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不一會就接通了,衛思敏開口問道:”喂,吳老哥嗎?我是合工大的小衛。“

“哦,是小衛呀,今天怎麼有時間打電話給老哥我的。”電話裏傳來一個很大氣的聲音,正是安徽籃球界的第一號人物,曾經入選過國家隊,現任安徽省籃協副席的吳霆。

每年的安徽賽區cuba選撥賽,都是由這位一絲不苟的老將,親手負責操辦的。

“吳老哥,我想讓你給幫個忙。我想要一分今年cuba大專組裏第一名,省工院的技術統計資料。”衛思敏說出了他的目的。

“咱們衛老弟這樣的王者學校教練,爲什麼會要一所大專組參賽隊伍的資料啊?”吳霆非常意外的問。

“吳老哥,你是知道我的,我這個人做什麼事情,都信奉知已知彼方可百戰百勝。”衛思敏眼中精光一閃。

“說得好。呵,明天我就讓人把資料給你傳真過去。”吳霆答應了衛思敏,這種事情對他來說,再簡單不過了。

“那謝了,吳老哥,等打完比賽後,我請你出來喝荼。”

大宇微塵 “你看你,這點小事,不用客氣。”

“要得,要得,吳老哥,那就先這說了,我掛了,有空再聊系。”

“恩。”

“啪。”

衛思敏掛上了電話,轉身向四座金光燦爛的獎懷看去,非常衝動的說:“寶貝們,你們放心好了。今年我一定會再給你們添一個夥伴,一定。。…… 11月20號,cuba安徽地區選撥賽小組預選賽的所有賽程終於結束了。共有六支男隊,四隻女隊進入了聯合決賽。

爲爭奪參加全國聯賽的門票,作出最後的決戰!

在聯合決賽中,將不限各個院校的等級區別,進行統一的混合戰。男子的六支隊伍,取前兩名參加全國聯賽。女子的四支隊伍取前一名,參加全國聯賽。

安徽地區cuba大賽組委會主任吳霆,下午四點鐘在安徽電視臺舉行了一個小型的新聞發佈會,向社會各界告知,安徽省的大學生體育健兒們將在科大經濟技術學院籃球館進行由安徽一臺,安徽二臺現場直播的安徽地區cuba聯合決賽。希望社會各界人世,能夠廣泛觀注本次聯合決賽,一起預祝在此次聯合決賽中,選出最強的二支男隊,和一支女隊,代表安徽的幾十萬年青學子們去參加此次的cuba全國聯賽。

隨後,吳霆在電視上,公佈了聯合決賽的男、女組對戰表。

男子組:a1安體大,a2省工院,a3合工大,b1安師大,b2安理工,b3交院。

女子組:a1合工大,a2安理工,a3交院,a4安師大。

聯合決賽同樣先進行分組賽,分a、b兩組,以小組賽相同的積分制度,進行積分比賽。每組取前一名,進行最後的安徽地區總決賽。

進入總決賽的兩支男子隊伍,都可以獲得參加全國聯賽的門票。但女子組只有在最後總決賽中勝出的冠軍隊伍,纔可以獲得唯一的一張參加全國聯賽的門票。

“啪!”衛思敏按下手中的遙控器,電視機應聲而滅。

深深的吸了手中的一口香菸,衛思敏重重的把菸頭按在了菸灰缸裏,緩緩走回辦公桌前。

突然,辦公桌上的傳真機突然滴滴的響了起來,隨後傳來“沙沙”的一陣響聲。

衛思敏眼前一亮,看見一張表格一點一點的從傳真機裏打了出來。

衛思敏知道他要的東西來了!

片刻後,“沙沙”的聲音終於消失了。衛思敏從傳真機裏把表格拽下來,坐到了座位上。

隨便掃了幾眼後,衛思敏露出一個非常驚訝的表情,這個省工院到底是什麼樣的球隊,竟然會以這麼大的比分優勢,挺進了聯合決賽!

而且還在與交院的比賽中,以大比分的優勢,戰勝了交院。這未免有點太不要思議了!

交院的實力到底怎樣,衛思敏心知肚明,就連他自己的合工大校隊,都只能勝交院二十幾分左右!可是這個省工院到底何德何能,竟然也勝了交院二十多分啊!

不覺得太誇張了嗎?

衛思敏拿着省工院的技術統計表,非常仔細的看了起來,想想看看省工院是不是有什麼比較歷害的選手。

可看過來,看過去,都看不出省工院的哪個選手的個人能力比較強!每場比賽下來,所有主力選手的得分都差不多。

如果非常要說哪個選手比較強的話,那就只有這個14號了!

衛思敏緊緊的盯着一名叫江文的14號各項數據,六場比賽,出手41次三分,竟然投中了36次,命中率高達%87!

多麼驚人的準線!

是一個不可多的的投手!

但是!

身高太矮了點,才一米八四,這種人在合工大的話,根本連校隊的大門都跨不進來!

衛思敏向來信奉打籃球,最重要的就是身高,絕對的身高!所以他在初次組建合工大校隊時,就定下了一個不成文的規定,

身高低於一米九的人,就算你技術再好,也不要踏進合工隊校籃球隊選撥比賽的大門。因爲你根本不可能入選合工大校隊,你太矮了!

衛思敏的籃球,就是身高優勢的籃球,他堅信身高代表着一切!

哼!

省工院,你們不是有投手嗎?

那就在我們合工大的最強選手們面前投試試,看看你們的那些投手,在我們合工大的這支王者之師面前有沒有機會出手,有沒有膽量出手!

衛思敏隨手把省工院的數據扔在了一邊,像這樣沒有身高的球隊,衛敏不會放在心上。他堅信在對上省工院的比賽中,合工大必定會大勝對手。因爲他除了有過人的身高這張王牌外,還有另外的一張皇牌,絕對的皇牌!

……

************

隨着攝象師的一聲ok手勢,吳霆一臉享受的從演播席上走了一來。他這輩子除了籃球外,還有那麼一個愛好,就是特喜歡上鏡。

你說是他是愛出風頭好,還是天生的毛病也後,他就是喜歡死上鏡了。

從吳霆第一次代表國家隊打比賽的時候,第一次上了境,然後就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只要一上鏡,吳霆就會有一種打心底裏的舒爽,彷彿自己是全中國人的焦點那樣,對,就是這種感覺,這種萬衆矚目的快感!

再加上吳霆早年是在部隊裏打球,然後被一層一層選上去的,所以他做起事來到還是有那麼幾分軍人的樣子,凡事都講究親身親爲,一方面是爲了自己喜愛的籃球,貢獻出他的每一分力量;另一方面就是爲了有不斷上鏡的機會,一次次重溫那令他着迷的快感。

“吳主席,省工院的技術統計表,我已經發給衛思敏了。還有,您讓我打聽的事情,我也去打聽了。結果,還真的有點讓人難以想象!”一名cuba組委會的小頭頭(負責人員),滿臉恭敬的跟在吳霆身邊。

“上車再說!”吳霆隨便說了一句,斷續向門口走去,看來自己的直覺很正確,小衛不會平白無故的要一支大專組球隊的資料。

除非常這支隊伍很強,強的讓小衛感覺到一絲危險!

到底這支隊伍有多強呢?

吳霆真的很好奇,加快了步伐,向安徽電視臺門臺走去….

片刻後,從安徽電視臺門口走出的吳霆,鑽進了一輛由司機開好門的小轎車裏,那名cuba組委會的小頭頭也跟着吳霆鑽進了車裏。

“可以說了!”吳霆在車上坐好後,看也不看身邊的小頭頭一眼,兩眼平視,非常有霸氣的說。

“吳主席,這是我的一個手下在省工院比賽時用手機拍攝的照片,您先看一下,真一支驚人的球隊!”cuba組委會小頭頭,把手機聯到了吳霆面前的筆記本電腦上。

吳霆非常疑惑的目光向筆記本上的屏幕看了過去,

一張非常瀟酒的扣籃照片出現在吳霆眼中,

扣得漂亮!吳霆輕輕的讚了一句,可是心裏卻在奇怪,這也沒什麼太讓人驚訝的啊。

合工大今年的那個新人趙勇,扣起籃來那股霸勁,才叫人心驚,比眼前這人的扣籃絕對要歷害!

小頭頭看到吳霆露出不解的目光,開口道:“這只是省工院四名能扣籃球的選手,其中一名的普通一扣,精采的全在後面!”

“什麼!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吳霆失態的嚷了一句,真的一點也不敢相信手下小頭頭說的話。

“主席,你接着看就明白了,不過最好要做點心裏準備,因爲~”

“別廢話了,快放下面的圖片給我看!”小頭頭的話還沒說話,就被吳霆給打斷了。

“哦!”小頭頭連忙應了一聲,閉上嘴,開始放起下面的圖片。

漂亮,!果然還有一個!

好漂亮,真的還有第三個!

啊!!這個是!!!

吳霆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片空白,因爲他看到了一張讓他難以想象的照片,所以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

一個高高飛翔在空中的人影,帶着無與倫比的霸氣,直直地向籃框飛去,雙腳離地的高度足有1米左右!

中國人有跳這麼高的嗎?

吳霆的心臟在巨烈的跳動着,他這三十年的籃球生涯中,見過不少的籃球天才,也見過各式各樣的扣籃,可是能像這張圖片裏這樣扣籃的,卻一個都沒有!

他的彈跳力給人的感覺就是恐怖!

他的實力也會和彈跳力成正比嗎?

吳霆腦海裏瞬間閃過一絲渴望,極底的渴望,非常焦急的向身邊的手下小頭頭問道:“他的實力怎麼樣!”

“據說很強,只是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經常不出手得分! 我是狗策劃 這是我的手下告訴我的!”小頭頭連忙把他知道的一切,全都說了出來。

“爲什麼會這樣!哪有不出手得分的,是得不了分,還是故意不得分!”吳霆不愧是有過多年的專業籃球生涯,一下就問出了重點。

“這,這!”頭頭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要不是吳霆讓他去收集省工院的資料,他纔不會去自己手下那裏轉了一趟,無意中得到了這些驚人的照片!

“哼!‘吳霆冷哼一聲,知道在問也問不出個所以然。這個手下小頭頭看來根本沒有關注過大專組的比賽。

可是,卻沒有什麼理由去怪他,誰會天天閒得沒事做去看大專組的比賽!

哎!

吳霆心下重重地嘆了口氣,看來今天是得不到想知道的答案了。他轉頭向窗看去,眼前再次浮現出那人高高飛翔在空中的身影,

像是在飛的人,你到底有多強?……

*************************

經過上次球迷在寢室的襲擊後,張若寒深切的體會到,原本可以躲風躲雨的寢室,實際上已經不安全了。

所以他做了一個決定,就是要搬到學校外面去住!

正好陷入瘋狂愛情中的張丹楓,天天吵着時間不夠用,和李霞相處的時間太少。所以,二人一合計,決定合夥搬到學校外面去住。

在一個月黑風高之夜,三個人來來回回穿梭於寢室到學校外面民居的路上,進行大搬遷工作。

爲什麼會是三人?

答,

半路殺出了個陳咬金,死皮賴臉的江文,在最後的緊要關頭插了一腳進來。

看着江文可憐巴巴的說他都被女生騷擾死了,因此兩位做哥哥的心一軟,就找了個大點的房子,三室一廳,打算一起般過去得了。

所以,便出現了月夜三人組的行動。

來回跑了好幾趟後,三個大男生累得像狗肯的一樣,才終於搞定了艱難的搬遷壯舉。

爲什麼會把三人累成這樣!

很簡單呀,張丹楓的東西太多了,什麼電吹風,電火鍋,電飯鍋的好一大堆,把基本上除了被子和衣服,就沒什麼要帶的張若寒和江文累了個半死,硬是搞不清楚,他們到底是在給自己搬家,還是在給張丹楓搬家。

還好房東給的房子裏面非常乾淨,有牀有櫃,只要住下就行了,大大的省去了三個大男生的一筆功夫。

張若寒看了看手機,已經有夜裏三點多了,立馬打開自己的房間門,衝到裏面飛快的鋪起牀鋪。

暈,明天上午九點鐘,他還要去參加銳步的一對一比賽,在不睡得話,可真的很難再起來了!

“老大,你這麼急幹嗎?”,江文走進張若寒的房間問道。

“我明天上午有比賽啊!”,張若寒一邊鋪着牀鋪,一邊回答道。

“是你說的那個銳步一對一吧!”

“恩,!”

“明天上午我陪你一起去吧!”江文非常怪異的笑着說,

“隨便,!”張若寒點了點頭,小云和江娜都要上課,自己正好沒人陪。

“我也要去!”張丹楓的耳朵真是夠尖的,站在他自己的房間中大喊了一句。

“也隨便!”張若寒回了一句!

“ok,那我也回去鋪牀睡覺了,”江文轉身跑走了,爲了明天的比賽,必需早睡才行,因爲出去租房子住的三位明日球星,可都是懶蟲,絕對的不睡夠鐘頭,堅決不起牀的大懶蟲!

……

*************************

“叮呤呤~~~~~~~~”

“叮呤呤~~~~~~~~~”

張若寒左枕邊的手機開始盡職的響了起來,這是張若寒昨晚睡覺前定的鬧鐘功能!

“恩!”張若寒眯眯糊糊的伸出右手,想去把手機給按掉,

“滴滴~~~~~”

突然,張若寒右枕邊又有一隻手機響了起來,大響!

接着就在張若寒的手停在空中左右爲難時,又是一隻手機響了起來,

‘嘀答嘀~~~‘

這是怎麼一回事?

眯眯糊糊中的張若寒覺得有點不對勁,便睜開了眼睛,爲什麼會有三隻手機的響聲!!

哦,對了!

張若寒腦筋一轉,稍微清醒了點,總算想起來,在昨晚睡覺前,自己把老三,和小文的手機都要了過來,就是怕今天起不來!

三支手機的合奏,果然不同反響!

猛的一個翻身,張若寒鑽出了被窩,向江文和張丹楓的房間跑去。連續練了兩次太極八卦連環掌後,總算是叫醒了兩個死守被窩的懶豬。

三人飛快的刷牙洗臉,草草的吃了一點麪包,穿好出場服後,奪門而出。

在站門口等汔車的時候,張若寒看了看身邊兩個穿得非常帥氣的男生,奇怪的問道:“你們老兩個穿出場服幹嗎!”

張若寒自己穿出場服去,是爲了在比賽時脫衣服方便。可這兩位帥哥又不打球,穿什麼出場服啊!。

“呵呵,穿這個較帥!”張丹楓和江文對視一眼,一齊笑着說。

“暈!”張若寒隨便的應了一聲,心裏堅決的認爲這兩人肯定有什麼事情在瞞着自己!

“車來了,快上車!”

三個身着統一出場服的帥哥,登上了138路汽車,向着市裏殺了過去! 百盛廣場位於合肥市黃金地帶淮河路步行街上,算得上是合肥一個比較有名的地方。

經常有明星籤售、品牌文化等各式活動、匯演在這裏輪番上演。

今天,百盛廣場上早早的堅立起六個挺拔的籃球架,因爲由銳步合肥總店舉行的一場,開業兩週年店慶街頭鬥牛比賽,既將在這裏火熱登場!

很多籃球愛好者聞風而來,在離比賽開始還有一個鐘頭之久,就順着銳步合肥總店擺在地下充當圍欄用的n張廣告牌,把百盛廣場上的整個活動場地,圍了個水泄不通。

很多的籃球愛好者,都是一邊興奮的等待着比賽開始,一邊不住地替自己惋惜,哎,自己真是有夠衰的,爲什麼銳步合肥總店店慶的那兩天,自己不去銳步店裏逛逛呢,如果去了,今天可不就是光看錶演了,不管最後怎樣,至少能上場秀一下自己的高超球技啊!

上午八點十分,銳步合肥總店的總經理黃威,開着一漂亮的白色跑車,來到了現場。

看着如此之多的圍觀的人羣,黃威樂了,自己這個兩週年店慶一對一斗牛比賽看來是非常成功的,肯定會大大提高銳步在整個合肥的品牌效益。

“黃總,你終於來了,這是比賽的參賽人員名單,兩天內共有157人報名參加。

”銳步合肥店此次一對一比賽的負責人楊尚議把一份名單遞向了黃威。

“小楊呀,這些全部有你來負責就行了,你辦事,我絕對放心!”黃威找了個藉口,他可不想關心有多少人蔘加比賽,他只關心如何以最小的付出獲得最大的回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