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莉又說:其實於水的半個腦袋都被人削掉了,可是法醫初步鑑定,於水的死亡原因是窒息,腦袋被削掉了半個,是死亡之後的事,法醫在於水的脖子上,發現了被勒的青痕,這道痕跡裏有一些奇怪的圖案,經過檢查,這圖案,就是於水手裏花的花瓣。

這樣說來,於水準確的說,應該是被花纏繞死的?

什麼花會殺人啊?

再加上,死者是於明琪的堂弟,我越發的覺得這次韓莉交代我的事,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了。

我對韓莉說道:於水的屍體在哪兒?

“還在那個ktv裏面,警方已經牽了警戒線,封鎖了現場。”

“很好。”我直接抓起了警官證,喊了一聲:強強,老秦,幹活。

“走你。”秦殤吆喝了一嗓子。

我們三人,出了警察局,開上了我的小麪包車,去了“前衛時代”ktv。

這家ktv,裝修十分豪華,裏面的設備非常專業,我曾經跟着幾個演藝圈的老闆,來過這個ktv。

它的定位,和普通的量販ktv是完全不一樣的,更加類似於會所。

設備都是演唱級的設備,這裏的客人,要麼是一些明星的朋友,要麼是極其有錢的富二代,要麼是當地一些有頭有臉的地下勢力的頭頭。

總之,出現在這裏的客人,非富即貴。

我們三人,順着電梯,上了三樓。

剛剛出電梯,就有兩個警察模樣的人,擋住我們,說這兒已經被封鎖了,不準迎客。

我笑笑,亮出了警官證,說道:重案一組,正式接受這個案子,閒雜人等,可以離開了。

警察看了一眼我的證件,沒多說話,放我們三個人進去了。

到了封鎖線那兒,我再次開口:重案一組,已經正式接手了這件案子,閒雜人等,速速離開。

我不想讓這羣警察,見到秦殤和鄭子強的本事,所以上來就清場了。

在場的人有法醫,有記錄組,有勘測人員,聽我一說,都離開了,畢竟韓莉,也給他們下達了命令,我過來,只是執行命令的。

等清場之後,我拉開了警戒線,同時也拉開了裹屍布。

裹屍布一拉開,好傢伙,嚇了我一跳。

在我的腳邊,有半個人腦袋,人臉、人耳朵都在這半拉腦袋上。

這半拉人腦袋,躺在血泊裏面。

再看躺在地上的屍體,那人另外半拉腦袋紅的白的,慘不忍睹。

我仔細看了一眼他的脖子,脖子處,有一圈印記,印記中,確實帶着一些花瓣的圖案。

“這人死得蹊蹺啊。”我蹲下了身子,看了一眼旁邊用大號自封袋封好的鮮花。

我伸手,把鮮花袋子打開了,掏出了鮮花,聞了聞,花香很濃郁——就是這花,纏死了於明琪的堂弟於水嗎?

我看着花,花是很溫馨的花——康乃馨。

“唉!小李爺,不對勁。”在我身邊聞着血跡和屍體的秦殤,突然說道。

“咋了?”我回過頭,問秦殤。

秦殤的耳朵動了動:我聽到了聲音。

“哪兒的聲音?”

“花裏面的聲音。”秦殤的耳朵再次動了動:聽得不是很清晰。

我聽了秦殤的話,連忙把耳朵湊在花上。

秦殤的耳朵比我的耳朵靈敏,不過現在我湊得近,聽到了花裏面確實有聲音。

奇怪吧,能說話的花。

我仔細的聽了一陣,算是聽清楚“花兒”說的話。

它說得很輕很輕,說的內容是:萬惡淫爲首,色字頭上一把刀。

一朵花說這話什麼意思?嫌人太色?

我一瞬間想起來了,於明琪是一個色鬼,每天晚上都要睡不同女人的色鬼。

於水是於明琪的堂弟,經常出入這種ktv的,說不好色,不太可能。

這花,難道是因爲於水太過於好色,所以殺了於水的?

我感覺有些不可思議,扭頭對鄭子強說道:強強,灌血眼看一看,這裏的蛛絲馬跡。

“不一定用灌血眼。”鄭子強對我說:其實ktv不管是包間還是走廊裏面,都有攝像頭,找他們要監控資料,不就好了麼?

“也是。”我點點頭。

其實很多ktv,不管是包間還是走廊,都會裝攝像頭。

如果說走廊裏面裝攝像頭,情有可原,爲什麼包間也會裝?這樣豈不是會葬送客人的隱私嗎?

其實一般的ktv,涉及不到客人的隱私,因爲很多包間裏面,都裝有人孔的,服務員站在門口,時不時的往裏面瞄上一眼,防止客人跑單——不交錢就溜了。

烙情:總裁的替身妻 而在ktv裝攝像頭的目的,就是爲了防止某些別有用心的客人,聚衆賭博,吸毒什麼的,畢竟這些東西,一旦被警察突擊檢查到,這個ktv都會面臨整頓的懲罰。

一旦有客人真的在ktv裏吸毒或者賭博,老闆都會出面,暗中找人給那些癮君子和賭博客帶話,讓他們下次不要再來ktv了。

當然,這種攝像頭,確實有時候會侵犯一些客人的隱私。

我曾經和一位ktv老闆吃過飯,他就跟我吐槽過兩件事。

總裁的妻子 第一件事是個大概的吐槽,意思是有些學生,經常把ktv當成酒店包間,進去就開始辦房事,願意很簡單,ktv經常會做活動,包下午的時間段,超便宜。

很多荷爾蒙分泌過多的學生,會在裏面辦事,關於這個,他的攝像頭,拍到過不少,不過他都是拍到了就刪掉,畢竟惹出麻煩也不是小事。

第二件事就比較具體了,那ktv老闆說,有天下午,一對學生情侶,在ktv的包間辦事。

期間,那倆學生情侶辦房事的時候,沒注意到麥克風就在他們的頭邊。

那女學生忘情叫.牀的時候,那浪喊的聲音,整個ktv都聽得見,畢竟她這聲音,太過於異類了,搞得不少看熱鬧的,都站在走廊裏面聽。

那老闆有點鬱悶,讓人進去喊?不合適?裏面正辦事呢,光着身子在,闖進去太尷尬。

最後,老闆沒辦法,只能把那個包廂的電,徹底給斷掉了。

這就是ktv裏半公開的祕密。

當然,還有一些ktv的攝像頭,主要是用來威脅。

前一段時間,很多明星都被羣衆舉報,說他們聚衆吸毒啊,嫖娼啊什麼的,真是羣衆舉報的?其實是那些ktv或者會所舉報的。

一吻定情:降服惡魔老公 他們有錄像,清清楚楚的知道每一位明星在娛樂場所裏面到底幹什麼在。

一旦有一些大人物,想辦某個明星,直接找到ktv或者會所老闆,直接要錄像,或者在那些明星犯事的時候,打電話給公安局來抓人。

百試不爽。

總之,明星是千萬不能得罪人,不然屁股不乾淨的,真的很容易蹲局子裏去喝茶。

說到了錄像,我決定去找這家ktv的老闆,要監控錄像。

我、秦殤、鄭子強三個人,找到了老闆,亮出了重案組的警官證,那老闆立馬慫了,直接帶我們到了他的辦公室。

整個ktv的攝像頭,只有老闆一人掌控,不然人多嘴雜,傳出去了,生意基本上不好做了。

到了辦公室,老闆從帶鎖的文件夾裏面,找出了“於水”死去時間段的走廊錄像,讓我們自己看,他先告辭了。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學霸 我們三個人在屋子裏,看着電腦的監控錄像。

監控的攝像頭,正好在於水死亡地點的正上方,一切,都看得十分清晰。

錄像裏,於水從門裏,走了出來。

一個順風快遞員,遞給了於水一束康乃馨。

於水當時還跟快遞員吐槽,說這是哪個煞筆送的話,只有送給母親才送康乃馨呢。

快遞員靦腆的笑了笑,等於水簽完了單子,就離開了。

於水抓着花,看了一眼,準備直接進包間。

突然,整個走廊裏,傳出“嗡”的一陣聲音。

聲音很低沉,同時也很刺耳。

於水到處張望了一眼,沒瞧出什麼,鬆了一口氣,就在這時,走廊裏的喇叭,傳出了一陣聲音:萬惡淫爲首,色字頭上一把刀。

於水聽到了這聲音,明顯慌神了,我想,他一定是心虛了,他知道“萬惡淫爲首”裏面蘊藏了什麼祕密,他當即就要把花丟掉。

他一甩手,花像是黏在了他的手上一樣。

他甩了好幾下,沒甩掉,最後,他直接端詳了康乃馨一眼。

康乃馨上,猛的出現了一張臉,一張女人的臉。

女人的表情,很麻木,嘻嘻的笑了起來。

“嫂子,怎麼是你,嫂子……不是我害的你啊。”於水見到了那張臉,頓時開始胡言亂語。

緊接着,我就看到,鬼臉笑了。

一種邪魅的笑。

那鬼臉的嘴動着,反反覆覆的說着一句話:萬惡淫爲首,色字頭上一把刀。

於水此時已經十分驚恐了。

更驚恐的,還在後面。

那康乃馨的花蕊裏,突然伸出了一隻手——人手。

一直頎長的人手,從康乃馨的花蕊裏面鑽了出來,像一條蛇一樣,抓向了於水。 一直頎長的人手,從康乃馨的花蕊裏面鑽了出來,像一條蛇一樣,抓向了於水。

於水的頭往後面縮,想躲開那隻從花蕊裏面鑽出來的鬼手。

豈料,那鬼手伸得老長,直接在於水的脖子上面,繫了一圈。

那鬼手無骨的小臂上,有着許許多多康乃馨的花瓣,這也是爲什麼於水的脖子上,會有康乃馨花瓣印記的原因。

那鬼手,纏住了於水的脖子之後,狠狠箍住。

於水的臉,頓時憋得通紅。

漸漸的,臉色由通紅變得發紫,發紫變得烏黑。

兩三分鐘過去後,於水斷氣了。

“嘻嘻嘻。”那康乃馨上的鬼臉,笑着說:萬惡淫爲首,色字頭上一把刀!

說完,那康乃馨鑽出去的鬼手,一下子抓住了於水的面門,用力兇狠的一抓。

噗噗嗤。

那於水的腦袋的前面半拉,直接被扯了下來。

一些因爲缺乏氧氣而凝固的紫色血液,頓時噴薄了出來。

鬼手將那半個腦袋,扔到了地上,尖叫了一聲後,縮回了康乃馨的花蕊裏面。

整個幽深的走廊裏,就回蕩這一句話——萬惡淫爲首,色字頭上一把刀。

我看完了整個錄像,感覺背脊骨有些發涼。

發涼的原因,不光是這隻鬼手殺人的方式,極其兇殘,殺了人,還要鞭屍,扯下了那人的半拉腦袋。

更重要的是……現在那束有鬼手的康乃馨,還抓在我的手裏呢。

我聽康乃馨能說話,所以抓在手上,想仔細查查,看這康乃馨,到底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結果,結果……我剛纔應該把康乃馨給扔掉的。

我連忙低着頭,去看還抓在我右手上的康乃馨。

這一低頭,我看到康乃馨上的鬼臉,衝我笑。

那笑的模樣,十分滲人。

“嘻嘻嘻嘻。”

我天,這鬼臉,什麼時候出現的?

我不光看到這張鬼臉在康乃馨上出現了,還看到了鬼手。

此時鬼手伸得頎長無比,在我、鄭子強、秦殤的脖子上面,一人纏了一圈。

要說我們三個人,看監控錄像看得實在太投入了,秦殤雖然是個瞎子,但他一直都在很仔細的聽監控錄像。

萬萬沒想到,鬼手竟然偷襲了我們。

我們三個人的脖子上,纏住了鬼手,只要鬼手稍稍一拉緊,我們就是“於水”的下場,被活活纏死。

關鍵時刻,我咳嗽了一身,呵斥那朵妖豔的康乃馨,罵道:哪兒來的山精野怪,在這裏胡亂禍害人?

“我不禍害無辜的人,我只禍害好色的人。”康乃馨上的鬼臉,冷笑着說。

我對康乃馨說我們三個沒一個好色的。

康乃馨上的鬼臉,嘻嘻嘻的笑了起來,她那隻鬼手掌,在我的臉上抓了一下。

我生怕她把我的半個腦袋給扯下來啊。

不過,她明顯沒用力,鬼手從我的臉上拿開,接着又拿着巴掌,在鄭子強和秦殤的臉上,分別抓了一下。

然後,再次鬆開。

她抓過了後,說:檢查過了,你們三個人,都不是好色的人,我放了你們。

說完,鬼手悠悠的退回到了康乃馨裏。

鬼臉對我,帶着歉意的笑了笑。

我連忙問鬼臉:你不是故意害人的,有什麼事情,跟我說,我是,爲冤魂伸冤,是我的分內之事,你不要在害無辜的人了。

“我從來不害無辜的人,我只害色鬼,嘻嘻嘻。”

鬼臉和鬼手,同時消失。

鄭子強扶正了古琴,對着康乃馨就是一琴絃。

鋒利的琴絃,把康乃馨切割成了兩半,可是,根本沒有那鬼魂的蹤跡。

鄭子強還要動手的,我卻把鄭子強給拉住了,說:強強,別莽撞,這女鬼,不是兇魂。

不是每一隻殺人的鬼魂,都叫兇魂。

有些鬼魂,只是爲了報仇雪恨,只要是冤有頭債有主的殺人,在陰行裏,都是可以接受的。

這叫因果。

“他殺的人,似乎是有目的的殺人。”我對鄭子強說。

如果這女鬼,見人就殺,剛纔我們三個,估計就沒命了。

我對鄭子強說:這個女鬼,我還認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