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愛錢這才清醒過來,他和沈家明對視着。

哈哈,阿牛看到後樂了。愛錢同志,你太高調了,真希望看見你和沈家明鬥起來,沈家明是陸豔清的心腹,你們要是鬥起來,就能加快陸豔清和黃世從攤牌,我阿牛就可以撿便宜了。

禪小雪躲在後面,偷看着,當她的目光和阿牛對碰時,她有些躲閃,被牽住的手也不禁掙脫一下,之後,她恢復了平靜,玉手讓家明安安靜靜的牽着。

小雪,你在玩火! “哈…哈哈…”在回家的路上,阿牛,小七,劉碧笑成了一團。

“太好玩了,太好玩了。”小七最誇張,嘴巴都咧到後腦跟了。“看到那個什麼愛錢的傢伙臉氣得鐵青,我就忍不住想笑!”


“他活該!”劉碧也很開心,但提到黃愛錢這個混蛋時就很生氣。“下次最好把他的眼珠子都摔掉!”

“好啊!”阿牛添油加醋。“都說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那我們三個臭皮匠就一起想想怎麼把愛錢同事的眼珠子摔掉!”

“就是就是!”小七滿口答應。“我最愛看他摔跤了!每天摔一跤纔好玩呢!”

劉碧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她問了阿牛一句。“不會有事吧!”

“有什麼事啊!”阿牛不明白劉碧的意識。

“他畢竟是院長的侄子,你剛纔這樣對他,他會不會報復你!”劉碧有點擔心,同時眼含柔情,望着阿牛。

“哈!”阿牛高興得笑了起來,做出調皮的表情。“阿碧,我能不能認爲你開始關心我了呢!”

“阿牛,你正經點!”劉碧這次沒有因爲阿牛的調侃而生氣,她很嚴肅的說道:“我說的是真的,我承認,我確實是擔心你,但不是你想象的那種好不好!”

“我想象成哪種了!”阿牛順着劉碧的話往上爬,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阿碧,我們是同事,相互關心一下也是應該的,你以爲我想象成什麼了,真是的!”

“你…”劉碧被阿牛堵得沒話說,真想給他一個白眼,但想想阿牛他爲了保護自己,不惜得罪黃愛錢,又忍住了。哎,她無奈的嘆了聲氣,阿牛總是來氣我,也是個混蛋,和黃愛錢那個混蛋半斤八兩,我身邊怎麼就這麼多混蛋呢,這個世上還有沒有好人啊。

劉碧輕輕撫摸了一下自己漂亮的捲髮,看了看自己水藍色的吊帶裙,然後,用手無奈的放在額頭上。難道都是這些惹得禍!我就不該穿這些東西的,現在整出這麼多麻煩來,還是以前清淨啊,扎馬辮雖然不好看,但不需要這麼多時間做護理,很方便。穿着規規矩矩的衣服,可以把皮膚遮得嚴嚴實實,心裏也踏實很多。

劉碧想着想着,突然覺得她這一身時尚的裝束都是累贅。“阿…阿牛,我跟你商量一件事情好不好!?”劉碧有點不好意識,弱弱的問道。

“什麼事?!”看着劉碧有點害羞的嬌樣,阿牛心裏納悶呢,搞什麼,整得這麼神神祕祕的。


“我明天能不能不穿成這樣啊!”劉碧有點尷尬的笑了一下。“我覺得不合適,我還是穿回以前樣子吧,這樣最好了。”

什麼,以前的樣子,最好了,她竟然說:最好了。阿牛彷彿受了老大的打擊,愣愣的望着劉碧。阿碧啊阿碧,你的豬腦子到底在想什麼!好好的美女你不做,非得把自己打扮得像個村姑!自虐狂是不是!

“不可以!”他大聲的說道,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阿碧,當時我們可是說得好好的,你不能反悔!你好不容易變成了這個樣子,不能半途而廢!”

“是啊!”小七也覺得無法理解。“阿碧姐,你這樣着裝比以前好看多了!只有這樣才適合你,爲什麼不穿下去呢!”

劉碧像受了什麼委屈一樣的看着他們。“我就知道你們不會同意,我只是說說而已,抱着僥倖心理。”

“哎!”阿牛知道,按照劉碧的性格的確不喜歡這樣打扮,但是,劉碧,你爲什麼就不能把自己當成美女呢,接受現實吧。阿牛換了一種口吻說道:“阿碧,現在的人都太浮躁了,你要是不把自己的美盡力展現出來,沒有人會注意你的!”當然,像阿牛這種泡妞高手,喜歡給女人打分的色鬼會發心思額外注意,泡妞的高手不止阿牛一個,如何能泡到好妞,泡到更多的妞,阿牛早就練成了一雙火眼金睛,蛻變前的劉碧就沒能逃脫他的法眼。

“阿碧姐!”小七眨着眼睛說道:“女人漂亮並不是一件壞事,你怎麼還有抗逆心理呢!要是我能像你這樣,我睡着都會笑醒的。”

“呵呵!小七啊,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阿牛半是開導,半是玩笑的說道:“阿碧有阿碧的好,你也有你的長處,都不說了,走,我請你們吃飯去!”

“吃飯!”走着的劉碧聽到後立馬停了下來,臉上露出一絲慌張的神情。“我不去!”她回答得很乾脆。上次吃飯的經歷還記憶猶新,阿牛這貨完全亂來,好丟人啊。這次要是去了,不知道他又會整出什麼幺蛾子來。“我不去!”劉碧不放心,再次說了一句。

“我聽到了,你不用重複兩遍!”劉碧這個反應讓阿牛很頭疼,他轉過頭,對着小七說道:“你呢,小七,去不去?”

“我..呵呵…”小七吞吞吐吐的,好爲難啊,顯然上次吃飯的陰影在她心裏也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現在會不會有點晚!”小七婉言拒絕了。

“好,好,好!”看見她們一個個的推三阻四的樣子,阿牛投降了。“兩位美女,給點面子好不好!我發誓,我不會亂來了,我們就好好吃頓飯!”

“真的?!”小七有點期待,有點疑惑,眼睛掙得大大的,樣子很可愛。

“真的!”阿牛拍着他的飛機場,打包票。“哥絕不騙你!”

“耶!”小七聽到後高興得跳了起來。“我去,又可以蹭飯吃了!”

“小七,小七…”劉碧拼命得喊着。“別高興了,你就這麼相信他的話!”劉碧保持着清醒的頭腦。

“相信!”小七滿口答應。劉碧搖了搖頭,小七,你中毒太深了。

“阿碧,走吧!”阿牛催促。“我有些話還想跟你好好講一講呢,找個地方,我們邊吃邊聊!”

“走吧,走吧!”小七跳過去,從後面推着不願動身的劉碧往前走。阿牛看見,也學小七的樣,推着劉碧走。

穿着吊帶裙的劉碧,裸露着香肩,肌膚光滑細膩,彈性十足,阿牛雙手接觸的瞬間,一股很美妙的感覺讓他們倆都渾身一震。劉碧面帶紅潮,拍打了一下阿牛的手,用輕微柔和的聲音說道:“阿牛,我自己走!”

劉碧有些失神了,她要麼低着頭,要麼左看看,右瞄瞄,故意避開阿牛的視線。小七則挽着劉碧的手,看到什麼感興趣的,指給劉碧看,劉碧只是輕輕的笑一下,並沒作出任何評論或是感興趣的樣子,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阿牛則老老實實的跟在他們後面。

他們來到附件的一家餐廳。阿牛點了酸辣魚,紅燒肉等一些口味比較重的菜,劉碧和小七她們則點了一些藥膳湯,蝦仁,蔬菜一類清淡的菜餚。

“阿牛,你不是說有事情要跟我說嘛?”劉碧問道。

“對!”阿牛將一塊魚嚼下肚後,放下筷子,很認真的說道:“阿碧,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如果明天黃愛錢衣冠楚楚,手裏捧着一束鮮花要送給你,你該怎麼辦呢!?”

“這…這…不會吧!”一聽到這衰人,劉碧一下子慌了神。

“怎麼就不會呢!阿碧,你現在回答我,你會怎麼做!”阿牛繼續追問。

“我不想要!”劉碧有點生氣了,會議上的事情讓她受了不小打擊,還以爲事情已經了結了,沒想過還要去面對這樣的破事!“他不會這麼不要臉吧!”

“阿碧,你太善良了。”阿牛語重心長的說道:“人的臉皮有時候像水一樣深不見底!他會的!”

“呵呵!”小七插了句嘴,幸災樂禍的看着阿牛。“人的臉皮有時候像水一樣深不見底!我相信。”

小七話有所指,劉碧輕輕的笑了一下,阿牛有點尷尬的咳了兩聲。“別把話扯到我身上,繼續說事,繼續說事。”

“阿碧,你不想要是一回事。他送不送又是另外一回事!你得把你不想要的意識傳達給他,要不然,事情永遠不會完結。”

“那…那我要怎麼做呢!”劉碧臉上露出了擔憂的神色,美麗的眼睛望着阿牛。

“這個,我教不了你。”阿牛頓了頓。“阿碧,我只是想說,你要學會如何去拒絕一個人了,很多時候,拒絕他人是善待自己的一種方式。”

“拒絕?!”劉碧疑惑了。“我一直都是拒絕他的啊!”

“哎!”阿牛搖了搖頭。“哪有像你這麼拒絕的,你還記得當時你的樣子嘛!”阿牛爲了能讓劉碧聽得更明白,竟然學起劉碧的模樣來。“這…這…”阿牛一副猶猶豫豫,六神無主的樣子。“我…我…”阿牛慌起來了,看上去不知道是因爲別人帥想讓座還是自己內心在痛苦扎掙。

一個大男人學女人的腔調,神態,雖然到位了,還比較傳神,但到看上去很扭捏。小七和劉碧掩嘴輕笑。“阿碧,你現在明白了吧!”阿牛恢復了正常。“你這也叫拒絕!你這簡直就是勾引別人犯罪,把自己暴露無遺,色鬼最喜歡的就是你們這種既漂亮又不懂世事的美女了,容易,得手快啊!”

“咦!”小七撓了撓頭,不解的問道:“當時劉碧不是穿了吊帶裙嗎,怎麼就暴露無遺了!”

什麼!這個問題太有水準了!阿牛看着這個通過賭博贏回來的妹妹,久久無語,我滴神啊,一個比一個傻逼!“你們到底懂了沒有!?”說這話時,阿牛心裏拔涼拔涼的。

劉碧點了點頭,也不知道她是真懂了還是在不懂裝懂。 “阿碧,拒絕人這方面,你真應該跟小雪好好學習學習!”阿牛繼續說道。

“小雪她,她一句話也沒講啊!”劉碧回憶起當時的情景,確定小雪沒有講話。

“哎!”阿牛嘆了聲氣。“小雪是沒有講話,可是,該怎麼跟你們說呢!”阿牛頓了頓。“能說話的不僅僅只有嘴巴,還有很多,比如,表情,眼神,動作等等。當黃愛錢色眯眯的看着小雪時,她第一時間就用哀怨的眼神望向沈家明,她的意識是,她很害怕,需要沈家明來保護她。我想,在那樣的眼神下,即使是最爲羸弱的男人也會鼓起勇氣幫她擋下一切,她和沈家明在衆目睽睽之下牽手,就是很清楚的告訴黃愛錢,她名花有主了,別來騷擾她。”阿牛看了看劉碧和小七。“我這樣說,你們明白了沒有,小雪確實是沒說一個字,可是,她要表達的意識已經全部到位了!你們是不是應該向她學習!”

“哦!”劉碧和小七點了點頭。終於明白了,看着這個兩個又傻又單純的女人開竅,阿牛感動得都想哭了。

阿牛回憶起和禪小雪目光對碰的那刻,她分明有種驚訝和躲閃的意味在裏面,讓人覺得她可以牽着家明的手面對所有人卻惟獨不能面對自己!她是發自內心的還是故意裝出來給我看的!這個女人,我阿牛真的有點力不從心啊,弄不好,會被她牽着鼻子走。

“聽阿牛哥這麼一說,我覺得小雪好厲害啊!”小七懵懵懂懂的說道:“阿牛哥,你怎麼這麼瞭解小雪,我和劉碧姐這麼多年都沒有發現。”

“你是不是經常偷看人家啊!”劉碧也來湊熱鬧了,調侃着阿牛。“纔會對她這麼瞭解!”

“哪有啊!”阿牛這貨經得起調戲,他笑着說道:“你們有看見我和她說話嗎!”

“哎呀!也不知道是誰說的,能夠說話不只是嘴巴!還有很多方式”劉碧輕笑起來。

“經劉碧姐這麼一說,我可以大膽的推測!”小七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你和小雪一定是眉目傳情的那種,對不對!”

“對你個頭!”阿牛笑着罵道。“你們要是高興,就盡情的來調戲我吧,我一個臭男人無所謂。但是,小雪她可是你們的好姐妹,一個清清純純的好姑娘,你們對得起她,你們能心安理得?!小雪可是四大美女之一,哎呀,我能跟她扯一塊也挺好的。”

阿牛這招真管用,她們聽了後,真的沒說什麼了。不單不說,還有點後悔說了剛纔的話,阿牛這個混蛋沒關係,真不該把小雪也混爲一談。

阿牛看着她們的樣子,心裏偷偷的樂着,要堵住你們的嘴巴其實很容易的。不過,你們說得也沒錯,我和小雪的確有過接觸,而且每次都是***,有可能會引爆的那種,但兩個人都控制得很好。哎,高手過招,你們這兩個菜鳥不會明白的,懶得解釋。

他們邊談話邊吃,時不時開心的笑一下,一頓飯下來,竟然吃了兩個多小時。從餐廳出來後,小七坐上了出租車,準備回家。“阿牛哥,你今天表現非常正常,值得表揚!”小七向阿牛豎起了大拇指。

“小七,我什麼時候都是正常的!”阿牛笑着說道。

小七不認同阿牛的話,伸出舌頭,做了一個鬼臉。“阿牛哥,劉碧姐,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阿牛和劉碧不約而同的說道。

出租車已經走遠。

“阿碧,我們還挺有默契的!”阿牛回頭看着劉碧,樣子有點輕挑。“怎麼就說道一塊去了呢!”

又來了,看到阿牛這個樣子,劉碧就有種想瞪白眼的衝動。“別故意將我們扯到一塊好不好,什麼有默契,剛纔那個時候,是個人都這麼說,你還就拿來說事了!”劉碧瞟了阿牛一下。“沒好幾分鐘,你又不正常了!”

“阿碧,我什麼時候都是正常的!”阿牛笑嘻嘻的重複道。

“呵呵,是不是我也要學小七的樣做個鬼臉啊!”劉碧輕聲淺笑,以她的性格肯定是不會做鬼臉的,但是,阿牛來了點好奇心,以爲她嫵媚的容顏做鬼臉,會是什麼樣子呢!反正不能是可愛型的,還是不要做的好!

“阿碧,我沒有騙你,我的確什麼時候都是正常的。”阿牛不再嬉皮笑臉,他身體立得筆直,以四十五度仰望星空,神情寂落。“我從來都不會違背自己意願去做我不想做的事情,我承認,有些事情的確是出格了,但是,我就是想做,也真的做了。人爲什麼要活得這麼虛僞,這麼壓抑呢!阿碧,我正常嘛!”

此時的天空已經完全暗了下來,街上亮起了閃爍的霓虹燈。劉碧輕輕挽起她有些凌亂的波浪型髮絲,面含笑容,淡淡的彩色燈光在她嫵媚的臉上流轉,暗夜似乎賦予了一種朦朧與模糊在她濃黑的眼瞳之上。“阿牛,這纔是真正的你嘛!”

阿牛深情回頭,眼神憂傷。“是的,這纔是真正的我!”裝逼再一次成功!

劉碧在那一刻明顯感覺到了自己的心跳聲!

第二天,阿牛帶了早點給小七,劉碧來得早,不用帶,從來不給阿牛表現的機會。小七喜歡踩點,經常落下很多事情,阿牛這個當哥哥的也應該照顧照顧她了。上班的人陸陸續續來,吃早點的人慵慵懶懶吃,沒幾個人能提得起精神。這個時候,一輛寶馬緩緩駛來,從進入醫院大門起,就高調的響着喇叭,引來旁人紛紛側目,而寶馬車裏的黃愛錢,面帶笑容,和醫院裏的同事頻頻點頭。

人家走路,你開寶馬點頭,你這唱的是哪一齣。

他停好車,一手捧着一束嬌豔欲滴的玫瑰花,一手自豪的把車門用力一關,再擼了擼自己油光油光的頭髮,春風得意,信心滿滿。原來昨天那個妖豔的女子叫劉碧,他想起了劉碧那美豔的容顏,忍不住舔了舔舌頭。今天,只要把花送過去,應該就有實質性的進展了吧。等她接受了鮮花,趁機約她吃飯,看電影。她這種雛鳥禁不起磨,只要我多說幾句好話,一定會成功的。然後,在吃飯的時候點瓶紅酒,讓她喝得微醺,在電影裏想幹什麼就能幹什麼了。對,一定得是微醺,喝醉了一點意識都沒有,她這樣的美女得慢慢玩!

黃愛錢想着想着露出了**的笑容。昨天差點成功了,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阿牛,你只是一個小小的職員,跟我鬥!”在瞭解劉碧資料的時候,黃愛錢也沒有忘記將阿牛這個混蛋的資料瞭解一下。“你這礙事的臭蟲,看我怎麼收拾你,這次,不會再讓你打擾我的好事了!”他拿出電話,撥通一個號碼。“喂,我到了,你可以把那傢伙支走了。”

電話裏傳來嘰嘰喳喳的聲音。“行啦,行啦!”黃愛錢一副不耐煩的口吻。“你放心,你升主治醫生的事情包在我身上,這不是什麼大事,吃飯的時候我跟叔叔說一聲這行了,很簡單的!快去吧,別囉嗦了!”

“真是的!”黃愛錢一臉鄙夷的掛斷了電話。“一羣庸俗的人,別妨礙我去泡妞!”說話後,他帶着笑容,向配藥室走去。

以此同時,一個長得瘦瘦的醫生來到配藥室。“請問,阿牛在嗎?”他敲響了房門,很有禮貌的問道。

“找我什麼事?!”阿牛走出來,上下打量着他,他誰啊,哪個科室的,長得和我不是一個等級的。

“阿牛,你好!有件事需要你幫忙,這裏不方面說!”這位醫生到處望了望,一副煞有其事的樣子。“能不能到我的辦公室來!”

一定又是叫我頂班的!阿牛第一想法就是這樣。可是,現在早了點吧。“行,但是,等我把地拖完!”阿牛滿口答應。“告訴我你辦公的地方,十分鐘後我去找你!”

“別啊!”一聽十多分鐘後阿牛才肯去,他着急了。“阿牛,現在就去吧,很急的。”

這人怎麼回事,十分鐘都等不了,有鬼啊!阿牛心裏嘀咕着,他想幹什麼!

“阿牛,你去吧,我來拖!”劉碧說着,接過阿牛手上的拖把。“忙完了就趕緊回來。”

“阿碧,你可要做好飯菜等我哦!”阿牛笑着說道。


“啊!”劉碧沒聽明白,一頭霧水。

“阿牛,走吧,很快就可以回來的!”這名醫生在旁一個勁的催促。

他這個樣子阿牛越看越覺得有問題。“好吧,那我現在就去!”我倒要看看你玩什麼花樣。想騙錢,我阿牛可是個月光族。想騙色,不得不承認,他很有眼光,但是,還輪不到他啊。哎,這年頭,不單女人怕劫色,我這個帥鍋也是很擔心的啊。

阿牛跟着他來到骨科辦公室,阿牛走在前面,他跟在後面,他進來時,悄悄的把辦公室的門關上了。這個動作,好有暗示性啊,阿牛想,你搞什麼飛機,關門幹什麼,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難道,被我猜中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