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琳當然是不會答應,安軒卻例舉許多我失敗後的各種情形。安軒說得不錯,我一旦失敗,將元氣大傷。在三五年裏,一定會受到孫陳聯盟,甚至其他企業的碾壓。如此一來,衆誠集團面臨破產的時日便不遠了。

顧琳問安軒爲什麼如此毒辣,安軒說出了一個極爲牽強了理由。他不愛金錢,只愛美女。安軒之所以這麼做,只是爲了得到顧琳。安軒還跟顧琳說了另外一件事情,如果她不答應。安軒將會和謝染重歸於好。

其目的便是想讓李凱跟衆誠集團反目,給衆誠集團的競標製造阻礙。顧琳最終答應了安軒的所有無理要求,於是便有了今日在會展中心的會議室裏,安軒那不可一世的一幕。


我聽得是義憤填膺,安軒用衆誠集團的興衰來要挾顧琳。我堂堂男兒,豈會爲一番事業而賠上心愛的女人一生的幸福…… (新書上架,求訂閱,求推薦收藏支持,非常感謝,謝謝)

葉落已經一眼就認出了那個東西赫然就是龍鳥。

閃婚總裁強勢寵

葉落暗暗高興,龍鳥等會碰到了齊雲飛,恐怕結果會很精彩。


不過現在自己的結局就不怎麼精彩了,渾身的武力全無,在這樣的環境裡面,可以說是危險之極。

如果被其中的考核弟子看到自己的樣子,可不會放過自己。

齊雲飛回過神來想通的時候,恐怕龍鳥已經追了上去。

葉落感知了一下身上的武力,那真的是被消弱的很厲害,連身上的武道經脈都枯萎的小了很多。

黑色的心臟還在撲通撲通的跳動著,一下一下如同是嗜血的魔獸在呼吸一般,葉落從心臟變化為黑色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這個心臟已經不屬於自己了。

黑色心臟繼續吞噬,很快葉落身邊的全部黑色氣息都被吞噬了,露出了葉落的臉龐,連帶葉落臉上的黑色氣息都被吸收殆盡。

直到這時,黑色心臟才開始停止了吸收。

葉落皺眉,現在自己的狀態不是很好,單單靠血狼和黑仔,恐怕遇到幾個厲害的武師就會束手無策了,那才是真的麻煩。

血狼凄慘的來到葉落的身邊,渾身的血色氣息瀰漫。

「沒事!等你突破到了四級妖獸,到時候在報仇也不晚。」葉落輕輕摸著血狼的頭。

「嗚」血狼發出一聲輕呼。彷彿在回應葉落一般。

葉落從地上站起,突然葉落臉色一變。

女配逆襲系統[快穿]

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武力。如同洪流一般從黑色的心臟裡面湧出,這股武力帶著點黑色的氣息。赫然是齊雲飛的上古魔武力。

齊雲飛釋放出來的黑暗空間裡面蘊含的大多是齊雲飛自身的強大武力源泉,而那股魔武力裡面奇異黑色氣息都已經被黑色心臟吸收掉了,不知道是拿來強化自身還是怎麼了,此刻武力竟然再次出現在葉落的體內。

那這股的武力要麼就是黑色心臟反而不需要的,現在就從內部排除了出來。

葉落不知道為什麼?不過臉上還是一喜。

自己武道經脈如同乾枯的土地遇到了雨水,不知疲憊的開始了瘋狂的吸收。

而這瘋狂的勢頭比起葉落運轉雲天心法還要恐怖。

感覺了一下這武力的來源,還有其蘊含的氣息。

葉落又皺起了眉頭,這不是自己的武力氣息,自己的武力氣息自己能夠感覺出來。而現在的這股武力氣息和齊雲飛的感覺很像。

葉落想起齊雲飛每次的戰技使用出來的武力都和這股武力不外如二。

葉落腦袋靈光一閃,難道這就是齊雲飛的武力。

也是自己的心臟不僅吞噬的是黑色氣息,連帶齊雲飛用來布置的黑色空間都被自己破了。

想不明白的是為什麼這股武力自己心臟不要,反而拿來反哺自己。

「難道他也知道他的宿主現在很脆弱,需要強化一下。」葉落自我打趣。

黑色武力滾滾,葉落也等到自己的經脈吞噬的差不多以後,開始運轉雲天心法再次開始修鍊起來。

一修鍊葉落才明白這武力差不多有多少。

足夠自己再次修鍊到武士後期的地步,甚至更近一步也有可能。


想到可能葉落的目光更加的火熱,運轉的速度也如同瘋了牛一般。拉都拉不住。

葉落閉上眼睛,身邊的血狼和黑仔也知道葉落是在關鍵時候,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四周,深怕有人出來對葉落不利。

而葉落自己就全部的精神都放到修鍊的狀態中。

時間流逝。葉落身上一股強大的氣息散發出來。那股強大的氣息吹的四處的雜草亂飛,空氣中的元素都蕩漾了起來。

彷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就在之時葉落的身上一股強大的武力激射出來。彷彿突破了什麼瓶頸一般。


「武士圓滿。」葉落閉著眼睛,輕輕的開口。

「還不夠!還有可能更近一步。」彷彿葉落是在為自己打氣一般。感覺了一下身上的殘存的武力,還有從黑色心臟流出的武力已經越來越少了了。葉落打算一鼓作氣,搏一搏。

「武師。」這是葉落的目標。

只要能夠突破到了武師,那麼葉落就徹底的進入武修的第一梯度,武力在也不會是葉落的短缺。

到那時候的葉落,是強大的。

武士圓滿,三十六條的武道筋脈已經如同一條繩子一般,牢牢的凝聚在一起,連接起來以後不管是傳輸能力,還是承受能力都比以前不可同日而語。

而葉落需要做的是在這三十六條的武道筋脈的身上再次強化。

用武力一次一次的錘鍊和鍛造這三十六條的武道筋脈,直到這三十六條的武道筋脈能夠強化到比現在還強一倍的地步,那時候的就是邁入武師境界的時候。

有了方向,葉落開始吸收起來殘存的武力,這股武力比起葉落以前吸收的武力質量上高了許多,可能會高半個層次左右,雖然不如自己心臟裡面吐出來的黑色陰暗之力,不過也算不錯了。

要知道一份的從黑色心臟裡面吐出的武力就相當於葉落以前一份半。

而在強化葉落的武道經脈的時候,這多了半個層次就讓葉落輕鬆了許多。

不單單的強化的量不需要那麼多,而且強化也是有危險的,就如同做手術一般,一個是拿大刀做手術,一個是拿精密的手術刀做。

其中難易程度,和危險程度,一眼就看的出來。

這也是上古時候強者如雲的原因,那時候的能量估計比現在都高了好幾個級別。

如果齊雲飛真的繼承的是上古時候的傳承的話,那麼他的能量還有升級的可能。

到時候的齊雲飛也會更加的可怕。

葉落很快就把身上殘存的武力都用來強化武道經脈了,然後目光炯炯的看著自己的心臟。

此刻黑色心臟就變成了葉落的衣食父母一般,而且還關係這葉落的生命安全。

突破可沒那麼簡單,如果強化不夠,等一下武力一轉,經脈就率先破裂,到時候葉落就危險了。

葉落的心臟變化過後如同無底洞般,武力還在流出。

不過葉落的眉頭皺起,以這個速度下去,可能真的不夠自己突破的量了。

「該怎麼辦?」(未完待續。。) “顧琳,你爲什麼這麼傻?安軒他是在利用你呀!即使你答應了他,他依然還是會跟我決裂的。你千萬不要讓安軒的當啊!你讓我情以何堪?”我此刻已經是羞愧難當,顧琳之所以委曲求全,全都是爲了衆誠集團競標成功。

“周然,你爲了衆誠集團,嘔心瀝血。我爲你做一點犧牲也是應該的,我不後悔,真的。”顧琳流着淚水,憂傷的說道。

“不行,你馬上跟我回我大爹那裏去。即使衆誠集團沒有競標失敗了,我也絕不會犧牲你的幸福。安軒那裏,我自會有應對的辦法。”我大聲吼道,艾麗從外面進來,見我這個模樣,連忙勸道。

“周然,有話不能好好說?發這麼大的火有用嗎?顧琳也是爲了衆誠集團好,你也要體諒她的苦心。”

“艾麗,我即使拿不下拆遷項目,也絕不會用顧琳的幸福做賭具。你跟周海濤打一個電話,讓他把顧琳送出去。還有,跟我聯繫到謝染。這件事情,跟謝染有最大的關係。”此刻的我幾乎是暴跳如雷,艾麗一絲也不敢耽擱,馬上就去給周海濤打電話了。

周海濤在天黑之前,將顧琳送走了。謝染的電話卻已經關機,艾麗聯繫不到她。我和艾麗兩個人在包間裏等着安軒和葉凱麗以及於子龍醒來。

安軒只當自己真的喝醉了,出來便開始找顧琳。我冷冷的看着安軒,並不打算退卻半步。

“安軒,我把顧琳送走了。你如果想退出合作,悉聽尊便。不過,即使衆誠集團少了你和於子龍,我一樣會跟孫陳聯盟競爭倒底了。”我看着安軒,若不是艾麗勸解,我真想將安軒狠狠的揍一頓。

“周然,既然你做初一,就別怨我做十五了。告訴你,我跟孫少私下裏早有協議了。我就等着你這句話出口。孫少答應我二分之一的份額,比我在你衆誠集團吃殘羹剩飯不知強過多少倍。於總,我們走!”安軒並沒有打算跟我和解,他和於子龍二人氣氛的離開了火鳳凰。

而今便只剩下我和葉凱麗二人了,葉凱麗顯然被突如其變的情形驚住了。艾麗卻顯得很鎮定,將王欣然請到了火鳳凰。

王欣然顯得很憔悴,她對安軒付出了真愛。卻沒有想到,安軒只是逢場作戲,根本就沒有當真。

“王姐,天下好男人好的是,你又何苦爲一個負心人傷神呢?”艾麗好言勸慰着王欣然。

“是啊!欣然,你應該感到幸運纔是。我後悔沒有聽安然和安泰的話,以至於上了安軒的當。我前前後後已經投入了一百個億了,工程若不能拿下,萬盛地產將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錢財倒底還是身外之物,所以我並不是很惋惜。我只是後悔我不該相信安軒,他居然是這麼一個忘恩負義的小人。”葉凱麗嘆了一大口氣,似乎已經接受了這個現實。

“你們哪裏知道?我之前也有一段短暫的感情,後來也是因爲那個人用情不專。最後才分了手,一直過了十年,我以爲我遇到真愛了。哪知道安軒自始至終都是在利用我,這輩子恐怕不會再找男人了。”王欣然苦笑了一下,氣色也好了許多。

“王姐,我跟你物色了一個人。只要你願意,我吃點虧也無所謂了。他不但身家不菲,而且還是一個癡情的男人,如果你願意,我就跟你做個大媒。”艾麗笑着安慰王欣然。

“你就別取笑我了,我早已是殘花敗柳,哪有男人會喜歡?”王欣然雖然如此說來,其實她已經心動了。我當然知道艾麗所說的男人是誰,那便是亞泰風投的董事長詹姆。

“王姐,艾麗可沒有取笑你。我也探過他的口風,他對你的印象極好。你們二人若真的走到一起,可謂是珠聯璧合,才子佳人了。”我笑着附和道,此刻居然把安軒帶來的不快拋到了腦後。

王欣然知道我和艾麗所指的人是詹姆時,沒有反對,也沒有答應。或者,她就是一個受傷的女人。剛剛失去了一段戀情,心裏對男人早已充滿了恐懼感。

美女總裁的超品兵王 ,我們將話題納入了正題。明天是競標的最後一輪決賽,安軒和於子龍的中途退出,給衆誠集團會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

王欣然是投資這方面的能人,她給我們提出了無數個我們可能要面臨的困難。目前的困難,似乎還不是資金,而是資質的問題。衆誠集團單方面的註冊資金遠遠無法達到拆遷項目評審團的要求。當初極力拉安軒和於子龍加盟,便是爲了解決這一難題。

萬盛地產和亞泰風投終究不是本土企業,蓉城招商方有一種地方保護主義。所以即使二家企業資金再怎麼雄厚,也不能佔據總投資的百分之五十的投入。即便如此,另外的百分之五十,對於衆誠集團也是一道致命的硬傷。

正因爲安軒也知道其中利害的關係,所以臨到最關鍵的時候才翹起了辮子。

“難道就這麼敗了嗎?”我有些茫然,若論打仗,我是一把手。但對於投資理財,永遠只是一個門外漢。

“周然,你忘了我之前跟你聯繫了幾家企業。他們的賬上雖然沒有多少錢,但註冊資金還是相當有高度的。我們不妨將他們請來,只要他們的資質,讓他們白白撿一份便宜,他們有何樂而不爲呢?”艾麗的眼裏閃爍着智慧的光芒,她的提議,立刻得到了王欣然和葉凱麗的讚許。

事不宜遲,我擔心夜長夢多。乾脆當即便和那幾家企業的老總打了電話,之後一個小時不到,便來了五位老總。

這天上掉餡餅的事情,誰不喜歡?當即,衆誠集團和幾位老總簽下了合同。我爲了萬無一失,跟詹姆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裏,我提出了追加資金的事情。詹姆滿口應承了下來。我順便提了一下王欣然的事情,詹姆在電話裏對王欣然更是讚賞了一番,言語中充滿了仰慕之意。

末了,詹姆告訴我,他明天儘量會趕回來,如果實在沒有趕回來。他會跟女兒詹妮打電話,讓詹妮全權代理亞泰風投…… (新書上架,求訂閱,求推薦收藏支持,非常感謝,謝謝)

葉落此刻很懊惱,自己還是太大意了。

以為能夠突破到武士圓滿就自以為是,現在到了一個不上不下的地步。

關鍵是葉落被刺激了,龍鳥如同一個無敵的對手一般,豎立在他的前面,而且最關鍵的是還有一個陰森的目光盯上了他。

現在就開始要設計陷害他,以後還不知道會出什麼招。

所以葉落想要儘快的獲得更多的實力。

「趙乾坤。」葉落一咬牙。如同有了動力一般。

整個腦袋都空蕩蕩的,不在理會突破和突破不了問題,靜靜的沉寂自己的心裏面。

而剛剛這種狀態就符合了一個突破者的心態,如果太急近功利反而會傷了自己。

等到葉落在睜開眼睛的時候,心裏面撫平了,如同一個盤觀者的心態看著自己身體裡面的變化。

強化過的筋脈只有六條,剩下的經脈都是還沒有強化的,不過葉落身體裡面的武力已經不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