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端起面前的紅酒,裝模作樣的晃動了一下,隨後面色驟然一寒,「大家等等。」

「嗯?」

「怎麼了林逸?」

一名名同學瞬間扭頭把目光看向了林逸,紛紛都是一臉不解之色。

至於劉珂,此時心跳那叫一個快啊!簡直都想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一般,一臉緊張的看著林逸尬笑道:「林少,怎麼了?難道這酒是假的?要是這樣的話,我馬上找人重新換,你知道的錢能解決的問題,對我來說都不是問題。」

「不,酒是真的,不過這裡面卻加了一些其他的作料,我猜猜是什麼啊!」

林逸意味深長的盯著劉珂笑道,隨後再度晃了晃手中酒杯,慢慢移動到了自己的鼻子下面。

「什麼?難道,難道這個傢伙聞得出來,裡面加料了?」劉珂眼睛猛的一瞪,神情充滿了驚恐,如果被揭穿的話,那樂子可就大發了啊!

到時候這麼多的人證,便是以他劉家的實力,怕是都會有麻煩。

「咕嚕!」

劉珂悄悄的吞咽了一下口水,看著林逸不自然的笑道:「林少,聞出來是什麼了沒有?」

林逸聞言,放下酒杯,抬頭,嘴角噙著一抹玩味的笑容,鎖定了劉珂,「劉珂啊劉珂,我們可都是看在同班同學面子上,才答應你來這裡郊遊的,可你竟然在酒里下藥,這尼瑪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啊?」

劉珂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心跳快的他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了,不過還是扯著嗓子,紅著臉焦急的吼道:「林逸,老子跟你說,你可不要冤枉人,老子在這裡面下什麼葯了?」

「就是,林逸,你要是品不出來這拉斐的好,就不要在這裡裝比,就以前你們林家那種環境,不破產你都喝不起,更不用說現在了,別在這裡賣弄了。」張杏分眼睛一翻,鄙夷的冷笑道,隨後端起面前的酒杯,竟然一飲而盡。

「既然劉少說沒有加料,那你把這一瓶紅酒喝了,我馬上給你道歉怎麼樣?」林逸直接無視了腦殘的張杏分,現在只要是個有眼睛的人,都能夠看的出來劉珂的面色不對勁了。

可尼瑪,這傻比竟然還伸著腦袋喝,這不是找死是什麼呢?

「呵呵,你丫的是不是在開玩笑?我一個人把這一瓶都給喝了,那豈不是要吐?」

劉珂那白胖的麵皮不自然的抽搐了一下,不爽的笑道,同時抬起手臂輕輕的擦拭了一下額頭上密集的汗珠子,心裡充滿了焦急。

「那喝半瓶吧!」林逸咄咄逼人的說道。

周圍其他比較警惕的女生,此時已經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清澈的眼睛里更是帶著濃濃的鄙夷之色,在酒裡面添加作料,在她們看來這是最不恥的一種行為了,簡直讓人噁心。

「半瓶……半瓶也……」

「半瓶也不敢喝?那你這藥量放的有點大呢。」

林逸眼神冷漠,盯著如坐針氈的劉珂,玩味的冷笑道。

「呼呼,怎麼,怎麼這麼熱啊?一點風都沒有啊?」

張杏分輕輕的拉扯了一下自己的領口,小嘴微微張開,皺著眉頭抱怨道。

眾人聞言,紛紛扭頭看向了張杏分,這一看,幾乎就坐實了劉珂的罪行了,此時的張杏分那想要「吃人」的樣子實在太明顯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問題。

「劉珂,你簡直混蛋,竟然對我們做這種事情?」

一名脾氣比較火爆的女生,直接起身,盯著劉珂一臉憤怒的吼了起來。

「不錯,虧我們那麼信任你,你竟然想要害我們?」

「劉珂,你這可做的有點過分了啊!多虧林逸發現的及時,要不然,我們都喝下去,豈不是毀了我們一輩子?」

就連那些之前巴結劉珂的人,此時都義憤填膺的質問了起來。

一旦中招兒,誰知道事後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他們都是一些普通家庭,一旦出點什麼意外,那這輩子都可能完蛋了啊!

「不是,不是,你們聽我說啊!這小子冤枉我的,我根本不知道這裡面有東西啊! 寵妻成狂:閃婚總裁太霸道 你們沒看到,剛剛我也想喝的嘛?」

劉珂急忙起身,焦急的解釋道,同時對著旁邊的中年保鏢使了個眼色。

對方見狀,悄悄的摁下了一個摁扭,隨後對著劉珂不著痕迹的點了點頭。 「走吧,解釋就是掩飾!」

那名最先開口的女生,冷冰冰的扔下一句話,就起身朝著山下走去。

「哎吆,小妹妹,這是往哪兒走啊?」

一群七八個穿著黑色背心,身材魁梧,面目猙獰的壯漢,手裡拿著一把蝴蝶刀從山下走了上來,盯著那名要走的女生,冷冷的獰笑了起來。

那名女生一看,頓時面色一變,緊張的說道:「我不認識你們,我要回家。」

「哈哈,回家?」

為首的壯漢獰笑了起來,目光彪悍的看著周圍的山林,打量了一翻之後,才咧嘴笑道:「這裡就是咱們的家啊!以天為被,以地為席,咱們稱其好事兒之後,不就是家了嗎?」

「混蛋,你們是什麼人?老子乃是劉家的大少劉珂,我告訴你們,這些可都是老子的同學,你要是敢得罪他們,我保證,整個中江市將不會再有你們的容身之所!」

劉珂怒髮衝冠,直接沖了上去,擋在了那名女生面前,看著壯漢高聲呵斥道。

「劉家?」

壯漢眉頭微微一皺,臉上浮現了一抹凝重之色,隨後微微點頭說道:「既然是劉家,那我可以給你一個面子,你現在自己滾蛋,我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否則,今天全部都要死在這裡。」

「咕嚕!」

一陣吞咽口水的聲音驟然響起,有不少女生,更是眼眶泛紅,瑟瑟發抖,他們畢竟還是沒有出過社會的人,此時簡直被嚇怕了。

「不行,他們都是我的同學,今天必須要一起走,如果你們需要錢的話我可以出,不管多少錢,哪怕是傾家蕩產,我也要保住我這些同學。」

劉珂咬著槽牙一臉堅定的說道。

「呵呵,那就不好意思了啊!來人,給我搞定他!」

壯漢眼睛一瞪,兇殘的吼道。

「嘿嘿,小子,你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得罪我們老大,給我跪下吧!」

一名小弟走上前,那如小牛腿一般有力的胳膊一把抓住了劉珂的脖子,隨後用力朝著地上一摔,劉珂掙扎了兩下之後,竟然沒有辦法從地上爬起來。

「大哥,你們先過去,這個什麼狗屁大少交給我就行了。」

那名小弟,看著領頭男子,淡淡的笑道。

「哈哈,好,等會兒少不了你們的好處!」中年壯漢看著自己的小弟淡淡的笑道,隨後又彎下腰看著劉珂說道:「沒想到你這個富二代,還挺夠義氣的,看在這一點上,等會兒老子不要你的命。」

「王八蛋,有本事沖我來啊!」

劉珂咬著槽牙,猙獰的怒吼道。

「給老子老實點,再敢亂動,老子絕對不介意弄死你!」

小弟一腳踩在了劉珂的背上,猙獰的笑道。

「林逸,我知道你能打,一定要保護好他們,否則,老子一定不會放過你的。」趴在地上的劉珂,扯著嗓子吼道。

「能打?林逸?那個是林逸啊?」

中年男子一聽,似乎來了興緻,盯著眼前的人群冷冷的問道,而其他的小弟,此時也把所有人都包圍了起來。

「我就是,怎麼了?」

林逸起身淡淡的笑道。

中年男子一看,頓時眼睛微微一眯,閃過一道凌厲的殺機,獰笑道:「小子,很狂妄啊!阿狗,殺了他!」

「是!」

一名小弟,從人群中走了上來,手裡拿著一把蝴蝶刀,一臉陰鷙的盯著林逸,那黑色背心下面的肌肉,簡直就像是一塊塊大石頭一樣恐怖,光是看上一眼,就給人一種不可抵擋的可怕感覺。

「小子,現在呢,我給你一個機會,跪下,叫我爺爺,我可以饒你不死,否則,等會兒我挑了你的四肢經脈,然後在把你活埋在這山裡。」壯漢盯著林逸威脅道。

「你這麼兇殘的?」林逸故作驚訝的尖叫道。

「哈哈,你也不去打聽打聽,我們天蒙山五虎,那可是真正的兇徒,弄死你們對我們來說只是一件小事兒。」

壯漢得意洋洋的說道。

「什麼?天蒙山五虎?你,你們竟然是天蒙山五虎?」

有一名男生眼睛一瞪,一臉驚恐的尖叫了起來。

「哈哈,看來還是有人知道老子們的名號的嘛!」

壯漢得意洋洋的大笑了起來。

「好了,別墨跡了,等會兒有人來了,聽話的,服從命令的給條活路,剩下的全部殺了。」

領頭的中年男子,不悅的呵斥道。

「是是。」

阿狗一聽,目光帶著一絲不耐煩,盯著林逸吼道:「到底是跪下,還是死,自己選擇。」

「林逸,林逸快跪下啊!他們真的會殺人的。」

之前那名開口的男生有些畏懼的看著林逸喊道,他平時比較喜歡了解一些小道消息,恰好知道這天蒙山五虎的可怕之處,那絕對是真的會殺人的存在。

「兩個我都不想選擇!」林逸風輕雲淡的笑道,不過剛剛進入練皮境的武者,在他的面前簡直就像是一隻蚊子一般不堪,竟然也敢大放厥詞,林逸甚至都忍不住想笑了。

「瑪德,找死!」

壯漢一聽,怒了,揮手就是一拳朝著林逸的面門上打了過去,那粗壯的手臂上,青筋一根根凸起,說不出的猙獰恐怖。

不少膽小的女生,直接把腦袋扭到了一旁,根本不敢去看那血淋淋的一幕。

可下一秒。

還沒有來得及扭頭的學生們卻全部都張大嘴巴,一臉獃滯的愣住了。

林逸,竟然輕飄飄的抬起了自己的手掌,還剛好握住了對方那能夠開碑裂石的拳頭。

「接,接住了?」

有人不敢置信的嘀咕道。

「咕嚕!好像是的。」

跟這些同學們的震驚相比,那名壯漢的瞳孔里卻充滿了驚恐不安,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林逸那恐怖的力量,一雙白凈的大手,此時卻像是鐵爪打造而成的一般,竟然捏的他的骨骼都在往一起擠壓。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哼!就憑你還沒有資格知道。」林逸冷哼一聲,手臂猛的一抖,咔擦,直接卸掉了對方的胳膊,隨後一腳狠狠的抽在了對方的左肋上。

「砰!」

一聲可怕的悶響驟然響起,那壯漢一百多斤的軀體,就像是一個沙袋,直接被林逸踹的飛了出去。 「嗯?果然是練家子啊!」

為首的中年男子神情一怔,隨後嘴角浮現了一抹殘忍的獰笑,「留下一個看著這些學生就行了,其他人給我一起上,廢了這小子。」

「是!」

其他人也看出來了點子扎手,不在有任何遲疑,一個個宛如下山的群狼,直接把林逸包圍起來。

「一群垃圾!」

林逸傲慢一笑,他們之中最厲害的也不過才是區區的煉骨境初期,如何能是他林逸的對手呢?

「牙尖嘴利的小子,吃我一拳!」

領頭的中年男子怒吼一聲,煉骨境的氣勢猛然爆發,宛如餓狼釋放了自己的凶性一般,朝著林逸打了過去,這一拳的威力比之前要那名壯漢要恐怖的太多,而且也更加的強悍,瞬息而至。

可林逸卻彷彿是被嚇傻了一樣,竟然站在原地,無動於衷,不知道反應。

寂寂如風夜雨默 「林逸,快躲開啊!」

一直默不作聲的顧夏瞳一臉驚慌失措的尖叫了起來。

「唰!」

如處在風暴中心的林逸,卻突然扭頭玩味的看著顧夏瞳笑了起來,「你這是在關心我嘛?」

顧夏瞳明眸微微一怔,而後急速閃爍了一下,馬上就把頭低,可下一秒,卻又緊張的抬起頭。

「滾開!」

林逸怒吼一聲,抬腿就是一腳,直接揣在了對方的心口上,這一腳簡直就像是一把鐵鎚,直接把對方踹的倒飛了出去。

不過周圍其他人的攻擊此時也到了林逸身前,所有人都是瞪著眼睛一臉緊張的看著林逸,避無可避啊。

「小子,去了地下可要記住,千萬不太高調了。」

「哈哈,不錯,不要以為自己能打就了不起了。」

一名名壯漢得意洋洋的大笑了起來,他們有五六個人,不管那個人的攻擊打在林逸的身上,都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橫掃千軍,破重圍!」

林逸說完,手臂一抖,嘩!一股白色的粉末直接朝著四周飛濺。

「啊!我的眼睛啊!」

「我曹,石灰粉?」

「瑪德,這小子怎麼有石灰粉的啊?」

霎時間,一群壯漢便紛紛一臉痛苦的捂著自己的眼睛慘叫了起來。

這些都是當日,他在朱家村順手從那些欺世盜名之輩身上拿走的,卻沒想到竟然用上了。

「砰砰!」

鞭腿快如幻影,瞬間就落在了這些人的身上,以林逸用不的實力,不管落在哪裡,都是骨骼盡斷。

「我說諸位同學,現在他們眼睛睜不開,能不能上來,幫忙把人捆住呢?」

林逸扭頭看著還在發獃的男生,有些無奈的說道,這些人都是他的同學,算是有一點關係,林逸自然要關照一二,只要他們今天能夠上前,對這些幾乎已經沒有任何反抗能力的人出手,那麼,對於他們以後來說,絕對是一種很大的幫助。

眾人一聽,頓時面面相覷,有些不敢上前,一來這些人實在太強壯了,再者,這可都是亡命之徒,那種恐懼,讓他們根本不敢妄動。

可顧夏瞳一個女生,此時卻上前一步,走到了林逸面前,臉色微微有些緊張的說道:「你在這裡等著,我馬上把繩子給你準備好。」

「呵呵,好。」

林逸沒有任何的廢話,上一世的事情到現在對他來說都是刻骨銘心的,他依舊清楚的記得,顧夏瞳為了照顧家裡,幾乎每天回家都會割草喂牛,用青草編織手鏈,戒指,螞蚱,毒蛇的絕技連他都佩服的緊。

「我幫你看著他!」

有男生弱弱的走了上來。

總裁,你爬錯牀了 林逸見狀微微點頭,扭頭看向了那名踩著劉珂,如今卻一臉緊張的漢子,笑道:「跪下,求饒,我給你一條活路,否則,今天老子一定要殺了你。」

「咕嚕!」

義父求你溫柔一點 對方無比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隨後看著林逸焦急的吼道:「你可不要亂來啊!你的同學還在我手裡,要是把我逼急了,小心我弄死他!」

「劉珂?呵呵,你弄死他吧!反正老子也不喜歡他!既然你不願意跪下,那就只能死咯。」

林逸一臉玩味的冷笑道,隨後從地上撿起了一塊兒拳頭大小的石頭,「我覺得用石頭,一點一點的把你砸死應該比較痛苦一些。」

「唰!」

那名壯漢一聽,一把把劉珂從地上抓了起來,焦急的擋在了自己的面前,看著林逸吼道:「你別過來啊!再過來老子就不客氣了啊!」

說著,對方便急忙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抵住了劉珂的咽喉,只不過因為太過緊張的原因,竟然不小心直接刺破了劉珂的皮膚,頓時一股劇痛傳來,把劉珂整個人嚇的都忍不住尖叫了起來。

「趙峰,你他瑪德給老子注意點,你想要弄死老子啊?」

「唰唰!」

剩下的同學,此時全部都眼神怪異的看向了劉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