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可能是我的妖刀精分出來的,不過看它虧損如此嚴重還是有些於心不忍,我去給它充滿能量!”扶桑悄悄看了一眼妖刀,除了實力低點以外真的從內到外沒有一絲差異之處。

不過他已經把現世妖刀送給牧小朋友了,扶桑決定僅這一次下不爲例。

“這一覺睡得好舒服啊!”唐牧北吧嗒吧嗒嘴從睡夢中醒過來。

窗外天色已然大亮。

走到大廳一看,唐牧北立馬樂了。五穀得了個見鬼眼鏡,正戴着樂呵呵跟厲鬼們聊天聊的熱鬧。

龍虎宗的一羣道士依舊七倒八歪躺在大廳裏,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厲鬼們怎麼把他們運回來的。

“牧店主您醒啦?快來吃早餐!”桃娘笑臉盈盈端着一碟子吃食過來,“咱總不能虐待俘虜吧,所以我做了點吃的。”

五穀笑得開了花似的,“牧店主,我能看見鬼啦!可真帶勁!原來我一直跟這麼多鬼住在一起昂?”

“牧店主,這幫牛鼻子道士怎麼處置?”宿陽伯老神在在道:“要我說應該把他們毒打一頓,修書一封一起送到龍虎宗去!”

“別介,還是挨個殺了吧,誰讓他們來景瑤城找事?”祁天佑邊健身邊氣喘吁吁提議道。

唐牧北還沒來得及考慮該如何處置,只聽一聲剎車,俱樂部大門口出現一輛懸浮豪車。

“請問,景瑤城牧店主在嗎?”戴着白手套穿着制服的司機一進門便問道。

艹!

昨天晚上喝多了!

今天是二十五號約定好去陰界探望靈雀子姑娘的!

衆厲鬼還在七嘴八舌討論龍虎宗道士的問題,來接唐牧北的司機當即微微一怔,“你們所說的可是龍虎宗?最近頻繁在人世間惹是生非妄圖插手鬼事的那幫道士?”

“怎麼,陰界都知道了?”唐牧北抽抽嘴角,這下龍虎宗要倒黴了。

果然,司機一點頭道:“最近不少閉關的店主管轄地區都有這幫人在興風作亂,陰界總部暫時還沒有派專人處理。

不過蘭省那邊有位郭店主,半個月前剛出關。

發現他好不容易治理良好的城市不僅被龍虎宗的道士佔領了,居然還公然打散冤魂,搞得整個城市上空戾氣密佈厲鬼叫苦不堪。

這位郭店主一氣之下給陰界總部和自己宗門長輩同時發了報告。

陰界總部每天需要處理的事物太多沒有回覆;但其宗門長輩是陰界江洋區域的首富畢老爺。

聽聞此事畢老爺非常生氣,以私人名義發佈懸賞。只要是龍虎宗的人,驗明正身以後都可拿去換取獎勵!”

一聽到獎勵,唐牧北兩眼放光,“畢老爺用獎勵換龍虎宗的人,不會是要殺掉吧?”

“當然不是。”司機忙擺手,“龍虎宗雖然是個上不了檯面的小門派,不過門下好歹也是正兒八經的修士,殺掉多浪費呀!聽說是要送到灰界挖礦去。也算是爲陰界開發灰區,做點小貢獻。”

What?

陰界原來也有這一套啊!

收買人口送去挖礦,天天做苦工想逃跑就捱揍。

唐牧北看了一眼那羣道士,覺得安排個挖礦工作也不委屈他們。因此招呼衆厲鬼將神通一夥兒搬到門口車上。

叮囑它們好生看家,唐牧北坐上車直奔陰界。

這是他第一次去往陰界,可惜不是觀光旅遊。

也不知道靈雀子姑娘的傷勢究竟如何。

自己蹭易藥的只是學習部分,作爲鬼醫來說經驗更爲寶貴,因此也不知道今日之行究竟能幫上多大忙。

扶桑和溯洄兩位前輩在陰界不能隨意現身,自己此行帶着凌雲劍,應該會一帆風順的吧? “我這是在哪……”妖刀一清醒,立馬骨碌從沙發上爬起來!

本體還在!

它第一時間將本體拿在手中警覺看看四周,emmm……屋裏有許多厲鬼。

這裏裝修豪華,各種娛樂設施齊全。 潛伏王妃 不少厲鬼正打着麻將或者看書、寫字。

“妖刀,你醒啦?要不要吃點東西?這是我們俱樂部裝修完以後你第二次來了吧?怎麼還跟沒見過一樣?”桃娘笑盈盈招呼它。

除了桃娘以外其他厲鬼還真不太敢招惹這個殺氣極重的傢伙。

“沒想到你酒量那麼差,玩遊戲也好笨,居然一直在輸!”桃娘扇着桃花扇笑道:“喝多了以後竟然還抱住我們牧店主不撒手,你倆愣是抱着睡了大半夜,後來才分開的。”

“我……”妖刀臉色罕見一紅,它對昨天晚上的事情沒一點印象了。

起來看了一眼桌上的早餐,還挺豐盛。

自從唐牧北有了這個傳送陣,沒少託十二月半幫忙採購。包括昨天晚上百鬼夜行的所有物資,都是他煉製丹藥換來的。

“牧店主呢?”妖刀默默坐下吃了點東西。

它發現自己虧損多年的狀態居然不見了!也就是說自己現在已經重歸巔峯,能量爆滿!

難道是昨天晚上……

它沒好意思再往下想,喝醉了居然抱着牧店主睡覺,這特喵絕對是自己一輩子的黑歷史!

絕對是酒後失去理性,纔不會是那個奇怪的締結點的問題!

“牧店主一大早就去陰界了。”宿陽伯抱着瓜子,顫悠悠走過來問道:“你有沒有興趣留在景瑤城一陣子?

龍虎宗有一幫小鬼,私下想倒騰出點浪來。

這種小事我們不打算勞煩牧店主,所以湊夠了人手就準備動手收拾它們!

景瑤城是大家的,清掃垃圾也得靠大夥的力量不是?什麼大事小情都讓牧店主去辦,不得累死他呀。

你要是感興趣,咱們一起行動!”

豪門少爺不好惹 妖刀端着熱茶沉吟片刻,“我最近沒什麼特別着急的事……”

“那太好了,一會兒咱們就開始分配任務。”宿陽伯樂呵呵笑道:“也不知道咱牧店主去陰界要呆幾天。”

“阿嚏!”坐在車上看風景的唐牧北打了個噴嚏。

“咱們正在穿梭陰界的外層保護網,氣溫難免低了些,一會兒就好了。”司機開着車解釋道。

這車也是有意思的很,唐牧北剛坐上的時候,以爲它會前後開動。沒想到,一起步就開始垂直往天上飛,也不知道上升了多高,又突然開始垂直下降。

那速度別提多快了。

下降了沒幾秒鐘窗外的景緻就變了樣子,剛開始花花綠綠後來變成一片漆黑,現在又時不時看到彩色光線穿梭。

也不知道究竟走了多久,只感覺耳邊“嗡”地一聲輕響,眼前景緻豁然開朗!

“歡迎牧店主來到陰界武神區。”司機將車停在一處豪華洞府處,打開車門道:“這裏就是靈莫鬼將的府邸,大家都在等牧店主了。您這些俘虜先放在車上,等有時間以後,我帶您去江洋區換取獎勵。”

唐牧北謝過之後,一下車就看到恭候多時的女僕。

鬼將府邸之大,超乎唐牧北的想象。穿梭許久,最終到達靈雀子姑娘養傷的樹屋。

一走進樹屋就能感覺到蓬勃的生命力,顯然這是養傷的絕佳之地。與靈雀子姑娘父母和衆位鬼醫寒暄之後,唐牧北終於看到了久違的靈雀子。

她正躺在滿是樹藤和綠葉的牀上,整個人看起來非常不好,因爲她身上縈繞着濃烈的魔氣!

唐牧北能感覺心竅中沉睡貓娘在蠢蠢欲動,它想吞噬這些魔氣,來武裝自己。

“現在絕對不是強行拔除魔氣的時候。”德高望重的寒疆子前輩眉頭緊皺,“她是靈體之身並無實質,被魔氣入侵以後瞬間深入骨髓。

靈體在平時修行中佔據有利地位,但只要接觸到魔氣,就變得非常麻煩。

現在只有兩種辦法:一是最佳解決方式,用特殊手段讓靈雀子姑娘凝聚出肉體。

這樣一來,強行拔除魔氣不會傷害她的根本。屆時先服用些強身健體的丹藥,拔除完畢以後再靜修靜養,最多一個月,她就可以恢復健康。

二是最沒辦法的辦法。

用丹藥繼續供養她的靈體,然後幾位陣法大師聯合起來將魔氣暫時封印。

接下來就要看靈雀子姑娘自己的資質了。

等她修煉到凝聚出肉體以後,再解開封印拔除魔氣。”

他分析完以後,在坐衆人紛紛點頭表示同意。

靈莫鬼將沉默許久纔開口道:“我已經四處打聽過了,化形丹難得一見;玄煌靈果前陣子成熟一枚,但沒隔幾天就被研究所拿去切片研究了。現在即便還留有三分之一,化形能力卻是沒有了。

所以讓小女先凝聚肉體一事,恐怕……”

靈莫鬼將長嘆一口氣。

女兒剛回來的時候,鬼醫們就這麼說。所以自己到處尋找靈丹妙藥,可化形之物何其珍貴?

就算某些人手中有,也想留給後輩根本不肯拿出來。

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 先凝聚實體;再服一顆靈丹;再拔除魔氣。

唐牧北心裏一哆嗦,這特喵妥妥的給我準備的個人秀啊!

所以,是該我虎軀一震的時候了嗎?

“伯父!伯父!我找到化形丹了!”就在唐牧北準備開口的時候,門外傳來一陣呼喊。

隨即一個身穿青色長衫翩翩公子哥模樣的年輕人衝進來,手裏拿着一枚玉盒,“伯父,伯母,我找到化形丹了!這下靈雀子妹妹可以化危爲安了!”

衆人當即大喜。

原本就喧鬧的大廳裏這下更熱鬧了。

靈雀子的母親清夢鬼匠雖然對這個紈絝子弟很不喜歡,但此時他既然找到了化形丹,還是先救女兒最重要!

她拿過玉盒打開,讓寒疆子等鬼醫查看。

“emmm……恕老夫直言,這化形丹是靈獸版本的呀,要是讓人吃的話……”另一位鬼醫看看衆位同僚,沒把話說完。

這位公子哥卻是很理直氣壯,“上次都說了,最好是能讓靈雀子妹妹先凝聚出實體。可正常人修煉出實體都很不容易,若是她體內封印着魔氣就更難了!

這時候不應該有機會就嘗試一下嗎?”

“這……”寒疆子面色凝重,“雖然靈獸用的化形丹與人類使用的藥材只差了幾味,但從來沒有人吃過靈獸的藥,靈雀子姑娘現在狀況不佳,隨便用藥恐怕不妥。”

大廳裏一時間更熱鬧了,衆人都在討論究竟是冒險一試還是該妥善治療。

唐牧北終於在混亂中等到一個空隙,從空間便利貼中拿出一枚玄煌靈果高喊道:“都別吵了,這是給我準備的副本!我這裏有玄煌靈果!” “我這裏有玄煌靈果!”唐牧北大吼一聲,讓吵吵嚷嚷的大廳裏終於徹底安靜下來。

衆人都忽略了他說的什麼副本,反正也沒聽懂,重點還是都放在這枚玄煌靈果上吧!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有玄煌靈果?不會是假的吧?”公子哥顯然很不相信他。

婚然心動 但自己也從未見過傳說中的靈果是什麼模樣,因此只是略微質疑。

靈莫鬼將極不滿意看了他一眼,天材地寶最忌諱別人問來處,這孩子也忒不懂事了點。

“這是……我祖傳的!”唐牧北卻是卡了一下,玄煌靈果的來歷確實不能照實說,所以隨口胡謅了一句。

其他前輩們自然是很明白寶物不問來處的,因此全都在打開的玉盒前圍觀這顆罕見靈果。

“玄煌靈果的妙用大家都知道,但如今真正服用過的人卻寥寥無幾。需要再加工嗎?還是直接吞食?”寒疆子提出疑問。

其他鬼醫面面相覷,說不出個一二三來。

此靈果盛產於步步危機的灰界,成熟之際更是有危險至極的兇潮相伴。

想得到這樣一枚完美靈果,必須要天時地利人和纔有可能。

所以除了某些僥倖大佬之外,還真沒人得到過靈果。

“不知牧店主可否知道,玄煌靈果該如何服用?”大廳裏沉默片刻,清夢鬼匠問道。

不愧是靈雀子姑娘的母親,她的美貌比女兒多了些成熟優雅,聲音雖略低沉卻依舊悅耳動聽。

她問出話來,所有人的目光又都注視到唐牧北身上。

唐牧北:……

特喵的忘了問溯洄前輩啊!

他也沒說是不是直接啃了吃,這可咋辦?

現在又不能跑去問他,畢竟是在陰界比不上在人世間那麼安全。

“唉……這種小事居然都能難倒你們!”一直默默扮演兵器的凌雲劍實在忍不住了,開口道:“直接吃就行了嘛!真是越來越倒退,現在的人沒見過玄煌靈果也就算了,居然連吃都不會!我看那位姑娘虛弱的很,你們直接把整顆靈果搗碎了全喂下去,就可以了。”

“多謝前輩指點!”清夢鬼匠忙不迭把靈果拿去碾碎。

靈莫鬼將卻是抱拳道:“這位前輩是……”

他從牧店主一進門就注意到這柄氣息非同尋常的飛劍了。只是牧店主不主動介紹,自己也不好詢問,否則很容易被誤認爲覬覦他人寶物。

哪知此飛劍竟然已經衍生出劍靈可以開口說話,只是尚未化形而已。

凌雲劍見他詢問,便清清嗓子飛到唐牧北身後朗聲道:“我,牧店主祖傳的飛劍――凌雲劍!”

唐牧北:……

凌雲劍前輩,你夠夠的了!

佔我便宜很爽嗎?

凌雲劍暗中嘿嘿一笑,我主跟溯洄那是平級平輩。你既然能說溯洄的靈果是祖傳的,我也不能墮了我主的名聲!

他的靈果是祖傳的;我主的飛劍那自然也得是祖傳的!

“原來是凌雲劍前輩,多謝前輩指點。”靈莫鬼將再次謝到。

他能隱約感覺到這柄飛劍實力完全不輸自己。

一柄祖傳飛劍都能如此厲害,難道牧店主祖上竟有九品實力?否則怎麼能調教出如此高等級的飛劍?

大廳中一干人都在等着裏面的消息。

畢竟是第一次親眼見服食靈果,也不知道究竟有如何功效。這可是長見識的時候,自然誰都不肯離開。

時間不長,清夢鬼匠便從內室出來,“小女化形天劫已有雛形,有勞各位移步內室。”

她是位天才鬼匠,無論任何與法器有關的天材地寶什麼沒見過?但玄煌靈果是第一次見,自然也不知道服用以後的凝聚實體過程。

既然這位凌雲劍前輩對靈果很熟悉的樣子,有它坐鎮,應該會更有把握。

其他人巴不得親自看看靈果的效果,都急忙進入內室。

靈雀子姑娘身上被魔氣環繞,甚至隱隱有邪能流露出來。若不是被高明陣法封印着,恐怕已經控制不住了。

此時她身邊又有閃着雷電的烏雲凝聚,看樣子似乎是一場不小的天劫。

“化形天劫跟升級天劫有什麼區別嗎?”唐牧北心裏想着悄悄舔舔嘴脣。

自從做了水貨以後,他看見天劫就羨慕。

哪怕這會兒只是個化形天劫,他都蠢蠢欲動想蹭蹭。

“如此強勁的劫雲,恐怕靈雀子姑娘很難渡過,畢竟她現在身體太虛弱了……”幾名鬼醫都微微皺眉。

靈莫鬼將自然也明白,只得隨時在一旁準備打散劫雲,否則只怕女兒會香消玉殞在雷劫之下。

“咳咳,一個個的都慌什麼?”凌雲劍不慌不忙飛出來,“我有一種祕術可以轉移大部分化形雷劫力量到其他人身上,只是需要靈莫鬼將協助。”

公子哥一聽當即表態,“請前輩將雷劫轉移到我身上吧!我可以替靈雀子妹妹承受任何劫難!”

“前輩請吩咐如何聯手轉移雷劫!”靈莫鬼將急忙抱拳道。

凌雲劍高傲的轉了一圈,冷聲道:“牧店主麻煩上前一步,我們要聯手把雷劫轉移給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