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川。

靈犀關。

魏重帶領著兩千多親衛逃至此處,便匆忙的檢查起關城守備是否完善。

相較於葭萌關,靈犀關作為雲、錦兩國的邊關就高大多了。

其城牆高達九丈,厚達十二丈。

關城也不小,最多可容納八萬人。

可惜,此番他先是在寧中府損失了一支萬人偏師,而後又在葭萌關損失近三萬將士,而今駐守這靈犀關的將士尚且不到四萬。

雖然還有幾萬隨軍民夫可用,但在魏重看來,想要守住靈犀關仍舊不易。

「可向蓉城送去了求援信?」檢查城防時,魏重向身旁偏將問道。

「送了。」偏將答道,「不過,除陽白關的三千守軍,國內距離我們最近的軍隊也駐紮在八十裡外,想要等到支援恐怕至少需要兩三日。」

魏重一聽,就深深皺起了眉頭。

此前,他帶著三萬人就自信能抵擋白仇十萬大軍三日。

可經歷過葭萌關慘敗,見識過雍軍的厲害后,即便會有四萬將士和幾萬民夫,他也不敢保證能守靈犀關三日了。

當然,這種心思他絕不會向下面的人表露出來,反而鎮定地點頭道:「無妨。求援只是以防萬一,這靈犀關地勢險要、城牆高大,四萬將士足以固守。

何況,先前白仇為了攻破葭萌關,折損了上萬人,攻城器械也損毀不少。

此番他即便是傾力來攻靈犀關,也未必有先前那般兇猛的攻勢了。」

跟在魏重身邊的偏將、裨將等軍中將領,原本因為魏重兵敗而綳著臉,神情緊張,此時聽了他這番話,果然神色都放鬆下來。

見此魏重又道:「不過,我們還是需要做好防守事宜——若白仇真敢攻打靈犀關,我們便叫他吃個大虧!」

「喏!」

···

半日後。

白仇率領著八萬大軍來到了靈犀關前。

站在望車上,他看著依山勢而建的靈犀關,不禁微微眯眼。

「靈犀關,天下十八大雄關之一,確實是險要。

若在往日,某縱使帶領十萬大軍,也未必能攻得破它。

不過,今日之後,它雄關之名便要除去了。

或者說,這天下十八大雄關,都再無意義。」

自言自語地說了這番話,白起便看向身後的軍陣。

那裡,隨軍工匠正在熟練地組裝著一台造型複雜且古怪的大型器械。 哈利波特熬魔葯放錯材料導致坩堝爆炸,一眾格蘭芬多連同斯內普被染成彩虹色。教授發了怒,鄧布利多請彩虹哈利去校長室喝茶,獅院的積分沙漏迅速下降低過赫夫帕夫。

傍晚斯萊特林的公共休息室笑聲不斷,氣氛堪比聖誕節前夕。

「彩色的波特,哈哈哈….」德拉科笑的肚子疼,倆跟班一旁陪笑。

潘西嫉妒的斜睨幾眼黛絲,指尖嵌進扶手內扣撓發泄心中的怨氣,除此之外她暫不能有別的行動。黛絲詭計多端不好對付,看她惡整波特的那幾下就知道了,潘西可不願意自己也變成一道彩虹。

「格蘭芬多挑釁斯萊特林是沒有好下場的,這只是剛開始。」

黛絲說罷一口咬掉巧克力蛙的腦袋,表情和動作彷彿是一條進餐中的小蛇,在場除了潘西覺得吃相難看,其他的人都認為很霸氣。尤其是達芙妮全程星星眼的看着黛絲,臉上覆著一層紅暈,身體幾乎要貼上去。不過也只是幾乎而已,格林格拉斯小姐理智的剎車,沒有做出使家族蒙羞的不雅舉動。

不知不覺黛絲已經吃完所有的巧克力蛙,德拉科清點完桌上空盒的數量立即用鄙夷的口吻問道:「你下一步會怎麼做?」

「保密。」黛絲拍拍肚子心滿意足的回房寫作業。

「對着我還要保密,哼…」

能幹又不太聽話的手下讓德拉科有些不滿意,但在第二天飛行課上目睹黛絲把哈利從掃帚上撞下去的瞬間,這些不滿意都煙消雲散,他甚至心裏產生一點懼怕。

霍琦夫人抱起昏迷的哈利前往聖芒戈,羅恩和朱蒂包括菲歐娜都跟了去,赫敏也想去,但必須先給哈利討個公道。

「你要為你愚蠢的行為負上責任!」

赫敏知道黛絲是故意撞人,同時也懷疑坩堝的材料是黛絲暗中做的手腳。

「你胡說什麼,是波特技術不好才會掉下來,大家說是不是?」黛絲睨一眼達芙妮暗示她快點附和自己。

達芙妮硬擠出一點笑,「是啊,是波特的問題。」說完很快就縮到其他人身後,這行為在赫敏和其他格蘭芬多眼裏分明就是心虛。

「斯萊特林的人真是卑鄙。」膽小的納威隆巴頓都忍不住出言譴責斯萊特林。

「隆巴頓,後退。」赫敏盯着開始擺弄魔杖的黛絲,完全不怕對方給她一擊惡咒。

「算了,我不想和你們這些頭腦簡單又愛疑神疑鬼的格蘭芬多辯解什麼,等波特醒來你們自己問問他為什麼會摔下來就一切清楚明白。」黛絲甩袍就走。

「你站住!」

其餘的斯萊特林在赫敏的叫聲中陸續離開。

「你不再是我的朋友。」赫敏望着黛絲的背影傷心的哭了。

哈利的傷勢沒有想像中那麼嚴重,腦袋和身體都沒有受傷,只是受到驚嚇和一點魔法衝擊人才陷入昏迷之中。

「魔法衝擊?是誰對波特先生施了魔法?」

霍琦夫人愣了幾秒立即詢問起陪同前來的幾個學生,發生事故時她不在,趕到時人已經昏倒在草坪上。

「我沒看見。」羅恩是真沒看見。

「哈利騎到半空差點撞到黛絲,哈利是為了避讓不慎摔下來的,我和朱蒂嘗試用漂浮咒救哈利,可惜我們無法控住好魔力所以才…」

菲歐娜描述起當時的情景,霍琦夫人邊聽邊留意兩個女孩的表情,隨後拍打兩人的肩膀用安慰的語氣說這次是意外你們已經儘力了你們做的非常好。

「我會給格蘭芬多加分的。」霍琦夫人說。

「還可以加分!」

羅恩瞬間樂成一朵喇叭花,完全忘記好朋友還在病床上躺着。

哈利波特捨身勇救斯萊特林學生的偉大事迹瞬間傳遍四大學院,翌日哈利走進大禮堂,除了斯萊特林學院外其他三大學院都報以熱烈掌聲歡迎英雄回歸。

小哈利全程懵逼,直到赫敏言辭簡練解釋了幾句才知道自己成為英雄了,這讓他尷尬不已。但聽說格蘭芬多因此加了一百分后,哈利立即忘記一切和級長快樂的乾杯慶賀。

「看她這下怎麼收場。」

潘西幸災樂禍腦補黛絲淚奔或惱羞成怒的場景,想到得意之處再掃一眼身旁的達芙妮,很快她就能收復失去的半壁江山重新獲得德拉科的信任。

「該死的波特運氣這麼好。」

德拉科氣哼哼的扭過頭,他現在內心特別矛盾,一方面看到哈利安全無恙的回來有種如釋重負感,另一方面又見不得哈利如此得意巴不得他這輩子就住在聖芒戈裏面。兩種矛盾的情感交織在一起,德拉科急於找個宣洩口,於是炮口對準了達芙妮小姐。

「昨天霍爾德爾和那個泥巴種對峙時你為什麼要躲起來?你是不是波特那邊的姦細?」

達芙妮被兩個跟班押進男生廁所內已經腿軟,在小馬少爺近似恐嚇加逼問的情況下直接哭了起來。

「你哭什麼?!」

德拉科厭動不動哭鼻子的小姑娘,預備再吼幾句,黛絲幽靈般的出現。

「雖然我們暫時結盟一起對付波特,但這並不表示馬爾福先生可以隨便動我的人。」

黛絲的語調異常溫和,溫和的讓德拉科頭皮發麻,尤其是他看到她掏出魔杖之後。

「我只是問一些小問題,你可以走了。」德拉科自找台階下,說完帶着跟班開溜。

達芙妮從潘西的隊伍中再一次叛變,看着達芙妮諂媚奉承著黛絲,真是恨不得給這兩面三刀的傢伙一記倒掛金鐘。

「這個可惡的格林格拉斯,我要讓她知道得罪帕金森家族的後果。」潘西憋著勁兒要給達芙妮一點厲害嘗嘗。

時間轉瞬很快到了聖誕節前一周,大部分巫師都回家過節。德拉科臨行前很鄭重的表態會寄宴會邀請函,然後婉轉的提醒黛絲參加宴會一定要準備些看起來高貴一點的禮服。

「這個當然,感謝馬爾福先生的邀請我們會準時到的。」

黛絲笑眯眯的謝過,德拉科以為黛絲說的我們是指她和達芙妮一起去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還有一點我要事先提醒你們,進了莊園如果沒有我陪着不要自己隨意走動,如果觸動魔法發生意外,我可救不了你們。」德拉科這個提醒算的上是掏心掏肺的。

「放心吧。」黛絲拍著胸脯保證。 猶豫了許久,源稚女決定還是上去看看,不過他當然不是光明正大的上去看,偷窺女生私生活絕對不是什麼光榮的事情。

如果一旦出現什麼意外,比如…

夏彌真的在洗澡,那源稚女二話不說,絕對很會很自覺地下樓。

源稚女沒有立刻上去,而是在樓下等了一會,他先是熄滅了自己房間里的燈,又將大廳里的燈滅掉,使得下面看上去是一片黑暗。

這樣做是因為一方面夏彌會認為源稚女已經熄燈睡覺,開始做她的事情,另一方面源稚女也好隱藏在黑暗之中,不容易暴露。

等待上面的燈光逐漸熄滅,僅剩下一點光源的時候,源稚女就蹲伏在樓梯口,他這個動作讓他看上去有點像是趴在戰壕里架槍的士兵。

他找了個機會,來到了二樓的花瓶旁,這裏有一扇窗帘,他身材標準,這裏又黑,隱藏在窗帘後面很難察覺得到。

窗帘的後面略微地鼓起,源稚女這裏是看不到夏彌的情況的,但是他可以聽到夏彌的聲音,如果一旦夏彌真的去浴室洗澡,源稚女立馬就溜。

這樣他也不算是玷污人家女孩子的清白。

夏彌從卧室裏面走出,周圍黑漆漆的,她的一雙眼眸在黑暗之中閃著光,四處環顧一下,發現沒什麼問題,步履輕盈地哼著歌,從陽台上拿過一塊大浴巾,笑嘻嘻地去了浴室。

很快,浴室裏面就傳來了水流歡快的聲音,裏面還夾雜着女孩輕輕地哼唱,她唱的好像是一首兒歌,專門用來哄孩子睡覺用的。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源稚女雖然不清楚為什麼夏彌唱這首歌,但她的確是在洗澡,看上去源稚女好像真的誤會了夏彌。

只不過,讓源稚女想不明白的是,她說的那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源稚女覺得他的推斷應該很正確啊。

夏彌應該是有什麼藏着掖着的事情沒告訴源稚女才對。

可現實卻狠狠地打着源稚女的臉,告訴源稚女,「你個採花大盜快下去,別在偷聽人家女孩子洗澡了!」

源稚女言而有信,他說過只要夏彌真的去洗澡,那他絕對不會做任何非禮的事情。

他慢慢地彈出一個頭,浴室里煙霧迷濛,門上有一層凹凸不平的磨砂玻璃,也看不清裏面到底是什麼情況。

源稚女躡手躡腳從窗帘後面走出,他走出幾步,一部手機的聲音忽然響起,源稚女嚇得立刻後退,撤回了窗帘後面。

夏彌聞聲從浴室裏面走出,根據聲音可以得知,她應該是赤裸著小腳從浴室里濕漉漉地走出來的。

那雙小巧玲瓏的小腳啪塔啪塔地走過源稚女所在的窗帘,兩人最近的距離甚至不足三米,夏彌只需要稍微抬頭就能注意到微微鼓起的窗帘。

源稚女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心臟狂跳不止,他只希望夏彌的視線能不要到處亂看。

夏彌從衣服里取出手機,看了看手機上的號碼,轉頭就離開了客廳,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聽到房門關上的聲音,源稚女擦了擦頭上冒出的冷汗,這種心虛的感覺真的太可怕了,他輕輕地喘了一口氣,決定慢慢地走下去。

他先是微微拉開窗帘,露出一隻眼睛,黑暗飄着浴室里流出的熱氣,透過房間的縫隙可以看到,夏彌的房間里此時亮着燈。

源稚女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在黑暗裏,他時刻注意着腳下,絕對不會做出那種踩到或者踢到什麼東西而發出聲音,他悄悄地摸到了樓梯口,正準備下去。

「我需要你拿到這份文件並交給,你別問裏面裝的是什麼,但我許諾你的錢一點都不會少!」

門內傳來了夏彌的聲音,此時她的聲音清冷,像是一個坐在王座的小女王,失去了平日裏的那種俏皮甜美,反而像是在發號施令。

源稚女雖然和夏彌也不是認識很久,但也從來沒聽夏彌用這種口氣說話。

「250萬美元,一分錢都不會少,相信我,你將文件交給我,貨款就會打到你的賬戶上!」

「250萬美元?」

源稚女震驚了,夏彌在那裏幹嘛,難道在發佈希么懸賞嗎?

她有什麼懸賞可以發佈,如果她有什麼難處,和源稚女說一聲,只要不違背他的底線,源稚女還是很樂意去幫她解決事端的。

可是,她一個窮女孩什麼時候有250萬美元了?

這件事情恐怕有蹊蹺,難道夏彌之前在眾人的面前一直都是偽裝着自己?

源稚女發現他的直覺沒有錯誤,所以他沒有第一時間離開這裏,而是貼在門的旁邊,偷偷地聽裏面傳出的聲音。

「什麼時間?」

「那就明天下午五點半吧,我去拿,但你要注意和小心,因為一定有人不會放過你和這份文件,所以我建議你請一些保鏢,你的這些保鏢一定要強,否則你會完蛋。」

「你說完蛋叫什麼意思?呵呵,當然就是表面意思咯!」

「就這樣,掛了,我還要回去洗澡。」

夏彌掛斷了電話,源稚女幽靈一般地重新潛伏到簾幕後面,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夏彌從房間內走出,她的目光微微側偏,露出了一絲笑容。

源稚女聽到浴室裏面流淌的水聲,又慢慢地探出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