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大家加把勁,馬上就過了!」林軒一邊打一邊給大家鼓勁兒!

2%

1%

「轟!」

最終,BOSS成長到第九層的時候,終於被林軒他們清空了生命值,整個戰鬥期間,被BOSS擊殺的玩家達到了八個人!

除了一開始三個不明白技能被秒的之外,剩下的全都是到了後面,治療無暇給遠程加血,反覆中技能而死的!

唯一讓林軒驚訝的是騎士團的妹子居然一個沒死,薔薇狐狸等人到了後期基本上都不輸出了,專心躲BOSS技能,而且這仨姑奶奶人傻錢多,有的是葯,被打了就喝葯,情況危機了還來瓶兩金一瓶的瞬回葯,這種土豪行為是魔盜團的玩家沒法比的!

「我開了啊!」林軒對眾人微微一笑,然後就像屍體摸去!

「唰!」

紫光一閃,在林軒超高的幸運加持下,果然又是一個開門紅!

水晶戰錘(雙手錘,史詩品質)

攻擊力+378

力量:+15

敏捷:+8

裝備:使你的暴擊幾率提升百分之五!

裝備等級:23

「我的!」一看這柄雙手錘,踩花大盜的眼都直了!

將近三百八十點的攻擊力是什麼概念?一個二十級的白裝武器戰,大約也就是這麼多的攻擊力,甚至可能還不到,也就是說這一把武器都等於別人整個人的攻擊力了,這還不算附加的額外屬性!

這把戰錘絕對是目前為止曙光城出現的攻擊力最高的武器了,就算薔薇炫舞的傳說劍都不行,因為薔薇炫舞的傳說劍是二十級的,而且還是單手劍,所以傷害比這柄戰錘低了差不多一百!

「這個怎麼分?」林軒疑惑道,雖然說答應踩花大盜給他們百分之十五的利益,但是這玩意兒到了裝備上怎麼計算啊?

「內部拍賣,金幣結算!最後按比例分金幣!」薔薇玫瑰說道。

「好!」踩花大盜點了點頭,她身上有不少的工會資金,再加上手下還有三十多個團員,到時候集資一下,說不定拿到的好東西比林軒他們還多。

一看踩花大盜答應了,薔薇玫瑰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得意的微笑,顯然這個奸商又給踩花大盜埋了個套。

踩花大盜做夢也不會想到,林軒這個隊伍里個個是土豪啊,本來妹子們就不差錢,之前跟林軒打密境又每人分了五千金幣,這些錢湊到一起,要是薔薇玫瑰動了壞心眼,踩花大盜他們就真成了打工仔了!

「那出價吧!」林軒笑道。

「十金!」踩花大盜一開始並沒出太多的價格,畢竟林軒隊伍里可沒人用雙手錘!

「龍女說她想要,我幫她買好了!50金幣!」薔薇炫舞和薔薇龍女的關係不錯,這裡出了好東西,不光騎士團的妹子們在騎士團的公共頻道炫耀,驚天魔盜團的人也一樣,林軒一發出水晶戰錘的屬性,驚天魔盜團的人就都知道了。

「喂,你們這樣做不好吧,不是說內部拍賣嗎?」踩花大盜有些不樂意了,原本以為沒人競爭,可以很便宜的拿下這件極品武器,沒想到薔薇騎士團的人亂出價。

「也是!」薔薇玫瑰一點頭,然後繼續說道:「雖然說內部競拍,但是也沒說無底價,史詩級的武器至少兩百金幣起,如果沒人要算我們的,我們按底價收!」

「這……好吧!我出兩百金幣!」踩花大盜考慮了一下之後就同意了,雖然這樣自己得多出一點錢,但是畢竟主坦克是人家的,藏寶圖也是人家的,自己這樣人多欺負人家職業不全,確實有些不太光彩!

「成交!」林軒看薔薇玫瑰沖自己點了點頭,然後把武器交易給了踩花大盜,同時兩百金幣入賬。

「第二件物品!」林軒說著又拿出一件史詩級的裝備!

水晶指環(戒指,史詩品質)

魔法攻擊+80

智力:+9

體質:+5

裝備:使你獲得技能——水晶箭,立即對敵人發射一枚水晶箭,造成400點傷害,同時石化對手兩秒,冷卻十五分鐘!

「首飾類的裝備100金幣起價吧!」薔薇玫瑰說道。

「是不是太貴了?」踩花大盜皺著眉頭說道,這個價格除了她,剩下的魔盜團成員沒人買的起啊!

「這還貴?那白給好不好……」薔薇狐狸陰陽怪氣的說道。

「好!一百就一百!」踩花大盜把心一橫,大不了自己借錢給手下!

「一百金!」得到踩花大盜資助的一個魔盜團的法師出價道。

「一百五!」薔薇狐狸直接出價。

「一百六!」薔薇水仙張嘴了。

「你們……」那法師都傻眼了,自己一共才借了一百二十金幣,結果剛開了個頭就出局了,他不過是驚天魔盜團的二線會員,哪見過這種一擲千金的土豪?所以下意識的就求助的看向了踩花大盜。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畫中的女子病容憔悴,穿著土氣老舊的連衣裙,五官不算精緻,只能勉強稱得上清秀。手裡捧著的藍色勿忘我花束,乍一看顏色也暗淡無奇。

但那副雙眼,深褐色的雙眼——閃耀著淳樸而溫良的愛,與那束畫中之花交相輝映,永不凋謝。

即使素昧相識,這畫像也令艾德產生了一種預感,畫中的女性無疑就是坤圖夫人。

「怎麼樣?」

說這話的時候,狄倫已將七芒星聖徽持握在手中。有那麼一瞬間,他看上去像是個貨真價實的聖職者。

「坤圖先生就在底下,他看上去既瘋狂且奄奄一息。彩色液體不停從他五官中溢出,將整個地面溢滿……呃,他的面前有一幅畫,畫的應該是坤圖夫人。」

艾德根本無法用語言描述他看到的一切,只能儘可能地組織措辭,試圖讓狄倫和奎茵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

「什麼亂七八糟的……」

奎茵似乎沒聽明白。她從披掛的大衣中取出一個八角形的羅盤,白水晶的指針直指向下方的深淵,中央小型指針的刻度在2與3之間搖擺波動。

「異常化強度在2-3之間,敵對目標不會超過三級非凡者水平。我來控制住坤圖,狄倫監視那副畫像,艾德警惕其他異動。都明白了嗎?」

在確認兩人都點過頭之後,奎茵低頭說道:「動手吧。」

她彷彿化作一股風暴,以一往無前的氣勢徑直衝向了墓穴深處。狄倫緊跟其後,手中的聖徽發出稀薄平和的明光,為奎茵照亮了前方的視野。

艾德走在最後,他的個人實力最弱,這裡也不像廢棄工廠那樣,可以發揮他其他方面的特長優勢。

做好斷後偵查,並且配合其他兩人做些輔助配合,這就是自己眼下唯一能做的事情。

他一手握著那柄撅把式轉輪手槍,槍口朝下,一邊反握著白鴉手杖,控制腳步向下快步前進。腳下那苔蘚般的斑斕粘液又濕又滑,稍不留神就會跌倒。

這柄手槍與亞瑟的配槍型號相同,他已經用從抽屜里找到的子彈盒重新裝填過子彈。

此時奎茵已經衝到了坤圖的近前,對方的手中懷抱著一本漆黑的古書,每當那色彩無窮變幻的彩色液體滴落在上面,文字便顯現於其中。

「斯通·坤圖!」

坤圖先生對名字仍有所反應,他茫然地抬起了頭,似乎在求助。

血腥顏料如湧泉般從雙眼潺潺流出,匯入腳下涌滿整個墓室的斑斕之池。

「你做了什麼?瑪格麗特·坤圖的遺體在哪?」

見坤圖並無反抗之意,奎茵手中的利刃不得不錯開一分。她奪下了那本漆黑的古書,捏住落魄畫家的下巴反覆搖晃,試圖令他保持清醒。

「瑪格麗特……」聽到這個名字,坤圖喃喃地重複著,空洞的雙眼望向一旁的畫框。

「瑪格麗特?」剛剛走下台階的狄倫小心翼翼地靠近那副矩形畫像,聲音卻滿是疑惑。

艾德沿著坤圖的目光瞥去,只見原本畫著坤圖夫人的畫像,此刻竟然空無一物……

小心!他剛想大喊。

呲——

下一秒,狄倫神父彷彿感受到什麼一般,猛地向後仰頭躲閃。頓時,他的喉間被剜出一道深紅的血花,淋漓鮮血噴涌而出。

這道無形之刃險些將他的脖頸整個斬斷。

狄倫死魚般雙目圓瞪,跪倒在地上,拚命扼住自己的喉嚨試圖將血堵住。大量的血液伴隨心臟跳動噴湧出來,已然是徒勞無用……

只見地上熔融蠟質般的顏料池,被無形之物的陰影掠過,留下點點滴滴的清晰足跡。

眼前卻空無一物。

「操!高階靈體!」

奎茵咒罵道,艾德還是頭一次見她露出恐懼的表情。

刀光一閃而過,幾乎要割下奎茵的頭皮。她向後逃竄,徒勞地招架、格擋,卻根本無法分辨出攻擊的正確方向。

趁著這短暫的時間,艾德急忙向狄倫靠近。

他張開著嘴巴,想要說些什麼,卻只是徒勞地發出嗬嗬聲。一隻手向胸口處虛抓著,似乎在摸索什麼東西。

艾德把手伸向狄倫的長袍內。他抓到了一條金屬鎖鏈,扯出來,竟然還墜著黑曜石雕刻而成的梨形瓶子,約有小酒壺大小。

這一定是狄倫在找的東西。

他擰開瓶塞,將其塞進狄倫虛握著的手中。狄倫彷彿抓到了救命稻草,不顧滿嘴的血沫,將瓶中漆黑的液體盡數吞入喉中。

忽然,狄倫的身體痙攣起來,面部肌肉痛苦地扭曲、蠕動著,深邃血液沿著血管爬滿了他的面部,那樣貌比起坤圖先生還要猙獰恐怖。

但同樣地,那頸部的創口緊緊閉合在了一起。狄倫咳出幾束鮮血,像剛被撈起來的溺水者那般大口地呼吸起來。

此刻的狄倫非常虛弱,艾德將狄倫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想要帶他離開這裡。

可是石門已然封死,那斑斕蠕動的苔蘚附著在上面,退無可退。

情急之下,艾德只好將狄倫放倒在台階上,讓他喘息片刻,自己則拔出轉輪手槍下去支援奎茵。

此刻坤圖夫人的惡靈已將她逼至絕路,墓穴內狹窄的空間再無輾轉騰挪的可能。

她徒勞地反握蝶翼折刀,猛刺入前方虛無之中。明知敵人就在此處,卻無法傷其分毫。

又一道寒芒閃過,奎茵那幽綠深邃的雙眼失去了光芒,血液沿著眼眶從臉頰流下。她的雙眼被割瞎了,利刃灌入腹中,將她高高挑起。

然而這只是加深了她的憤怒。奎茵翻騰掙扎著,發出「嗬嗬」的低吼,脖頸上的項圈電光劈啪作響,她卻不顧一切地想要扼住惡靈的咽喉——儘管那裡一無所有。

艾德望見她大衣里的八角形水晶羅盤落在地上,刻度停在了4。

那代表惡靈的強度相當於一名四級非凡者?

砰!砰!艾德嘗試著射了兩槍,他能推斷出坤圖夫人惡靈的位置,可子彈卻穿過了無形的軀幹,就彷彿其根本不存在於世上。

他將槍口平移了兩寸,一槍射在了坤圖先生的膝蓋上——儘管他瞄準的是左腿,打中的卻是右腿。

但過程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坤圖先生的慘叫驚動了坤圖夫人的惡靈。它甩飛了半空掙扎著的奎茵,彩池上漆黑的足跡說明它正向著艾德的方向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