類似於李更新經歷過的地下賭場,這些富翁們非但不少玩,還都是資深玩家。

畢竟,當一個人在物質達到某種境界後,會追求精神上的刺激,任意處決生命,變成了他們消遣方式之一。

女人緊張的點着頭:“是…是…”

蠍子忽然伸出手,把女人嚇的立刻抱頭下蹲。

蠍子跳下桌子,摸了摸女人的頭髮,微笑着說:“你的回答很誠實,我自然不會殺你,這,就是我要定給你們的規則。”

“現在,我是你們的主人,你們全要聽我的話,否則,我不敢保證你們的生命安全。”

“是不是有些諷刺?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富人們,現在,竟然被我這個瘋子踩在腳下?那麼…咱們再來玩下一個項目,全部…”

“跪下!”

蠍子舉起來UZI,把槍口對準了人羣。

其餘四個人,也紛紛拿起了槍。

瞬間,有大批人毫不猶豫的照辦。

但還有幾個人在發愣,不知道如何是好。

“噠噠噠。”


槍聲響起,立刻倒下去一大片沒有下跪的人,其餘人因爲恐懼,紛紛跪下並且抱着腦袋。

蠍子嘴角上揚,露出了絲得意的笑容,畢竟,在死亡面前,沒有人是不懼怕的,尤其這些富人,他看透了。

跪下去的,不僅是他們的肉體,還有他們卑賤的靈魂。

可是…

無意間,他看到人羣中,還筆挺的站着一個人。

那個人,也正在看着他,四目對視,在他的目光中,沒有半點恐懼,有的,只是無盡的寒冷。

蠍子愣了下,一步一步走過去,把UZI舉起,放在那個人的眉心,笑着說:“兄弟,你大概耳朵不好使吧?我要你跪下。”

李更新的眼神中,依舊看不到半點慌張,驚恐。

平靜如水。

“我只會倒,不會跪。”

李更新冰冷的說道。

蠍子頗感意外,他冷笑了聲,拉上槍栓。

“信不信我打爆你的頭。” 即便被蠍子用槍抵住腦袋,隨時都有nao漿飛濺的危險,也沒有從李更新臉上,看出絲毫懼怕的神色。

蠍子有些吃驚,他用力頂了頂李更新的眉心,冰冷的槍口在皮膚表面,按出了一個紅色的印跡。

“跪下。”

“否則,我打爆你的頭。”

蠍子語氣冰冷,帶着濃濃的殺意。

換作普通人,八成會因爲害怕而求饒,甚至卑賤的遵從。

但是。

李更新不會。

因爲死亡對大多數人來講,是件很恐怖的事情,可對於他來講,只是一個過程。

剛纔的混亂中,死掉了許多富翁,而張世豪,極有可能已經喪命,李更新快速掃了下‘蠍子’‘蜈蚣’‘毒蛇’‘蟾蜍’‘壁虎’五個人,努力把他們與名字對號入座。

服務生打扮,關住屋門,率先開槍殺人的是‘蜈蚣’記下他的樣貌後,李更新暗自思襯,得出了一個結論。

這次計劃中,蜈蚣關門,射殺富翁,是開始的信號。

之後,是東北方位,手持uzi跳出來的‘蠍子’他距離蜈蚣不遠,在計劃中應該擔任着爲避免屋子隔音發生意外,驚動保安,控制音樂團隊的作用。

在確定槍聲被隱蔽後,餘下的三個人會共同行動,他們分別是‘毒蛇’‘蟾蜍’‘壁虎’在計劃中,應該是承擔着協助控制局面的作用。

理清這個思路,李更新心裏已經萌生了一個計劃。


“我他媽在和你說話呢!聽到沒?跪下!”

堅硬的槍口戳動眉心,疼痛傳來,把李更新從意識中拉回現實。

面前,蠍子正猙獰的看着他,手腕用力,不停的用槍去頂李更新的額頭,嘴巴里罵罵咧咧。

李更新沒有任何表情。

“我不喜歡重複。”

同樣的冰冷,同樣的含有殺意!

除蠍子外,其餘四個人也有些吃驚,畢竟此刻陷入被動局面的可是李更新,但爲什麼,他們感覺不出他一點點的恐懼?

平日裏,他們也看諜戰片,抗日劇,裏面的英雄被抓後,無論怎樣都不會屈服,認輸,都會保持着不懼死亡的態度!

但他們始終認爲,那只是影視作品,當一個人真正面臨生命威脅時,即便他很勇敢,也要露出些膽怯。

這是本能!

哪怕只是短暫的膽怯!

可是,在李更新眼神中,他們根本看不到這種東西,那雙眼眸,冰冷無比,宛如沒有任何感情的機器。

蠍子冷笑了聲:“嘴巴還挺硬,你是覺得我不敢殺你嗎?”

蠍子把UZI放在身側,扣動扳機,隨着‘塔塔塔’的聲響,立刻倒下了七八個富翁,血流滿地。

驚恐的尖叫聲此起彼伏。

蠍子露出了絲陰險的笑容,他把UZI對準李更新的腦袋,嘲諷的說:“大英雄,殺人對我來講,真的很平常,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跪下。”

蠍子收起笑容,嚴肅的說道。

明明只要扣動扳機,就可以結果他的性命,明明他應該很害怕自己,言聽計從纔對,可爲什麼…

這個男人會如此的無所謂?

他莫非…是個瘋子不成?

李更新擡起眼睛,冷冷的盯着蠍子,宛如看透了他的內心,講出一番令他更加驚訝的話。

“自以爲能夠掌控一切,其實,你什麼都不是。”

李更新指了下UZI,繼續開口。

“尊嚴,不允許我下跪。”

“而且,我最討厭別人用槍指着我的腦袋,你現在的行爲令我很生氣,我給你三分鐘,如果你不跪下來認錯,我保證…”

“你會死的很慘。”

李更新嘴角上揚,露出了絲詭異的笑容,似乎現在被用槍指着的不是他,而是對面的蠍子!

他的氣場,已經開始蓋過蠍子!

蠍子瞳孔緊縮,心跳不自覺加快。

可是,他不明白自己爲什麼拿槍頂着對方腦袋,還會有這種迴應?真是奇怪!

蠍子深吸口氣,盡力保持着鎮靜,道:“真有意思,你似乎有些分不清現在的局勢,不知道槍口正對着誰。”

蠍子話音剛落,其餘四個人配合着大笑起來。

李更新沒有理會,而是伸出一根手指。


“快過去一分鐘了,你還有兩分多鐘的時間。”

那種發自肺腑,源自內心深處,通過眼神表露出來的自信,絕對不是僞裝的!

而且,他的認真態度,並不像是在開一個無厘頭的玩笑!

莫非他還有什麼隱藏着的底牌?

但是…

在被槍指着腦袋,在蠍子輕微扣動扳機,就可以結果他性命的情況下,任何底牌,都顯得那般蒼白!

“你他媽的在嚇我?”

“嗯?”

“你以爲你是誰?你不過是一個我可以隨意殺死的螻蟻罷了!草!”

蠍子情緒激動起來,臉色發紅,用力戳了幾下李更新的眉心。

“給我三分鐘?好,你有種,我也給你五秒鐘,如果你不下跪,我會有辦法折磨你,讓你跪下!”

蠍子擡起左手,伸出五根手指,開始了計時。

“五。”

“四。”

“三。”

每念一聲,都收回一根手指。


從始至終,李更新的眼眸都沒有絲毫漣漪。

“二。”

蠍子瞳孔變冷,他明白,必須要做點什麼了!

“一。”

“塔塔塔!”

蠍子猛然把UZI對準了李更新的大腿,連開三槍。

噴涌的鮮血立刻染紅了李更新的褲子,慣性作用下,他的身體下沉,單膝着地,用手扶住了地面。

看着單膝下跪的李更新,蠍子哈哈大笑,頗具嘲諷的說:“不是很牛逼嗎?這不是很快學會了呢?”

蠍子看向其餘四個人,大笑道:“不得不說,這兄弟學的還挺快,比較有下跪的天賦呢。”


“哈哈哈,蠍子說的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