麼大的勁,一鳴怎麼可能還會讓它在回去!一拳將地面打的粉碎,蔓延到了火焰王的身上!

火焰王再次暴跳如雷,它堂堂一尊靈王,竟然三番五次的被一隻螻蟻一般的傢伙挑釁!不能在忍受了,邁開步子就追了上去!

「哈哈,成了!小樣兒,恨我玩,玩不死你!」一鳴內心高興,暗自得意!還沒等他興奮過頭,一道炙熱的火焰就燒了過來,屁股上著火了!疼的他,大叫一聲跑的更快了!

「噓!對他真是無語了,怎麼認識這麼一個蠢貨!」少女汗顏,看著一鳴感覺到是自己人生最失敗的事情!

「好了,咱們快點溜進去吧!等火焰王回來就不好了!」神蜥載著少女小心翼翼,低空飛行,迅速的向著域門那裡飛了過去!

「吼!」

突然,火焰王發現了他們的舉動大吼一聲,轉身就回!想要擋住神蜥和少女!

「嚓?竟然被發現了,看來只能拚命了!」一鳴心頭一沉,事情到了現在眼看就要成功了,不可能讓它功虧一簣!

「你給我回來!」他一聲大吼,青龍戰甲綻放出萬道光芒,飛身跳起來,一拳就對著高達十丈的火焰王砸了過去!(未完待續。。) 第三十六章【險而又險】

調虎離山本來眼看就要成功了,卻不曾想竟然在最後關頭被火焰王發覺了!沒有辦法,一鳴只能拚命了,絕不能讓它回到域門那裡,不然他們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

火焰王出行,天地都在燃燒!

一鳴一拳砸在了火焰王的腿彎上,俊俠巔峰的肉身力量,將火焰王砸的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這對一尊強大的靈王來說,絕對是最大的恥辱!更不用說它是一座常年鎮守火海的王者了,現在居然被一個小螻蟻砸的差點栽倒,絕對不能饒恕!

「吼!」火焰王仰天咆哮,雙拳劇烈的捶擊自己的胸膛,發出雷鳴一般的聲響!它身上的火焰更加的茂盛了,像是一座移動的火焰山!

手掌遮天,想要將一鳴拍成肉餅!來消解自己的心頭之怒,滿天的火焰都在咆哮,彷彿和火焰王同仇敵愾!

「遭了,那個混蛋和火焰王戰鬥起來了!怎麼辦?他絕對不會是一尊王者的對手!」少女皺眉,擔心到!此時她們已經來到了域門前,準備進去,可是卻看到一鳴在戰鬥,不由得停下了腳步!

神蜥煽動翅膀,看了一眼一鳴,道:「要相信那小子,不能以常理度之!咱們先進去!」

「不行,就算他不能按常理來看,但是面對一尊王者!他即便修鍊出七禁也斷然不是對手,咱們不能拋棄他不管!回去支援他!」少女櫻道,可能現在的她還沒有發覺自己的心態變化!她是一名殺手。殺手就應該冷酷無情,即便同夥死在自己面前。也不能去救援,只能去擊殺目標!

可是現在的她竟然不願意拋棄一鳴獨自的進入域門。心態真的改變了不少!

「好吧,聽你的!」神蜥沒有辦法,畢竟少女是它的主人!再說了,自己身上還有一鳴下的禁桎呢,誰知道是什麼禁桎,還是救他比較好!

話說一鳴看到火焰王如同山包一樣大小的手掌對著自己砸落下來,怎麼可能原地等死!

拳頭還沒有降落下來,強烈的罡風已經呼嘯而至!一鳴周圍的火焰全都熄滅,抵擋不住這麼大的風勁!

他肉身發光。激發體內所有蘊含的力量,身體如同利箭穿透罡風沖了出去!人才剛離開,巨大的手掌就落了下來,轟隆一聲大地震動,地面迅速的龜裂!

「好強,不愧是靈王級別的存在!縱然不能動用玄術,只憑藉肉身也不是我能抗衡的!」一鳴皺眉,內心震動,看著地面上崩裂的大地。認識到了自己肉身和靈王級別肉身的差距!

他的肉身本來就超越了同階眾人,只是元俠巔峰境界而已,可是肉身速度逆天的達到了俊俠巔峰境界!堅固如山,同階眾人根本就不能傷害他的身體!這也是他越級戰鬥的根本。不然何以能夠與俊俠三重天的俠客戰鬥呀!縱然他開啟七禁領域,動用三天歸元術也沒有辦法!

可是他俊俠巔峰的肉身卻還是不能和靈王級別的肉身相提並論,雖然只是相差了一個憑祥而已!可是正是因為這個屏障讓他們的肉身幾乎擁有天地只差!

俊俠巔峰到靈俠境界還有一個門檻。這個門檻被人稱之為——臨界!

臨界是一個奇妙的境界,這個境界介於俊俠巔峰與靈俠境界之間。既不屬於俊俠境界,也不屬於靈俠境界!是一個十分怪異的境界!

元俊靈英。這四重大境界是俠客的境界分層,可是臨界這個奇異的境界卻又是實實在在的存在的!

這是俊俠到靈俠的過度期,就像是種子埋在土壤之中,慢慢的開始發芽成長一般!埋藏在土壤之中的那段時間就屬於種子到植株的過渡期,也可以叫做——臨界!

因此雖然一鳴的肉身已經達到了俊俠巔峰境界,可是卻沒有經過臨界境界,所以與靈王相比,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給我去死!」一鳴趁著對方的手臂沒有縮回去的瞬間,一拳就攻擊在了上面!

鏗鏘作響,強大的肉身將一鳴的拳頭震得生疼!鮮血流出,竟然是赤紅色的岩漿!

「吼!」

火焰王吃痛,仰天大吼,身體不由得往後倒退了幾步!可怕的血液如同岩漿一般炙熱,流淌到了地面上,竟然將地面都灼燒出一個大坑!

「混蛋!我們來幫你了!」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嬌喝傳來,少女櫻坐在神蜥的背上飛了過來,她們沒有走,想要留下來幫助一鳴!

「嗷!」

高達十丈的火焰王聽到背後有聲音,緩緩的轉過了頭!

「快逃!快逃!」一鳴看到火焰王回頭的時候,就感覺到了大事不妙!對著神蜥和少女櫻大聲的吼道!

他看到了危險,看到了火焰王受傷的手臂正在運力,如同岩漿一般炙熱的鮮血被塔凝聚在了一起,而準備攻擊的對象就是從它背後飛來的神蜥和少女櫻!

「嗡!」

一聲破空的聲響震動虛空,破開了火海中熊熊燃燒的火焰!

在這一剎那,整個空間彷彿都凝滯了一般!火焰不再燃燒,風不再吹拂,人影不再晃動,時間不再流淌!只有一道赤紅的鮮血在劃破空間而行,突破時間而動!

那道美麗奪目的火焰鮮血在少女櫻眼中慢慢的放大,慢慢的接近,分明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可是她已經沒有辦法躲避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赤紅的危險沖著自己飛來!

「噗嗤!」

一抹嫣紅從少女的胸前綻放,像是寒雪中綻放的梅花,孤傲中透漏著美麗!

「混……混蛋!」少女身體一征,低頭看了看自己胸前綻放的梅花。嘴角也流出來了一縷嫣紅,有點甜又有點咸!

「不!」兩聲悲壯的大吼同時響起。一個是一鳴的,另一個也是神蜥的!

他們的瞳孔同時收縮。不敢相信的看著這一幕,怎麼會,怎麼可能?可是卻真實的發生在了他們眼前,而他們卻沒有力量去阻止!

「嗷……」


突然之間,心中大慟大悲的一鳴熱血涌動,心臟快速的跳動,佟佟的聲響在天地之間響起!宛若大道的聲響,只是天地之音!

「櫻!」神蜥看著倒在自己背上的少女,大叫一聲。迅速的倒退,想要逃離這個危險的地方!!

可是,火焰王怎麼可能讓這涮弄自己的螻蟻逃走自己的手掌!竟然敢侮辱自己這樣偉大的王,絕對不能饒恕!

「噗嗤!」

它張口吐出一道火焰,璀璨的火焰焚天裂地,粉碎空間要將少女和神蜥同時燒成灰燼!

「啊!」

神蜥全身冒冷汗,雖然在這無盡的火海中炙熱無比,可是它現在卻冒冷汗,這是發自內心深處的惶恐!

這是靈王的攻擊。是它本命火焰的攻擊,別說它現在不能動用玄術,就是它能夠動用玄術!憑藉它俊俠三重天的修為也不可能抵擋住這樣的本命火焰!

想要逃,可是已經晚了!現在它十分的後悔。明明已經到了域門前,只要邁一步就能進去下一層,為什麼要挺少女的話來回頭支援一鳴這個混蛋呢!

可是。也只能在心底懊惱了,因為這事情已經沒有辦法改變了!現在要做就是躲避逃走。可是面對這道火焰的攻擊,它拚命的煽動翅膀也沒有辦法逃離。只能驚恐的看著火焰越來越近!

就在它認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突然一道虛幻的身影擋在了它們面前!

「轟!」

火焰攻擊,天空中都被無窮的火焰充斥,一時間彷彿天地都被無情的燃燒了起來!

當火焰散盡的時候,神蜥才吃驚的發現,自己沒有死,而且是毫髮無傷的停滯在半空中!而它面前站立著一個不怎麼高大,卻十分偉岸的背影!

黑髮無風自動,青色的盔甲閃爍著金屬的光芒!有一條青色透明的真龍圍繞著那道背影旋轉翻騰!

「刷!」

突然,那背影消失!神蜥慌忙四處張望,想要尋找這個救了自己和少女的背影,想要知道這個看起來有些熟悉的背影到底是誰!

「你帶著她進入域門,接下來的事情全都交給我就好了!」突兀的,一個冰冷的像是沒有任何感情的聲音從神蜥的背上傳來!

它慌忙轉頭,朝著自己背上望去!可是當它看清那個身影的時候,雙眸緊縮,不敢置信!結巴道:「你……你……混蛋小子!」

它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沒有想到這道只憑藉肉身就阻擋住可怕火焰的身影竟然是一鳴!那個他們來救援的一鳴!這怎麼可能,彷彿是天方夜譚一般!


那可是火焰王的本命火焰呀,不說自己俊俠三重天的修為,防禦力驚人的聖靈!就算是同階的靈王來了都不敢用單純的肉身抵擋!

可是,剛才它看到了什麼?

一個元俠巔峰的少年竟然用肉身擋住了火焰王的本命火焰,而且毫髮無傷!這……這恍惚是一場夢境,一場不真實的夢境!

「它的傷勢十分的嚴重,雖然被我暫時的封住了! 未來巨星是學渣 ,你帶著她先去第二層!」一鳴冷漠的聲音再次響起,彷彿泯滅了人世間的一切情緒和感情!

他緩緩的放下臉色蒼白的少女櫻,身體慢慢的漂浮了起來,向著火焰王那裡緩慢的漂浮了過去!

「你……你怎麼能夠……」神蜥膛目結舌的看著一鳴的背影,不敢相信他是怎麼能夠飛行的,這裡的壓制怎麼可能失去作用!

「還等什麼?看著櫻死嗎?」看到神蜥還在這裡磨蹭,一鳴突然喝道,他並沒有回頭,可是冰冷無情的聲音卻讓神蜥心頭一跳!

「好!好!我們在第二層等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