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鎮天再次後退數步,又吐了口鮮血,便站穩身形,看著雲戰淡淡的說道「不怎麼樣么。」

雲戰則是暴怒的說道「好,好,既然不怎麼樣,那就改變主意了,你去死吧。」

話落,便發現雲戰身上的火焰元氣,竟然全都凝聚在雙手之上,隨即雙手之上則是散發出來兩條火龍,這兩條火龍栩栩如生,在雲戰的手中翻滾。

風鎮天一看,心中有了計較,也開始凝聚靈氣,隨即身上的灰色光芒大盛,而那灰色的光芒竟然漸漸的向雙手流去,當流到雙手時,雙手中則是散發出淡淡的灰色光芒。


於此同時,雲戰的那兩條火龍也是頓時出現口中說道「去死吧,火龍焚燒。」頓時那兩條火龍雙眼爆射出火光,向風鎮天襲去。

而此時風鎮天則是滿臉凝重的說道「瞬間移動。」

「嗖」

風鎮天便是從原來的地方消失不見,突然的出現在雲戰的身後,口中喊道「拿命來,破天斬第二式」頓時在風鎮天手中的灰色靈氣爆射出去。

而此時雲戰則是雙目驚呆,轉身便扔出兩條火龍,與風鎮天的破天斬相撞。

「轟。」

巨大的聲響,帶著爆炸后的漣漪席捲著四周,而後便看見一道身影爆射而出,這到身影身穿白色長衫,而身上的長衫竟然破裂。

隨後「轟」的一聲便是癱倒在地上,於此同時身上還帶著那絲絲的火焰。隨後那爆炸后所帶來的漣漪,漸漸的散開,一道紅色身影則是站在其中,而周圍則是帶著那恐怖的火焰。

靜靜的看著風鎮天,嘴角流出一絲冷冷的笑意「想偷襲我?你太天真了。」

而此時的風鎮天身上則是帶著絲絲的火焰躺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隨後慢慢的站了起來,雖然風鎮天還可以站起來,但是身上的火焰確實沒有撲滅。

雖然是絲絲的火焰,但是卻帶有極強的侵略性,忽然,風鎮天身上的靈氣光芒大盛,便把那火焰給吞噬,沒錯就是吞噬,將火焰吞噬到自己的靈氣里。

於此同時,風鎮天心念一動,身上的傷勢竟然漸漸的恢復。 風鎮天的傷勢漸漸的恢復,大概過了三息的時間,風鎮天就恢復如初,可謂是相當的快,而在一旁的雲戰則是微微一愣,心想「這小子,難道這小子是木屬性的修武者?」

隨即,那雲戰便開始在次凝聚元氣,雙手之中出現四條火龍,而且每條火龍的氣勢都要比先前那兩條火龍要高,而且力量也是更強。

雲戰怒吼一聲「喝啊。」頓時,那四條火龍便在手中瘋狂的翻滾著,風鎮天也是凝聚靈氣,渾身上下都是散發出灰色的光芒。

雲戰雙手頓時揮出,這次那四條火龍竟然徑直的飛向風鎮天,此時風鎮天則心念一動,身上的靈氣也是漸漸的移到風鎮天的雙手之上,風鎮天口中則是喊道「破天斬」

頓時,四條火龍漸漸的變大,變成四條一丈長栩栩如生的龍,沖向風鎮天,風鎮天的破天斬也是頓時出現,一道斬擊,竟然直接的劈碎一條火龍。

而那斬擊,竟破開火龍直奔雲戰而去,而那剩餘的三條火龍,也是沖向風鎮天。

「轟」

頓時,發出了一聲巨響,只見風鎮天全身上下都被爆裂的火焰所包裹起來,整整的變成一個火人。

在看那雲戰,眼中露出一絲的驚愕,隨即吐了一口鮮血,頓時單膝跪地,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盯著風鎮天。

雖然那雲戰受了傷,但是卻比風鎮天此時的狀況要好的多,因為風鎮天的破天斬只是擊中雲戰。並沒有把雲戰給斬殺,雖然受的傷不輕,但暫時還沒有生命危險。

而風鎮天這邊的狀況卻是非常的危險,因為此時風鎮天身上那燃燒的火焰竟然漸漸的吞噬著風鎮天身體,此時風鎮天感覺的焚燒感覺不亞於之身進入火爐。

「啊~啊~啊」

一聲聲的慘叫從風鎮天的嘴中脫口而出,讓風鎮天在那火焰當中備受煎熬。

這火焰就猶如帶有靈性一般,不斷的吞噬著風鎮天的身體,而風鎮天卻無法擺脫這火焰,此時風鎮天的聲音漸漸的消失。

但風鎮天自身卻還帶著意識,隨即,忍著那劇烈的疼痛凝聚靈氣,身上的灰色靈氣爆發出強大的生命氣息,此時風鎮天感覺舒服不少。

但卻只是緩解一點疼痛而已,隨後那火焰便開始瘋狂的席捲著風鎮天身上的靈氣,只見風鎮天身上的靈氣漸漸的被火焰吞噬。

就在此時,那單膝跪地的雲戰則是冷冷的說出「這四條火龍可是太陽神炎帝的武技,你以為你那木屬性可以恢復自身的傷勢嗎?」

「太愚昧了,這四條火龍,是附有靈性的,會漸漸的吞噬你的生機,當你的生機盡散時,也是你被焚燒時。」

隨即,風鎮天感覺自身的生機正在漸漸的消散,但是風鎮天卻沒有絲毫的驚慌,反而臉上出現一絲瘋狂之色口中念叨著「既然可以吞噬生機,不知可否吞噬死亡。」

頓時,風鎮天身上的靈氣再次大盛,渾身上下都是布滿著灰色靈氣,這灰色靈氣與之前的靈氣不同的就是,並非生命的氣息,而是帶著恐怖的死亡的氣息。

霎那間,風鎮天身上的火焰,竟然漸漸的散發,猶如碰見天敵一般,漸漸的從風鎮天身上散去。

頓時,那雲戰則是震驚不已,不僅是雲戰,雲家的各位也是如此,而羅家之人亦是如此。就連那深不可測的宗老也是如此。

因為神武大陸上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位可以同時擁有兩種屬性之人,雖然他們不知道這死亡的氣息是什麼,但是卻知道那強大的生命氣息是什麼。

強大的生命氣息是木屬性的專屬,除了木屬性之外。就沒有人會擁有這麼強大生命氣息。 重啟修仙紀元

這讓在場眾人都是驚愕不已,而羅飛卻是更加震驚,因為他只知道風鎮天是無屬性之人,而且還可以修鍊風屬性的武技,不僅如此剛才竟然還散發出那木屬性的特性。

所以此時羅飛也是驚愕的看著風鎮天,此時周圍安靜的連呼吸聲都可以聽的清清楚楚。

此時,風鎮天身上的火焰,已經都遠離了風鎮天,隨即變成三條火龍,那風鎮天的周圍盯著風鎮天。

風鎮天此時向火龍走一步,火龍就退一步,走一步退一步,這讓雲戰一臉的迷茫,不知所措。

此時,風鎮天沒走一步身上的痛苦就會增加一分,隨即風鎮天心念一動,身上的灰色光芒在覆蓋一層。

外圍的灰色光芒顏色則是灰暗一些,而內圍的灰色光芒色是暗淡一些,但卻散發著強大生命力。

風鎮天此時則是靜靜的站立在那裡,而身上那近乎被燒爛了的身體,漸漸的恢復著。這也就是風鎮天的身體強硬,如果換成別的武靈境界之人,早就被燒成灰燼了。

風鎮天此時的身體強度,已經與武元二階巔峰境界之人相差無幾,否則就算風鎮天在怎麼擁有妖孽之才,那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就這樣,風鎮天與雲戰對視著,大約過了一盞茶的時間,風鎮天則是陡然的睜開雙眸,淡淡的一笑說道「雲戰,現在你可還敢與我再戰?」

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讓雲戰投降,但是卻沒有給雲戰任何的面子,但誰知雲戰忽然大笑起來「笑話,我會敗在你這個只有武靈境界的小子手中,那我還不如去死。」

頓時,雲戰便是帶著身上不輕的傷勢,控制那包圍風鎮天的三條火龍,回到自己的身邊,隨後那三條火龍便消失不見,隨即,雲戰身上便是散發出恐怖的元氣。

雲戰手中不斷的變化,口中念叨「太陽之神,炎帝降臨。」頓時,雲戰口中噴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但是此時雲戰身上的氣息卻是猛烈的增加。

「戰兒,不要」見雲戰的變化,那雲黑王則是無法淡定出聲制止,但是為時已晚,就在遠戰那口鮮血噴出的同時,這武技已經釋放完畢。

ps:求點推薦票,求點打賞,求點收藏,嘿嘿,對了推薦本新書是上官寒語大大的神作《異世之邪帝傳奇》。 ps:感謝178845008的票票昨日沒看見不好意思,所以今日決定加一更,而且是三千大章來彌補我的失誤

此時的雲戰渾身上下都是被火焰所包圍,這時的火焰則是要比雲戰之前散發出來的元氣火焰要強上數倍,漸漸的已經看不清雲戰的面相了。

此時,雲戰的臉,已經變成猶如岩漿一般,而身上也是如此,但卻可以聽見雲戰的聲音「唔,唔,風鎮天你這次死定了,唔,哈哈哈。」

隨後只見雲戰邁著步伐向風鎮天緩慢的走去,與此同時,雲戰周圍十步的距離都已經燒的毫無生機,此時風鎮天也是感覺到了一絲的燒痛感。

頓時,風鎮天便是將自身體內的死亡靈氣一股腦的全都釋放出來,漸漸的包裹風鎮天內圍的那層暗淡的靈氣,竟然消失不見了。


其實,風鎮天已經把那擁有極強生命力的靈氣轉換成了那死亡的靈氣,隨後風鎮天便是凝聚渾身上下所有的靈氣,頓時,風鎮天身上的光芒大盛。

空氣中都散發著那恐怖的死亡氣息,頓時,那包裹著風鎮天的死亡靈氣光芒大盛,隨即雙手之上則是散發出三寸的灰色光芒。

於此同時,風鎮天口中吼道「雲戰,接招吧,破天斬」

頓時,風鎮天雙手揮出,隨著風鎮天雙手揮出后,身上的死亡靈氣也是隨著破天斬一同沖向雲戰,漸漸的那死亡靈氣與破天斬的斬擊融合在一起。

隨即,風鎮天感覺渾身的力氣都是消失不見,只能勉強的站在那裡,大口喘著粗氣。

在看雲戰,此時的雲戰已經接近瘋狂的地步,頓時口中唔囔的說著「唔,哈哈,唔、龍炎唔、拳。」頓時雲戰的身體漸漸的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拳頭。

沖向風鎮天,而在遠方看著比斗的雲黑王此時眼角已經濕潤了起來,因為這雲戰乃是雲黑王最喜歡也是天賦最好的兒子,此時的雲戰剛剛二十歲,就已經擁有了武元二階巔峰的修為。這如何不讓雲黑王心疼。

而這炎帝降臨,其實是一種同歸於盡的招數,燃燒自己的血液,來促使自己的戰力暴增,而這龍炎拳則是雲戰運用炎帝降臨以後的終極絕招。

「轟」

就當破天斬與龍炎拳相撞的同時,發出了通天的巨響,頓時,兩股武技所爆開的磅礴的能量開始瘋狂的席捲著四周。

頓時,雲黑王爆發出自身的氣勢把雲家之人都是包裹了起來,而羅家的羅鳳天也是如此,如果要是不用他們強大的力量來保護起眾人的話,那當這磅礴的能量消散后,在場之人絕對不會剩下一手之數。

在場之人唯有宗老沒有用自身的氣來保護自己,因為這些恐怖的磅礴的能量對於像宗老這樣修為的強者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怎麼說宗老的修為也是武玄境界的強者。

單憑肉身,就可以輕鬆的滅殺武元境界的武者,因為武元境界的武者雖然難得但是卻不是稀少,但是當武元境界的武者晉陞武玄境界的時候,那可謂是相當的難,但是只要晉陞武玄境界后,那戰力與身體的強度都會有質的突破。

就在那磅礴的能量消散后,風鎮天與雲戰都是癱倒在地上,此時的雲戰已經恢復到原來的樣子,但是唯一不同的是,雲戰渾身上下都帶著非常嚴重的燒傷。

而且面部也是如此,在看風鎮天,風鎮天此時渾身上下沒有絲毫的生機,但是卻沒有絲毫的外傷,但卻無法讓人認為風鎮天是安全的。

此時,那宗老也是走了過來,因為他想知道,到底是誰贏了,如果要是平局,那就是羅家勝了,要是雲戰贏了那還會在進行一場。

別看宗老只是隨意的走,但是卻只走了兩步便是到了他們的身前,當宗老看到他們兩人的同時,眼中露出了一絲驚愕隨後搖了搖頭說道「沒想到,竟然會如此。」

「羅家勝。」隨即宗老便是宣布了結果。

此時的雲戰並沒有死,還有一口氣在。但是風鎮天卻是沒有絲毫的動靜,因為那磅礴的能量已經把風鎮天給震的五臟六腑都是破裂。

但是當宗老走到風鎮天與雲戰身前的同時,驚愕的發現風鎮天的身體竟然自行的吸收著天地間的靈氣漸漸的恢復自身的傷勢。

從而宗老便是宣布勝者是羅家,但是卻無人發現宗老眼中一閃而過的貪婪之色。

過了大概半個時辰的時候,風鎮天則是漸漸的蘇醒了過來,但是當風鎮天蘇醒過來的同時,那雲戰則將要死亡。

突然,風鎮天張開雙眼,頓時身上便是散發出強大生命力,隨即風鎮天緩緩的站了起來,走向雲戰,隨即便是把自身的生命氣息打入雲戰的體內。

這點讓所有人都是沒有想到,一個個的都是震驚不已。隨即,那已經離死亡不遠的雲戰竟然漸漸的恢復了少許的生機,而風鎮天則是帶著淡淡的笑容。

隨後問道「雲戰,你現在應該可以不用死了。」隨後便是昏了過去,因為此時的風鎮天內提的靈氣已經枯竭,在加上本身的傷勢很是嚴重所以再也支持不住了!

頓時,那羅鳳天便是來到風鎮天的身旁欲要把風鎮天帶回城中修養傷勢,但怎奈就當羅鳳體剛來到風鎮天的身邊抱起風鎮天的同時,雲黑王也是一同的來到了羅鳳天的身前。

青梅有點甜:哥哥,輕輕寵 ,說道「按照規矩,我們雲家從此以後都不會在侵佔你們羅家鎮,但是你必須把追命留下。」

霎那間,羅鳳天的臉上便是帶著恐怖的怒意隨即怒吼道「你什麼意思?」

「很簡單,那就是讓你把追命留下從此以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隨後雲黑王則是淡淡的說著。

「不可能,這追命是我羅家之人,怎能留下。」羅鳳天臉上陰沉絲毫不讓步



「那可由不得你了。羅鳳天現在你已經出了城,將不會有你羅家鎮的結界保護,你覺得你現在還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隨後雲黑王帶著陰險的笑容說道。

當雲黑王的話落後,在雲黑王周圍的眾人都是把自身的氣勢散發出來。

這時,羅鳳天說道「宗老,難道你就不管嗎?」

那宗老則是帶著淡淡的笑意說道「我之前只說過管你們羅家與雲家爭奪城池的事情,沒有說管你們之間其他的事情啊。」

「哼,虧你還是飛龍門的當家長老竟然如此卑鄙。」羅鳳天怒氣不知的說道。

「大膽,找死。」

沒等宗老說話時,雲家之人便開始說起羅鳳天。

「等等。」就在羅鳳天為難之時,在羅鳳天身前的雲戰則是站了起來虛弱的說道。

「父親,讓他們走吧。」

這讓眾人都是驚訝不已,這雲戰竟然幫著外人說話。

「住口。」就當雲戰的話剛剛落下時,一聲怒喝便是將雲戰的話語給壓制了下去。

隨後,雲黑王便是擺了擺手從雲家人出來一位中年人把雲戰給帶回到雲家,隨後便是說道「羅鳳天無論如何你今日要麼把追命留下,要麼就把你羅家之人的命留下。」

這時,羅鳳天怒極反笑「哈哈哈,雲黑王,你這個卑鄙之人,就算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羅家兒郎聽我號令,馬上開啟結界,死守羅家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