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巨爪並沒有轟在閻羅王身上,崔判官在最後關頭,幫閻羅王擋住了這一擊。我一點都沒留手,猝不及防下,崔判官往後連退了數十步,才總算是停了下來。

“煉虛合道後期?”崔判官的眼神中滿是震驚之色,一張口,嘴角滲出一絲鮮血。

我冷笑了一聲,這羣不見棺材不落淚的傢伙,非得逼我出手才行。我本來對他們並沒有惡意,一羣老古董,守着地府無數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犯不着跟他們一般見識。

但眼看着我從輪迴海出來,還把我當成空氣,這口氣我咽不下去。而且再怎麼說,我也是孟老的徒弟,當着徒弟的面打師傅,我不出手,根本說不過去。

孟老的神色輕鬆了不少,笑道:“沒想到你還真的進階煉虛合道了!看來我這把老骨頭,也該退休嘍。”

看起來只有二三十歲的孟老說出這番老氣橫秋的話來,讓我覺得有些奇怪。但看到閻羅王和崔判官他們也都是中年人的模樣,我頓時釋然了。

對煉虛合道境界的高手來說,容貌體型都是次要的,關鍵是渾身的氣勢。不管他們變成看似年老體衰的老人,還是乳臭未乾的孩童,都沒人敢輕視。

我撇了撇嘴,抱怨道:“原來師傅你根本不看好我進階煉虛合道啊,那你還把我扔到輪迴海乾什麼?害的我差點投胎轉世。”

孟老尷尬的衝我笑了笑,表示自己的歉意。我也沒有真的要跟他計較的意思,孟老不會害我,只是他培養我的方法讓我有些難以接受而已。

我的出現,讓閻羅王和崔判官等人感受到了威脅,雙方就此停手。不過這羣老古董可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一直拿規矩來壓我們,要追究我擅入輪迴海的罪過。

“規矩都是人定的,自然也能修改。你們不會連這個道理都不懂吧?”我冷聲道。

我最煩的就是閻羅王,臉黑的跟包青天似的,動不動就上綱上線。仔細打量了他一圈,我突然心頭一顫,那黑臉和額頭的月牙,讓人過目難忘,他該不會真的是包拯吧?

歷史上好像還真有那麼個傳說,據說包拯日斷陽間,夜判陰間。白天他是陽間的包青天,到了晚上,他就是陰間鐵面無私的閻羅王。

我以前一直覺得這只是人們的美好願望而已,畢竟在那個時代,出現包拯這麼一個鐵面無私的清官,難能可貴。包拯自然而然的成爲正義的化身,人們希望到了陰間,也能受到公正的審判。

在問過了孟老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包拯真的是閻羅王。閻羅王也並不是一成不變的,跟平等王的身份一樣,有序傳承。包拯的功績,確實有擔任現任閻羅王的資格。

“你們的行爲已經觸犯了天道,理應墮入無間地獄。看在你們都是逆命者的份上,可以將功贖罪,你們還是速速退去吧。天地大亂結束,你們也該擔當起各自的責任了。”崔判官倒不是不通人情。

崔判官也是歷史上的名人,死後成爲地府判官,身穿紅袍,一手執生死簿,一手握勾魂筆。他的實力,並不弱於閻羅王,不然根本不可能抵擋我剛纔的全力一擊。

“唉,你們怎麼就不知道與時俱進呢?逆命者的職責可不是鎮守無間地獄和兩界縫隙。我已經找到修補天道的方法,這個事咱們可以慢慢商量。”我直接忽視了閻羅王,跟崔判官溝通。

包拯這個人確實是正義凜然,但就是因爲太正氣,我根本沒法跟他溝通。他坐鎮地府的時間並不比崔判官長,卻一點都沒有崔判官靈活。

“休要油嘴滑舌,爾等罪無可恕,左右,將其帶下去受審。待罪名確認之後,理應墮入無間地獄!”閻羅王黑着臉道。

我對他是徹底的無奈了,他還是沒看清楚形勢。我現在的實力並不弱於孟老,或許他們聯手,我和孟老只能敗退,但絕對不會被困在地府。

也就是說,我和孟老想離開,他們根本攔不住。在這個時候還非要治我和孟老的罪,就顯得有些迂腐了,他辦案怎麼就不知道迂迴些?

這也正是包拯的可貴之處,我從小可是沒少聽跟他有關的故事,也看過不少戲說包拯的電視劇。在他眼裏,不管我們是什麼身份,犯了罪,就必須接受懲罰。

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句話說的輕鬆,可是在那個時代,有幾個人敢治那些王公貴族的罪?

“開封有個包青天,鐵面無私辨忠奸……”我隨口哼了兩句,用玩味的眼神看着閻羅王。

他還是對我怒目而視,想說通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沒時間跟他在這耗着,地府這羣老傢伙不讓我們修補天道,我和孟老也不需要他們的幫助。

“擅入輪迴海,是我們不對。但事出有因,我不可能跟着你去地府受審。閻羅王,就此別過,咱們下次再見!”我輕笑了一聲,跟孟老相視一眼,從容退去。

閻羅王有些氣急敗壞,帶着人窮追不捨。但他們根本不敢離開地府,出了地府的範圍之後,就沒再追上來。

“還真是鐵面無私的包黑炭啊,根本沒法溝通。要跟着他回去受審,說不定還真能把我們倆關到無間地獄去。”我苦笑着抱怨道。

孟老嘆息了一聲,搖搖頭道:“他並沒有留下我們的意思,不然我們絕不可能這麼輕鬆的離開地府。”

孟老這是話裏有話啊,我心中一動,想到剛纔他的舉動,不免也產生了疑惑。沒錯,我們倆離開的太容易了。

剛纔我自認爲實力大增,所以也沒把閻羅王他們放在眼裏。仔細的想了想,閻羅王並沒有盡全力,他果然是故意放我們離開的! 第4098章

不過,雖然前世墨九狸的見識十分淵博,但是除掉醫學方面的東西和儀器外,眼前的東西雖然看著熟悉,卻沒有操作過!

小書見墨九狸沒說話,也沒有打擾墨九狸!

墨九狸直接來到控制台,看著上面紅黃藍三種顏色的六個按鈕,視線掃了眼周圍的屏幕,最後終於發現,周圍一圈把空間全部收入其中的屏幕,其實也剛好是六個部分,其中包括了墨九狸的煉丹房,修鍊區域,墨九狸和小書日常居住的區域,普通葯田區域,高等葯田區域,毒藥區域,還有靈泉和靈果樹的區域六個部分……

墨九狸想了想神識分別看著六個區域的光幕,然後先是按下了第一個紅色的按鈕!

接著墨九狸看到控制台中間的光柱上面,出現了一些數字和圖案還有文字,墨九狸看完之後眼中一喜,終於明白這個控制台的作用了!

墨九狸在小書詫異的視線下,劃破自己的手指,血液直接射向中間的光柱中,接著小書就看到墨九狸的血液被光柱吞噬了,然後還不斷的吸食著墨九狸的血液!

但是墨九狸卻沒有掙扎,過了一會兒,光柱不再吸食墨九狸的血液,整個光柱都散發出刺眼的光芒,讓墨九狸和小書忍不住閉上眼睛!

這時,墨九狸的識海中也多出了許多的信息,等到墨九狸感覺到光芒散去后,這才睜開眼睛,原本這裡是一個圓形的空間,周圍的牆壁是光幕,中間一根光柱,光柱周圍是一圈控制台!

現在卻全部變化了,變成了墨九狸剛開始進來的時候,心中所想的模樣,一面牆上是蠻牆的光幕,接著在光幕前面就是一個不大的控制台,後面有軟軟的太師椅!

然後中間的地面是空出來的,后側有一個茶桌,上面放著靈茶和靈果,茶桌后側是一排軟軟的座椅,比起剛才只有少許空間可站著的空間,雖然面積沒變,但是現在卻變的十分寬敞,是一個專屬的小控制間了!

而這個控制間也確實是空間的核心,當初小書為了救自己,把空間內的精華全部給了自己,本來小書以為空間的核心應該消失了!

卻沒有想到後來空間晉級,原本空間核心的地方,出現了這樣一個空間,小書一時忘記,才沒有告訴墨九狸!

今天墨九狸說起自己擔心空間進入神殿被屏蔽,小書才想起來!

此刻,墨九狸的心情有些激動,雖然大概明白了這個控制間的功能,但是到底能不能解決掉自己的擔憂,墨九狸還真的不清楚!

「主人,怎麼會變成這樣啊?」小書回神,震驚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小書,你先去一邊休息,我先研究下再給你解釋!」墨九狸走到控制台面前坐下說道。

小書聞言,直接跑到後面的座位上坐下來,好奇的看著墨九狸的背影!

墨九狸坐下后,先是看著眼前的大屏幕,這個控制間是空間的樞紐般的存在,可以監控空間裡面的一切,也可以從內部控制空間,在外界的變化!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閻羅王的實力要稍遜孟老一籌,崔判官和他實力相仿。這倆人聯手,就算沒法戰勝孟老,也可以將其壓制。

關鍵是地府內可不止這兩個高手,十殿閻羅也都是煉虛合道境界的高手,其中的平等王之前跟孟老交過手,能在孟老手中撐很久。

平等王在十殿閻羅中,實力並不算出衆。如果十殿閻羅齊出,我和孟老根本沒法安然無恙的離開地府。

“那閻羅王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其實是支持我們的?”我皺眉道。

孟老沉默了片刻,沉聲道:“或許地府內那些高手的意見也並不統一,他就算是想支持我們,也不會表現出來。”

我點了點頭,剛纔孟老還在跟他們戰鬥的時候,我就看出了些端倪。閻羅王和崔判官在跟孟老纏鬥的時候,並沒盡全力,所以雙方只是鬥了個旗鼓相當。

當等秦廣王帶着人過來之後,戰鬥立即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孟老被死死壓制。之前我還以爲閻羅王和崔判官是怕戰鬥波及輪迴海,現在看來,他們倆是在對孟老放水。

“就算閻羅王支持我們,也沒用啊。他們都蜷縮在地府內,根本不出來,這修改天道的事,他們根本幫不上忙。”我嘆息了一聲。

孟老笑了笑:“他們不出手阻攔,已經是最好的情況了。”

離開地府的地界,我和孟老並沒有急着趕回兩界裂縫。魔剎鬼王等人已經臣服,孤魂野鬼也不會趁機衝擊陽間,那裏暫時很安全。

不需要交流,我們倆都毫不猶豫的選擇前往奈何橋。奈何橋已經接近崩潰的邊緣,那裏幾乎每時每刻都有鬼魂通過,如果奈何橋崩塌,肯定會引起騷亂。

無法進入地府的鬼魂聚集起來,也是個不小的麻煩。我們不怕那些鬼魂逗留在陰間,就怕他們會想辦法回到陽間,造成嚴重的破壞。

等趕到孟婆莊的時候,孟婆和秦晴,已經是滿面愁容的守在了奈何橋頭。我大眼一掃,就看出了問題,奈何橋上已經出現了裂紋!

那些喂鬼魂孟婆湯的女鬼,這個時候也不敢站在奈何橋上。橋上面倒是很有秩序,那些鬼魂排成一隊,依次過橋。

這大大的降低了效率,對岸已經聚集了大量的鬼魂。我的老熟人牛頭,帶領着爲數不少的鬼差,勉勉強強能維持秩序。

忘川河很邪性,根本不可能從上空飛過去。忘川水,對鬼魂來說,更是比毒藥更毒的東西,如果真有鬼魂掉進去,只能是魂飛魄散的下場。

看到我們來,孟婆冷哼了一聲,別過頭去。孟老也不尷尬,笑呵呵的看着她,臉都快笑成一朵菊花了。

這場景實在是太詭異,一個瞅着還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目不轉睛,含情脈脈的盯着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婆。我不得不感嘆一句,愛情這東西,真的是不分年齡啊。

秦晴也看到了我,先是一喜,隨後苦笑着搖了搖頭,把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奈何橋上。我知道她的心思,如果奈何橋要崩塌,孟婆肯定會以身補橋,秦晴也只能駐守這裏千年,等待着以後跟孟婆一樣的命運。

我笑嘻嘻的衝到孟婆面前:“師母,我把師傅帶過來了,您老人家要是還生氣,就罰他回去跪搓衣板。”

他們兩個之間感情深厚是不假,但孟婆爲孟老付出了太多,又因爲他有了這種悲慘的命運,心裏面肯定是有怨氣的。

孟婆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羞澀,冷哼道:“我跟他沒關係,別亂叫。什麼老人家,我很老麼?”

“不老,一點都不老。您這是風韻猶存,您沒看我師傅眼都直了麼?”我趕緊辯解。

這句話說的孟老也有些害羞,乾咳了一聲,把我拉到一邊,親自湊了上去。師傅果然是師傅,手段比我高明的多,直接就把孟婆往自己懷裏拉。

看孟婆那意思,也是有些半推半就。她知道了孟老的所作所爲,心中肯定不會怨恨孟老,只不過還有些女人家的小脾氣而已,哄哄就好了。

我有些無法直視,一個年輕力壯的小夥子把一個老太婆往懷裏拽,成何體統?我也懶得管他們的私事,屁顛屁顛的跑到秦晴的身邊。

“哎呦,不錯啊,你都進階煉神還虛境界了?看來跟着孟婆婆,算是跟對了!”我笑嘻嘻的說道。

秦晴白了我一眼,眉目間的愁容不減:“你還有心思嬉皮笑臉,真不知道我上輩子究竟是做了什麼壞事,竟然跟你扯上了關係。”

我心裏咯噔了一下,這妮子跟着孟婆婆也沒多久,心裏怎麼就有那麼多的怨氣?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孟婆在一塊,難念會被孟婆的怨念影響。

看到我愣在那裏,秦晴勉強的擠出一個笑容來寬慰我:“你別多想了,爲了你這沒良心的,我都這樣了,抱怨幾句沒什麼吧?”

大愛晚成:許你竹馬情深 我嘆了口氣,盯着秦晴有些消瘦的臉龐,心裏感慨良多。我和秦晴的感情不比孟老和孟婆差。我能理解孟老,我們倆算是同爲天涯淪落人,換做是我,我也會跟他有一樣的選擇。

“秦晴,一切交給我。我不會讓你跟着我受苦的!”我一把拉過秦晴,緊緊抱住。

她剛開始還有些掙扎,但耐不過我的力氣大,最終屈服,趴在我的肩頭,低聲抽泣。

“羅漢,我不怕死,但我真的不想跟你分開。”秦晴啜泣道。

我又何嘗想跟她分開呢?跟她在一起的日子,纔是最開心的。我寧願她還像一眼一樣虐我,看不到一點溫柔的樣子,也不想她這麼委屈的在我懷中哭泣,這種溫柔只會讓我心疼。

我輕輕的撫摸着她的秀髮,呢喃道:“放心吧,我們不會分開的。 邪帝梟寵:神醫狂后 我有辦法修補奈何橋!”

秦晴猛然擡起頭,直勾勾的盯着我:“真的?你不是在騙我吧?修補奈何橋可是……”

沒等她說完,我就霸道的打斷了她的話:“放心吧,你男人沒什麼事是做不到的!”

逞一時威風的後果就是被秦晴又虐了一頓,但看到她久違的笑容,我心裏也樂開了花。

我跟孟老合計了一番,準備按照輪迴海的模式,重新加固奈何橋。每天從奈何橋上走過的鬼魂不計其數,只要能抽取每個鬼魂身上微不足道的力量,就能讓奈何橋沒有坍塌的危險。

這個千古豆腐渣工程,在我和孟老的手中重新煥發了生機,我把靈魂之水融合到橋身上,再用力量將整棟橋加固。

做完這一切,我和孟老都虛弱不已。我暗暗心驚,本來我覺得以我們兩個煉虛合道境界的實力,修補奈何橋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真正開始動手之後,我才發覺自己的力量還是太渺小。

真不知道這奈何橋到底是誰建起來的,修建奈何橋,可比修復奈何橋艱難的多。我估計煉虛合道境界的力量,根本不可能修建奈何橋。難道煉虛合道之上,還有更高的境界?

孟婆如今也變成了年輕的模樣,站在秦晴的身邊,絲毫不遜色。她跟秦晴不是一個風格的美女,她的美,有種雍容華貴的氣質。

真把她們倆比成花,秦晴就是冷豔的紅玫瑰。而孟婆,絕對是雍容的白牡丹。這或許也是天道想彌補我們這些可憐的逆命者,給我們選的媳婦,都挺漂亮。

奈何橋修補好之後,我和孟老都沒急着離開。一方面被修補的奈何橋,需要時間的檢驗,我倆想確認奈何橋不會再出問題之後離開。

另一方面,我們也不捨得離開。有美女陪着,傻子才急着走。在孟婆莊逗留了一段時間,我和秦晴之間也有了新的突破。

當然,我暫時還沒那個能耐把她推到。修補完奈何橋之後,我身體裏的力量幾乎全部被抽空,都是她在照顧我。

我當機立斷,把握這個大好時機,裝作虛弱到說話都說不清楚的樣子,趁她俯身聽我說話的時候,偷偷親了一口。

那滋味……真特麼疼!秦晴這丫頭一點都不顧忌我的傷勢,差點真的把我打出個好歹來。最後秦晴知道自己下手太重,又補給我一個蜻蜓點水似的吻。

奈何橋的問題雖然解決了,但孟婆莊依然必須存在。關於這個問題,孟老做了很大讓步,他準備以後和孟婆繼續留在孟婆莊,反正他們老兩口只要在一塊,別的都不是問題。這也算是孟老對我的補償。

我們倆接下來要面對的,纔是真正的大麻煩。兩界裂縫日益擴大,無間地獄那邊,平等王也已經鎮壓不住,即將發生暴亂,這纔是對逆命者真正的考驗。

無間地獄內雖然有不少像楚閔這樣的可憐人,但也不缺乏罪孽深重的鬼魂。

那些鬼魂的實力本身就很強悍,無間地獄的鎮壓根本無法消除他們內心的怨毒,反而更加深了他們心中的戾氣。

想要修補天道,必須解決這個歷史遺留問題,這些鬼魂將何去何從,讓我和孟老頭疼不已。 第4099章

舉個例子來說,如果自己在外面遇到從前哪樣,被強者的結界屏蔽了自己和空間的聯繫,那麼小書,也就是空間的器靈,發現墨九狸和空間失靈后,就可以直接來到這裡,通過啟動空間的技能,和墨九狸取得聯繫!

這也是墨九狸在契約了整個控制間后,激動的原因!

墨九狸明白,現在自己必須冷靜下來,然後把這個控制間徹底掌握明白,然後才能教給小書!

否則,到時候自己不在空間裡面,遇到危險,小書有不知道如何控制就麻煩了!

墨九狸發現整個光幕上面看到的還是之前主要的六個區域,但是可以眾人休息的房間,只能看到房間,並不能看到房間裡面!

不過眾人修鍊的地方,比如還在修鍊中的小鳳等獸,卻是能夠清楚看到裡面在修鍊的景象的!

最特別的是葯田,普通葯田和高級葯田,還有毒藥的葯田,在屏幕上分別用顏色區分著,十分的清楚,而且墨九狸心念一動,想看普通葯田,整個屏幕上就會出現普通葯田的景象!

其餘的其餘也都是一樣,只要墨九狸想看哪裡,哪裡就會被放大到屏幕上,其餘地方則是縮小在邊緣!

就連墨九狸想看她渡劫,還有遠處那些不常用的地方,也是可以直接看到的,最奇特的地方就是墨九狸心裡想著空間外面,直接就看到空間酒樓自己住的房間了!

包括酒樓外面的大廳,甚至是大街上,看起來這裡和空間裡面一樣,只要空間裡面能夠看到的地方,在這裡也可以都看得十分清楚!

看完屏幕之後,墨九狸把視線落在眼前的六個按鈕上面,現在墨九狸眼前的控制台,已經變得很小了,如同一個小吧台似的!

上面除了六個三種顏色的按鈕,沒有別的東西了,十分的簡單!

不過現在六個按鈕,比之前要大很多!

其中從左到右第一個按鈕是紅色的,第二個是黃色的,第三個是藍色的,第四個還是紅色的,第五個是黃色的,最後一個是藍色的!

第一個按鈕的作用是讓空間隱身的,之前小書駕馭著空間,可以變成各種形狀,最常變得就是塵埃,控制著逃走用的,現在已經不需要變了,只要墨九狸在空間內,就可以控制著空間直接變成和空氣融合,沒有任何的氣息,隨著墨九狸的心念想去那裡就去那裡,而且無視一切障礙……

第一個紅色按鈕是控制行動的,第二個紅色按鈕是控制速度的,也就是說兩顆紅色的按鈕功能,是控制空間如入無人之境,無視一切障礙,快慢隨意,自由行動用的……

而這個功能的弊端,就是必須墨九狸在空間內才能使用,如果墨九狸不在空間內,小書雖然可以按紅色的按鈕,但是卻沒有什麼用,畢竟這個空間是墨九狸的,存在墨九狸識海的!

如果墨九狸在外面,墨九狸不動,空間是不會自己離開墨九狸的! 無間地獄,廣漠無間。但凡打入無間地獄者,都是罪大惡極之徒,永生永世都無法得到救贖。

在無間地獄中,根本沒有解脫的希望,除了受苦之外,也完全不會有別的感受,受苦無間,一身無間,時無間,行無間。

這些話都是平等王說的,跟我沒有半毛錢的關係。在他說這些話的時候,一臉驕傲的神情,好像自己在無間地獄看大門是多榮耀的事情。

看在他是前輩的份上,我懶得張嘴譏諷他。無間地獄確實很恐怖,但裏面關的,卻不一定是窮兇極惡,罪大惡極之人。

遠的不說,就說被韓羅害了的這批人,基本上都沒犯過什麼天怒人怨的過錯。他們只是因爲靈魂殘缺,無法輪迴,就只能呆在無間地獄受苦,比那些孤魂野鬼更可憐。

孤魂野鬼中,大部分只能被別的鬼魂吞噬,一了百了。但他們也好歹還有個盼頭,運氣好了,就可以排上隊去投胎。

而且他們還能吞噬別的靈魂,雖然基本上算是失去了投胎轉世的資格,卻能讓自己變的強大,也不會像無間地獄中那些鬼魂一樣受苦。

當然,跟楚閔這種無辜的鬼魂相比,這無間地獄裏,犯過十惡不赦大罪的鬼魂數量更多。而且這裏是只進不出,從那些鬼魂進入無間地獄之後,就一直在受刑,沒有出去的可能。

多年積累之下,無間地獄裏的鬼魂,並不比那些沒有歸宿的孤魂野鬼少。每隔一千年,無間地獄都有崩塌的趨勢,也是靠着逆命者用自己的生命修補,才能得以維持。

說來說去,還是因爲輪迴海的規模太小,人口大爆炸的時期,正常死亡的鬼魂想要投胎轉世,都得排隊,更別說那些犯了大罪的鬼魂。

輪迴海的妙處,我可是親自體驗過的。不管你內心有什麼邪念惡念,只要經過輪迴海中靈魂之水的浸泡,都會完全被祛除,變成純潔無暇的靈魂。

或許有很多鬼魂活着的時候,都是罪無可恕,但受到了應有的懲罰之後,也該被靈魂之水祛除邪念和惡念,讓他們有重新做人的機會。

人之初,性本善,誰能保證這些鬼魂在投胎轉世之後,不會成爲一個大善人?同樣的,就算是那些本性純良之人,投胎轉世之後,也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際遇。

“羅漢,你有什麼想法?”孟老冷不丁的給我來了這麼一句。

要說平等王,也跟我們一樣是苦命人,而且至情至性。剛纔聊了聊無間地獄,又不知道那句話突然勾起了他的情思,跟孟老在一旁回憶起往事來。

他們倆在千年之前就認識,但交情不深。共同話題除了兩界安危,就只有各自的遭遇了,平等王提起自己摯愛之人,有些失態,後悔自己當初實力太弱小,無法跟天道對抗。

我當時暗自腹誹了一句:跟天道對抗的絕對是傻叉,順應天道纔是正理,要是讓孟老跟這老小子聯手,這個世界準亂套。

我不是八卦的人,他們聊他們的,我自己一直都在絞盡腦汁想着怎麼解決無間地獄這個大麻煩,尤其是楚閔那羣可憐人,我必須把他們安排好。

“我還能有什麼想法,無間地獄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所以也就不需要平等王前輩用自己的生命來修補。”我淡淡的說道。

平等王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語氣自然也不是那麼客氣:“無間地獄的存在,是爲了處罰那些十惡不赦之徒,怎麼會沒有存在的必要?更何況,如果無間地獄崩塌,這裏的厲鬼闖出去,兩界將永無寧日!”

這老東西的觀念也太陳舊,我跟他沒什麼好聊的。如果他不是選擇支持我和孟老,我直接就把他趕走,乾淨利落的接手無間地獄。到那時候,我想怎麼處置這裏,都是我自己的事。

“話別說太滿,那些十惡不赦的人都是哪來的?他們剛出生的時候,也都是純潔無暇的靈魂。如果能經過輪迴海的改造,以後說不定就從良了。而且這無間地獄裏鎮壓的,也不全是有罪過之人吧?”我冷聲道。

孟老看我也有些火氣,趕緊出來打了個圓場,沒讓我跟平等王吵起來。平等王在這裏鎮守千年,對無間地獄的瞭解,肯定比我倆多,想要解決無間地獄這個大麻煩,還真少不了他的幫忙。

平等王沉默良久,妥協道:“無間地獄可以毀滅,但這裏的厲鬼必須全部消滅。他們被鎮壓無數年,心中怨氣滔天,不管放到哪裏,都是禍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