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藏鋒默然無語,殺氣騰騰的朝蘇傾城靠近着。

等到蘇傾城已經退無可退時,顧藏鋒雙眼微微一眯,高高的揚起了自己手中的狼牙。

蘇傾城雖然不甘心,但是知道憑藉顧藏鋒的能力,別說自己被綁了,就算自己沒有被綁也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唉……”

蘇傾城重重的嘆了口氣,縱使心中有再多的不甘,這一刻蘇傾城也只能認命般的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藏鋒……殺了我……以後不要自責和內疚……好好活下去……”

蘇傾城緊閉着自己的眸子,眼角滑落出兩道晶瑩的淚痕。

顧藏鋒高舉着的右手在這一刻停了下來,此時的顧藏鋒忽然感覺自己的體內似乎有什麼東西爆.炸了,爆.炸所產生的能量不斷衝擊着自己的大腦。

“嘭”

顧藏鋒在和王通一行人激戰的時候早就已經透支了自己的體力,這一刻,顧藏鋒再也頂不住了,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藏鋒!藏鋒!”

蘇傾城睜開雙眼,此時也顧不上什麼危險了,縱身一躍趴在了顧藏鋒身邊痛哭起來。

倒在地上的顧藏鋒無力的睜開了自己的雙眼,此時顧藏鋒的兩個眸子已經歸於正常,沒有任何猩紅色的光芒。

“傾城……”顧藏鋒無力又茫然的看了看趴在自己身邊的蘇傾城。

蘇傾城把自己的小腦袋埋在了顧藏鋒的胸口,淚水甚至將顧藏鋒的胸口的衣服都給浸溼了。

“藏鋒!我在!藏鋒!”

“呼……”顧藏鋒重重的喘了口氣,虛弱的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蘇傾城咬了咬牙,將自己被反綁的雙手湊到了狼牙旁邊,藉助鋒利的狼牙割斷了綁在自己手上的繩子。

蘇傾城將自己身上的繩子盡數隔斷之後,趕緊坐在地上將顧藏鋒抱在了自己的懷裏:“藏鋒!你醒醒!你不能出意外啊!你出了意外,叫我怎麼辦?藏鋒!”

顧藏鋒用自己的右手輕輕地攬住蘇傾城的柳腰,示意自己沒事,不過也僅此而已,顧藏鋒已經沒有體力說話了。

蘇傾城總算是鬆了口氣,猜到了顧藏鋒只是因爲太疲倦休息一下。

蘇傾城鬆開了顧藏鋒將自己腳上穿着的高跟鞋脫下來扔在地上。


瘦弱的蘇傾城咬緊牙關竟然反身將顧藏鋒背在了背上:“藏鋒,走!我們回家!我現在就帶你回家!”

……

蘇傾城也不知道這是自己第多少次摔倒在地,總之現在的自己十分的狼狽,臉上,身上滿是泥土,半昏迷狀態下的顧藏鋒顯然也被摔得不輕,整個人灰頭土臉的。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儘管兩人十分的狼狽,總算是歷經艱辛走出了這片林子。

望着不遠處朝自己駛過來的一輛小車,蘇傾城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一絲笑容,兩人,得救了! 在場明顯能看出來表情淡定的人有兩種,一種是實力強勁,往年甚至承辦過百校聯賽的人,一種是憑條實力一般,此次過來只是來湊熱鬧實際上根本就沒有打算拿到競標名額的人。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之間門口的位置傳來了一陣輕輕的響聲。

不少人頓時連忙擺正了身子,緊張的看着那個方向,以爲是百校聯賽的主辦方那邊派遣的人來了。

然而當門口的身影漸漸的漏出來之後,衆人卻是失望的發現,來的根本就不是百校聯賽的主辦方,而是三個看着更顯得臉嫩的年輕男孩。

“譁!”

頓時,有人就開始譁然起來,不敢置信的說。

“這麼年輕?開什麼玩笑,我看這纔是學生吧,這種地方現在什麼人都有資格來了麼?怎麼還有這麼年輕的學生?!”

有中年男人不悅的看着鄒小北的方向。

“小孩,這裏不是玩鬧的地方,你要吃奶還是趕快回家找媽媽吧,這裏是大人談事情的地方,你走錯了吧!”

“是啊,過一會兒我們的會就要開始了,你們還是儘快離開吧,待會兒耽誤了正事這個責任你們可揹負不了。”

衆人以爲這三個年輕男孩會滿臉羞窘的離開,沒想到幾人卻是露出了恍然的表情,隨即更加加快了腳步進來了。

鄒小北帶着徐凡和王棟快步往前走了幾步,穿過了一衆人,直接走到了陳處默的身邊,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

“哈哈,真的好巧啊,這不是陳老闆麼,幸會幸會,咱們倆還沒怎麼見過面好好說說話吧?”

說着,鄒小北還衝着周圍好奇愕然的看着這邊的那些人拱拱手笑道,“各位老闆們實在抱歉了,我這來晚了一步,不過這位正是我的校友,我們也算是戰友了,我在這裏佔個位置,成不成?”

衆人面面相覷,心裏不可思議。

不是吧,還真的是學生啊?

剛那個看着年輕的青年才俊也是學生?

不是,這幾個學生來這裏幹什麼呢?湊熱鬧麼?

徐凡和王棟見鄒小北坐到了陳處默的身邊,連忙也在附近找了個地方自覺的做下來。

看到鄒小北的那一瞬間,陳處默的表情頓時就綠了下來。

不過很快的,陳處默就恢復了自然,笑着看向了鄒小北。

“呵呵,是啊,鄒同學最近的生意做得挺順的吧?咱倆說起來也是同行,同行是夥伴,我這也沒時間去見見你,這次確實是幸會了!”


這話說的跟放屁一樣,爲了琢磨鄒小北究竟是怎麼把他的生意給徹底打壓下來的,陳處默簡直做夢都在想着鄒小北,恨不得把他給剝皮拆股那種。

那就是確實就差見個面了。

“不過話說回來,鄒同學不好好的做自己的生意,來這裏幹什麼?要我看,你現在的規模怕是還不夠來競標這次的贊助方吧?

你現在能拿得出來這個錢麼?”

陳處默這話就是嘲諷了,赤果果的嘲諷意思就從字裏行間透露出來了。

鄒小北卻是笑眯眯的,神色不變。

他伸手擋了一下身後憤怒的就要衝上去跟陳處默幹一架的徐凡和王棟,這次對陳處默說道。

“這個倒是不勞煩你擔心了,陳老闆來這裏幹什麼,我當然也是來這裏幹什麼的啦,你說是不是?

不過我鄒小北那格局肯定是沒有陳老闆大,陳老闆大人大量,可別跟我一般見識,咱們就是來這種地方見見場面,這總是影響不到陳老闆的吧?”

說着,鄒小北又笑眯眯的湊近了陳處默,眼睛裏面閃現了一抹冷色。

“不過陳老闆,這話說的倒是有意思,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怎麼輸給我的?”聽到鄒小北這話之後,陳處默臉色頓時變得極爲難看,壓抑着怒火看向了鄒小北。

“你說什麼?有本事再說一遍?!”

鄒小北這話簡直就是照着他心上在這裏戳,氣的陳處默往常的好涵養都險些沒有本忍住。

陳處默忍了半天,才冷笑了一聲,似笑非笑的看着鄒小北,冷聲說道。

“鄒同學,你倒是不必在我這裏逞能,你自己最近可也不算是一帆風順吧?我看新弄的什麼網吧夜宵外賣最近可是被張偉的團隊給盯上了,你打算的怎麼在張偉的圍追堵截之下活下來呢?”

“鄒同學還是先關心關心自己的好!”

聽到陳處默這話,鄒小北倒是笑了起來。

“看來我沒猜錯啊,陳老闆果然早就忍不住了,這次的事情真的是對不住了,你偷偷關注我好長時間了吧?這倒是讓我挺榮幸的啊!”

陳處默果然不出自己所料,一直盯着這邊的動靜。

鄒小北簡直就是毫不懷疑,要是自己其中但凡疏漏了一點,一定會被這條暗中的毒蛇給狠狠的咬死。

徐凡和王棟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心驚。

果然老鄒說的沒錯,絕對不能放鬆警惕是對的,否則他們面臨的可不是什麼好的結局。

幾人這邊爭執了起來之後,自然而然的就引起了在場衆人的關注。

看到鄒小北和陳處默的對峙,衆人不由得都有些若有所思之色。

看來這兩個學生也沒有他們表面上的那麼和諧嘛。

不過這鄒小北一來,倒是讓一部分本地的外賣集團認出來了。

“那個不是校園幫那邊的鄒小北麼,我知道他,在學校里弄得外賣如火如荼的,還開了不少大火的點,本事大的很呢,不過我到是沒想到他居然也來這裏了,這種地方對他來說還是有點早了吧?”

開口說話的人一臉的懷疑之色。

“不是吧,現在的學生都這麼有本事了麼?哈哈哈,這我當初可要甘拜下風了啊,真的是年少英才,年少英才!”

“看着也是,這孩子的我也聽說過,那這麼說的話還不能輕視他們啊,得重視一點!”

“不過有句話說的我倒是挺認同的,現在這裏對他們來說還是有點太早了,他們不應該這麼早就來這裏,這裏還不是他們的舞臺,還是儘早放棄爲好。”

衆人都七嘴八舌的議論了起來,有的看好他們有的不怎麼看好,但是不管怎麼說,轉瞬之間,在場的衆人都對鄒小北這麼一個人有了一個初步了了解。 第二天上午,顧藏鋒就坐在了學校行政樓的會議室裏。

昨晚發生的事情不斷地迴盪在顧藏鋒的腦海中。

蘇傾城揹着脫力的自己穿過叢林走到了外圍的馬路上,最終通過一輛出租車把自己送到了柳依然的別墅裏。

在柳依然的精心護理之下,僅僅過了一晚上,顧藏鋒又生龍活虎的,彷彿昨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對比幾天前自己受傷,這一次柳依然顯得格外的鎮定且富有經驗。

女人嘛,第一次的時候沒什麼經驗,總會感到未知的恐懼,多幾次就習慣了,甚至還會覺得享受。

當然,所謂的享受,是指的是享受照顧顧藏鋒的感覺!

不過事情過了之後,顧藏鋒又感到一陣擔憂。

昨晚聽死神鐮的這羣夥傢伙說,那個王通似乎是死神鐮的長老。

據顧藏鋒對死神鐮的瞭解,死神鐮一共有十二個長老,這個王通的實力屬於超級戰神級別的高手中墊底的存在,應該是排名末尾的長老。

可是即便如此,自己貌似也攤上了麻煩,死神鐮的人是出了名的無理蠻橫護短,自己這樣把王通給殺了,死神鐮一定會派新的高手甚至長老級別的人物來調查,面對這個新的調查者,自己還能如此輕鬆的打得過嗎?

自己和死神鐮這個樑子算是真的結上了!

“咚咚咚”

會議室門口傳來的一陣腳步聲打斷了顧藏鋒的思緒。

妖嬈和教導主任陳天翔兩人先後走進了會議室裏。

昨晚顧藏鋒受傷的事已經被保護柳依然的龍族的人知道了,而顯然龍族的人又把這件事告訴給了妖嬈,所以妖嬈從進來開始就用一種隱晦的關懷眼神看着顧藏鋒。

再三確認顧藏鋒沒什麼事之後,妖嬈的眼神很快又趨於冷漠,一個人冷冰冰的坐在了會議室的角落裏。

倒是陳天翔十分熱情的坐在了顧藏鋒左側。

“嘿嘿,顧老師,早上好啊!”陳天翔十分熱情的和顧藏鋒打着招呼。

顧藏鋒微微一怔,朝陳天翔點頭回應:“早上好,陳主任!”

顧藏鋒對於陳天翔的示好不由得感到一陣奇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