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海平眼睛瞪大:「什麼?」

「白鯊跟獨眼龍是跟在我身邊多年的猛將,他們跟你們一併被稱為七海王,實力不俗。」

「他倆對付區區一個陳寧,竟然也能失手?」

颱風道:「老大,武先生以前是海軍少將,算是頗有勢力。」

「他都要找我們幫忙對付陳寧,這陳寧不好對付,也是在情理之中呀。」

龍海平聞言點點頭:「看來是我低估陳寧這傢伙了!」

颱風等人詢問道:「老大,現在咱們該怎麼辦?」

龍海平冷哼:「咱們答應了武先生的事情要完成,而且白鯊跟獨眼龍兩位兄弟也不能這麼白死,我打算親自登岸,找陳寧報仇。」

颱風等人全部都露出震驚的表情!

颱風忍不住道:「老大,殺雞焉用牛刀,殺個陳寧,怎麼需要你親自出手?」

其餘的人也說道:「是呀,老大你親自登岸,萬一被華夏軍方盯上了怎麼辦?」

龍海平笑道:「我們這些年很少搶奪華夏的貨船,華夏一直都沒有重視咱們。」

「再說了,咱們現在是給武先生辦事,武先生以前是海軍少將。」

「咱們真被華夏軍方盯上,武先生也會幫我們解圍的,無需擔心。」

颱風等人聞言,下意識的點頭。

颱風又問:「老大,你打算帶領多少人登岸,去殺陳寧?」

龍海平稍微沉吟就說道:「這樣吧,虎鯨章魚海獅鱷魚,你們四個都跟我一起上岸,另外再挑一百個精銳手下同行。」

七海王當中的虎鯨章魚海獅跟鱷魚四人,齊齊的應道:「是,老大。」

龍海平又望向颱風:「颱風,你留下來,率領惡魔殿所有成員,偽裝成過往貨船,秘密進入華夏江南周邊海域,隨時接應我們。」

颱風大聲的道:「是,老大!」

兩天之後!

江南省,中海市。

寧大集團一幫高管們,正在會議室里滿臉驚慌的紛紛議論著。

原來在半個小時之前,亞洲最大海盜龍海平,已經派人來過寧大集團,要求寧大集團支付一百億買路錢。

龍海平派來的人說得很清楚,寧大集團支付一百億之後,惡魔殿就不再搶劫寧大集團運往海外的貨物。

否則的話,寧大集團的貨物只要走海路,就要遭到他們的洗劫。

此時寧大集團的高管們正議論紛紛!

有的人主張給這筆錢,花錢買平安。

有的人主張不給錢,以後寧大集團的貨物一律空運,寧願在運輸方面多花錢,也不便宜這些海盜。

有的人主張報警處理!

也有人不贊同報警,覺得報警也解決不了惡魔殿這幫海盜,反而會激怒對方。

就在大家議論紛紛的時候,陳寧推門進來了。

宋娉婷正頭疼呢,見到陳寧,眼睛一亮,立即把事情告訴了陳寧,然後詢問道:「陳寧,你是我們集團的首席顧問,你覺得這件事怎麼處理最好?」

陳寧聽說龍海平搶劫了寧大集團不少貨物,現在還找上門威脅要錢。

他嘴角微微上揚,冷笑道:「我的意見是一分錢都不給,而且還要剿滅他們。」

宋娉婷跟現場一幫高管們聞言,全部都驚呆了。

連海軍一直都沒有解決掉龍海平,陳寧竟然口出狂言,要把龍海平這些海盜剿滅?

這也未免太天方夜譚了吧!

陳寧笑道:「算命先生騙你們十年八年,我的話是真是假,最多只需要三天,便能見分曉。」 聞霆北事先叮囑過她,無論如何都不能跟舒總說是他從中幫的忙。

她這個人自尊心強,若讓她知道,肯定會生氣的。

「幫我聯繫曲美那邊,我要見一下他們的負責人,定在萬城商務酒店。」被人截胡,而且還是歐氏,歐陽東那邊的人,舒望晴怎麼著也要搶回來。

「是,我這就去打電話。」小葉趕緊去打電話。

舒望晴給自己稍微補了下妝,帶著小葉等幾名工作人員前去萬城商務酒店。

在那裡,他們等了將近半個小時,才見到姍姍來遲的曲美負責人朴美惠。

「不好意思,剛跟歐陽先生在隔壁的餐廳吃飯,所以來遲了。」朴美惠坐下,開口便說道。

「朴小姐,我們之前談得好好的,怎麼突然間你就轉向其他的公司了呢?」舒望晴不像對待藤原松子等團隊那樣委婉,直言問她。

朴美惠冷冷一笑,「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誰給的價格,我就跟誰合作。」

「問題是……」

「我已經跟歐氏合作了,其他的問題再說也沒用。」不等舒望晴說完,朴美惠直接打斷她說的。

舒望晴倒不怪她,畢竟這個圈內,價高者得。

只要在沒有簽訂合同之前,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不過歐陽先生剛也跟我說了,他挺欣賞舒總你的,要是你想從他手中拿到我們曲美在國外的品牌代理權,明天在這裡來見他。」朴美惠說完便離開了。

「這個姓朴的,真特么的囂張,我剛才真的恨不得想要給她一個耳光子。」坐在旁邊的小葉憤憤地說道。

舒望晴心態倒是平和,「國內化妝公司又不止曲美一家,她不願意跟我們合作,那就找下家好了。」

小葉覺得她說得有道理,點了點頭。

舒望晴起身出了酒店,小葉跟了出來,「舒總,你明天還來這裡赴歐陽先生的約么?」

舒望晴轉過頭看著她,眼神犀利。

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小葉當下敲著自己的腦袋,「我真傻,我們都不跟曲美合作了,又怎麼會見他們的東家爭取海外代理權,這不是自辱其辱么!」

「你知道就好!」舒望晴將資料交到她手中,驅車回聞家。

***

聞正軒明天就要開庭了,聞母等人緊張得很,文思綺因需要準備案前所有的資料,所以沒來聞家,必要的時候才會電話聯繫。

看著母親在面前來回徘徊,坐在輪椅上的聞正軒只覺頭痛欲裂,「媽,你別在我面前晃來晃去了好嗎,我頭都快暈了。」

聞母這才停下,「對不起,媽想到明天的庭議,心裡就特別的緊張。」

「阿姨,思綺都說她有把握打贏這場官司了,你緊張什麼,應該多多支持和鼓勵正軒。」舒雅清一邊削著蘋果一邊說道。

聞母瞥了她一眼,「我在跟我兒子說話,你最好少插嘴,還有這個時候你該回你的房間去了。」

舒雅清尷尬地笑了笑,將削好的蘋果放在碟子里,推到聞正軒面前,「我先回房了。」

聞正軒拿起要吃時,卻被聞母一把奪過,全部扔進垃圾桶里。

看到母親這個樣子,聞正軒不滿地皺了皺眉頭。

舒雅清則更快地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

「正軒,你想吃的話,媽削給你。」聞母坐下,拿起水果刀。

「媽,你要是想我這次度過難關,就給我消停一下,別老是整些有的沒的事情出來。」聞正軒煩躁地說道。

「什麼有的沒的?」聞母一時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昨晚的事情,你要指證聞霆北,就拿出確鑿的證據,而不是思綺的幾句懷疑,你就各種胡來,你知不知道因為這事,我被爸訓得狗血淋頭,爺爺更是瞧不上我,甚至將所有的心血和精力放在聞霆北身上。」聞正軒越說越激動,整個身體都顫抖起來。

「對不起,媽當時一心只想幫你,根本沒想那麼多……」聞母抱歉地解釋道。

「你這不是在幫我,是在幫聞霆北。」聞正軒咬牙低吼。

聞母低著頭,一聲不吭。

「二少奶奶,你回來了!」

就在這時,舒望晴回來了。

她的出現,直接打破了客廳里壓抑又緊張的氣氛。

她在看到聞正軒和聞母兩人時,先是一怔,然後若無其事地走上樓。

聞正軒看了她一眼,此刻的他滿腔怒火,沒任何的心思在她身上,便讓芳姨推他回房間去了。

舒雅清站在二樓柵欄後面的圓柱偷聽樓下的爭執,在看到舒望晴上來了,淡定地跟她打招呼,「回來了!」

舒望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沒有理會她,從她面前走過。

「雖然阿姨她們沒有抓到聞霆北的把柄,但我相信人常在河邊走,總有濕腳的一天。」舒雅清就昨晚的事說道。

舒望晴當作沒聽見,拿出鑰匙打開門。

「昨天我看到你在翻找家庭相冊。」舒雅清接著又說道。

舒望晴推開門的動作不由頓了一下。

她竟然看到了?

也就是說她經常偷在房間里觀察著她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一定在找聞霆北的初戀,」她走上前,站在她側身,「你說你不在乎,實際上你比誰都要在乎,我說得對吧!」

舒望晴眸底閃過一道心虛,但很快恢復冷靜。

她側眸,對上她含笑的眼睛道:「你怎麼知道我在找聞霆北的初戀,而不是在找不利於聞正軒的證據?」

一聽,舒雅清面色頓時凝重,「都說你們夫婦二人不懷好意,果然是真的。」

見她終於相信了,舒望晴笑得更開心,「我還知道你想做聞正軒的后媽!」

「你……」舒雅清雙目圓瞪。

而此時,聞母正好走了上來。

聽見她們之間的對話,臉色瞬間漲得通紅,雙目也充滿了肅殺。

她應該是聽見舒望晴剛才跟她說的話了,她忙向她解釋道:「阿姨,你聽我說……」

「芳姨,找人上來幫舒小姐收拾東西。」聞母叫來了芳姨等人。

「阿姨你這是要幹什麼?」舒雅清不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