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g彩推薦: 軒轅谷,世界兩個最強隱藏門派之一,位於襄陽一處山谷,擁有着強大的門派實力,在門前設計有一個陣法,一般人就算是走到谷裏,也無法找尋到軒轅谷門派庭院所在。

軒轅谷似乎一直是由軒轅詩兒當家,可之前對話中又得知軒轅谷谷主另有其人,劍出如風站在門口很是糾結一陣,心想還是先找玩家瞭解一下情況。

對於軒轅谷有深入瞭解的玩家自然便是那位藍蘭姑娘。

劍出如風申請加她爲好友,身爲一個合格的真高手,藍蘭姑娘極正常不過的拒絕添加好友。

劍出如風在幫派裏叫道:“藍蘭,在麼,加個好友。”

劍出如風不管實力如何,好歹那也是個風雲人物啊,藍蘭倒也沒有將他當路人衆處理,兩人互加好友,藍蘭就過來一個問號。

劍出如風忙問道:“我就是想問一下軒轅谷的情況,你見過谷主麼?”

藍蘭搖頭說:“其實我這兩天就一直在軒轅谷裏面查找,可始終沒有半點蛛絲馬跡,不過你cāo心這個幹什麼?”

那天軒轅詩兒和楊思月的對質是當着玩家的面,透露出好多信息,身爲軒轅谷弟子的藍蘭肯定是聽到耳裏記在心上。

藍蘭加入軒轅谷到學習武功都是由軒轅詩兒一手cāo辦,一直以爲軒轅詩兒纔是軒轅谷老大,如今才得知原來軒轅谷相當強大,居然還有楊思月這樣的大高手,兩個徒弟都這麼厲害,想來這軒轅谷主就更加犀利,她是巴望着能從谷主身上挖出點好處來,當然要在軒轅谷大加搜查,可如今把軒轅谷都翻個底朝天也依舊未有半點谷主大人的蹤跡,讓她都是有些心灰意冷。

劍出如風笑道:“我的傳奇npc楊思月不見蹤影,所以就想來軒轅谷看看是不是被這個谷主抓起來。”

藍蘭搖頭道:“我在谷裏這兩天,既沒見過谷主,也沒有看到楊思月,軒轅詩兒的動靜也一直正常,楊思月貌似不在這裏。”

劍出如風回說:“你能不能帶我進軒轅谷看一下。”

“稍等。”

片刻之後,藍蘭的身影出現在劍出如風面前說道:“跟我來。”

軒轅谷這一個谷並不是禁地,任何人可以出入,只不過軒轅谷這個門派的庭院前卻有類似於八卦陣之類的陣法遮蔽,沒人帶路基本上繞不進去,最慘的是還有人被困在裏面好久最後不得不以自殺降級的方式才能離開……

而軒轅谷弟子走近這八卦陣自然會有指引,由軒轅谷弟子帶領着走很容易就可以進去。

果然藍蘭帶着他轉幾個圈子,眼前便是豁然開朗,一處鳥語花香的所在。這風景,倒是不比天華門相差多少啊,果然不愧是最強的隱藏門派。

走進去的時候,眼前一閃,一道倩影已經閃現在身前,自然是軒轅詩兒,此時微笑望着劍出如風:“我還道是誰竟然輕易進入我軒轅谷,原來是鄭師叔的愛徒,劍師弟。”

劍出如風雙眼一瞪,心說這天華門看起來落魄,可鄭明磊這掌門相交倒廣,無論是陳盟主、袁天罡等人對他都是稱兄道弟,身爲五強者的軒轅詩兒都要對他尊稱師叔,而且看這軒轅詩兒的模樣,倒好似很親近的樣子。

本以爲因着楊思月的緣故,這軒轅詩兒對自己應該惡語相向,如今看起來倒是極好的,也不能失卻禮數,忙行禮道:“軒轅師姐武功驚人,小弟愧不敢當。”

軒轅詩兒呵呵一笑,說道:“劍師弟此來卻爲何事?”

劍出如風微一猶豫,終於還是選擇實話實說:“小弟回到越國公府,卻未見着小姐回府,有些擔心便過來軒轅谷看看。”

“原是如此。”軒轅詩兒恍然,卻又冷笑道,“楊思月她敢大妄爲,早已經不服從我軒轅谷管制,你且也不可太過靠近與她,她一向都獨來獨往,怎會突然收你擔任她護衛,總讓人覺着其中必有隱情。”

劍出如風有些愕然,倒沒想到軒轅詩兒直來直往的:“軒轅師姐教訓的是,那之前你說起谷主,我還以爲是谷主大人出手將她擒住……”

軒轅詩兒搖搖頭,神sè略有些黯然道:“谷主年老,一身功力已盡付與我,再說他老人家最是疼愛楊思月,連最強絕學蝶舞林間都傳授於她,又如何可能再出手製服楊師姐。”

劍出如風聽着軒轅詩兒的話,這時卻終於明白軒轅谷爲什麼一直這麼強力,原來是直接使用傳功這種殘暴的方式來教育下一代,當然是越來越強,難怪說軒轅詩兒年紀輕輕的居然就成爲五強者之一。

軒轅谷兩個人,一個是傳承全部內力,一個是傳承毀滅技絕學,全都是犀利無比。

照軒轅詩兒的話來講,楊思月不用毀滅技,恐怕是比五強者要稍弱,可一但施展蝶舞林間,連五強者都要被暫時xing壓制。

“蝶舞林間太過霸道,即使是楊思月也未能完全掌控,施展之後她便需要調養一段時間才能夠回覆真元,此時想必是在哪裏調養。”軒轅詩兒看劍出如風愁眉苦臉的,便是說出她的猜想,“你也不必過於擔心,以楊思月的實力,即使是真元未復,除非碰到陳皓星,一般人依舊難傷着她。”

聽到軒轅詩兒這麼說,劍出如風恍然大悟,難怪說陳皓星在雲劍活動一結束就立即馬不停蹄趕住長安楊素府,原來什麼看未婚妻都是浮雲,主要目標卻是想趁着楊思月虛弱時截殺!幸好是楊思月對此也早有預料,並沒有回家而是選擇在別地調元。

“原來如此,多謝師姐指點!”劍出如風朝軒轅詩兒行禮道。

軒轅詩兒微微一笑,轉頭朝藍蘭望過一眼,說道:“蘭兒原來卻同你劍師叔認識,卻也正好,你們彼此一起行走江湖也可好有個照應。劍師弟可得多照顧着你蘭師侄纔好。”

蘭師侄……

劍出如風回頭望一眼藍蘭,大略就20歲左右的年紀,好吧,加上上一輩子的年紀,確實足夠讓她稱一聲叔。所以他還算淡定的拍拍藍蘭的肩膀,說:“嗯,師姐放心,我會好好照顧蘭師侄的。”

相比下藍蘭就沒這麼能忍,當場就噴了。

“劍師叔,你多大啊。”藍蘭哈哈大笑着問。

因爲劍出如風那張臉,正常人一看就知道不是真面目,就算是真面目恐怕也沒人能從那上面看出來玩家到底多少年齡。

“呵呵,呵呵,反正比你大!”劍出如風說。

此時,突然間世界一片熱鬧,跳出幾個世界公告!

闊少來襲:情陷王牌經紀人 世界公告:教教主林雨燕身受重傷,宣佈閉關修養。

世界公告:七派聯盟在襄陽城梅襄閣舉行誓師大會,宣佈將討伐教。

世界公告:服務器將在24小時後關閉維護,預計維護時間24小時,再次開啓將進入第二個版本《之圍》。

……

看到這世界公告,玩家們紛紛都有些愕然,這是什麼情況,遊戲的版本更新也太快了吧!這三劍纔出現兩劍,後面的風劍都還遙遙無期,怎麼就進入第二版本?

唯有劍出如風在愕然之後就有些明白過來,畢竟他已經知道這遊戲的世界是自成一體,很多版本活動之類開啓,是依託着npc之間的互動開啓而並非是由官方維護強行加入。

記得在前世,同樣是因爲林雨燕身受重傷才搗致七派聯盟趁虛而入。而前一世,林雨燕是在搶奪風劍之時被七派八子以反天劍雨陣偷襲所傷。

結果這一次,在雲劍爭奪戰的時候,楊思月的意外加入,施展毀滅技蝶舞林間重傷林雨燕,這樣大好的機會,七派聯盟自不會放過,立即讓版本強行前。

藍蘭在旁邊看到這幾個世界公告,一聽就知道是七大門派和教之間的活動,對於他們這樣的隱藏門派沒什麼關係,當下也不放在心上,繼續着她的話題,叫道:“劍……劍師叔,咯。”叫出這稱呼,藍蘭還是忍不住再笑兩聲,“你這麼急着找楊思月,也是爲了想要學習那招蝶舞林間?”

腹黑大叔晚上見 那天劍出如風在華山奪雲劍的活動中何等的風光耀眼,後來大家也都明白這全靠着楊思月力敵一衆高手,什麼武林盟主的兒子,正義的化身,軒轅詩兒和李志鳴這兩個200級傳奇npc聯手居然也都被楊思月以一招蝶舞林間擊退,是何等的驚豔。

藍蘭知道楊思月居然是軒轅谷弟子的時候那叫一個激動,那招蝶舞林間是軒轅谷絕學,也就代表着她是最有機會學到的!

劍出如風被藍蘭拉回神思,聽聞着她的話,哈哈一笑:“原來你是想要學到這毀滅技。”

藍蘭被他的話也是驚的一跳:“毀滅技?那蝶舞林間居然是毀滅技!難怪這麼強大,你倒知道!”

本來以爲只不過是高級隱藏武功,此刻聽劍出如風一說,才知道原來是從公測開始就有一人習得的毀滅技,這毀滅技聽起來真是犀利無比啊,可半年以來也始終未有聽說哪個玩家施展什麼能夠抵得上毀滅技這三個字的武功。

說起來當前在中最有名的武功,是無敵三腳貓的內功,也是開服最早學到的高級隱藏內功——太玄經!

單靠着太玄經一樣內功,無敵三腳貓始終是穩坐排行榜前五名,可見高級隱藏這幾個字的強大存在。

而毀滅技無疑是比高級隱藏還要更高一等的武學,只開服時有那麼一個傳說,大家神往而已。

此刻聽到劍出如風說這蝶舞林間竟然是毀滅技,藍蘭怎麼能不大驚失sè。

劍出如風看藍蘭反應這麼大,哈哈大笑:“當然是毀滅技,你想軒轅詩兒、李志鳴等幾個npc難道連高級隱藏武學都會鬥不過?也只有毀滅技才能夠強壓他們一頭啊。”

藍蘭一想這也有道理,可看劍出如風這麼得意的模樣,又有諧疑:“莫非這一招已經被你學去?”

劍出如風搖搖頭,非常嚴肅的說:“蝶舞林間我可不會,不過我倒是會另外一招毀滅技。”

按照他的計劃,之前星劍時刻意討好天狼星,就是爲自己找個堅強後盾,讓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使用毀滅技,本來在雲劍爭奪戰的時候他已經準備使用,可惜雲劍奪得過程順利到連出手機會都沒有,不過還是打算在爭奪風劍的時候使用,哪怕是那時不用也終有一天會使用,對於藍蘭這個有猩憐又很可愛的小師侄女,他也就沒有隱瞞的打算。

只是劍出如風這表情口氣,配上他的實力身份,這實在是一件很難讓人信服的事實,藍蘭扁嘴歪頭:“切,你就吹吧你!”

劍出如風略有些無奈的擺擺手,這年頭總是這樣,假話中意聽,真話沒人信。

“看來楊思月是真沒在軒轅谷。”劍出如風也不在這真假問題上同藍蘭糾結,轉移話題道。

藍蘭點頭:“既然我師父也這麼說,那就是真的,接下來你打算幹什麼,要不要帶你升級啊,劍師叔?”

藍蘭眼下是70級,屬於主流高端人羣,相比於劍出如風的偏低於主流玩家等級的64級,憑藉着70級的更高裝備確實可以用個帶字。

聽她叫劍師叔叫的倒順口,當然這口音裏肯定帶着嘲笑的味道,劍出如風也是搖頭一笑,說道:“那就一起刷副本吧,也還說不清是誰帶誰呢!”

jing彩推薦: 不知道是因爲樂於助人,還是想在信面前表現出自己有多犀利,一提起帶人,藍蘭便顯得很有歇心,說道:“姐姐就帶你去刷個70級副本《明月山寨》”

不過是一個普通副本居然也能得瑟成這樣,這位師侄女沒有高手風範啊!

劍出如風默然半晌,決定要讓這個師侄女多多見一下世面,至少也得刷個隱藏副本啊!

70級,玩家主流羣體都還未到達,70級的副本有着大量隱藏未被人現,劍出如風隨便已經想到一個副本《琥珀祕穴》。

劍出如風呵呵一笑,說道:“那便走吧。”

藍蘭當先帶路,走出軒轅谷就要順着大道走過去,卻被劍出如風一把攔住,說道:“從這邊山上可以cāo近路過去!”

“竟有此事?”藍蘭愕然瞪着劍出如風,這軒轅谷可是她的師門,怎麼聽起來劍出如風倒比她還熟悉!

“師叔豈有騙你之理啊。”劍出如風哈哈一笑,其實從這邊過去別說是近路,甚至是未必能夠到達明月山寨……這當然是前往隱藏副本《琥珀祕穴》的路,可總不能對藍蘭說他知道這附近剛有個隱藏副本吧,那太不符合邏輯了,會被人以爲他真的跟林素風有一腿。

於是藍蘭就被劍出如風帶着東轉西逛,沒半晌已經頭暈目眩不辯東南西北。

藍蘭怒道:“怎麼還沒到,這究竟是什麼地方?”

劍出如風伸手搔頭,有些無奈的說:“好像我也有點迷路了……”

聽着劍出如風的回答,藍蘭真個是無語,再轉一陣後終於搖頭嘆息道:“如果是現實你帶着我轉到這種地方來,我肯定要懷疑你是有不良企圖,可是這在遊戲裏你說你到底是想圖個什麼?”

劍出如風又好氣又好笑,淡淡的還有些悲哀,最終結果藍蘭可不就是被有不良企圖的人帶走毀滅一生!

正想要說什麼的時候,看到藍蘭終於成功被他引到一個座標點上,頓時白光一閃消失在眼前。

同時間他接收到系統提示:你的隊友藍蘭進入隱藏副本《琥珀祕穴》,這是個70級副本,比你當前等級要高六級,是否跟隨進入?

當然毫無疑問的選擇是,白光晃動,已經傳送到副本內藍蘭身邊。

看到藍蘭疑問的眼光,劍出如風連忙就先下手爲強,問道:“什麼情況,你怎麼進來的?”

聽到劍出如風的疑問,藍蘭硬生生收回自己的疑問,咯一笑,說道:“姐姐帶你刷個隱藏副本的殺,帶你上個電視,厲害吧!”

劍出如風默然半晌,點頭道:“好厲害。”哥哥對於這殺啊啥的根本不感冒啊,想要的話一天上十次都行,唉,穿越者的境界你們不懂!

哥是看你可憐才帶你刷個隱藏,倒好你卻先得瑟上。

隱藏副本相對於普通副本難度大增,而藍蘭、劍出如風卻都是以高手高手高高手自稱的,藍蘭當下便已經當先帶路,誓要讓這個副本的通關之路變成碾壓,要讓劍出如風明白這是她在帶他。

可惜現實總是有些殘酷,藍蘭本身武功挺強,反應卻略顯不足,在這個她完全不熟悉的副本打的那叫一個險象環生,每每都是劍出如風關鍵時刻救得她xing命。

等打到副本前半段boss的時候,場面已經變成劍出如風主導,藍蘭在旁輔助攻擊。

看着劍出如風面對強力的jing英怪依舊進退自如,似乎可以預料到這boss的下一步動作,藍蘭心下駭然,已經一再確定這副本還被人殺過,劍出如風當然不知道boss的本領,這麼一看劍出如風的反應能力簡直是到達一個可怕的程度。再看boss每每想出大招時就看到劍出如風根本就是不閃不避,而是強硬的對對碰,居然每次都讓boss的大招腹死胎中,這更加是讓藍蘭震驚無比。

若是李青青、羽痕若雪陪着刷,只會感覺這boss就是個廢物,一點大招也沒根本就一點難度也沒有。

可藍蘭不是李青青、羽痕若雪這樣的菜鳥,她是高手來着,每每看到boss在醞釀大招的時候都是將心提到嗓子眼,而一次次的有驚無險,她自然明白這不是boss太廢,而是大招完全被劍出如風壓制住!

藍蘭身爲蒼穹幫的一名高手,她同幫裏的一鞋級高手可是刷過不少副本的。天狼星這個級高手的風格很明確,他未必是不能閃開boss的攻擊,可偏偏就喜歡用藥去硬抗boss,一來因爲他是玄機派的防高,第二個原因據天狼星自己說,每次去閃boss的攻擊,次數多了難免會影響到殺怪效率……對於天狼星這等神豪來講,藥品消耗是浮雲,真正重要的是如何更加快的打倒boss!

要說真正閃躲boss攻擊打游擊的高手,無疑推輕功第一高手除膜慰道,每每boss一招打出,除膜慰道早已經遠在幾米之外,打鬥之間進退自如,信手拈來。

一直穩居排行榜前五的無敵三腳貓,憑藉着深厚無敵的太玄經內力,一掌拍出甚至能將boss給震飛。

……

這些高手,全都擁有着足夠單挑同等級boss的能力,藍蘭自認還是比不上他們。

對於劍出如風,藍蘭自認是比他要高一層的,可眼下看到劍出如風的打法,卻讓藍蘭很有些接受不能。

無論是無敵三腳貓、除膜慰道甚至天狼星,這些人在面對boss大招的時候都難免被打斷攻勢,可劍出如風簡直變態,似乎boss每次大招時他倒更興奮進攻的更猛,真正的壓制着boss的打法,就算是藍蘭這樣的高手都從未見到有人用過。

藍蘭也已經看出來,劍出如風每次壓制boss的,都是靠着一招劍招,一招既出,boss立即就只能夠是乖乖停手等待着他的攻擊,連防守的能力都失去。

就是這樣,藍蘭還沒怎麼動手,boss就倒在地上,化成幾個銀幣。

藍蘭看着劍出如風快拾取戰利品,終於是忍不住開口問:“你這招劍法好強大,就是之前打敗慕容倩的那一招,聽說是武林盟主所用的劍法?”

聽到藍蘭問話,劍出如風心下得意,臉上現出一臉的不以爲然:“這也算不得什麼,說到強大,我身上還有一個毀滅技……”

藍蘭鄙視的一劍就朝他刺過來,怒吼道:“滾!”

隊友之間有攻擊豁免,她這一劍當然造不成任何傷害,劍出如風深深的嘆口氣,想要在師侄女面前樹立一個光輝的高手形象,爲什麼她就那麼不信自己呢……

藍蘭看劍出如風內力已經近乎於枯竭,還以爲要停下來休整一下回復內力,可結果劍出如風根本沒有這打算,居然就直接就朝下一個小怪砍過去。

藍蘭心下嘆息:菜鳥就是菜鳥,這個時候停下來回復一下多好,看這傢伙的難道是想同天狼星學習,不把藥水放在眼裏只求效率的!

玩家在內力耗盡時有兩種辦法可以回覆內力,一種自然是藥水,第二種其實才是最常用最經濟實惠的打坐回復,一分鐘固定回覆20的內力,只需要五分鐘就可以將內力補滿,一般的隊伍在擊殺boss前與後都會休整幾分鐘。藥水對於普通玩家而言,那是隻有到逼不得已才用的奢侈品。

可漸漸的藍蘭卻現,劍出如風殺小怪時那內力消耗居然是不降低反而是漸漸回升,這內力深厚的程度讓藍蘭都是目瞪口呆,原來劍出如風學的不是天狼星,而是無敵三腳貓……

翻開榮譽榜,這上面記載着所有曾經上過公告的信息,藍蘭才現劍出如風曾經是第一個將內功修到滿級的玩家,爲此係統獎勵他將冰心訣提升到中級隱藏內功,這幾個月劍出如風當然也不會荒廢內功的修練,他的內力就算比不上無敵三腳貓也未必會相差多少。

這時忍不住又問一句:“你內力值多少?”

劍出如風當然要實話實說:“136453。”

結果藍蘭又不信了,給他一個白眼,說道:“你就不吹會死啊,人家無敵三腳貓的內力值也才11萬多,你這中級隱藏內功怎麼可能過人家高級隱藏內功太玄經!”

劍出如風無奈的擺擺手,說道:“我遊戲初兩個月都沒練級就全練內功了。” 嬌妻有點甜 更何況他現在還附加了6點智慧,這對於內功修練同樣是有加成的,也就是說同樣是中級隱藏內功,他要比別人還快6。而高級隱藏相比於中級隱藏的修練度是快5,就算劍出如風和無敵三腳貓修練內功的時間一樣,劍出如風的內功增長度也是應該比無敵三腳貓要快了。

“你的內力值是多少?”劍出如風順口就回問。

隊友之間可以看到對方的生命條和內力條,並不能顯示具體數值而是以百分比顯示。

可憐藍蘭所修練的內功只不過是普通內功,又不注重內功修行,此時的數值連七萬都不到,這實在是有損一個堂堂高手的形象,所以劍出如風只能得到一個白眼的回覆。

說話之間,這副本推進神,轉眼間就打到最終boss。

到這裏劍出如風終於還是停下來讓自己內功生命回覆滿值後才衝上去,在他們兩個高手配合下,70級隱藏副本的最終boss也只是一盤小菜,毫無疑問的倒下轉化成經驗。

世界公告:玩家藍蘭、劍出如風成功通關70級隱藏副本《琥珀祕穴》,完成殺!

70級的副本正處在大量被開的時節,這公告沒能引起什麼世界大戰,最多就是幾個人討論劍出如風這個貫會討npc便宜的傢伙又怎麼抱上藍蘭姑娘的大腿。

殺副本理論上來講暴率要高於平常,但區區隱藏副本根本沒有賓稀有裝備的可能,只有幾件70紫裝,在這個70漸漸快成爲主流的階段,70紫裝倒也能值個幾十金,兩人也算是小賺一筆。

退出副本,劍出如風意尤未盡想再多刷幾輪,奈何藍蘭一個副本下來被擊的不輕,再這麼下去只怕真的要拜劍出如風當師叔,當下搖頭說有其它事情。

劍出如風一人獨自刷了幾輪,倒是刷到些紫裝和稀有材料,看着時間已經不早,便也回去杭州城練內功睡覺。

第二天上線先到拍賣行,他的稀有材料已經被拍的七七八八,已經有15376金幣,全部取出後便也覺着自己腰桿也挺直不少,預計稀有材料全部出完後財產可以到一萬八金幣左右,應該夠第一期的場地投資。

以劍出如風眼下的資金,也只夠建一個場地,在馬懲礦場兩者之間,最後劍出如風還是決定選擇馬場,畢竟礦場有個強大的競爭對手神兵玄奇,如果可以選擇,當然沒道理兩個人非要競爭一門,兩人各壟斷一個產業纔是最好的選擇。

眼見已經接近維護時間,劍出如風迴天華門下線。

對於以爲興趣愛好,同時也以爲職業的王宣來講,這遊戲維護無疑是最難熬的一件事情。

左右也是無事,王宣便是信步走到城院,追逐的無疑是李清研的腳步。

看見李清研踏着輕快的步子正從商學院走出來,王宣連忙一閃身躲在邊上,等到李清研過去纔敢是在後面亦步亦趨的跟隨。

伸手摸到口袋裏的銀行卡,王宣便是有朽笑,張世強讓他轉交給李清研,可眼下的王宣居然連出現在她的面前都有點不敢了,別人重生一回那都是變的更加膽大,別說追前女友,根本就一個個都妻妾成羣。怎麼自己卻是越變越膽小了!

忽然間王宣身子一震,差點摔倒在半路上。

他眼睜睜看着李清研淺笑着伸出手同一個男生打招呼,隨後兩個人並肩親密的就同走在大街上。

媽的!我可是男主角,李清研明顯是女主,誰敢跟我搶女朋友!

王宣大怒,很快就已經認出這個人來。

李清研的大學同學,同時也是大學時的戀人,劉安陽。

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 王宣緊走幾步,已經大踏步走到他們兩人的背後。

李清研感覺到身後有異樣,回頭一看間已經看到那個躁不散的傢伙又出現在自己身後,而且這次是靠的比以前都要更近!

不過這次李清研反倒沒有以前的驚懼感,因爲身邊已經有個會挺身而出保護她的人啊……

李清研微微一笑,望向邊上的劉安陽。

劉安陽成績不錯,人也長得高大帥氣,表現出來是溫文爾雅,多少女生心中暗戀的對象,在前ri偶遇時居然對她表白心跡,對於他有着不錯的觀感,李清研便是答應了今ri同他去看一場電影。

看着他微笑的臉容,溫雅的動作,李清研還是有些心動的。

然而在下一刻,李清研便是失聲尖叫,幾乎懷疑自己是在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