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蝰蛇玩味殘忍的盯著林逸獰笑了起來,彷彿他一點都不著急,也不想要把林逸弄成殘廢一般。

「哈哈,孫子,只管來!你爺爺我要是皺一下眉頭,便是你養的。」

林逸咬著槽牙,眸光迫人,宛如神明一般,盯著歐陽蝰蛇冷冷的呵斥道。

「呵呵,林少乃是人中豪傑,比我家傲少要厲害許多啊!」

歐陽蝰蛇唏噓的說道,隨後,低下頭,手中鋒利的匕首猛的刺入了林逸的手腕上,用力往上一挑,手筋斷裂,劇痛宛如潮水一般瞬間把林逸淹沒,可他卻彷彿沒有感受到一般,一雙眸子,怔怔的盯著顧夏瞳,腦海中則是不斷回憶,上一世,這個可憐女子,為了養活他而付出的艱辛。

歐陽蝰蛇見林逸竟然真的一點反應都沒有,不禁神情微微一怔,隨後再度切斷了林逸的第二條手筋。

「不要,不要,求求你們放了他啊!放了他啊!」

顧夏瞳眼淚婆娑盯著薛傲苦苦的哀求道。

「呵呵,著什麼急呢?這還只是開胃小菜,你要知道你的林總那可是牛的很呢,之前可是直接要了我的命啊!我現在才只是斷了他的四肢,有什麼好哭的呢?」

薛傲淡淡的笑道。

歐陽蝰蛇聞言,眸光一寒,唰唰又是兩刀,直接斬斷了林逸的腳筋。

「傲少,任務完成!」

歐陽蝰蛇扭頭盯著薛傲淡淡的笑道。

「現在可以把她放下來了嗎?」

林逸眸光平靜,盯著薛傲冷冷的質問道。

「放下來?不不,這上面多涼快啊!你既然你的四肢斷了,那我就安心的多了啊!」

薛傲拿著那鋒利的匕首,輕輕的在手裡拋著,朝著林逸走了過去。

「楚紅,三十秒之後我攻擊隱藏在虛空中的強者,血佛保護你,一定要把夏瞳救回來!」

林逸直接動用心神,悄悄的跟楚紅說道。

「主人,你的四肢?」

隱匿在虛空中的楚紅一聽,不禁有些焦急的問道。

「無妨!」

林逸淡淡的說道,神府的晉陞帶來的好處簡直無法言喻,雖然他現在看起來傷勢非常的嚴重,四肢斷掉簡直有如廢人,可動用神府之後,林逸有把握在二十秒內恢復五成的力量。

「動手!」

林逸爆喝一聲,整個人就像是一枚炮彈一般直接朝著薛傲沖了過去。

「什麼?」

薛傲一看,頓時眼睛一瞪,手中的匕首猛的朝著林逸斬了過去。

「唰!」

勁風吹過,薛傲只感覺自己的臉頰生疼,此時才發現,林逸的攻擊目標竟然不是他。

「不好,拿下顧夏瞳!」

薛傲驚呼道。 此時,虛空中也傳來了一陣微弱的波動。

「荒天劍法!」

林逸爆喝,手中的軒轅劍猛的揮動,宛如刺目的小太陽一般可怕,一道道犀利的劍芒瘋狂的朝著隱藏在空中的那些強者打了過去。

軒轅劍本就是是道器,此時林逸又爆發出了接近四十萬斤的可怕力量,每一道劍芒都足以威脅到天龍之境的強者,一時間,隱匿的強者都被林逸的劍芒逼的只能退讓。

而楚紅跟血佛也宛如幽靈一般,瞬間就把顧夏瞳搶了回來。

「保護顧小姐!」

陳天行爆喝。

「嘩嘩!」

早就等候多時的彭振武等人一眾強者,此時就像是鋼鐵洪流一般瘋狂的涌了進來,瞬間就把顧夏瞳層層疊疊的包圍了起來。

「林逸,你的確不凡啊!斷了四肢,竟然還能夠爆發出接近四十萬斤的力量,我很中意你,跪下,成為本聖子的奴僕如何?」

天空上人影緩緩浮現,八名身穿華服,神情倨傲的男子,分別站在八個方位,宛如高高在上的神明一般,盯著站在樓頂之上的林逸淡淡的問道。

「什麼?聖子不可以啊!此人天生有反骨,你若是收下他,他一定會反了你的啊!」

薛傲一聽,眼睛一瞪,猛的抬頭看著聖子焦急的呵斥道,林逸的能力他還是非常清楚的,一旦答應成為聖子的奴僕,那麼這輩子他都別想報仇了,甚至,一個弄不好,他薛傲都會死在林逸的手中。

「就憑你?」

唐朝好岳父 林逸冷哼一聲,一臉不屑的冷笑道,天龍之境的確不俗,可那又如何,他殺的天瓏之境強者可不在少數。

「大膽!你可知道他是誰?」

「不錯,我家聖子肯收下你,那是給你面子!」

「真的以為自己能夠擋住我等,便了不起了?聖子殺你,有如捏死一隻螻蟻一樣簡單。」

站在虛空之上的強者,紛紛指著林逸憤怒的呵斥起來。

那恐怖的氣勢,兇悍的神情,就像是海浪一般,在瘋狂發的抨擊著林逸,站在房頂上的不少強者,更是一個個面色大變,亡魂俱冒,甚至不少境界低微的存在,直接雙腿一軟便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原本,黑壓壓的陽台,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就跪下了三成的人馬,可見聖子等人的氣息是何等的彪悍恐怖。

「林逸,是生是死,你自己選擇!」

聖子再度開口,微微一笑,盯著林逸冷冷的問道。

「所有人退下!」

林逸咬著槽牙,體內的力量在瘋狂的暴漲,今天這些人敢對顧夏瞳動手,便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別想活著離開,他才不會管對方是聖子還是狗子呢,總一直一個字殺無赦!

「所有人馬上退下!」

陳天行焦急的呵斥道。

這種程度的攻擊,根本不就是他們能夠招惹的,一旦被波及到,怕是馬上就會死在這裡。

與其成為林逸的負擔,到不如轉身離開,讓林逸放手一戰!

「林逸,只要你能夠活下去,我顧夏瞳此生跟你白頭到老,至死不渝!」

人群中,顧夏瞳盯著神情瘋狂的林逸,扯著嗓子喊了起來。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亮,豪情蓋天的哈哈大笑了起來,「你只管回家洗白白,等著老子就行了,沒有成為你的男人之前,我林逸斷然不會死的。」

一群人很快離開,只剩下了血佛跟楚紅兩人,楚紅乃是天龍之境的修為,再加上修行的功法乃是林逸從六道輪迴訣中剝離出來的功法,對戰一名天龍之境的強者絕對不是難事兒。

而血佛,本就無比的妖孽,再加上林逸指點,戰一名天龍之境,也同樣沒有太大的難度,兩人留在這裡,倒是能給林逸分擔一些。

租妻,租金太貴你付不起 「林逸,你可考慮好了?」

薛傲見事情一成定局,只能咬著槽牙,無比憤怒的盯著林逸呵斥道,希望林逸能夠改變主意。

「哈哈,這還需要考慮嗎?」

林逸仰天大笑了起來。

聖子見狀,微微點頭笑了起來,說道:「你倒是一個聰明人,既然考慮清楚,跪下吧! 天啟風雲 你將來一定會以你今日的決定而感到驕傲的。」

「哈哈,不錯,聖子乃是崑崙虛內,年輕一輩中最恐怖的幾位存在之一,你能夠成為他的奴僕,以後在崑崙虛就算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

「林逸,歡迎你成為聖子的奴僕,希望以後你能夠忠心聖子,否則,我會親手捏碎你的腦袋!」

「嘖嘖,號稱是天下第一人的林逸都成為了我家主人的奴僕,我看這天下還有什麼人能夠擋住我主!」

聖子麾下的強者,紛紛咧嘴哈哈大笑了起來。

薛傲雖然心裡充滿了不爽,可卻不敢多說什麼,只能一臉陰沉的站在旁邊。

「咳咳,那個,你們是不是他瑪德腦袋有問題啊?」

正當眾人洋洋自得的時候,林逸那不和諧的聲音卻突然響起。

樓頂上每個人都愣住了,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哈哈,小畜生,這可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別人啊!」

薛傲一聽,激動的整個人都恨不得要跳起來了,他知道林逸拒絕了聖子,拒絕聖子,在崑崙虛內,便等於是找死。

「你是什麼意思?」

聖子眸光陰沉,體內的氣息也忍不住澎拜了起來,盯著林逸冷冷的質問道,那彪悍的神情,彷彿林逸只要敢說一句廢話,等待他的馬上就是雷霆之威。

「我的意思,今天肯定是要把你們殺光,所以不需要考慮了,你們是不是腦子缺跟線啊?臣服?當奴僕?就憑,他?」林逸指著聖子,一臉冷漠,鄙夷的嘲諷道。

「端木龍,給我殺了他!」

聖子咬著槽牙,無比憤怒的咆哮道,此時他的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樣的難堪,不怪他多想,實在是他在崑崙虛內太強大了,自然而然的就想到林逸會臣服了,畢竟一直沒有人敢挑釁,叫囂他,不是嗎?

「是,聖子!」

一名身材魁梧的壯漢抱拳咬著槽牙怒吼道,隨後緩緩朝著林逸走了過去。 「小子,你竟然敢對聖子不敬,今天我端木龍要親手把你撕成碎片!」

端木龍咬著槽牙,無比猙獰的咆哮道,而後,大腳在房頂上猛的一跺,砰!一聲巨響,整個人就猛的朝著林逸沖了過去,而整棟大樓則像是遭受到了地震一般猛烈的晃動起來。

「哈哈,這傢伙的實力比之前強橫了不少啊!」

「不錯,以他現在暴發出來的力量,絕對不是區區一個林逸能夠擋住的!」

「聖子的眼光豈是你我能夠相比的,他既然派出了端木龍,那端木龍鐵定是能夠殺了他的,你我只需要看好戲就行了。」

「這倒是,聖子的眼光,的確當世無雙,只是你們猜他能夠在端木龍的手中撐住幾個回合呢?」

「哈哈,我看,也就是一個回合的事情吧!端木龍的狂龍怒濤可是兇殘的很啊!」

一道道玩味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總裁霸愛:老婆哪裏逃 「小子,吃你爺爺我一拳!狂龍怒濤!」

端木龍整個人猛的騰空而起暴喝,隨後一拳狠狠的朝著林逸砸了過去,他的塊頭本來就十分的恐怖,此時跳起來,揮動拳頭,那視覺衝擊簡直驚人,給人一種根本無法抵擋的感覺,那可怕的拳頭,更是有如天外流星一般強悍。

「哼!不堪一擊的東西!」

林逸見狀冷哼一聲,肩膀一甩,同樣砸出了一拳。

「什麼?這小子瘋了?」

站在虛空之上,宛如神明一般,神情高傲的眾人一看,個個都是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林逸這是要跟端木龍硬砰了?

隨後眾人便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端木龍之恐怖,力量之強悍,在整個崑崙虛都是赫赫有名的,現在一個剛剛遭受了重傷的人,竟然敢跟端木龍硬砰,這不是找死是什麼呢?

如果林逸之前沒有受傷他們倒還不至於如此驚恐,可現在,林逸明明就是在他們眼前被割斷了四肢的經脈,就算是他道法通玄,也不可能一點後遺症都沒有啊!

正常人在這個時候不應該是避重就輕,跟端木龍打拉鋸戰嗎?可林逸到好竟然硬碰硬。

「難道他故意尋死不成?」

所有人的腦海中都忍不住浮現了這麼一個荒謬的想法。

下一秒,一聲驚雷,憑空炸響,炸的在場眾人都忍不住眉頭微微一皺。

而後,眾人便見到了無比恐怖震驚的一幕,身材魁梧有力的端木龍,竟然像是斷了線的風箏,直接無力的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

「該死的,這怎麼可能?」

所有人都驚呆了,實在是這一幕,太讓他們匪夷所思了,強壯的有如猛獸一般的端木龍,遇上一個四肢斷掉的人,竟然被對方打的倒飛了出去。

「難道我這是在做夢不成?」

有蓋世強者,抬手輕輕的掐了一下自己,頓時,一股劇痛傳來,痛的他倒吸冷氣。

「聖子,你不是挺牛的嗎?這就是你的手下?貌似是個菜包子啊,不如這樣好了,你我一戰啊?」

林逸輕輕的晃動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瞪著眼睛,宛如嗜血的魔神,盯著聖子一臉挑釁的冷笑道。

「呵呵,好啊!既然你想死本聖子成全你。」

聖子看著林逸咧嘴笑了起來,不過他的笑容也同樣非常的冷,非常的猙獰,他貴為崑崙虛的聖子,向來是算無遺漏,他都已經記不清楚,到底有多長時間沒有被人這麼打臉了,竟然敢說他聖子的人不行,這簡直就是誅滅九族的大罪。

「你們幾個,把那兩個人殺了,本聖子做事想來是斬草除根!」

聖子眼神冷漠的盯著楚紅跟血佛獰笑了起來。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憤怒之色,這聖子簡直狡詐如狐,這是在他拿他重感情的事情來做文章了,故意用楚紅跟血佛的生死來干擾他的心神,使得他分心。

「三招之內,我必殺你!」

林逸咬著槽牙,緩緩朝著聖子走了過去。

「哈哈,狂妄,就憑藉?區區天威之境的修為嗎?」

聖子聞言,忍不住氣急而笑,林逸實在太囂張了,簡直囂張的沒邊兒了,他好歹也是威震崑崙虛的天才,可林逸竟然敢說三招殺他,這不是狂妄是什麼呢?

「第一招!」

林逸爆喝,同時沖了上去,五十萬斤的力量沒有絲毫的保留,揮舞著軒轅劍傾瀉而下,有如滔天的江水一般,奔流不息,同時荒天劍法在這一刻也沒有絲毫的保留,一招快過一招,他必須要速戰速決,否則,楚紅跟血佛死定了。

「咻咻!」

一道道犀利無匹的劍氣,瘋狂的在天空上穿梭,宛如一道道十幾米長的極光一般,帶著一股無法言喻的美麗瞬間就充斥整片天空,同時他從黃宏貴身上搞來的破爛道器也朝著血佛丟了過去。

「我倒要看看你林逸到底有什麼本事,竟然敢號稱華夏第一人!」

聖子冷哼一聲,手腕一抖,一條銀光燦燦,宛如蛟龍一般的九節鞭直接從他的袖子里飛了出來,帶著滔天的殺機朝著漫天的劍光打了過去。

「砰砰!」

劍光不斷的炸響。

狂暴的能量在虛空中激蕩肆意朝著周圍而去,剩下的幾名天龍之境強者,一看,個個都是面色大變,林逸跟聖子之間的碰撞,那爆發出來的力量能夠輕易傷害到一名天龍之境的強者,眾人不得不急速後退。

「該死的,你竟然敢利用我?」

聖子咬著槽牙,氣的頭髮都一根根的顫抖起來,他現在哪裡還能不明白,林逸之所以弄的漫天都是劍氣,為的便是把他的手下跟血佛,楚紅,隔絕開來。

「你們這群廢物,還愣著做什麼?給我殺他們兩個!」

聖子宛如困獸,仰天怒吼。

「第二招!」

林逸看著被氣的忍不住顫抖起來的聖子,嘴角浮現了一抹殘忍的冷笑,整個人猛的往前衝去,人中有劍,劍中有人,這次的速度明顯更加的恐怖了,聖子等人的猜測不錯現在的林逸根本沒有巔峰時期的力量。 所以他才需要三招的時間來恢復自己的力量,巔峰時期的他,現在差不多可以爆發出七十萬斤的偉力,再加上荒天劍法這等逆天的功法,殺聖子林逸還真沒有多大的擔憂,只不過這一切都建立於他能夠恢復實力的基礎上。

第二招,偉力明顯比第一招要恐怖的多了,劍出,漫天都是可怕的殺機,宛如一條條神龍呼嘯在天地間一般可怕。

不過這次聖子的那些手下,倒是沒有後退,在逼退林逸劍氣的同時,還不忘朝著楚紅跟血佛殺去,對方六個人都是天龍之境的超級強者,如今一把注意力放在楚紅跟血佛身上,兩人的壓力頓時恐怖了十幾倍,幾乎等於在懸崖邊上行走,一個不慎,隨時都可能跌落深淵。

「叮叮噹噹!」

一連串的碰撞聲音不斷的響起。

林逸跟聖子快速的分開,兩人相隔數十米,靜靜的盯著對方。

聖子氣息如牛,神情凝重,因為林逸這一次爆發出來的攻擊,明顯比上次更強了。

不經過林逸倒也好不到哪裡去,肩膀上被聖子的拳頭狠狠的擊中,砸的骨骼斷裂,鮮血染紅了半邊肩膀,不過他的臉上倒是沒有絲毫的懼意,相反,一雙星眸還充斥著可怕的戰意,那戰意如兩團熊熊燃燒的烈火一般,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點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