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n無奈,“那也不用換件紅衣服啊,想變厲鬼呀?好——你等一等!”

阿琴憤怒的吼着,“沒得談!你去死吧你!我會變成厲鬼把你們全部殺死!!”

Leon更加無奈,“算我怕了你了,賠錢可以吧!”

聽到leon這句話,阿琴畫風瞬間一變。

本來是妝容全無、滿臉油光、披頭散髮好像瘋婆子,可就在這一瞬間,忽然變了樣子!

髮型變成了當下流行的精緻捲髮、臉上也畫上了當下流行的濃豔妝容,一轉眼,竟從一個土裏土氣的家庭婦女變成了豔麗如大明星般的女人,語氣溫柔的說道,“什麼?多少錢?”

臥槽!

任天顯然是被這違背了自然規律的一幕給驚到了,差點從鷹架上掉了下去,虧得黎曉曉和張斐然一人一隻手把他給拉住了。

“世界觀!世界觀!剛剛給你說完你怎麼還不淡定?”黎曉曉笑呵呵的說道。

張斐然則是已經笑得花枝亂顫了,“哈哈哈,我就喜歡這段,這變臉太特麼逗了!”

任天:……

這世界觀也是沒誰了!叫咱如何淡定啊?!

這時,

聽到阿琴的問話,leon無奈的揮舞着手臂,“你說多少就多少!!”

砰!

槍走火了。

“啊————”

一聲慘叫,被打中的阿琴也從天台掉了下去……

天台又靜了一瞬。

任天呆愣愣的看着,“怎、怎麼這樣啊……”

“發什麼呆,趕緊下去!”黎曉曉說着,抱着一根竹子就滑了下去,剛好落在leon身邊,就順勢打了個招呼。

“哈嘍!leon,你好啊!” 任天和張斐然也從鷹架上滑了下來,三人站在leon和阿琴面前,盧雄也一個公主抱把道友明抱起來湊了過來。

Leon奇怪的看着突然竄出來的黎曉曉三人,“你們是?”

“我們是大陸來的熱心羣衆!”

絕色狂妃:冷王的天才寵妃 黎曉曉說着自來熟的一把摟住leon的肩膀朝天台門內走去,“我們快下去吧!不能讓那個女的死了變厲鬼!”

神君有個小師妹 “哦!原來是同道中人啊!”leon笑着對黎曉曉伸出了手。

黎曉曉和他握了一下,笑嘻嘻道,“我們只是業餘的,沒您那麼專業,後面還要仰仗您的能力!”

“大家互相關照,互相關照哈哈哈……”

一邊商業互吹,一行人下到了樓下。

然後,黎曉曉和leon都傻眼了。

地上空蕩蕩的,李先生的屍體呢?!還可以搶救一下的阿琴呢?!

怎麼都消失不見了?!連點血跡都沒?!

“怎麼回事?!”知道劇情的張斐然也大驚失色,她又不笨,知道黎曉曉他們完成主線任務的前提條件就是李氏夫婦身死變成厲鬼。

本想着這劇情應該不會出任何意外的,可偏偏就靈異了!

“難道是陳博暗中搞鬼?”張斐然猜測。

黎曉曉搖搖頭,“被你那把刀傷到會血流不止,陳博那小子現在肯定在哪個醫院裏半死不活的躺着呢,怎麼會來搗亂?”

“那怎麼……”

黎曉曉看向leon,“leon,你能看出來怎麼回事嗎?”

“妖怪。”leon忽然說了一句,指了指頭頂。

衆人擡頭,不禁駭然!

一張半透明的巨大蛛網就懸掛在他們頭頂上,反射着路燈的光芒若隱若現,網上還掛着一個電視機一個花盆。

其中幾根蛛絲上沾染着一些鮮血,還未乾。

“你說他們被蜘蛛妖怪抓走了?!”黎曉曉一副見了鬼的神情,“這怎麼可能有妖怪?!”

“這世上沒什麼是不可能的。”leon淡定的說着。

黎曉曉有點混亂,回魂夜的世界裏有妖怪?電影裏當然沒有!可這個世界觀奇葩的地方即使有妖怪好像也沒什麼違和的?

只是……感覺怪怪的啊……

“就算是這個世界真的有妖怪,也不會忽然跑出來改變劇情啊……”張斐然小聲對黎曉曉說道。

對啊!

“妹子你真的好有前途!”黎曉曉誇獎了一下張斐然,眯起眼睛,這不對勁,他們之前並沒有干涉任何劇情,所以也不會有所謂的蝴蝶效應,這莫名其妙跑出來的妖怪……難道除了他們四個還有其他的玩家?

黎曉曉心中一動,前兩個副本都是隻有四個玩家,讓他形成了慣性思維嗎?系統可沒有規定副本只能進四個人啊……

“leon。”黎曉曉湊到leon旁邊,“我覺得這事兒是有人在背後搞鬼,想要控制李氏夫婦變成的厲鬼做壞事,你有沒有辦法追蹤到那個妖怪?”

Leon想了想,轉頭對着阿羣抱着的那盆花說,“lily,你能追蹤妖怪嗎?”

百合花lily點了點頭。

黎曉曉:……

任天:……

張斐然:……

這詭異的世界觀啊……

Leon和lily交流了一下,收集了一團蛛絲放在花盤裏,扭頭看着黎曉曉,“我現在就去追蹤那個妖怪,你們要去嗎?”

“義不容辭!”黎曉曉一臉凜然大義。

“那就走吧!”

五人正準備走,商場那邊一羣保安忽然跑了過來,一路鬼哭狼嚎,“有鬼啊!有鬼啊!”

李老太太的鬼魂抱着自己的腦袋,不緊不慢的跟在他們後面,看到抱着道友明的盧雄,還打了個招呼,“盧隊長,晚上好啊!”

衆人:……

這詭異的世界觀啊……

“真是麻煩!”leon看着黎曉曉,“兄弟,你幫忙解決一下?”

“好!”黎曉曉抽出背後的鍋,走到李老太太面前pangci一鍋就把李老太太給拍沒了,鍋底多了一坨黏糊糊的‘果凍’。

“鍋子不錯。”leon讚賞。

“謝謝!”黎曉曉挖了一塊‘果凍’,塞進嘴裏吧唧吧唧的吸着,一臉享受。

衆人呆滯……

“走啦!”leon拽了一把發呆的阿羣。

黎曉曉也拽了一把發呆的張斐然,五個人再次準備去追蹤蜘蛛妖怪。

衆保安這會兒纔回過神來。

“大師!等一下!”盧雄一把丟開道友明追了上來。

渾身是血的道友明掉在地上哎呦一聲慘叫,哭道,“麻煩誰有空送我去醫院啊……”

沒人理他,衆保安跟着盧雄一窩蜂的把leon和黎曉曉一行人包圍了。

“大師!我們相信真的有鬼了!那李氏夫婦說回魂夜要回來報復我們,我們該怎麼辦啊?!”盧雄惴惴不安的問道,其他保安也是一臉緊張。

“沒事!”leon安慰他們,“等我們抓到了妖怪,就回來給你們進行抓鬼特訓,雖然不能讓你們和我一樣厲害,但至少能保住性命。”

“哦哦哦。”

一羣保安送大爺一樣恭送leon和黎曉曉出了大廈大門。

“妖怪一定跑的很快,我們打個車追吧!”抱着Lily的阿羣提議道。

“用不着。”黎曉曉走到路邊停着的一輛白色轎車旁,一拳打破了駕駛座那邊的玻璃,打開鎖拉開門,看着阿羣,“會開車嗎?我們開不慣這右駕駛的車。”

“哦……會……”

阿羣呆滯的把花交給了leon,坐上了駕駛座。

Leon坐在副駕駛,黎曉曉三人鑽進了後座,阿羣開車在lily的指引下追蹤着蜘蛛的蹤跡。

一路追蹤,最後他們停在了一家希爾頓酒店後面。

“lily說,到這裏氣息消失了。”leon轉頭對後座的黎曉曉說。

“果然是有人在搞鬼!”黎曉曉一擊掌,憤憤道,“那蜘蛛肯定是有人從妖界召喚出來的,在這裏又把它送回去了,所以氣息才消失了。”

從妖界召喚出來的?噫,好中二的趕腳啊……張斐然暗自吐槽。

Leon卻沒覺得有什麼不對,下車擡頭看了看酒店,“那個召喚妖怪的人就在這間酒店裏,不過我沒辦法找到他。”

“我們可以!”黎曉曉立刻攬下這活兒,“那人肯定也是從大陸來的,我們去酒店收買個人問問就行了,這年頭香港的大陸人可不多,而只要讓我靠近那個人,我肯定就能認出他!”

玩家之間是互相有感應的,只要距離夠近就能發現對方!

煉蠱 黎曉曉現在已經篤定那個人就是玩家了,不是玩家的話誰會那麼無聊去劫李氏夫婦?

至於目的?簡單死了,爲了獨吞任務獎勵唄!

敢從我黎曉曉嘴裏搶食,看我弄不殘你!

黎曉曉暗自發狠。 五人走進酒店大堂。

這時候已經快12點了,在香港,一般作息正常的人晚上10點就會睡覺,就算這會兒還沒睡,也應該是躺在牀上看書看電視或者乾點其他的事情什麼的。

所以酒店大堂裏冷清清的沒什麼人。

正在打瞌睡的接待經理看到五個人,強打着精神笑着迎上來,“幾位有預定嗎?”

說話間他多看了leon幾眼,畢竟,大晚上戴墨鏡的人可不多見……況且leon還打扮的那麼風騷、與衆不同。

黎曉曉正準備掏出兩大把大額港幣摔在這位經理的面前、像他看過的那些小說主角一樣痛痛快快裝個大逼的時候,leon卻先他一步開口了。

“你們酒店有隻妖怪住進來了,我們是來捉妖的。”leon一本正經道。

……

一瞬間,猶如法式大餐的餐桌上忽然端上一盆香辣小龍蝦,現場陷入了尷尬的寂靜。

這時候,等候區的電視忽然插播了一條新聞。

“重光精神病院現有一名重度精神病患者在逃,請各位香港市民注意,發現此人請撥打電話xxxxx報告或者立即報警。”

一羣人都下意識的轉頭去看電視。

電視上正播放着一張照片,一個身穿風衣、頭戴鴨舌帽、鼻樑上架着圓片墨鏡的男人,左手拎着一個皮箱,右手抱着一盆花,一副吊吊的樣子,不是leon是誰?

經理和保安同時扭頭瞅了瞅leon。

leon扶了扶眼鏡,也看着他們,“我不是精神病,只是喜歡住在精神病院而已。”

……

現場又陷入了尷尬的寂靜。

“發什麼呆?!給我抓住他!”經理指着leon暴跳如雷。

一羣保安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撲向了leon。

“我靠!”Leon一聲怪叫,撒腿就跑!

黎曉曉幾人無奈,只能捂着臉跟着leon一起逃跑……

繞來繞去的又跑到了酒店後面的小路上,總算是把那羣發狂的保安給甩掉了,沒有血脈加成的張斐然和阿羣一起蹲在地上大喘氣。

“現在怎麼辦啊黎哥?”任天習慣性的問黎曉曉。

黎曉曉瞅了瞅四周,發現酒店後面隔着一條小路是一個靜悄悄的建築工地,看樣子是正在建一棟大廈,目前也就起了三四層的樣子,頂上一根長長的吊臂吊着一摞鋼材、靜靜的矗立在黑暗裏。

黎曉曉看向leon,“現在我們潛入酒店是不行了,不過我只需要靠近酒店房間就能探查那人的在哪兒。”

說着黎曉曉指了指那根吊臂,“看到那吊臂沒?咱們潛進工地,我站到那鋼材上頭,你們控制吊臂轉到酒店房間那邊,慢慢的移動,讓我一間一間的查探。”

“好主意,就這麼辦!”leon滿意的點頭,看向任天,“你會開弔臂嗎?”

任天一臉蒙圈,我特麼又不是紅翔畢業的,怎麼會開那玩意?!

“不用再說,我知道了!”leon看到任天的表情立刻轉頭問阿羣和張斐然,“你們倆呢?”

張斐然:……

阿羣:……

哪個女孩子會開那玩意啊喂!!

“哎,看來只有我來開了。”leon搖頭嘆氣,拍拍黎曉曉的肩膀,“兄弟,我幫你開弔臂,抓妖怪的事情就麻煩你了。”

“呃……沒事。”黎曉曉忽然有種不妙的感覺,“我說,leon你會操控吊臂嗎?”

“我可以學。”leon一臉嚴肅道。

黎曉曉:……

爲什麼總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工地有圍牆,也有保安,甚至還有一條狗。

不過,在leon的萬能工具箱面前,這些都是浮雲。

過圍牆有勾爪繩梯、KO保安有香蕉皮、搞定狗有摻了迷藥的肉骨頭。

五個人順利的進了工地,又順利的找到了控制吊臂的地方。

Leon看了看面板上一堆按鈕的英文標識,又活動了幾下操作杆,成功的將高高吊起的鋼材降到了貼近地面的地方,衝了黎曉曉點點頭,“我學會了,你上吧!”

好吧!你學習能力還挺強的……

黎曉曉一躍跳上了鋼材堆,扶住纜繩對leon比了個OK的手勢。

Leon控制着吊臂緩緩的接近酒店,黎曉曉站在鋼材堆上仔細的感應着周圍有沒有玩家的氣息。

陳帆的確在這家酒店。

他根本沒想到leon會追蹤妖氣,所以也沒做什麼隱匿行蹤的事情。

別說他了,就是黎曉曉知道lily能追蹤妖氣的時候都大吃了一驚。

在這個世界觀極度崩壞的電影裏,那盆花絕對是最崩壞的一個玩意。

本以爲它能感應到鬼已經很奇葩了,沒想到連妖怪都能感應……也不知道這盆百合花究竟是神馬物種……

此刻,陳帆剛剛洗完澡,穿着浴衣躺坐在商務套房的沙發上,端着一個高腳杯,就着紅酒看港劇,簡直美滋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