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麗婭扭頭看看枯死的樹木,又轉回來看看那十幾個穿着重甲、扛着雙手劍朝她衝過來的亡靈,扭頭就跑。

“小洛,戰士的榮耀呢?”

被洛麗婭抱在懷裏的愛麗絲咯咯笑着,一點都不緊張。

“戰士的智慧告訴我,這裏還是先戰術性迂迴一下比較好。”

躲開一坨從背後飛來的綠油油攻擊,洛麗婭心想,不跑纔是笨蛋。 洛麗婭撿着地形複雜的地方一路向西逃走。

亡靈有着無窮無盡的體力可以一直追下去,可這邊在夜晚也是精神得不得了……用不着拖到天亮,靈巧的洛麗婭即便在樹林間也可以飛快地前進,倒是追殺她的那十幾名死亡騎士穿着笨重的盔甲,怎麼想都不可能追上她。

穿重甲還會發動綠油油攻擊的,總不會是術士吧。

希爾瓦娜斯手下從沒有過死亡騎士,這些笨重的蠢貨必然隸屬於天災……洛麗婭不時回頭望望,有個笨蛋似乎召喚出了戰馬,騎上之後沒走多遠便被樹枝掛倒在地。

嗚喵王手下的死亡騎士也並非人人都是精銳啊,是因爲戰力吃緊而量產的關係麼,洛麗婭胡亂猜測着,從被偷襲直到現在,她纔來得及去思考周圍的異狀——爲什麼死亡騎士會出現在銀鬆森林北部,這裏的天災不是早就被掃蕩得七七八八了麼。

當沙漏暴走的時候,作用在洛麗婭與愛麗絲身上的時間遠遠不止十幾年……相應的,她們回到的過去還不夠遙遠。

她們對這點一無所知,也並沒有察覺到時間早已變更。

洛麗婭只以爲身後的亡靈不過是些漏網之魚……她又扭頭往後看了看,不知不覺間追兵越來越多,十來個死亡騎士中間還夾雜着幾乎同等數量的食屍鬼。

人多就有用的話,世界恐怕早就被狗頭人佔領了。

他們之間的距離越拉越大,就在洛麗婭以爲自己逃出生天之時,她感覺就像被人拽住往後拉一樣,突兀地往後退去。

就算是量產的死亡騎士,也不是隻會大坨大坨的綠油油攻擊而已。

還不等洛麗婭被拉到死亡騎士們面前,她便把愛麗絲朝前方扔出去,自己緊跟着霧化……接住愛麗絲,她繼續往前方跑去。

進入森林後,洛麗婭就喜歡上和愛麗絲玩拋高高的遊戲。

不管愛麗絲對此有何看法,反正洛麗婭樂在其中,順便練就了一手拋接愛麗喵的絕技。

總之,一般的控制技能對洛麗婭小姐毫無用處……就在她稍微有些小得意的時候,小腿便被一條冰凍的鎖鏈纏住。

失去平衡的洛麗婭向前傾倒,在摔倒之前,她又一次霧化,擺脫了鎖鏈,愛麗喵依舊穩穩地留在懷裏。

幸好掌握了霧化這樣的逃命神技……洛麗婭還沒來得及慶幸,便再次被往後拉去。

來來去去地重複被控制、然後霧化逃脫的過程,雖然洛麗婭的霧化沒有多少使用限制,但一段時間內次數總是有限的——想來,死亡騎士們的控制也是一樣,可對方畢竟有十多個人。

更嚴重的是,他們之間的距離慢慢縮短,很快,洛麗婭就落入了亡靈的攻擊範圍。

她曾在修道院的後山和愛麗絲進行過閃避特訓,比起無數條觸手的攻擊而言,幾十只亡靈的攻擊還不算太難應付,尤其是他們經常互相阻擋對方。

可帶着愛麗絲的洛麗婭在敏捷上大打折扣……而且被觸手打到最多有些疼,要是被死亡騎士的雙手劍給劈中,怎麼想也會變成兩截死蘿莉。

洛麗婭在亡靈中不斷躲閃穿梭,她抓住機會繞到一名死亡騎士身後,後者馬上便被同伴誤傷倒地,趁着空隙,她又單手把短劍捅進一隻食屍鬼身體裏,握着劍柄的手狠狠轉了一圈。

還來不及抽回武器,她就因躲避攻擊而失去了短劍。

排除掉兩個敵人,洛麗婭的情況卻變得更糟,剩下的亡靈不再輕易進攻,他們開始試着包圍洛麗婭。

就算霧化逃跑,也會被接二連三的控制拖慢速度,很快又會被重新圍住。

洛麗婭的躲閃變得越來越吃力,她一次次故技重施,找機會將愛麗絲用力朝遠處扔去。

這一次,她還來不及霧化便被一隻從身後撲上來的食屍鬼抓傷了,食屍鬼腐爛的爪子穿透魔紋布裁成的衣服,深入到她的右肩。

洛麗婭卻沒有感覺到疼痛,彷彿身體也知道自己正處於死亡的邊緣,特地不來搗亂一樣。

吸血鬼並非什麼可愛善良的生物——根植於她血液中的殘暴一下子被激發出來,她轉身把爪子還陷在自己肩膀中的食屍鬼拖到身前,扯斷它的手臂,朝前衝補刀的死亡騎士推去。

在莫名其妙變大的力氣作用之下,她的手和牙齒都變成可怕的武器……卻對亡靈沒什麼效果。

困獸猶鬥。

就算連撕帶咬卸下了一名死亡騎士並未被盔甲包裹的手臂,也依然沒對他造成多少傷害,洛麗婭卻被對方另一隻完好的手給提了起來。

霧化,再霧化。

洛麗婭徒勞地向包圍圈外跑去,她提起沒跑出多遠的愛麗絲,受傷的右臂再也使不上力氣。

下一次大概就要完蛋了。

一旦有了這樣理智的想法,因瀕臨死亡危險而爆發出的不可思議力量轉瞬間便消失殆盡,洛麗婭腳步虛浮地向前跑着,已經不抱什麼希望。

她想和愛麗絲說點什麼,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河。”

說完,被洛麗婭提在手上的愛麗絲就蔫了下去,像是死掉一樣……正要把洛麗婭往回拖的死亡騎士們一時停頓,死後再也沒有感受過疼痛的他們,腦袋裏就像被什麼尖銳的東西插入並攪動一樣劇痛起來。

無法承受的疼痛讓這些以意志堅定而著稱的亡靈也大吼起來,短短几秒後,它又像從未來過一樣消失了。

當他們想要再次去追逐那個突然出現在石橋上的活人時,落水聲傳來。

跳進河裏的洛麗婭用左手抱緊一動不動的愛麗絲,她屏住呼吸,任由激流將自己往前帶去。

等亡靈來到河邊,洛麗婭早已不知被衝到了什麼地方。

向西通往大海的河流正處在豐水期,十分湍急,洛麗婭一開始還能掙扎着浮到水面換氣,但大口大口灌水的她意識逐漸模糊起來。

逃離亡靈的追殺之後,卻要變成海里的浮屍麼……

她想要打起精神,再浮到水面上去換一口氣,但意志很快就被想要隨波逐流、盡情休息的安逸感佔據。 早不疼晚不疼,被食屍鬼抓傷的肩膀偏偏這個時候劇痛起來。

也不知道是逐漸適應了吸血鬼強大的身體,還是因爲穿着裙子在森林裏到處亂竄從而經常被劃傷,最近的洛麗婭對於疼痛越來越遲鈍。

一般的傷口都完全沒有痛感了。

多虧食屍鬼那髒兮兮的攜帶着各種亂七八糟噁心玩意兒的爪子,洛麗婭此刻疼得快要哭出來了……這下子她徹底清醒了。

雖說水性不錯,可左手要抱着昏死過去的愛麗絲,右手又完全使不上力氣,洛麗婭只好盡力擺動雙腿,試着浮到水面。

完全做不到,就算勉強冒出了腦袋,根本無法保持平衡的她除了灌上一大口水外也完全呼吸不到空氣。

體重不過百,沉的特別快。

洛麗婭胡亂想着,如果是**的話,說不定就能憑藉着兩個氣囊獲得無與倫比的浮力了。

像她這樣的體型,在殘酷的浮力世界裏很吃不開。

洛麗婭試着把愛麗絲夾到腿間,可差點就讓愛麗絲被沖走了,她又想把愛麗絲塞到衣服裏,可根本塞不進去。

在她手忙腳亂的時候,一股暗流突然將她托出水面,下意識的換氣之後,她有被捲入到水中。

洛麗婭這樣的體型也有得天獨厚的地方……平得像塊衝浪板似的,特別能借助水勢。

於是洛麗婭乾脆就藉着水勢安心漂流,當機會來臨的時候猛蹬雙腿,換一口氣又重新潛入水中,靜待着下一次時機。

她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憋氣的時間很長……換做普通人類或許在一開始落水掙扎的時候就淹死了。

沉沉浮浮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洛麗婭快要筋疲力盡的時候,水勢終於變得平緩起來。

儘管依舊不能控制方向,但她也能通過踩水浮到水面上了,她開始試着遊向岸邊,卻再也拿不出對抗水流的力氣。

將愛麗斯貼近臉頰,熱乎乎的,她奇怪的夥伴正如自稱的那樣,似乎並不需要呼吸。

爲了節省體力,洛麗婭在換氣過後,便會主動沉入水中。

她還沒有脫離危險,在進入大海後,若是風平浪靜或許還有救……若是入海口有魚人棲息,又或者海面並不平靜,她也依然難逃被淹死或被魚人殺死的命運。

第不知多少次換氣時,洛麗婭遠遠看到了陸地……並非河流的兩岸,而是將河流一分爲二的三角洲。

馬上就要進入大海了……這是避免被魚人燒烤或者淹死在海里的最後機會。

她儘量調整着位置,好讓自己順着水流從三角洲旁漂過。

更近了,洛麗婭看到幾顆瀕臨河流的老樹,它們的根鬚插入水中……她開始用力蹬水,拼命朝着老樹所在的方向調整。

洛麗婭很快就靠近了三角洲,但水流也一下子變得湍急起來,幾顆老樹成片的根鬚越來越近,洛麗婭所在的位置剛夠抓到邊緣的地方。

她很快就發現了問題……左手抓着愛麗絲,右手卻根本不聽話……離岸太遠,她的力氣已經不夠把愛麗絲扔到那麼遠的地方了。

要放開愛麗絲麼……

不放開的話,自己或許就無法活下去……而且愛麗絲也不會真正死去的,不是麼?

所以只要鬆開愛麗絲,然後抓住樹根就好了。

機會稍縱即逝,洛麗婭已經漂到附近。

鬼才會鬆開她啊!

把愛麗絲的小爪子往嘴裏一塞,狠狠咬住,洛麗婭伸手去抓樹根。

抓住了!

左手用力抓住一截樹根,洛麗婭此刻才察覺到湍急的水流究竟有多大力量,她慢慢地、盡力把自己拉向樹根成片的地方。

在她用盡最後一點力氣與水流慢慢搏鬥的時候,她抓住的那截已經枯死的樹根終於斷裂了。

洛麗婭一下子被捲入水中。

……

凱爾薩斯帶領他殘存的族人們踏上銀鬆森林的土地,他正奉命前往達拉然運送補給。

領導着殘餘洛丹倫軍隊的加里瑟斯正計劃着攻擊被天災佔據的洛丹倫廢墟,依照古老的盟約,這些高等精靈——現在他們自稱爲血精靈,正攜帶着大量武器和糧食艱難地從北方南下,去支援洛丹倫聯盟的軍隊。

受到血精靈王子凱爾薩斯的感召,一些不願意加入血色十字軍或是銀色黎明的北方人類戰士也混雜在精靈之中。

一長列魔法貨車並沒有輪子,它們看起來就像是些巨型的箱子,每輛貨車後面都跟着兩名精靈法師,他們朝貨車灌注魔力,貨車便懸浮起來,沿路前行。

很快,凱爾薩斯的部隊遭遇到了另一隻小規模的軍隊——暗夜精靈。

他皺起眉頭,暗夜精靈和血精靈雖然還沒到血海深仇的地步,但若是在偏僻的地方相遇,幹掉對方明顯是個不錯的選擇。

“女士,有什麼可以爲你效勞的麼?”

掩飾着內心的不悅,凱爾薩斯走上前去,向領頭的女性暗夜精靈問好。

“我們在追蹤一隻墮落的惡魔。”

手裏拿着奇怪輪狀武器、臉上覆蓋着同樣奇怪的面具,女性暗夜精靈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那隻惡魔十分危險,我需要你的幫助。”

凱爾薩斯原本只是客氣一下,沒想到對方竟然置兩個種族長達萬年之久的仇恨不顧,直接要求他的幫助。

“我和我的人民正準備渡河,附近的亡靈似乎得到了指示前來狙擊我們。”凱爾薩斯很快就提出自己的條件,“如果你們幫助我渡河的話,我就幫助你們追蹤那個惡魔。”

女性暗夜精靈那被面具覆蓋大半的臉上看不出表情,片刻後,她點點頭,與凱爾薩斯達成協議。

……

洛麗婭翻到樹根結成的網上,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氣,僅僅是爬出水面的動作,就好像用盡她全身力氣一般。

她的存活是用好朋友的自我犧牲換來的……洛麗婭很悲傷。

“再見了……我會想念你的。”

她沿着樹網爬上岸邊時,那頭原本長及大腿的漂亮淡粉色長髮變成了溼噠噠的及肩短髮。

收起剪刀,洛麗婭摸摸先一步被拋上岸的愛麗絲,發現對方睡得正香。

當她被捲入水下、以爲自己要被沖走時,卻發現自己一動不動。

也不知什麼時候,她的頭髮全絞在了密密麻麻的細碎樹根裏。

……

視存稿情況,明天或許兩更,照例中午和晚上。 (我就知道不用溫馨的標題來炸你們一下,你們就會潛水到死)

洛麗婭一直很羨慕蘿卡那頭拖到地上的長髮……雖然因爲太麻煩而絕對不會留那麼長,可就是羨慕。

來不及哀悼救了自己一命的頭髮,又累又餓的洛麗婭撿起愛麗絲,拖着筋疲力盡的身體朝着茂密的樹林深處挪去。

她用來攜帶食物的行囊扔在了橋上,隨身的符文布小包裏全是工具、布匹和武器。

雖然很餓,但她累得連覓食的力氣也沒有了。

將因溼透而顯得格外沉重的衣物裏裏外外脫個精光,隨手掛在了樹枝上,翻出一卷棉布的洛麗婭連身體也懶得擦乾,連着愛麗絲一起往身上一裹便圈到一顆大樹之下。

在水裏泡了許久,肩上的傷口早就疼得麻木,看不到處在死角的傷口最深處,洛麗婭並不知道它幾乎深可見骨。

她感覺有些冷,她竟然感覺到有些冷,她以爲今生再也無緣體會這樣的感覺。

緊緊裹在身上的棉布,洛麗婭閉上眼睛,蜷起身體,左手輕輕摸着被齊刷刷剪斷的頭髮,沉沉睡去。

換做普通人類的話,捱了食屍鬼一爪又在水裏泡上很久,即便逃得小命,也要遭受隨之而來的可怕感染,在遍嘗無盡的痛苦後死去。

世上有餓死的吸血鬼,卻從沒有病死的——倒不如說他們根本不會生病,不管吸血鬼的源泉究竟是詛咒也好、惡疫也罷,那些隱沒在血液中的未知東西,足以殺死任何威脅宿主的病菌。

紅月落下,太陽將光芒撒入樹林間,睡夢中的洛麗婭不安地微微顫抖;太陽又落下,紅月再度當空,洛麗婭也沒有半點醒來的意思。

一股十分微妙、說疼不疼、說癢也不算癢的奇怪感覺自胸口陣陣傳來,洛麗婭被驚醒,右臂依然無法用力的她用左手微微撐起身體,靠在樹幹上,拉開裹住自己的棉布低頭看去。

隨後便抓起愛麗絲狠狠地扔了出去。

你在咬什麼地方啊魂淡!

就地打了個滾兒,愛麗絲啪嘰啪嘰地跑回洛麗婭身邊,一臉迷茫的神情,“我餓了……爲什麼吸不出來?”

吸你妹啊!

槽點太多,以至於洛麗婭完全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吐槽。

“唔……”愛麗絲沉吟一下,瞟了瞟洛麗婭的胸口,本着樸素的直觀印象得出了自己的答案——連倉庫都沒有,又哪裏來的貨物,“果然是因爲沒地方儲存麼。”

“說的好像你有一樣!肚子餓了吸你自己啊笨蛋!”

洛麗婭攥緊拳頭,努力忍住捶扁愛麗絲的衝動。

“夠不到。”愛麗絲真的低頭試了一下,“再說我那麼小一個,想要靠和我對比來找到一點點可憐自尊的小洛……真是難看。”

怒不可遏的洛麗婭擡爪便朝着愛麗絲拍去,因爲用力過猛,她背上的傷口擦在樹上,一陣劇痛,打歪了。

愛麗絲馬上就逃開,遠遠跑到一顆大樹後面,不時從樹後伸出腦袋來看看洛麗婭是否追了上來。

疼疼疼,洛麗婭倒抽着涼氣,完全沒有去追打愛麗絲的意思。

“食屍鬼的爪子上有毒……我要死了。”

說着,洛麗婭便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隨着時間流逝,愛麗絲的戒心逐漸減小,她一點一點靠近洛麗婭,直到站到離她很近的地方,後者也沒有突然跳起來打她。

愛麗絲都有些懷疑洛麗婭真的死掉了……在她眼中,洛麗婭和其他生物沒什麼不同,都很脆弱。

等她進一步靠近的時候,卻被眯着眼睛的粉毛飛快抓到手裏。

愛麗絲想逃卻無法逃走,即便受傷,洛麗婭也要比她敏捷,力氣也大得多。

洛麗婭嘿嘿笑着,她考慮着應該挖個坑把愛麗絲埋到地裏,還是直接把她釣到樹上。

一瞬間,紅月透過樹蔭灑下的光斑被遮擋住,洛麗婭反射性地仰望天空,發現有什麼東西在天上盤旋。

她把愛麗絲放下,朝她嘟嘴做了個‘噓’的動作,愛麗絲乖巧地點點頭,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藉助着背後的大樹,洛麗婭慢慢從地上爬起來,她小心翼翼地挪到一小塊沒有被樹蔭遮擋的空地的邊緣,擡頭朝天空望去。

一隻長得非常像是蝙蝠的生物正在高空盤旋鳥瞰……這樣的高度明顯是爲了偵查遠處的大規模異動,它或許看不清洛麗婭,但洛麗婭卻將它看得清清楚楚——那是鍊金生物,一隻石像鬼。

希爾瓦娜斯的‘科技樹’一直殘缺着,她的軍隊中幾乎沒有石像鬼——而石像鬼總是跟隨天災軍隊,擔任偵查與空中強襲的角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