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別著急,戰鬥才剛剛開始,你認為兩人會剛上來,便是真的沒有任何保留么?」

說出此話的人,是楊天成。

此時的他,濃密烏黑的眉頭在一抖一抖之間,好似隱藏著滿腹珠璣,顯然達到了他這種層次的高手,將兩人的戰鬥看得很透徹,並不像其他人那般,一有些什麼情況,便是大驚小怪起來。

「戰鬥起來后,若是廢話還如此多的話,優勢都會變為劣勢啊……」段紅塵看著兩人,雙眼微微眯了起來,他知道,傲爽的能耐還遠遠不止於此,否則不可能讓劍子多次失利。


「斷雲殺!」

面對著一路上如此龐雜多變的劍氣,傲爽直接便是一劍刺出。


「唰!」

劍芒凝於一點,在強大的劍意增幅之下,劍意噴薄,劍芒激蕩,竟是硬生生地在那大片的劍氣中撕開了個口子,隨後,傲爽整個人身形閃爍,快速地沖了進去。

看著向自己襲來的前者,劍子神色一緊,他實在是不想讓傲爽近身和自己戰鬥,不管是因為上次兩人比劃拳腳上功夫后自己的失敗,還是因為前者的**力量實在太強。

「心劍烈焰斬!」

暴喝之聲傳來,劍子未握劍的左掌豎起,五指張開,對著傲爽的身形猛然一抓!

周身那龐大的劍氣也是奔涌而出,一把十丈大小的嫣紅色靈力長劍頓時出現在了傲爽的上空,對著其斬落而下,劍氣紛飛之下,空氣都是因其扭曲起來,讓後者避無可避。

那嫣紅色的長劍,在此時竟然透發出陣陣凜然的紅芒,就好似被炙烤地通紅的靈器一般,而那細碎的劍氣也好似炎火四濺,空中出現了大片的火星,似乎要將傲爽生生焚滅。

斜月玲瓏看到那嫣紅色的靈力長劍,櫻唇不由微張,驚呼道:「心劍烈焰斬!沒想到剛剛凝鍊成心劍的劍子便是領悟出這等強大的招式,這還是劍子的心火不夠強大,若是動用煉藥師的心火,威勢恐怕難以估量!」

在其身邊的楊天成點了點頭,眼中有著難以抹去的凝重:「心劍已成的劍子,在整體實力上確實發生了一番大變化,這等強度的攻擊,就算是我也不能輕鬆應對。」

不止是他們兩人如此,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是感受出了那一劍中所蘊含著怎樣的力量,不由暗想著,傲爽到底能不能扛過去,或是說使用何等方式應對。

「轟!」

而就當眾人尚在猜測之時,一道宛若悶雷般的聲音猛然自天空之上炸響而起,只見幾道隱晦地紫色光點在傲爽剛才的位置升騰而起之後,傲爽整個人卻是消失了。

而就當傲爽消失的那一瞬間,巨大的心劍烈焰斬,終是攜帶著凜然的劍氣,散發出陣陣炙熱的氣息,兇狠地斬落在了那片虛空之上。

「嗤嗤嗤!」

刺耳的聲音響起,那原本就是在劍氣激蕩之下變得有些不穩定的虛空,赫然出現了一道長達數十米的裂縫,其中產生了大股的吸力,將整個嫣紅色劍身都是攝了進去。

「轟!」

剎那間,天空之上再度響起一道驚雷之聲,眾人還以為是無盡的虛空之中的雷電自裂縫內鑽了出來,可劍子似乎感受到了什麼,斜插入鬢的雙眉微皺,身形再度暴退。

雷霆萬鈞之下,只見劍子的身體周側的虛空在此時居然大片地開裂,四周響起陣陣轟鳴之聲,隨後,一道人影便是自那電閃雷鳴之中,顯露出了身形。

看到此人,劍子不由大驚!

居然是傲爽,自那雷鳴之中走出,周身瀰漫著無形又似有形的氣勁,每走出一步,周圍的空間中便是會擋開一道細密的漣漪,在下一刻,便是來到了劍子的身前!

「退!」

說時遲,那時快,劍子雖然大驚,但身體還是本能地作出了反應,那就是在第一時間暴退出去,算上前面的兩次,這已經是劍子的第三次後退了。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雖說劍子這三次後退讓人看起來有些不舒服,可知曉其中端倪的人還是不由點頭稱讚,這種選擇,在此時來說是最為正確的,因為誰都知道,傲爽在近身搏鬥之中太強了。

也許當突力在力量上輸於傲爽之後,眾人便是打消了和後者近身戰鬥的心思,而且見過他戰鬥的人也知道,不僅戰鬥風格狂暴,一招一式之間敗敵,不只是說說而已。

眉頭微皺的蠻濤,輕聲呢喃道:「剛才那紫色靈光,難道是我看錯了。」

聽到前者的話,伊靈心的嘴角處微微翹起一絲弧度,蠻濤沒看錯,可如果不細心觀察的話,根本無法看清那紫色光點,而她在短時間內也猜測不出,那到底是什麼。

站定身形后,即便不知道對方是使用了何等的方式躲開了自己的心劍烈焰斬,可劍子在略微的驚慌后,還是鎮定了下來:「如果你就這麼死去的話,怎麼解我心頭之恨?在你死之前,我必須把你的嘴縫上!」

劍眉一挑,以傲爽的心境,自然不會被對方打擊到,心念一動,還擊道:「話別說得那麼死,在你死之前,你的眉毛,我肯定將之拔得乾乾淨淨,一點不留。」

兩人說的聲音雖然不大,但還是躲不過觀戰眾人的耳朵,聽著兩人那好似無賴般的話語,頓時有人笑了出來。

「哈哈!」

在兩個月前,兩人便是都說出過這等類似的話語,如今時過境遷,經歷了諸多的事件后,不僅將對方視為了眼中釘、肉中刺,而且在此時開始了戰鬥,勝利的人,自然會擁有著行使心中想法的權利。

「希望一會兒,你還能說出話來,呵呵……」

冷笑一聲,劍子單手一掐劍訣,整個人臉色變得有些蒼白的同時,一縷劍形的炎白色火焰,也是自其眉心處鑽出,落在了其手中,將他整個右手都是包裹在內。

凝視著傲爽,右手再度豎起,五指長開,對著後者猛地一抓!

「心劍烈焰斬!」

龐大的劍意在噴涌而出的同時,空中再度凝聚出了一把靈力長劍,只是此時的長劍,再不是單單的嫣紅色,而是夾雜著一絲炎白色,這也使得整個劍身看起來有些不倫不類。

而即便長劍看起來頗為不具賣相,可威勢竟然比之剛才還要強橫了一分,此時的空氣,根本不像是被炙熱的火焰焚燒的有些虛無,更像是直接被焚化一般,露出大片的黑色。

透過這些黑色,可以依稀看到虛空亂流中的一幕幕場景,就好似是兩者之間隔著一層薄膜,哪怕是力量再強橫一分,就能夠將這薄膜捅破一般。

由此可見,劍子對於劍招之上的威力程度,拿捏的的確很準確。

看到那炎白色的火焰,斜月玲瓏不由讚歎一聲:「還真是說什麼來什麼,這應該便是劍子的心火,只不過看這形狀,應該是劍盟的特有招式吧……」

「呼!」


深吸一口氣,傲爽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剛才憑藉著詭步中的雷絕,確實躲過了一記心劍烈焰斬,可此時那同樣的一記招式,在那炎白色火焰出現后,頓時感覺自己的氣機已經被完全鎖定,根本無法躲避。

這時,劍子看到前者那眉頭皺起后,也是一聲大笑。

「傲爽!剛才那一招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躲掉的,可這次的心劍烈焰斬,因為已經加註了我的劍盟的劍氣心火,不僅威力變得更加強大,更是在第一時間便是將你鎖定,你根本無處可逃!哈哈!」

「劍子……」

看到那凜然的靈力長劍,傲爽腦海中驟然閃過一道靈光,神色不由變得古怪起來,眉頭也是逐漸舒展開,輕聲呼喚了一聲劍子后,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左手中頓時出現了一把靈力長劍。

這把長劍,只是一把地階低級的長劍,在二人的戰鬥中,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這是什麼意思?傲爽不是會認為躲不過心劍烈焰斬,準備飲劍自盡?」

「別說話了,安安靜靜地看下去,你以為傲爽是你啊?」

……

而劍子看到前者的舉動后,同樣也是一頭霧水,可當他看到傲爽嘴角處那抹古怪的笑意之時,斜插入鬢的雙眉猛然皺了起來,好似感覺到了什麼,單手伸出就欲將那炎白色火焰收回!

「動動腦瓜子吧,白長了?」

傲爽搖了搖頭,先劍子一步,將左手中那長劍拋了出去。

只見那平凡無奇的長劍,在傲爽的大力拋出之下瞬間就是砸在了那嫣紅色和炎白色交雜的靈力長劍之上,沒錯,就是砸,因為這長劍一出手,傲爽便是切斷了聯繫。

「咔!」

那十幾丈高的靈力長劍,被傲爽手中的長劍砸中之時,頓時顫動了一下……

可顫動之後,便不再傳出任何的響動之聲,天空之上,在此時居然出現了短暫的平靜,就連那漫天的風雪好似都不再吹刮,好似時間都是定格在了這一刻。

而這種平靜,也的的確確是短暫的,因為三息的時間后,在劍子那驚駭的目光中,一道令人聽起來震耳欲聾的轟鳴之聲,卻是猛然響徹在整個天地間!


「轟!!!」 眾人只覺蒼穹一顫,九天之上一陣激蕩,那十幾丈高的靈力長劍,頓時片片碎裂開來,狂猛地靈力波動,宛若岩漿噴涌般一波、一波地噴薄而成,整個天空都是變成了嫣紅色。

「咔嚓!」

大片的虛空登時碎裂,那凜冽的罡風從中吹刮而出,手臂粗的雷電轟鳴不止,人高的隕石也是亂飛而出,讓得空間都變得虛幻起來,好似隨時都有著徹底破碎的可能。

一名少年盤坐在地面之上,震驚地仰望著天空中的場景,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后,許久后才說出一句話來:「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實不光他有如此一問,恐怕在場絕大部分人都有著這種想法,怎麼傲爽將那把平凡無奇的長劍拋出去后,竟然造成這般龐大的聲勢和收效?難道那把劍有問題?

「我明白了……」

伊靈心看著那傲立於九天之上的傲爽,似是在猛然之間想起了什麼,不由掩嘴一笑:「不愧是傲大哥,不管在何種境地,頭腦之中的戰鬥思路都極為清晰。」

「哦?」

聞言,眾人不由看向前者,顯然是想知道她明白了什麼,而伊靈心只是神秘一笑,說出一句「劍子這是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后,就不再說話。

約莫一炷香的時間后,那仿若末世般的場景才逐漸平靜下來,因為這風雲域的空間被聖階蓋世級強者出手固定過,所以就算出現了大片的碎裂,在此時還是再度複合。

待得一切煙消雲散,眾人才看清劍子的摸樣。

此時的前者,嘴角處有著一抹嫣紅色的血跡的同時,斜插入鬢的雙眉也是緊皺,畢竟祭出的一式強招被人莫名其妙的破解,不管是心理上還是靈力消耗上,對他的打擊都很大。

而且別忘了,第二次的心劍烈焰斬,為了不讓傲爽能夠躲避,劍子甚至在其中加註了劍盟的劍氣心火,如此一來確實能夠鎖定住前者的氣機,可如今被虛空亂流吞噬,對其靈魂之力上的消耗也是不小。

雙拳緊握,劍子手中的靈力長劍也是在其身體右側瘋狂旋轉著,顯然此時他的心境很紊亂,望著遠處的傲爽,嗓音低沉地道:「你是怎麼做到的?」

劍子的聲音之中,在此時已經罕見地出現了一絲嘶啞之意。

感受著前者那仿若要活活生吞活剝了自己的眼神,還那嘶啞聲音中的仇恨之意,傲爽不以為然,而是再度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說了,讓你動動腦瓜子。」

劍子一愣,自己如果能想到,還需要問你嗎?

「哼!」

冷哼一聲:「你還沒回答我,你是怎麼做到的?」

「八劍齊出滅強敵,彈指做到最睥睨……」傲爽輕笑著,念叨著風雲榜上前者的稱號,緩緩搖了搖頭:「如靈心所說,你就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聽到傲爽如此說,向段紅塵和楊天成已然明白了一些什麼,可還是不由看了看那邊的伊靈心,暗呼這赤元門的弟子心智果然卓絕,居然先自己等人一步猜測出了什麼。

「這一記心劍烈焰斬的確很強大,若是在外界,恐怕我想破解之也是不怎麼容易,但是你別忘了,這裡是風雲域,空間本就不怎麼穩定。」

說著,傲爽還看了看風雲塞前的伊靈心,對著後者一笑后,再度看向劍子:「你是否記得,剛才你那一擊在未出手前的場景,強大的威勢讓得劍身和虛空亂流之間只是隔了一層薄膜,而我,只需要略微出力,將那曾薄膜捅破……」


說到這裡,傲爽便不再繼續說下去了,其實也沒有再說什麼的必要,因為大家都是聰明人,有的時候話不需要說的這麼明白,只要對方能了解就行了。

「呵呵……」

沉吟半響后,劍子凝視著前者,沉然一笑,雖然看似很釋然,可細細聽去還是有種自嘲之意:「沒想到我一世英名,如今居然被你算計到了,不過你別著急,戰鬥才剛剛開始……」

「咔!」

傲爽沒有說話,而是用實際行動證明了自己心中所想,雙拳猛然一攥,將其手中的空氣都是生生捏爆,強大的戰意衝天而起,凌厲的眼神如鷹如隼,異常犀利。

「劍鏡!」

只見劍子的右手虛空一劃,頓時在其手邊的虛空一陣閃爍,隨即便是自那閃爍的虛空之中,顯現出了一道古鏡般的虛影,靜靜地漂浮著,好似根本不受那虛空的束縛。

右手一旋,一股吸力便是傳來,那古鏡頓時被劍子攝了出來,漂浮於其身邊,而不知怎的,風雲塞外盤坐的眾人中,有些人看到這古鏡之時,神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

這是心境較好好的人,心境不穩的人,當即一聲驚呼。

「這……難道是劍盟的聖階靈器?空間古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