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鴻道人眸光一寒,有凌厲的殺機閃過,不過下一秒,他的腦海中卻浮現了一道亮光,隨後寶劍悠然消失。

飛鴻道人看著三通和尚淡淡的笑道:「罷了,罷了,罷了,看在我們認識多年的份兒上,我給你一次機會,不過你應該知道我靈威之境的恐怖,就算是你不說,他也逃不了多久的。」

飛鴻道人說完,隨手一揮,一道靈力宛如小蛇一般,從他的手指上飛出,落在了死鬼道人的頭上,取走一縷長發之後,飛鴻道人便一飛衝天,朝著遠處飛去。

「不行,我必須要第一時間通知那小子,否則,他死定了!」

三通和尚也顧不得給死鬼道人厚葬了,剛猛十足的一掌打在了地上,頓時,黃沙宛如暴雨一般,落在了死鬼道人的屍體上,直接把他掩埋起來。

而三通和尚則是轉身就朝著海上衝去。

「哼哼,你跟我徒兒號稱是幾十年的老朋友,如今竟然不思為他報仇,這也能算是朋友?」

飛鴻道人,宛如鬼魅一般,在數百米的高空上,眸光冷漠的盯著三通和尚冷笑道,隨後急忙追了上去。

此時,在飛機上的倉庫內。

楊凱簡直就像是一個叫花子一樣,惶恐不安的靠在角落裡,身上那價值不菲的白色西裝,此時也被鮮血濕透了,油光發亮的頭髮也亂糟糟的,宛如雞窩一樣,整個人說不出的狼狽。

總裁,別想逃 「少,少爺。」

兩名回過神兒的保鏢,亡魂俱冒,一臉惶恐不安的盯著楊凱喊道。

到現在,他們兩人像是發瘋一樣毆打楊凱的畫面,還不斷的在他們的腦海中浮現。

太瘋狂了。

實在太瘋狂了。

兩人當了半輩子保鏢,都沒有打的那麼爽過。

可現在,慫了,簡直怕的要死,一下飛機,楊凱怕是就能夠輕易要了他們兩人的性命。

聽著兩人的聲音,楊凱本能的顫抖了一下,實在被打怕了,不過當看到兩人那更加緊張的神情,楊凱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馬上給家裡打電話,這次的事情,我知道你們是中招了,我可以給你們一次機會,可等會兒,中江分部的人來了,如果你們再搞不定他,那就自殺吧!」

「是,少爺放心!」

兩名保鏢一聽,頓時面色大喜。

中將分部,那可謂是兵強馬壯啊!收拾一個人還不是輕而易舉。

當即一人急忙掏出手機開始聯繫,而另外一個人則是急忙從身上周到了紙巾,衝到了楊凱面前,幫對方擦拭身上的鮮血。

一個小時后,中江市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中。

王嵐遲疑了一下,還是步伐優雅的走到了林逸面前,綳著一張臉,冷冰冰的說道:「楊凱家裡在中江市也有些地位,你等會兒最好不要下飛機,我帶你從員工通道離開吧!」

「在中江市還有地位?」林逸一聽,頓時樂呵了,在中江市,竟然還有人敢在他面前說有地位?

「呵呵,多謝王小姐好意,你放心,到了中江市,我可以保證,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傷害我主人一根汗毛!」

陳天行看著王嵐,自信滿滿的笑道。

「哈哈,不錯,我也想要看看,這楊家到底是那個楊家,竟然這麼囂張,敢在說自己在中江市有地位。」

陳兵也跟著大笑了起來。

在中江市。

林逸便是傳說。

便是神。

誰敢招惹?

誰人又能夠招惹?

當初,林逸被抓可是讓整個中江市都來了一場大地震。

從藝術家開始 王嵐見三人竟然一點都沒有把楊家放在眼裡的意思,不禁眉頭微微一皺,耐著性子再度說道:「楊家在京城根深葉茂,而且有的是錢,這次你們打了楊家的大公子,下飛機之後,他一定會找人要了你們的性命的,我拜託你們能夠認真一點嘛?」

「嗯?王小妞,你這是在關心我?」

林逸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著王嵐玩味的壞笑道。

「沒,才沒有,你不要自作多情了。」王嵐眸光閃爍了一下,急忙低下了腦袋,隨後轉身就朝著遠處走去。

「王嵐啊!王嵐,難道你,你真的喜歡他了?」王嵐一邊走著,一邊在心裡暗暗嘀咕道,她也不是傻子,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對林逸的關心有些過頭了。

「唉,不管了,就算是普通人,我遇到了也不能見死不救啊!」王嵐貝齒咬著嘴唇,喃喃自語道,隨後走到了自己的工作間,掏出了自己的電話,撥通了王志遠的手機。

在她看來,這件事兒,怕是只有一個人能夠解決,那便是她的爺爺王志遠,作為第一國醫聖手,王志遠在醫藥界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他只要開口,便是楊家也必須要給予足夠的面子。

正在跟幾名弟子開會的王志遠,看著王嵐的來電,那蒼老,嚴肅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抬頭看著正襟危坐的幾名弟子笑道:「都下去吧!把我說的事情儘快落實了,不能給人家企業添麻煩。」

「是,老師放心,我們這就去辦。」

一眾弟子起身,恭敬彎腰行禮,隨後才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房間。 等辦公室房門關上,王志遠的面色瞬間就陰沉了下去,隨後拿起電話,擠出了一絲不自然的笑容,笑道:「嵐嵐,又想爺爺了嘛?」

「當然了,你可是嵐兒的爺爺呢。」

王嵐歪著小腦袋,抿嘴,笑的就像是一隻聰明奸詐的小狐狸,哪裡還有之前的冷漠,簡直要甜死人,如果林逸在這裡,說不定都會有改變想法的可能。

這一笑,簡直就像是冰川融化,晴空萬里一般,讓人心情舒暢。

「哈哈,你個小東西,少給你爺爺我灌迷魂湯,說吧!這次找爺爺又有什麼事兒啊?」王志遠心情大好,淡淡的笑道。

「爺爺,那個楊凱你知道吧?」王嵐嘟著小嘴,杏乾的大眼睛,輕輕的眨巴了一下,小聲問道。

「楊凱?呵呵,知道啊!我聽說他在追求你,怎麼樣?看上了?」王志遠言語輕鬆的調侃道。

「哼!我才沒有看上呢,典型的就是一個紈絝子弟,就剛剛在飛機上,他還多管閑事,想要跟人鬧事兒,我估摸著等會兒飛機停穩之後,他肯定會找別人麻煩的,爺爺你給他說一聲,讓他老實一點。」

王嵐冷哼一聲,不滿的說道。

林逸在沒有出現的時候,她對這楊凱都不感冒,更何況,現在林逸都出現了,二者一比,這楊凱那真是越發的不入流了。

惡魔總裁請小心,我是臥底 「呵呵,我當多大的事兒呢,原來是這種事兒啊!好說,等會兒我直接給他爸爸打個電話就好了。」王志遠一聽,豪爽的笑道。

別看他只是一個醫生,王家也沒有自己的產業,公司,可是在醫藥行業,他王志遠堪稱是帝王級別的存在。

但凡是在華夏從事這一行的,怕是沒人敢不給他王志遠面子,更何況,楊家現在可算是有求於他,怕更是不不敢不從了。

王嵐一聽,頓時喜上眉梢,宛如一個小孩子一般,笑嘻嘻的說道:「我就知道我爺爺對我最好了,那我先掛了啊!飛機上打電話終究是有些不好的。」

「呵呵,你個小東西,有事麻煩你爺爺的時候,就不說不好,現在利用完爺爺了,就說不好了,對了,那人是誰啊?竟然這大的膽子,敢跟楊家的人叫板?「王志遠隨口笑道。

王嵐一聽,臉色上的笑容頓時僵硬了下去,不自然的笑道:「就是一個普通朋友,普通朋友。

「完蛋了,爺爺這麼八卦,這次怕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了啊!」王嵐心裡充滿焦急,隨後一咬銀牙,焦急的說道:「爺爺,我先掛了啊!你記得已經答應我了。」

「哼!是不是林逸?」

王志遠面色陰沉到了極點,咬著槽牙冷冰冰的質問道。

王嵐從小就非常乖巧,現在雖然參加了工作,可是因為他王志遠的關係,在公司還真沒有什麼人敢跟她交朋友,能配跟她叫朋友的。

所以,王志遠瞬間就想到了林逸。

正準備掛斷電話的王嵐一聽到王志遠那冷漠,生氣的聲音,整個人頓時就僵硬住了,隨後咧嘴,一臉討好的對著電話笑道:「爺爺,您真是諸葛在世啊!這一猜就中,不錯,就是他,你幫幫忙吧!」

王嵐實在太了解王志遠了,而且王嵐的智商也不像是王志遠像的那麼簡單。

既然事情已經無法掩蓋,所幸還不如直接大方承認好了,畢竟以王志遠的身份地位,想要調查出這件事兒也絕對不難。

「哼!嵐嵐,我之前就跟你說過,他不是好人,讓你離他遠一點,現在他竟然還敢招惹楊家的人,這簡直就是老壽星吃砒霜,找死,這事兒你不要管了,我也不會管的。」

王志遠冷冷的呵斥道,可這心裡卻充滿了開心,本來,他已經安排好人去找林逸的麻煩了,卻沒想到,他安排的人還沒有過去,這林逸竟然就招惹到了楊家這麼恐怖的存在,嘿嘿,小子,你這可是自己找死,怪不得別人啊!

「爺爺,我求求你了,你一定要救救他啊!」

王嵐一聽,頓時慌了神兒,在她看來,如果王志遠不出手的話,今天林逸肯定是要倒大霉了。

對於這些紈絝子弟的性格,她實在太了解了,這次楊凱不但裡子面子都沒有了,最重要的是兩個保鏢還交代了他的那麼多壞事兒。

如果不弄死林逸,他怕是晚上睡覺都睡不著。

「嵐嵐,有空回來看看爺爺。」

王志遠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一雙蒼老奸詐的眸子,怔怔的看著會議室的大門,隨後陰沉的臉上浮現了一抹燦爛的笑容。

「呵呵,醫術驚世無雙,很牛嘛?不懂得做人的道理,早晚也只是一捧黃土而已,只是可惜了他那一身高明的醫術啊!」

王志遠重重的嘆息一聲,隨後便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王嵐看著嘟嘟掛斷的電話,心情一下子沉入谷底了。

「哐當!」

飛機猛烈一震,王嵐那漂亮的大眼睛里頓時浮現了一抹慌張之色,隨後起身就朝著前方衝去。

此時,飛機已經重新降落在了中江機場,有不少人已經開始離開。

林逸跟陳天行,陳兵三人赫然也在其中。

林逸,林逸……」

王嵐扯著嗓子,焦急的喊道。

「呵呵,怎麼了?」

人群中,林逸停下腳步,轉過身,一臉玩味的盯著王嵐笑道。

「沒,沒什麼,跟你一起走吧!」王嵐深吸了一口氣,淡淡的說道,她畢竟是王志遠的孫女,她相信,就算是楊家的人真的來了,也應該會給她幾分面子。

「呵呵,如果你是擔心我的安全的話,我想你完全沒有那個必要。」

林逸抿嘴,一臉輕鬆的笑道。

那神情,彷彿在整個華夏都赫赫有名的楊家,在他眼中只是一個小癟三,他隨時都能夠把楊家弄死一般。

「哼!你少在這裡說大話,你是不是知道楊家的恐怖,我送你出去,你放心,我絕對不會纏著你的。」

王嵐說完,上前一步,一把挽住了林逸的胳膊,就朝著外面走去。 香氣撲鼻,一時間讓林逸有些不忍拒絕了。

王嵐鳳眸中明顯帶著一抹緊張,害怕,可似乎還帶著一股淡淡的竊喜,總之神情很是複雜。

「讓開,讓開,楊家辦事兒,不想死的人馬上讓開!」

一道囂張,急促的聲音驟然響起。

隨後,一群穿著黑色西裝的漢子,便橫衝直撞,沖了上來,直接把正在下飛機的人群沖的七零八落。

「哎呀,你們這些人是怎麼回事兒?不張眼睛的?」

「就是,瑪德,沒看到人嘛?你都撞到老子身上了。」

一名名正在下飛機的旅客,頓時一臉不滿的呵斥了起來。

「哼!京城,楊家辦事兒,不相干的人馬上給老子滾,誰再敢嘰嘰歪歪,老子要他的命!」

沖在最前面的一名楊家保鏢,咬著槽牙,神情無比猙獰的怒吼道。

「不錯,都趕緊給老子滾,我楊家辦事兒,也是你們這群廢物可以干擾的?」?

一名名楊家保鏢,紛紛神情倨傲的獰笑道。

這次可是他們楊家的公子被人收拾了,他們如果不賣力一點,好好表現,弄不好隨時都會下崗,而且在電話中,他們也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經過。

今天那肯定是要死人的。

剛剛還一臉不滿,在抱怨的旅客們一聽,竟然是京城楊家的人,一個個頓時面色大變,再也沒有之前的不滿了,急匆匆拿著自己的東西就離開了。

京城,那可是一個讓無數人羨慕的地方。

甚至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京城就是社會精英雲集的地方,這些年,京城的房價簡直恐怖到了一個離譜的地步,任何人能夠在京城買一套房子,幾乎就是成功人士了。

畢竟很多人終其一生,都無法在京城購買房子,更不用說,這楊家在京城可是出了名有錢的大家族,一般人如何敢招惹,如何能招惹呢?

「呵呵,來的挺快啊!」

林逸咧嘴淡淡的笑了起來。

「哼!是挺快的,我倒是沒有想到,這楊家平時低調的像是老鼠一樣,竟然隱藏著這麼大的力量。」

陳天行瞳孔微微眯起,眼中閃過一道寒芒,冷冷的獰笑道,在他成為林逸奴僕,在他見識到林逸恐怖實力的那一刻,他就開始暗中調查中江市所有的家族,勢力了。

不為別的,只是想要在林逸需要知道這些人信息的時候,他能夠回答的上來,卻沒想到,在他調查一翻之後,竟然還隱藏了這麼恐怖的一個家族。

以現在,機場上表現出來的實力,這楊家的分支,在中江市絕對可以成為排名前五的家族,可以往低調的卻讓人無法想起中江市有這麼一個家族,這簡直就是在打他陳天行的臉。

「呵呵,林少,是吧!」

楊凱在兩名保鏢的攙扶下,神情凄慘的從裡面走了出來。

當站在外面的楊家保鏢一看,一個個頓時眼睛一瞪,一臉不敢置信的看向了楊凱,實在是現在楊凱的造型太慘了,簡直是慘不忍睹啊!

就算是路邊的叫花子都比楊凱要好看很多,頭髮亂糟糟的,上面還沾染了不少的灰塵,身上更是沾滿了鮮血,一張臉又腫又紫,根本沒個人樣,看起來就像是一頭豬妖成精了一般。

如果不是被楊家的兩名保鏢攙扶著,怕是無人能夠認出,這就是曾經,衣著考究,多金帥氣的楊凱啊!

「少爺!」

一群楊家的保鏢,急匆匆的沖了上去。

「我們走吧!」

林逸淡淡一笑,一行人就慢慢的從樓梯上走了下去。

「少爺,您,您怎麼成這個樣子了啊?」

「嗚嗚,我的少爺,你說到底是誰弄的,我要他死!」

楊家在中江的兩名負責人,咬著槽牙,無比憤怒就的吼道。

楊凱聞言,抬頭,用力的睜開了腫脹的眼睛,盯著林逸的背影,冰冷,而殘忍的獰笑道:「現在想走,是不是有點晚了呢?」

在楊凱看來,林逸此時不吭聲的離開,顯然是怕了,既然怕了,他楊凱就覺得好玩了。

正在前行的王嵐一聽,頓時腳步一滯,心跳在這一刻也驟然加速了,楊家這次來了可是足足有二十三名壯漢啊!

而且,全部都是眸光如電,殺氣如海的恐怖存在。

林逸就算再能打,在王嵐看來,也不可能是這些人的對手,當即焦急的說道:「別理他,趕緊走,我給你們擋一會兒。」

林逸聞言,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後扭頭看著王嵐淡淡的笑道:「我說王小妞,我真的沒有把這個什麼所謂的楊家放在眼裡,真的。」

「哎呀,這都什麼時候了?你怎麼還裝呢?趕緊走啊!」王嵐沒好氣的催促道。

「走? 我的召喚物可以學技能 呵呵,不要著急,今天,我楊凱會送他走的,只不過,能夠走出這裡的只能是屍體!」

楊凱咬著槽牙,在兩名保鏢的攙扶下,無比猙獰的走了過來。

「楊,楊凱,我跟你說,你不要亂來,否則,否則我爺爺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王嵐看著楊凱有些害怕的威脅道。

「呵呵,王老他也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這次可是找小子先招惹的我,殺了他,王老也絕對不會生氣的。」

楊凱看向王嵐冷漠的說道,隨後扭頭看向了林逸淡淡的笑道:「小子,跪下,跪下跟老子道歉,祈求老子的原諒吧!」

「不錯,跪下,只要我家少爺原諒你,你便能夠活著離開,否則,今天,你死定了。」

楊家的保鏢,全部都圍了上來,宛如銅牆鐵壁一般,把林逸一行人包圍了起來。 總裁追妻:女人,別放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